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五 构装精华

章一零五 构装精华

    李察说完,又补充道:“名单上那些家伙可不一样,虽然他们运气够好活下來了,但是修完了构装,可就都剩不下几个钱了。他们可不是一个人,背后都有整个家族呢。正好我还有点余力,就顺手帮他们一下。”大多是些标准构装,花不了多少时间。”

    “那这个呢?”老头指着名单最底下的一栏,问:“碎梦,你别告诉我这不是那位殿下。”

    李察淡淡地说:“当然是碎梦殿下。我觉得自己欠了她点什么,所以给她也做件构装。当然,这件是要收钱的,正好我还缺些路费。”

    “路费?你要去哪?”

    这时李察刚好做完了一个拼片,舒展了一下略感僵硬的身体,笑着说:“旭日初升之所,你不觉得那里才更加适合我吗?”

    老头一下子激动起來,用力挥着手臂,咆哮道:“那个鸟地方连个防御魔法阵都不全的,比这里危险得多,有什么好的!而且那是达克索达斯人刚刚住过的地方,到处都是臭味!哪里比得上日不落之都?”

    李察一边将完工的拼片放进封魔盒,一边说:“可我喜欢危险的地方。”

    “你是不喜欢这里吧!”劳伦斯忽然道。

    “也许吧。”李察平淡回应。

    劳伦斯变得正经了些,说:“元帅很古板,但也很公正。凭心而论,他是个不错的人。”

    李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正视着老头的眼睛,同样认真地说:“我知道,所以我并沒有去怪他。但是我绝不可能和黑斯廷共在同一个地方,所以对元帅來说,这也是一道选择題,我或者黑斯廷,二选一,沒得挑。现在我想元帅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么就是我走。”

    “可是……”

    “这世界上沒有两全齐美的好事,任何决定都要付出代价。就算是龙德施泰德,也是如此。”停顿了一下,李察又补充道:“而且我确实觉得旭日初升之所更加适合我,和危险比起來,我更不愿意委屈地活着。”

    劳伦斯最终只是叹了口气,沒有再劝。倒是李察问他:“老头,你不跟我一起走吗?”

    劳伦斯摇了摇头,说:“我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每一块砖头的味道我都熟悉,现在已经老得都快走不动路了,不想再换地方。最后这几年,我还是想在这里呆着。”

    “那好,我会常來看你的,老头!”

    劳伦斯象是想起了什么,忽然堆起笑容,说:“李察,你不觉得自己也欠了我不少人情吗?”

    每当这老头笑得跟朵绽放菊花一样的时候,那就肯定沒什么好事。李察立刻警惕起來,问:“你想干什么?”

    “送你点礼物而已,怕啥!”老头一脸自以为圣洁的表情,一路小跑出去,又一路小跑回來。把一个很有些年头的封魔盒递给了李察,手指捏过的地方还留下一道灰尘的痕迹。

    李察接到手犹豫了一秒钟,忍住了用一个清洁术的冲动,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是一整叠的构装!看上去至少有个十來张的样子。

    草草翻了一下,李察就发现这些构装构思精巧,结构精密,而且对魔力和承载力的要求都不高,绝对是顶级水准的作品。

    如此多的构装,还是如此水准,这盒东西不说价值连城,换个顶级祭品是沒什么问題的。可是劳伦斯送出这么贵重的一份礼物给自己,怎么还笑得如此猥琐?

    李察随意抽出一份构装,仔细揣摩。这份构装的构思极为独特,许多功能魔法阵的搭配李察都从未见过,甚至以他的知识,里面有几个魔法阵具体是什么功能都不清楚,更不要说推算综合叠加效果了。

    研究了一阵,李察却越來越疑惑,不觉问道:“这是……”

    “它的功能很多,你看,这里可能小幅增加承载者的速度,这里的功能又是……”劳伦斯一口气列举了十几项构装的功能。

    李察忍不住挑了挑眉,难怪他一时琢磨不出综合效果,原來这东西和经典构装设计思路完全背道而驰。单幅构装不是功能越多就越好的,一般來说,功能越多,每项功能的效力就越低,所以在李察眼中这个构装完全就是一个鸡肋。或许它惟一的优点,就是不需要太多的承载力,有点能力基础的人就可以装上。

    介绍到了最后,劳伦斯这才嘿嘿笑着,用低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其实它还有一项功能,就是可以在需要的时候激发,然后让承载者走不动路……”

    李察顿时明白了这幅奇怪构装的运作原理,这就是劳伦斯一直说的脚软构装。然而他当时沒有想到,却是所谓的脚软构装就设计思路而言完全是开了一代先河,这才是真正的大师。

    “你看,这个魔法阵才是关键,你要在里面这样,再这样进行改动,把这三处空白填好,然后注入自己的血脉和灵魂气息,才可以完成,保证从今以后只有你一个人能够激发这个构装。这个魔法阵也很重要,它的作用就是防止构装装载后再被拆卸。除了你之外,任何构装师想要拆除它都会给承载者带來难以承受的痛苦,并且会有实质性的伤害。其实何必要拆除它呢,真正的强者不差这点承载力,那些真靠这点承载力吃饭的家伙,有或者沒有这点承载力都沒什么区别,反正都是废物。”

    老头的话不管如何的荒谬,却告诉了李察这两个功能魔法阵才是这个构装的精华,或许也是老头一生的心血所在。

    李察一边选择性地把老头长篇大论的唠叨纳入脑海,同时开始衍生推演,瞬息之间,就围绕着这两个功能魔法阵构思出了一系列的构装。而且它们还为李察提供了两个全新的思路,对一名构装师來说,这才是最核心的财富。

    劳伦斯终于一脸意犹未尽地停了嘴,李察正想道谢,老头就挥手制止了他,说:“不用谢我了!如果你真想还我人情的话,那帮我做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行了!”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正是曾经给李察看过的那份五十年前的女人名单。不过这一次名单尾巴上还填了几个新的名字,不用想也知道,她们也一定是属于那个年代的人物。

    “如果你真的想谢我,那就把这些构装都送出去,装到其它人身上。当然,最好是名单上列出來的这些女人。实在不行也沒关系,随便什么女人都行。我觉得水花就不错!”老头笑得眼睛都快成一条缝了。

    李察实在是一句话都说不出來,他沉默了好几分钟,然后飞速把名单塞进口袋里,含糊地说了句:“我尽力。”至于什么样的程度才叫尽力,自然只有李察自己知道。

    不过这种程度已经很让劳伦斯满意了,老头热情地拍着李察肩膀,正打算劝李察先在水花身上试试效果时,院外传來一个声音:“请问李察大师在吗?元帅让我给您送些东西。”

    “进來吧。”李察好不容易可以摆脱老头的唠叨了。

    两名元帅卫队的武士走进了院落,每人都背了一个巨大的封魔箱。其中一个李察还曾经见过,就是当初前來征用黑曜的三人之一。不过事情已经算是有了结果,他也只是奉命行事,所以李察并不准备为难他。

    这名武士却对李察出奇的恭敬,其中有李察当着他和传奇法师的面,一招制服大魔导师的原因,也有和李察并肩血战,亲眼看到多少达克索达斯人死在李察手里的因素。

    武士递过來一份清单,说:“李察大师,这次战争最终的贡献及奖励已经统计出來了。这是您应得的部分酬劳,已经扣除了需要上缴要塞公共仓库以及补偿恒久光辉运行费用的部分。您过下目。”

    李察接过清单大致看了看,这是一份非常长的单子,上面罗列了大大小小整整八十七件祭品,加总计算的价值,大约在三个顶级祭品左右,难怪需要装上整整两个封魔箱。

    李察点了点头,把封魔箱收下。两名武士就退了出去,态度同样的恭敬。

    这份长长的清单就代表了李察的实力,在传奇之下,除了白夜和几个成名已久的强者,再也无人能够得到如此长的一张清单。李察不管现在等级如何,仅凭这张清单,就可以压倒日不落之都近半的天位圣域。在绝域战场这种地方,惟有真正的强者才会得到尊重。

    时间过得很快,李察很快就完成了手头上的工作,然后在一个下午,召集了所有还活着的朋友们,到自己住的地方喝酒。

    这一次,普通圣域和天位强者混在了一起,大家再也无分彼此。在经历过如此残酷的血战之后,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战友,身份之间的差距也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一箱箱烈酒飞快地变成了空瓶,不大的小院里充满了喧哗,酒劲上來,很多人都喜欢大声的说话,大声的笑。

    院落的一角,少女也抱着个瓶子在慢慢地喝着,她就象一匹孤狼,始终和喧闹保持着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