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六 阳光下的阴影

章一零六 阳光下的阴影

    不时有人注意到这个美丽而孤单的少女,会过來和她干上一两瓶。这些性情凶悍暴烈的男人却都对少女很客气,很尊重。因为他们看到过战场上少女露出獠牙的另一面。

    不过让很多人沒有想到的是,在酒场上少女也是如此犀利,不动声色地就放倒了两三个自觉酒量不错的大汉,而她只是眼睛越來越亮而已。

    还有人注意到了细节,少女的座椅,是两个叠在一起的酒箱。这是真正嗜酒的老酒客才有的习惯,先把酒圈到自己的控制下,免得喝到兴头上却抓不到满的酒瓶。

    酒喝到了一半,李察开始拿出做好的构装拼件,一个个分给大家。当然,三位天位圣域是沒有这等待遇的,于是他们笑骂着,按住李察,强行灌了他一整瓶烈酒,就算揭过了这件事。

    普通圣域拿到拼件,好多人却是愕然,沉默,更有人流血时哼都不哼一声,现在却眼睛发红变潮。倒不是为了价值多少,而是象这样低阶构装的拼件,如李察这样能做出生命诛绝的大构装师是根本不屑为之的。但李察不光记住了他们每个人的构装,还注意到哪个构装需要修复,并亲手为他们做出了拼件。

    这就是朋友了。

    稍稍安静了一会,院落里又开始喧闹起來。他们现在都知道了李察准备离开日不落之都的决定,不过沒有人劝李察留下,只是让他保重,并在临走前多喝一点。

    酒意在迅速升腾着。忽然有一个人叹了口气,说:“你们还不知道吧,龙德施泰德元帅现在的麻烦大了。”

    众人都是一怔,望向说话的人。那是一个天位圣域,身上还流着四分之一皇室的血,无论个人实力还是身份背景都非常强大,显然,他的消息也是所有人当中最灵通的。

    这个消息颇为震撼,元帅刚刚指挥了一场堪称伟大的要塞守卫战,率领众人血战到最后时刻,在最危险的时候,达克索达斯人的魔法甚至已经可以轰击到位面传送门了,却还是被打了回去。如此战绩,看上去都应该可以载入史册,为何还会有麻烦?什么人会來找他的麻烦?

    “我听说神圣同盟上议会正在酝酿召开一次秘密会议,审查龙德施泰德元帅指挥失误的问題。”这个天位圣域说。

    这一下,众人立刻炸开了锅。

    “什么?刚打了胜仗,就要被审查?”

    “妈的,老子们在绝域战场拼死拼活,那些贵族老爷们躲在后面啥都不干。现在我们打跑了达克索达斯人,他们却吃饱了撑的,闲着沒事搞什么审查?”

    “就是!要是元帅都有罪,那我们是不是都该被绞死了?”

    不少人在怒骂着上议会的议员们,他们都是些普通圣域,虽然在龙德施泰德的管辖下他们拿到的酬劳最少,若不是李察免费给他们修补了构装,血战之后甚至还有人会亏了老本。可是他们反而对元帅颇为佩服敬重。

    因为元帅的道理一向很简单,出多少力拿多少东西,而且这一原则几十年來一直严格执行,从未有过例外,包括他本人。以往在局势并不紧张的时候,元帅如果自己不曾出战杀敌,甚至不会以指挥之名分润战利品。

    而李察则是若有所思。

    说了消息的那人叹了口气,说:“其实这次达克索达斯人的退兵,并不光是我们拼命的结果。陛下在旭日初升之所和对方两位超级强者决战,结果身负重伤,这件事你们应该都知道了。可是我还听说,在最后血战时刻,千年帝国的武圣藏剑,甚至还有卡兰多大陆的一位神秘强者都进入过黄昏之地,他们和陛下一起逼退了达克索达斯全部的超级强者,这才迫使达克索达斯人全线撤退。不然的话,攻打日不落之都的达克索达斯人就会被风回雪舞之岭的强者抄了后路,从而全军覆沒。但是,据说因为那位來自卡兰多的神秘强者的缘故,千年帝国的帝君大发雷霆,连续派遣了好几拨使者严厉指责了我们神圣同盟。”

    “那个卡兰多的强者來助战,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迦兰帝君沒事发什么脾气?”许多人不解地问。

    “因为那是一个來自大雪山神庙的女人,我只能说这么多了。”

    无论众人如何追问,这个天位圣域却都宁死不肯在这件事上多说一句,就算被连灌了几大瓶酒都是如此。但是在李察心中却似有一道闪电划过,把许多破碎的事情片段穿到了一起。

    山与海说过,她的母亲曾经是大雪山神庙的前武士长,在落鹰平原一战全歼了千年帝国的远征军,并且活捉了山与海的父亲,也是千年帝国当年最负盛名的皇子,一个绰号苍鹰的男人。

    在三大帝国中,千年帝国继承了不少上古精灵帝国的遗产和传统,最是注重等级和尊严。这件事对迦兰帝君來说无疑是件天大的耻辱,而且在她有生之年恐怕都洗刷无望。连山与海都有了,帝君还能把她的母亲宰了不成?就是有那个心思,也得看有沒有那个本事。卡兰多近年來强者辈出,确实无需畏惧千年帝国。

    这次日不落要塞的血战,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以致千年帝国出动了武圣藏剑不算,还把山与海的母亲请了过來。可是这个女人出现在帝都,却如同又给了迦兰帝君一记响亮的耳光,让帝君如何不暴怒?这种怒火,也只有倾泻到这件事的始作甬者神圣同盟头上了。

    帝君的使者來到神圣同盟,当然不可能只是痛骂指责一顿,肯定还有一系列后续的外交措施。虽然圣树王朝和千年帝国表示过会援助神圣同盟战略物资,可是要维持一个国度的正常运作,并不只靠军备的。这或许才是让上议会动议要审查龙德施泰德元帅的原因之一。而另一个原因,应该就是菲利浦陛下的重伤。可以说,在此战有结果之前,沒有任何人觉得菲利浦能够打赢。如果陛下战死,那元帅的坚持就是首罪。

    李察可以想到这么多,其他人却不清楚里面还藏有这么多的内幕。大家吵吵嚷嚷,有骂上议院的,也有骂千年帝国的。但是另外两个天位圣域却出奇地沉默了,只是在不停地喝着闷酒。

    当又是几箱酒变成空瓶之后,看着激动怒骂的人们,一个天位圣域忽然说:“你们想过沒有,假如沒有陛下、藏剑和那位卡兰多强者的帮助,达克索达斯人很可能就不会撤退了。”

    院落中忽然一阵沉默。

    血战的最后时刻,人人都已上阵,只要能拿起武器,只要还能挪动。连劳伦斯都用手术刀捅了一个破门而入的达克索达斯人,如果不是旁边正好有位诺兰德强者路过,伸手得快,老头可能就倒在他的治疗台上了。

    因此大家都很清楚如果达克索达斯人不撤退,他们还可以支撑多久。就是再大胆乐观的人,也不认为还能够坚持一小时以上。

    “我们可以发出求援信号啊!”一个人犹有侥幸地说,但听他的口气,却不是那么自信的。

    另一个头发已经花白的老人冷冷地戳穿了他的幻想:“就算两大帝国的强者都守在传送阵旁,从我们发出讯号到他们出现在日不落之都也需要至少两个小时的时间。而且还不说这种即时的传送费用是多么昂贵。两个小时,足够达克索达斯人把我们杀光两次了。”

    庭院中又是一阵沉默。这其实已经是在众人心中徘徊许久的话,只是到了今天,才有人公开说出來而已。

    一个声音忽然打破了沉寂:“也许,如果我们早些求援的话,应该不会死这么多人吧?”

    唰的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说话的那个人身上。

    那是一个体态丰满的中年胖子,头顶已经半秃,一脸的和气。他的实力就和他的样子与脾气一样,圆润得不带棱角,就连看守城门都让人有些不放心。他能够在日不落之都立足,靠的却是一手加工魔法材料的好技术,特别是用鼠魔牙齿打制的魔法箭,更是供不应求。

    这个胖子酒量不行,却喜欢喝酒,和李察对饮的次数多了,也就成了朋友。这还是他第一次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陡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酒意也醒了大半。

    就在这时,李察拍了拍手,打断了话題,提高声音说:“好了,不管怎么说,这场仗我们还是赢了!该死的达克索达斯人也被我们打跑了,不是吗?”

    气氛这才重新活跃起來,但却怎么都回不到最初时的欢快。

    清晨时分,李察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带着少女走出了院落。白夜已经等在门口,看到李察,只是问了一句:“你一定要走吗?”

    “我还是在黄昏之地,在哪里不是一样?也许过段时间,我还会到风回雪舞之岭,或者是永不凋谢的森林去转转。”

    PS:正在调整状态,逐渐提速。从下周开始准备大量补欠。男人就得对自己狠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