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八 三年

    可是其实李察也有自己的烦恼,那就是他身上惟一不太受自己控制的地方,也是熊首督军特性占主导的所在,对少女的反应极为敏感。每当少女粘在李察身上睡觉时,它就会昂然挺立。李察对此无可奈何,只能勉强控制着自己不去对少女做些什么,时间久了,少女对此也习以为常。她不再刻意的躲,也不会有意去抓。只是晚上睡觉时,少女会喜欢把自己的腿压在它上面,让李察火冒三丈。

    旭日初升之所和日不落之都确实不一样,李察第一次出猎时就感觉到了不同。这里原本是达克索达斯人的势力范围,从区域上看三面被敌人的军团要塞所包围,所以遭遇到的对手又多又强,时时还会陷入包围埋伏。

    夺回來的要塞防御并不完善,除了菲利浦之外,就只有一名传奇法师在,而他的任务并不是守卫,而是修建军团要塞级的防御魔法阵。所有的威慑,其实都來自菲利浦一人。

    神圣同盟的皇帝陛下此刻天天躺在由原本食脑者巢穴改建的宫殿内,除了吃就是睡,外人一概不见。就连李察都沒能和他见上一面。谁也不清楚皇帝陛下的伤势究竟如何,但只要他还能吃,还能睡,就不会有人敢來轻易挑衅。

    达克索达斯人血战惨败,虽然大伤元气,大批超级强者退回本位面,但就是留下來的力量却依然拥有优势,所以不断发起试探性的攻击,保持着相当程度的战争烈度。他们试图持续制造失血,以消耗旭日初升之所的守卫力量。沒有足够多的圣域强者,单凭传奇是守不住军团要塞的。

    就这样,李察和少女又开始了一成不变的生活。在这座要塞中,战斗更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看似枯燥的生活中,无论李察还是水花,对力量的理解和领悟都在不断提高着,只是这种进步融入到了每天的起居呼吸中,几乎无法觉察。很多时候他们只是觉得,似乎敌人在变得越來越弱。

    而另一方面,旭日初升之所内的强者却对李察乃至少女越來越尊敬。有时礼节周到得让李察都有些难以适应。而少女则始终是冰冰冷冷的样子,在她的视野中,除了李察之外,几乎所有人都可以归入其它人那一类。

    李察的房间里放着一个硕大的古老封魔箱。这是他从某个准备离开的圣域强者手里买來的,外表看上去就是一个破旧的铁皮箱,好处则是足够能装,而且确实性能稳定可靠。

    李察每次出猎回來,都会把材料出售,换回一些祭品,然后随手扔在箱子里。每过一段时间,当他觉得祭品数量足够时,就会把一些低级的祭品拿出來换成高级些的祭品,以节省空间。

    到了后來,这项工作就全部由少女包揽了,让人意外的是,这个从骨子里都有着狼性的少女却把一切都整理得井井有条,整齐得简直都不象她了。少女又从外面弄回來几个封魔箱,分别用來装初级、低级、中级和高级的祭品。直到换回顶级祭品,才会放进墙角的铁皮箱内。

    于是李察的铁皮箱就象劳伦斯的那口破箱子一样,外表破烂,若是打开,却会让人大吃一惊。

    李察于是得到了足够多的空闲,得以专注在构装和对力量规则的领悟,每当他有所心得,就会带着少女离开要塞出猎,在战斗中验证自己的领悟。

    时间就在悄然中流逝,转眼之间,又是几个月过去了。这一天,李察的自然世界树终于成长到了四阶,于是他若有所悟,埋首几天后,终于设计出了一个全新的构装:魅影浮空。

    这幅构装是少女原本荒野大师的晋阶版本,可以大幅度提升通过困难地形的能力,甚至在需要时能够短时间内浮空,但速度与灵活性却基本不受影响。

    拥有魅影浮空,可以说自然的任何部分都可以成为少女的载体,可以让她自由自在的行动。所有试图限制她移动的魔法与神术力量都会受到自然的抵制和消纳,从而效果大幅降低。

    从裁决突击到魅影浮空,都是三阶构装,然而都不再是简单属性的加成,而是拥有了很多四阶构装才能的特性。而且它们都是为少女量身设计,将她行动迅捷飘忽,力求一击必杀的特点再度放大。

    能够制造出这两个构装,可以说普通的四阶构装对李察來说已经不是什么难事,哪怕他还沒有达到大魔导师的魔力水准,也完全有可能做得出來。

    不过李察却从來沒有想过四阶构装的事,他只是在细细地体会、研究和领悟着三阶构装的每一处细节,每一个可能的变化,把自己的技艺打磨得更加细腻入微,就象他对待自己的魔力一样。

    在力量的道路上,耐心是必备的素质。而李察现在很有耐心。

    时间依然在流逝,一个月过去了,又是一个月过去。李察对规则的领悟正在日益增加,在这个已死的位面里,时时会有流溢而出的位面本源力量。而李察每次捕获它,都有接触和研究位面力量规则的机会。

    这个过程痛苦而漫长,需要的时间长到了李察都不愿意去计算的地步。但是李察却有足够的恒心和毅力,不放过每一个通过位面本源來触摸规则的机会。

    成长,就是这样一点一滴积累起來的。

    某一天,李察突然灵光一现,又有了一个新的构装方案,启明洞察。那是对少女黑暗洞察的全面提升,不光可以大幅提高黑暗视觉的效果,还可以为她增加急需的精神与自然魔法的抵抗能力。

    只不过要在耳后那片狭小的区域实现如此多的效果,所需要的设计和精度都远远超过普通的三阶构装,整体难度直追生命诛绝。

    就这样,李察一边为少女设计构装,一边继续过着不变的生活。至于他自己的构装,却都被抛到了脑后。

    三阶套装,并不是可以一挥而就的东西,订制的三阶套装足以让传奇强者也大为心动。越到后來,李察面对的困难就越多,甚至有些难点并不是他现在对力量和规则的感悟水平能够解决的。

    不过李察却一点都不着急,他记录着,解决着,以不变的步伐向前迈进着。

    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每一天都有新的收获。往前看,似乎前路永无尽头,但回头望时,才会发现自己已经前进了多少。

    魔法沙漏中的时砂一颗颗滚落,旭日初升之所也在发生着变化,现在它看起來已经掺杂了不少人类的风格,再也不是单纯的黑暗、阴森以及诡异。

    李察渐渐发现,达克索达斯人也有所变化,它们似乎也会恐惧,而不再是一味的凶狠悍勇纠缠到死,或者是力量耗尽。甚至有几次当它们远远地看到李察时,竟然掉头就跑,让李察站在原地错愕不已,都忘了去追。

    达克索达斯人不光凶残,还很狡猾,他们也会以诈败的方式设下陷阱。可是李察看着远方逃窜的昂科雷人马队长,却觉得这次逃得好象太逼真了些,简直不比人类的诈败溃逃差了。什么时候达克索达斯人的演技也变得这么逼真了?难道说他们的位面出了什么大的变化,以至于短时间内各个种族的智慧都大幅提高了不成?

    就在李察认真思索时,旁边的少女却疑惑地问:“为什么不追?”

    “啊,为什么要追?”李察反问。

    “刚才追还追得上啊!它哪里跑得过我们。”少女一脸的问号。

    “哦,也许前面有个陷阱……”李察的声音越來越小。在他的视野里那头人马翻过了远方的山脊,消失在山的那一边,整个过程中沒有丝毫的减速,甚至都沒回头看看李察两个人跟上來沒有。哪有这样诱敌的?那分明是真的在逃跑。

    “前面肯定有一个陷阱!我们换个方向吧!”李察严肃地说。

    少女出人意料地沒有继续就这个话題纠缠下去,而是乖乖地说:“好的。”这让李察大大地松了口气,对少女好感骤增。

    两人果然换了个方向,继续狩猎。

    李察不知道的是,少女心中回响着的是劳伦斯那老头的声音:“在不重要的事情上,不妨维护一下男人的权威。”

    就这样,一年很快过去,而时间还在向前滚进。

    这一天李察忽然一震,最后的生命世界树也晋级到了第四阶。于是当夜,李察开始冥想,并且不再刻意地压抑魔力。

    黎明时分,李察张开了眼睛,双瞳深处隐约有光芒流转。他抬起左手,看着自己的指尖。在指尖上方,一颗颗拇指大小的小火球逐一浮现。

    一,二,三,四,五…他每根手指的指尖上都浮着一颗小小的火珠,安静地燃烧着。那火好似沒有温度,粘稠得可怕。

    随即按照李察的心意,这些火珠又逐一熄灭。

    五,四,三,二,一……

    冥想室又归于黑暗,而李察知道,自己离开绝域战场的时候已经到了。他现在,终于是一名大魔导师了。

    在这片土地上,李察已经整整生活了三年。

    卷五燃烧的永夜完

    PS:又是一卷结束了,新的一卷明天又将开始。卷六若烟火般绚烂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