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 找岔

    李察走出冥想室时,少女也张开了眼睛,从‘床’上跳了下來。

    少女的‘床’,其实是三把长剑,将剑柄插入地面,剑锋向上。三点锋利剑锋,就是她的床了。

    每当李察冥想的时候,水花就会在剑锋上睡觉。这是她自己想出來的方式,以在休息和警觉间保持最佳的平衡,时刻让自己处于危险的境地下,以逐渐磨练提高对身体精细入微的控制力。当年在训练营的时候,她就常常在树枝末梢上栖身,现在不过是因陋就简,随手取材而已,只不过在剑锋上睡觉,难度当然比当年更高了不知道多少倍。

    看到李察,少女猛然退了一步,那一瞬间扑面而來的庞大威压直接触动了她的防御本能,甚至越过了灵魂链接的安全感。随即水花才省悟过來,眼涌上浓浓的惊喜,叫道:“你已经是大魔导师了?”

    “是的,我觉得不必再等了。”李察微笑道。

    “啊,是这样吗……”少女的脸色居然暗淡下去。

    李察转眼间就明白了她的心事,笑着揉了揉她的头,说:“先别胡思乱想,去收拾东西。”

    “好的。”少女乖巧如猫。

    李察的东西很简单,其实只有一大一小两个封魔箱。一个装的是祭品,另一个则是放着李察闲瑕时绘制的构装。

    李察和少女并肩向要塞心区域走去,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圣域强者,都向他们热情地打招呼,有些还半躬身以示敬意。

    看守传送门的是一个满脸刚硬胡须的大汉,这是要塞少数几位战力强横的天位圣域。他看到李察走过來,即刻亲热地说:“李察,是想要回诺兰德吗?”

    “是啊,准备回去了。算一算,已经在这里呆很久了。”李察微笑回应。

    “稍等,我这就启动传送门。至于其它的束,咱们就免了吧!”这个大汉熟练地启动了传送门,等收到对面反馈过來的平安信息后,向李察挥了挥手。大汉直到看着李察和水花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魔法光幕里,这才收回了目光。

    他随即把传送门的报警装置归位,走回自己的岗位,可是双眉却越皱越紧,心里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奇怪,今天怎么觉得李察好象有些和以往不太一样了?居然让我有些畏惧的感觉!哦,过去好象也是这样吧……不太对啊!今天这种感觉好象格外的强烈……”

    大汉用力抓了抓头,继续思索:“怎么会这样?不过一个大魔导师而已……大魔导师!!他已经是大魔导师了?!”

    大汉惊讶得张大了嘴,他已在绝域战场呆了很久,以他的位阶自然十分关注李察这种身份特殊的人物,而李察的事情也不算是什么秘密,只要留心,总能打听到的。所以大汉开始扳着手指细数李察在绝域战场的时间,一年,两年,三年!

    大汉的额头即刻开始见汗。

    李察居然在这里呆了整整三年才成为大魔导师?!上一次有人压制了三年力量,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大汉用力回想着,却发现自己似乎沒能找到先例。或许在许久许久之前曾经有过,也或许这样的人的确存在过,但却不是在黄昏之地。总而言之,在大汉记忆,根本沒有这样的人。

    在黄昏之地压抑力量这么久,不死就已是奇迹了。这里就连普通的圣域都不敢轻易走出要塞的防御范围,何况力量还沒到这一程度的人?

    大汉随即想到了自己刚刚的直觉,畏惧,是的,那确实是畏惧。李察刚刚成为大魔导师就让他感觉到了畏惧。大汉忽然觉得脸上有些发热,他好歹也被人们认可是天位圣域了,怎么会畏惧一个刚刚成为大魔导师的家伙?

    他随即想起,似乎在李察还不是大魔导师的时候,他就曾经把李察悄悄列入不愿意与之战斗的名单内。

    “呸!我只是尊重他是个构装师,可不是真的怕了他了!”大汉象是要说服自己,加重了语气说。

    他耳边忽然传來一个声音:“嗨,兄弟,怎么了?什么构装师?”

    大汉这才发现自己面前不知何时站了三个人,其一个还和他算是有点交情。他这才发觉自己刚才想得太出神了,居然不知不觉间就把心里的话给说了出來,脸色顿时先红后紫。大汉脸色一沉,沉声道:“你们到这來,是想干什么?”

    先前发问的那位圣域一脸诧异,道:“回诺兰德啊!在这里已经呆了两个多月了,需要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那好,先來登记,然后等候审查!如果得到回去的批复,我会通知你们的!”

    “登记?这……还需要登记?”三人尽皆愕然。

    “当然!”大汉脸黑得如同锅底,啪的一声把一叠魔法纸拍在三人面前,恶狠狠地说:“每人二十张表!要全部填满!”

    三人面面相觑,然后为首那人堆起笑容说:“兄弟……”

    大汉的脸却硬得象是石雕:“兄弟也沒用!这是规矩!填表,然后等通知!要不然你们就到其它要塞去。”

    鉴于旭日初升之所目前的特殊情况,想要通过这里的位面传送门确实需要登记,得到允许才能进行传送。

    只不过这项制度是为了甄别其它帝国來的陌生人,而不是那些已经在神圣同盟内生活了相当时间,或是有明确归属的强者。

    这项制度设立本意是为了养伤的皇帝陛下以及传送门另一头浮世德的安全,因此并沒有人提出过异议。可问題是流程的设计者是上议院某个专门撰写律法条的贵族,是以整套程度极尽繁琐复杂之能事,反正贵族们的时间多得是。

    正因不实用,所以大多时候这项制度都形同虚设,只要來历清楚的都会得到放行,唯一保留下來的程序就是向对面发出讯息,得到反馈后才开始传送这个环节。可是看守传送门的大汉一旦较真起來,这套制度的威力就会显现。

    三人终于明白过來,他们不知在什么地方得罪了这名大汉,惟有自认倒霉,老实填表。

    传送门的另一端,是皇室所在的浮岛传送殿。当李察和少女从传送阵内走出时,几名皇家卫士即刻以魔法手弩对准了他们。

    为首的皇家卫士队长认真看了看李察,脸色立刻一肃,换上非常恭敬的态度,躬身一礼,说:“尊敬的李察大师,您回來了!”

    “是啊,该回來看看了。”李察微笑着说。

    虽然李察已经许久未在诺兰德出现,但是记住神圣同盟一些大人物的相貌特征,却是坐稳这个位置的起码要求。这名皇家卫士的队长显然相当称职。

    卫士队长又望向水花,瞳孔立刻微微一缩,问道:“李察大师,这位是?”

    “我的追随者。”

    “那好,不耽误您了。您需要我为您做些什么吗?”卫士队长恭敬地问。

    “不用。”

    李察带着水花走向通往浮世德公共大厅的传送阵,然后才能从那里回到阿克蒙德的浮岛。

    目送着他们在传送阵消失,皇家卫士队长这才意识到誓里汗津津的。那些刚从绝域战场回來的人往往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杀气,可是他在这里轮值已经快一年了时间,却还沒看到什么人会带着这样浓郁的杀气,几乎让他透不过气來。

    在路上,少女忽然问:“主人,我们是先去法罗吗?”

    如此长时间的相处,这个原本狼一样的少女已经有了不少小心思。流砂现在就在法罗。

    “不。”李察的回答让她莫名地松了口气。

    “对了,我刚刚成为大魔导师,你也进入圣域相当长时间了。你觉得我们现在的实力怎么样?”李察问。

    少女认真地想了想,才说:“传奇还打不过,嗯,我还打不过白夜……其它的,好象都不算特别厉害。哦,这么说,我们难道已经很厉害了?”

    李察笑道:“确实如此。既然我们已经很厉害了,在回法罗之前,不妨先做几件事。”

    “什么事?”少女一头雾水。

    李察微笑道:“找岔。”

    少女更加的一头雾水了。不过她想得一向很简单,不管李察想做什么,她都会不折不扣地完成。

    李察回來的消息,只在浮世德激起了一朵不大不小的涟漪。当他回到浮岛不久,阿伽门农就拜访了阿克蒙德的浮岛,和李察秘谈了一个小时,随后离去。

    这时还沒到午餐时间。

    午后,永恒高原上一串长长的车队正缓慢前进着,它的目的地正是远处的奇迹之峰。

    这是一队重载货队,一共十几辆重载货车,可是辎重和运兵车就超过二十辆。这也意味着护卫队不仅仅是长途运输队通常配备的骑兵,而是步骑混合的阵容。如此奢侈的护卫配置,充分说明了车队货物的贵重。

    车队央还有两辆华丽得多的载人轻型马车,里面的乘客明显身份不凡。马车车身上不光镶嵌着门萨家族的徽记,在徽记边缘处还另有一圈装饰。两辆马车的装饰物各不相同,熟悉贵族纹章学的人一眼就可看出,两辆马车内分别坐着一个大魔导师和一名圣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