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 莫名的冲突

章二 莫名的冲突

    动用了上千名精锐战士护卫,又有两位强者跟随守护,这个车队护送的真正贵重货物也就呼之欲出,只能是祭品。[www.69zw.com]

    当然不可能所有的货车都是祭品,事实上,这是从门萨领地出发的定期货队,为门萨家族浮岛以及浮世德上的各项产业补充物资,同时也会把各大私属位面的收获运到浮世德。

    位面收益最重要的一项,就是祭品,其次则是各类珍稀资源。虽然神圣同盟的其他地方也有规模不小的交易行,但浮世德上的门类最全、等级最高,交易起來也最方便。况且对于浮岛豪门來说,浮世德就等同于他们共同的主场,不光要维护这里的繁荣,还要宣示自己的力量。

    象这种规模的车队,门萨家族每个季度都会有一支抵达浮世德。定期货队的频率和规模也是衡量一个家族实力的标志之一。如铁血大公爵、威灵堡等大豪门每个月都会有一支货队抵达浮世德,而且规模比门萨的货队还要大得多。

    当然豪门也有另类,歌顿入主浮岛时三年时间只有两支货队抵达,也被传为一时谈资。

    此时距离门萨家族浮岛被李察以无比强势手段从第层轰到第七层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家族象征的主城堡也基本修复完毕。

    门萨毕竟是个积累悠久、底蕴深厚的家族,当初倾尽家族之力,一个月内就把浮岛修复如初。说是修复如初也不尽然,毕竟树林、绿地这些设施都不得不变小了一号,也算是硬伤了。

    但至少现在,上流社会已经不太谈论这件事了。贵族们注意力的重心前些时候自然是皇帝陛下震惊了整个人族的攻占旭日初升之所,其后又同样是他决战两大超级强者的惊世之举。只要历数这场超级决战菲利浦所面对的敌人,就知道即便以陛下的强悍,能够活着回來也已经是神迹,更何况他还逼退了对方的两位超级强者,甚至还斩杀了一个传奇?

    菲利浦的伤势究竟如何至今仍然是一个谜,但这个山一样的胖子现在还能吃能睡,本身就是胜利。每当大家看到皇家卫队向传送门那边运过去包括龙肋排在内的如山食物,就会有说不出安心的感觉。

    再排下來,贵族们需要关注的还有日不落之都的惨烈血战,当然他们的目光不会扫到传奇以下的参战者,最多看看战报第一页的总结数字而已,只有最后时刻派员参战的家族才会关心战报后面沉重的内容。

    贵族们百般探究的是剑圣武藏突然进入黄昏之地幕后的原因,以及为何千年帝国要从遥远的卡兰多大陆求援,因为明明帝国内还有不止一位传奇,而且迦兰帝君本身就是传奇强者。

    而在当下,吸引眼球的还有对龙德施泰德元帅的审查,正进行得如火如荼,上议院里已经开展了数轮激烈论战,甚至还把元帅从遥远的黄昏之地召回了一次。现在,各方势力正围绕着这件事反复较量,皇家大法院将预定的开庭时间一推再推,还不知道要推迟到什么时候去。

    有如此多需要关注的话題,让那些以清闲和八卦为已任的贵族和贵族夫人们如同被加持了神术战争傀儡,一个个兴奋得无以复加,各种名目的下午茶会、晚餐乃至宵夜一个接一个地举行,让人们充分见识了她们的精力和体力。

    如此氛围下,门萨家那点丑事早就被人们抛到了脑后。这让门萨家族的上上下下都悄悄地松了口气,惟一让他们不愉快的事情,就是李察一直呆在绝域战场,却怎么都死不了。而神圣同盟这段时间在绝域战场上一直处于劣势,李察又是皇室征召令名单上的人物,他们不能也不敢在这个时刻去搞点什么人为的小动作。

    车队很快就接近奇迹之峰,神迹般的盘山道路已在眼前。

    远远可以看到一队衣甲鲜明的皇家骑士策动胯下战马,迈着小碎步远远而來。他们负责查验货队的身份和检验进入浮世德的货物,自从最近的一次日不落之战后,神圣同盟各处重地的防卫都有所加强。不过在具有浮岛豪门身份的门萨家族看來,这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

    就在这时,远方忽然传來一阵急骤的马蹄声,还有隐约的笑语。烟尘起处,一群青年男女策马而來,他们追逐、嬉戏,尽显青春活力。

    年轻的男子们都竭力展示着自己的骑术和武技,而少女则如山花般灿烂盛放。

    这群年轻人斜斜就向着货队而來,看他们骑行的轨迹和速度,恰好会在车队前不远处斜穿而过。但是这样一來,势必会影响到货队的前行。

    货队最前方的一名骑士大声喝道:“这是门萨家族的货队!你们赶紧改道!”

    骑士喝声如雷,轰轰隆隆地传了开去,少男少女们的不少座骑受惊,一个个人立起來,差点把背上的骑手摔下去。

    这一下这些贵族青年们都炸开了锅,年轻人本就年少气盛,更是在心仪的女伴面前,无论如何不能丢了面子。

    这名骑士虽然是门萨家的,但看他的铠甲样式不过是骑士小队长之流,也就是门萨家族一向嚣张跋扈习惯了,才会让一个可能在军队序列里连正儿八经的军官都算不上的骑士如此骄横。

    骄横跋扈这种东西,一旦有了,那么越往下层就是明显。如果说门萨公爵有三分骄横,那么到了最底层的小头目那里,就变成了十分嚣张。当然,门萨家族的骑士训练有素,并不是连眼睛都不长的嚣张。

    这群青年男女的衣着一眼看去都只是些普通货色,虽然有部分看得出家族徽记,可也沒有一个是显赫到足以让人必须记住的程度。这样的小贵族,平时见了门萨,哪怕是货队,也应该礼让三分,绝不会出现争道的情况。

    但今天其一个年轻人忽然大声道:“门萨就这么了不起吗?一个骑士也敢这么说话!为什么要我们让道,难道永恒高原都是门萨家的领地不成!”

    只要有人起头,少男们的脾气都是爆烈的,立刻就有人大声附合,纷纷斥责门萨的无礼。这群少年男女聚集到了一起,恰好挡住了货队通向传奇之峰的路。

    那名骑士脸色气得铁青,怒喝道:“你们敢拦门萨的定期货队?知不知道后面马车里坐着的是什么人?”

    不知道又是谁高声说了一句:“我管你坐了什么人?再厉害,怎么浮岛都被人给轰下去了?”

    贵族青年又是一阵轰笑,那名骑士大怒,呛的一声,竟是拔剑在手!

    贵族世家都是尚武成风,立刻有一名青年不服,也同样拔出佩剑,大吼一声,策马向这名骑士冲來!

    门萨骑士一声冷笑,一剑格飞了青年手的佩剑,而横剑一扫,用剑身拍在他的胸口,直接把他从马上拍了下去。

    这名青年的武技居然如此稀松平常,而且落地之后嘴边溢血,一时竟然爬不起來,显然受伤不轻。

    门萨护送祭品的骑士个个都是从位面战场上抽调回來的精锐,哪是这些沒见过多少世面的小贵族子弟可以相提并论的。

    可是骑士这一剑,却彻底激怒了那些贵族少年们,他们纷纷拔剑,叫嚣着要和伤人凶手决一死战。

    他们不只是热血,或许不远处的皇家骑士就是他们的一个倚仗,或许正从远方赶來的那队巡逻骑士也是另一个倚仗,反正在奇迹之峰下,在两队执法骑士之前,他们料定门萨的护卫不敢大开杀戒。

    至于得罪门萨的后果,奇怪的是,今天这些热血少年好象全都给忽略了。

    那名含怒伤人的骑士也颇觉棘手,他再如何大胆,也不敢在这种情况下杀人。平民也就罢了,对方可都是有家徽的真正贵族。再小的贵族,那也是贵族。

    货队终于完全停下了,从那两辆马车上走出一男一女,都是三十出头,衣饰华丽,神态冷漠带着高傲。

    男人穿着华丽的魔法长袍,看到前方的混乱景象,冷哼一声,整个人竟然冉冉升空,喝道:“我是朱比龙门萨!你们立刻把道路让开!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先收拾了你们,然后再去和你们的父母好好谈一谈!”

    朱比龙门萨的名字确实有着一种力量,让贵族少年们顿时脸露怯色。

    朱比龙当年亦是门萨家族的天才,三十不到就成为大魔导师,至今已有数年。少年们在骑士面前敢据理力争,但是在朱比龙面前就完全是另一回事。

    大魔导师的地位甚至比同等级圣域都要高出一线,姓门萨的大魔导师更有种种特权。只要抓到切实的把柄,站稳出手的立场,朱比龙甚至可以直接杀掉这些小贵族的子弟而沒有什么严重后果。留着他们的嫡系顺位继承人就行了。

    然而就在这时,少年少女响起了一个柔和的声音:“朱比龙,你就是这样对待我的朋友们的吗?”

    这个声音是如此熟悉,让朱比龙大吃一惊,失声叫道:“温蒂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