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 逼战

    如果和尤利娅联手的话,当然能够获胜,但那样的话必然会有伤亡。谁都知道李察的构装骑士全都是套装骑士,不能和散装的大路货色相提并论,留手的话是自找灭亡。可是不留手的话,在这里生死相拼实在是太过莫名其妙了。

    朱比龙又惊疑不定地看看李察身后沒动的巡逻骑士,暗想难道这些也都是构装骑士?

    他终于看出了不同,这批骑士再也不刻意收敛气势,样式普通的战袍下偶尔有魔法光芒闪动,果然都是构装骑士。

    到这个时候,朱比龙和尤利娅哪里还不知道撞进了一个蓄谋的陷阱。

    尤利娅忍不住出言讥讽道:“阿克蒙德家族果然财大气粗,连巡逻用的都是构装骑士!”

    李察则愉快地笑起來,道:“我们阿克蒙德别的沒啥,就是祭品和构装骑士多!呵呵,哈哈!”

    这时远方的皇家骑士们终于來到了现场边缘,但都远远站在数十米外,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这队皇家骑士有几个盔甲格外华丽的年轻骑士,显然是哪个豪门子弟,到皇家骑士营服役锻炼的。

    李察的回答让尤利娅和朱比龙脸色难看,无言以对。看着那堆被放倒的门萨骑士,他们只觉得脸上阵阵烧烫,每个骑士,都象是抽在他们脸上的一记耳光。每一个强者都是有尊严的,他们还沒有立刻爆发的原因,自然是李察身后那整整三十骑的构装骑士。

    构装骑士加上大魔法师,这样的组合即使在战场上也是收割生命的代名词。

    李察显然还沒有结束,而是向货车一指,道:“所有人都离开货车二十米,我要开箱检验货物。”

    朱比龙惊怒交加,喝道:“李察!这里装的是门萨家族的祭品,你也敢动?!”

    尤利娅心暗叫糟糕,朱比龙如此冲动,正好一步一步走进李察的陷阱。她沒想到,李察回答的居然是:“两个废物押送的车队,里面也会有祭品?”

    尤利娅再也无法忍耐,上前一步,寒声道:“您这是在侮辱我们!”

    “那又怎么样呢?”李察的微笑和风度此刻显得如此刺眼,随后他吐出了一个几乎让人无法拒绝的提议:“难道你们还想决斗不成?”

    和李察决斗?怎么看这都是一个好主意。

    当李察也不再刻意压制气势后,朱比龙和尤利娅愤怒地发现,对方竟然是大魔导师!如果现在还不能断定阿克蒙德是故意找茬,那也不知道什么行为才叫挑衅了。

    不过虽然大家都是十八级,可是显然李察是新近才晋升的大魔导师,否则他们不会沒有耳闻,而朱比龙和尤利娅都有丰富经验。经验和战斗技艺,有时候比等级重要得多。

    然而这是李察提议的决斗,却让他们有所犹豫。很明显,从一现身开始,李察就主导着事端,现在指向了这样一个结果,他们不得不掂量一番,这背后还有什么阴谋。

    贵族多尚武,一听说有决斗,特别是圣域和大魔导级别的决斗,围观的人都兴奋不已,特别皇家骑士那几个豪门青年更是连连起哄,惟恐天下不乱。

    别人害怕门萨,他们可不担心,至少不会怕门萨家非嫡系的人,哪怕是圣域和大魔导也是如此。哪个豪门还沒几名圣域?单以实力占据家族高层位置的不是沒有,但朱比龙和尤利娅显然还不是那样惊才绝艳的特殊人物。

    就在两位门萨犹豫的时候,李察又说:“我就知道,但凡等级相同,门萨们就沒一个敢决斗的!行了,我沒时间和你们浪费,去,开箱验货!”

    巡逻骑士们蜂拥而出,野蛮地驱赶开所有护卫货车车队的骑士、战士以及驭手搬工。有不肯撤离的,都被骑士们的长剑砸出十几米远,摔下后就沒有一个能够站起來的。

    构装骑士可以连续挑飞成吨的对手,对付还不到一百公斤的人类自然不在话下。

    就在朱比龙眼皮底下,一名构装骑士抬起大脚,将一名死活不肯离开货车的驭手踹飞,随后一拳砸在巨大的货柜上,再用力一拉,直接将薄钢制成的货箱撕烂!

    哗啦一声,一块块切割得极为工整的肉块从货柜内倾倒出來,它们还散发着浓冽的寒气,显然这些不知名的魔兽肉都是供应高层的上等食材,需要以魔法低温來保持它们的新鲜。可惜被这个构装骑士这么來一下,这柜食材立刻毁了不少。

    朱比龙的眼睛都红了,嘶吼着:“你敢劫门萨的货队?!”

    “劫?不,我只是检查。”李察笑了,从容淡定地说:“还记得当年我刚到浮岛的时候,阿克蒙德的货队被检查得根本进不了浮世德。啊,做为一个刚接手巡逻任务的新人,学习一下老手的操作方法挺有必要的。怎么,这就受不了了?不过愤怒可不是靠喊來表达的。你们难道就只是看着,不打算干点什么?”

    哗啦一声,又一个货柜被砸开。这次里面装的都是各样别致精美的艺术品,砸在地面上立刻破损了不少。那名构装骑士根本看都不看脚下,直接从无数水晶杯上生踩过去,走向下一辆货车。

    “住手!!”尤利娅一声尖叫,扑向了那名构装骑士。那辆货车装的可都是祭品!

    可是她只前跨出一步,就强行停下冲势,因为李察已经盯住了她的后背!

    这么一顿的功夫,所有的构装骑士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一齐转身,冰冷地看着尤利娅。整整三队构装骑士,可以把尤利娅干翻无数次,就算旁边有个大魔导师也一样。沒有施法距离和施法时间的魔法师作用有时候还不如一个卷轴。

    尤利娅忽然转身,死盯着李察,寒声说:“李察,你究竟想怎样?决斗?”

    “我只是履行职责。当然,你们愿意决斗的话,我也可以奉陪。你们两个可以轮着來,生死决斗。”李察露出迷人的微笑,最后一句话充满诱惑。

    “好!就这么说定了!既然你让我们轮着來,那就明天午一点第一场,两点第二场,如何?”尤利娅飞快地说。

    李察淡淡一笑,说:“门萨果然都很理解‘公平’的定义!不过沒关系,我已经习惯了。那就这样说定了,这里有众多的见证人,谅门萨公爵也丢不起那个人,再來食言。”

    “我们走吧!”李察调转马头,向传奇之峰走去。

    一个个构装骑士纷纷归队,他们收起了气势和獠牙,又变成了貌似无害的巡逻骑士。可是身后那被砸了三分之一的货队,却在默默见证着他们的霸道强横。最佳的背景,当然还是尤利娅和朱比龙这一对从头到底都沒敢出手的强者。

    等李察走远,朱比龙才对尤利娅说:“你疯了!要和他决斗?沒看出來他从头到底就是想要激我们去决斗吗?!”

    “那又怎么样?看着他把货队全砸了,然后再和三十个构装骑士动手?你别忘了,货队里的祭品如果毁了,我们一样也活不了。你别以为我们就比这一车祭品值钱!”尤利娅冷冷地说。

    朱比龙终于无言。

    这一天,浮世德的贵族们再次热血沸腾,他们终于有了新的话題,那就是明天午在大决斗场上行将举行的两场生死决战。

    李察要在两个小时之内分别约战一位圣域和一位大魔导师,两场决战之间的时间根本不够李察恢复魔力的,其实等同于车轮战。

    贵族们第一个反应,自然觉得李察是疯了。门萨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置李察于死地,只是李察皇家大构装师的身份让他们无法再行阴谋。对门萨來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李察拖上决斗场,不需要杀了他,只要让他重伤残疾到无法继续成长就是巨大的收获。

    现在李察果然上了决斗场,不但是车轮战,还是生死决斗。对战的两位门萨也均不是泛泛之辈,都是成名已久的强者。

    即使在浮世德,圣域级别的公开决战也十分罕见,一时间这个话題迅速压倒了对龙德施泰德元帅的审判,而成为贵族注意力的焦点。

    当然,此时,大部分贵族还不知道那些必然会让他们震惊消息。

    傍晚时分,李察已经晋入大魔导师位阶的消息就传遍了浮世德,于是等着观战的贵族们有了更加深入的谈资。

    原本绝域战场和浮世德宛然是两个世界,李察的名声只在一个很小的圈子流传。他向來独來独往,身边只有少女跟随,由于黑暗原野的广袤,就算是旭日初升之所的人们也极少见到李察动手的场景。让他们对李察越來越敬畏的原因,一个是自身直觉的警示,另一个则是李察的战绩。一个随随便便都能提回來人马督军脑袋的家伙,不需要任何证据來证明自己究竟有多强。

    而浮世德的大部分贵族对于绝域战场的消息都沒太大兴趣,那里随便拉出个人就是圣域,而且随时随地都会上死亡名单。死了的强者什么都不是。甚至于在传统贵族眼里,去绝域战场的都是亡命之徒。况且这段时间,皇帝陛下的荣光笼罩了一切。

    以致于当贵族们按照惯例开始发起赌局时,才想到,这个在浮世德的舞台上已淡出了一段时间的阿克蒙德,似乎刚刚从黄昏之地返回,似乎还是皇室征召名单上的一员,并且长期驻扎绝域战场。

    于是大家开始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