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 轰杀

    不得不说,当这些贵族们齐心协力去发掘某一个话題时能量确实大得惊人,仅仅一夜功夫,李察在绝域战场上的所有能够被人知道的事迹就都被发掘出來,甚至包括了他在日不落要塞与元帅和黑斯廷的冲突。

    但这些都是小的花絮了,真正让人震惊的却是李察在绝域战场渡过的时间。

    整整三年,他用了整整三年才成为一个大魔导师!而目前有案可查的战绩,虽然只有日不落保卫战期间的,但也完全看得出來只能是压制晋阶的结果。

    深夜,门萨家族的某间密室内,朱比龙近乎歇斯底里地叫着:“他整整压制了三年魔力!你们难道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和一个天位强者决斗,我们几乎是必死!尤利娅,你当初为什么要答应他的决斗?李察那么狡猾,我就知道这一定是个陷阱,是陷阱!”

    密室内气氛阴沉压抑,只靠两边墙壁摆放着两排座椅,除此外就空荡荡的什么摆设都沒有了。一边坐着十位老人,实力层次不齐,另一边则全是如朱比龙这样的魔导师或是圣域。

    从座位顺序看,尤利娅的位置只在间,而朱比龙则居于末位。在主位上只有一个单独的座位,上面坐着门萨公爵。

    此刻朱比龙早已离开了自己的位置,一边在密室來回窜着,一边激动得乱喊乱叫。

    尤利娅冷冷地说:“不决斗还能怎么办?让他当我们的面把所有货物和祭品都砸了吗?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次的祭品里有那件东西。另外大家都是十八级,区别只在圣域能力上,他还是刚晋阶,连熟悉和磨合能力的时间都沒有,你就怕成这个样子吗?难道真象李察说的,我们门萨连同级决斗都不敢答应下來?”

    “但……但那只是莽撞!”朱比龙怒道。

    “够了!”久未说话的门萨公爵忽然出声,秘室一下子就寂静下來。

    门萨近几十年的强盛和公爵密不可分,公爵的风格就象饥饿的狼群,侵略成性却幼残狡猾,他信奉结果和阴谋,从不打无把握之仗,总是想方设法将对手挤兑到劣势的一方,就象李察当初与小门萨的决战一样。

    而且公爵的个性绝对的护短记仇,哪怕一点微不足道的冲突,都要想方设法灭人全家。当然大多数情况下,冲突只是借口,灭家夺产才是目的。

    所以朱比龙的话沒有错,可是他说这句话的场合却是错了。

    公爵的脸色阴沉得如同浮冰海湾的冬季,冷冷地说:“朱比龙,明天你打第一场。”

    “啊,为什么!我是大魔导师,为什么要在第一场上!我不能答应!”朱比龙惊得连话都说不利落了。

    和天位强者对战,特别是能力不明的天位强者,第一个上的几乎必败,尤其是两人同为魔法师,万一遇到属性压制,就死定了。如果看清了李察的魔导能力是什么,那么第二场有所准备,又在李察魔力消耗的情况下,至少有些获胜的希望,最不济平手也能交待过去了。

    “不答应的话,你现在就要死。然后我会用你的尸体作为证据,要求换人决斗。”公爵的声音很冷。

    朱比龙哆嗦了一下,如果现在死,可不只是死那么简单。他用祈求的目光向对面的那一排老人望去,可是老人们却都象沒有生命的僵尸,对他的哀告全无反应。

    “尤利娅,你打第二场,需要什么装备尽管说。”

    尤利娅只是点了点头。

    门萨公爵犹豫了一下,目光在对面一排强者身上扫过,才说:“撒马特,如果尤利娅也……也失败了,那么你就去挑衅李察,激他再打第三场!”

    撒马特是排在第二位的男人,颇为年轻,最醒目的特征是火红色的爆炸式发。他伸出舌头舔舔嘴唇,用轻浮飘荡的声音说:“就怕他不敢打。”

    新的一天就在万众期待到來,距离决战时间还有几个小时,能够容纳千人的大决斗场内就已坐满了人。为了得到一个座位,普通贵族们连饭都顾不上吃了。当然,浮岛豪门都有专用的包厢,这也是浮岛豪门标志性的特权之一,用以和普通贵族加以区分。

    还不到十二点,豪门的包厢里就陆续出现观众,而下方的决斗场里,十几位大法师正在忙碌地检查场地,架设防御魔法阵,以防止决斗双方打到激烈的时候出手太狠,误伤了观众。真要有这种情况,却是观众们所期待的。

    在这个崇尚强者的时代,如果观战都被误伤至死,那只能说明实力太差,根本沒有同情的价值。

    距离决战还有一刻钟时,李察出现在阿克蒙德包厢的看台上。他淡然地坐下,迎接着观众席上潮水般的欢呼声。

    而就在不远处,门萨公爵的脸色却是相当难看,观众的欢呼声说明了他们投注的方向。绝大多数人押了李察获胜,这场决战的赔率已经达到了惊人的三十比一,并且还在不断跳动着。

    水花依旧站在李察的身后,她忽然微露忧色,轻声问:“你这样下场决斗的话,不是会把魔导能力暴露出來吗?”

    李察转头向少女微微一笑,说:“你还记得我的老师是谁吧?”

    “当然!怎么可能忘记苏海伦殿下。”

    “所有人都知道老师的魔导能力和传奇能力,可是所有人还是一样的怕她。”

    “哦……”少女似乎有些明白了。

    时间终于定格在一点钟,李察和朱比龙都站在决斗场内。

    朱比龙一身装备此刻无比的华丽,可谓流光溢彩,看得出來为了这一战门萨公爵下了狠心和重注,连珍藏的传奇法杖都拿出來了。

    而李察却是一袭普通的法师长袍,全身上下看不到什么象样的魔法装备,就连成名的命运双子都不在手上,至于那个当初露面时被不少人笑的怪模怪样的武器匣子就更是不见踪影。李察居然是空手下场的!

    观众席上一片哗然,朱比龙更是惊疑不定。他死盯着李察,想看看李察是不是在哪里藏了什么厉害的魔法道具。

    公证人终于宣布决战开始。

    朱比龙立刻摇动传奇法杖,瞬间给自己连加三个防护魔法,这才算稍稍安心。可第三个防护魔法刚刚完成,朱比龙护身的魔法罩就猛然一震,遭到了魔法的轰击!

    他惊得一颗心都要从胸腔里跳出來了,他那可是瞬发,是瞬发!李察的魔法攻击怎么可能这么快!能够撼动他防护魔法罩的,至少是级魔法,怎么可能存在瞬发的级攻击魔法。

    决战场一片寂静,上千名贵族张大了口,死盯着场的李察。

    李察只是抬起了左手,纤长的五指舒展,仿佛捻动着命运的丝线。指尖上不断有一颗颗细小的火珠冒出,然后射向朱比龙。火球有大有小,大得如碗,小的只如弹珠,但它们出得太多,速度又太快,一颗颗连绵不绝射向朱比龙,几乎连成了一条线!

    大大小小的火球连续不断在朱比龙的魔法护罩上炸开,一波波火浪几乎彻底淹沒了他。然而观众席上骤然响起几声惊呼,那是目光敏锐的人发现,有七颗拳头大小的火球悬浮在朱比龙周围,构成了一个奇妙的阵形。

    如果这七颗火球同时炸开,那么它们的威力就会瞬间叠加在一处……

    这个想法刚刚在一些强者心浮现,那七颗火球果然就在同一时刻炸开!看上去并不如何汹涌的火浪瞬间压灭了朱比龙身上的魔法光辉。当火浪消褪后,朱比龙所有的魔法防护都消失了。而他此刻只是呆站着,骇然看着头顶已经拼成芒星的一颗颗火球。

    又是一道火浪席卷而过,当微黑的火焰消褪时,决斗场内已经看不到朱比龙的身影,在他原本站着的地方,只剩下一根传奇法杖和两枚准传奇级别的戒指。

    李察指尖上终于不再有火珠跳动,由始至终,他就是站在原处,一步也沒有动过。

    “……李……李察获胜!”公证人过了半天,才想起來宣布决斗结果。

    他看了看魔法钟,小心地向李察问道:“现在离两点还有五十分钟,您是不是需要休息一下?”

    “不必,让尤利娅下來吧。”李察淡淡地说。

    片刻之后,尤利娅进场。她一身装备的璀璨程度还要超过了朱比龙,可是脸色却苍白如纸。按照法职者和战职者的决斗规则,两人分站在场地的最大距离上。

    当公证人宣布决斗开始时,尤利娅瞬息闪进,就要和李察拉近距离,靠近身缠战解决对手。这也是战职者对付法职者的经典战术。

    李察还沒有施放防御法术,但是尤利娅已经顾不上自己这中为有违战职和法职决斗规则的嫌疑了。看过了李察刚刚神乎其技的控火技巧后,她绝不愿意用身体硬抗集结成阵的火球轰击。那些火球的方位都是经过精心计算,威力叠加在某一点时,简直就是无坚不摧!

    PS:马上还有下一章。两章连发,当然,明天午的一章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