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 摧枯拉朽

    李察沒有躲闪,沒有抗议,也沒有施放防御法术的意图。(www.69zw.com)而是和上场一样抬起了左手,五指舒张,只不过这次指尖跳跃得不再是火焰,而是一道道细小的电火。李察翻掌前推,动作舒缓优雅,每个节拍转折都让人看得清清楚楚,可是带起那些边绵成片的残影却让围观者明白,他的动作其实快到了极致。

    在李察指尖上跳跃的条条电火已汇聚在一起,瞬间膨胀,竟凝成一道水桶般粗细的闪耀电柱,喷涌而出!

    电柱轰然冲在尤利娅的身上,竟生生抵住了她的冲势,让她就此凝停在半途!

    李察左手前伸,体内魔力正在飞速消耗,而涛涛电光却如永无休止般从誓喷出,不断冲击着尤利娅。

    尤利娅身上的斗气护罩顷刻间由厚变薄,随即崩坏,而她身上随即开始爆出一团团魔法的火光,那是一件件魔法装备抵抗不住冲击力,一一炸毁。

    在魔法明灭不定的光芒映射下,可以看到尤利娅的面容正随着装备不断损毁而扭曲着。她的双眼已经瞪圆,嘴也张到了极致,脸上写满了惊骇!

    那是行将被死神亲吻的表情。

    电火如涛,刹那间冲毁了尤利娅所有的防御,淹沒了她,然后又滚滚向前。

    所有观众最后刻印在脑海的,就是尤利娅的这个表情。他们无言地看着决斗场,尤利娅已经倒下,上半身一片焦黑。她倒下的地方距离李察已不到十米,可这最后的十米,她却永无办法拉近。

    电柱已然消失,它在冲刷过尤利娅后,轰在了决斗场边的魔法护罩上,顷刻间护罩一阵肉眼可见的摇动和扭曲,立时到了摇摇欲坠的地步。

    在魔法护罩后方的那块区域,所有观战的贵族都是面如人色,一些神经脆弱的夫人小姐们一脸呆滞,甚至都忘了应该昏过去。还好离得最近的一名贵族护卫是个十七级的大魔法师,战战兢兢地但是成功地放出來一个范围自然抗性防御魔法,才避免了魔法护罩被彻底摧毁的命运。

    李察缓缓放下了左手,人们却仿佛还看到电火在他的指尖跳动。

    公证人喉节滚动,空咽了几下,却发现嘴里干得就象沙漠,半天才沙哑着喉咙宣布了李察的胜利。这场决斗和上一场一样,都省去了一个步骤,那就是检验李察决斗对手是否已死亡。

    尤利娅留下了两件传奇装备,两件准传奇装备,以及一枚精巧的卷轴。

    “李察阁下,现在您可以选择……哦,两件对手的装备,作为您决斗胜利的战利品。”公证人说这话的时候,看着李察的表情十分奇怪。

    神圣同盟决战规则,获胜一方可以抽取对手的装备作为战利品,前提是属于装备较差的一方,而且抽取装备后不能超过双方原本平均水准。也就是说装备好的一方即使获胜也得不到对方装备。可是李察现在几乎可说身无长物,那自然就是随便挑选了。

    李察却不急于挑选战利品,而是转身望向门萨的看台,与之遥遥相望,说:“门萨公爵,您还准备派人下场吗?我现在还剩不到一半的魔力。”

    观众席上立刻轰的一声议论纷纷,两场决斗几乎都是瞬间见了生死。就在短短时刻内,李察居然能够倾泻出过半魔力,那瞬间的杀伤力又该有多大?难怪两个老牌强者被杀得毫无抵抗!可李察又是如何做到的,难道这就是他的魔导能力?

    李察平静地看着门萨公爵,等候着回答。他貌似漫不经心地抬起左手,指尖不断跳动着火珠,电光,冰棱,旋风,以及自然魔法的绿色光辉,等等等等,超过数十种各类属性的魔法就象一个个顽皮的精灵,在李察的指尖上來回跳跃舞蹈,宛若有了生命和灵魂。

    在场贵族不乏战职和法职强者,却几曾见过如此情象,一时都看得呆了。

    忽然之间,阿南公爵的包厢里站起來一个老得快要走不动路的老魔导师,他扑到护栏前,死死地盯着李察手上跳跃的微型魔法,用颤抖的声音说:“魔动轮回!这……这就是魔动轮回?我沒有看错吧……”

    决斗场先是一片寂静,随后才渐渐涌起声浪。逐渐见多识广者想起了什么是魔动轮回,转眼间关于魔动轮回的资料就在人群传开。

    魔动轮回,是和魔力熔炉同列的魔导能力,因为过于艰难和过于稀少,向來被归入传说。魔动轮回实现的是对魔法的极致控制,据说拥有这一能力的法师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魔法的威力大小,同样一个火球术,即可以变成点烟的火苗,也能够变成轰轰烈烈的烈焰风暴。

    魔力熔炉可以极大扩展魔法师的战斗力,魔动轮回带來的是极致的魔法操控,这两大能力与可以提升魔法威力的魔导洪流一起,并称大魔导师的三大传说能力。拥有任何一个,都会使大魔导师完全变成另一个职业。

    李察在绝域战场沉寂三年,最终换得了魔动轮回这传说的魔导能力。

    而且任骇导能力最后展示出來的威力都是和魔法师原本的能力息息相关的,同样的魔动轮回出现在两个不同经历的大魔导师身上,就是截然不同的效果。魔导师晋阶前的魔法操控能力越强,魔动轮回的效果就越明显。

    关于魔动轮回的记载并不少,可是从沒有人听说过,哪怕是想象过,它在李察的指尖,居然会产生如此迷幻般的效果,那李察原本的魔法操控该是精妙到了何等地步?

    此时此刻,李察站在决斗场上,心想到的却是苏海伦。

    魔力熔炉对魔力的增幅一般不超过一半,对大魔导师來说,效果就是让精研过的级魔法从两个变成三个。这已经是战力巨大的提升,而原本的魔力越雄厚,魔力熔炉的效果就越高。

    苏海伦的魔力熔炉增幅居然达到一倍,那她原本的魔力岂不是普通同级法师的数倍?再加上魔力熔炉的超卓效果,她简直就是一个魔力永远不会枯竭的永动机。

    李察的心微起波澜。无论世界如何改变,这一点似乎从來沒有变过,每当他向前迈出巨大一步时,却发现自己距离苏海伦不是更近,而是更远了。

    李察心的感慨无人能知,可是门萨公爵的脸色却让全场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三大魔导能力之所以被列为传说,不光是因为能力本身的强悍,还在于不是传说的人物,也得不到这传说般的能力。

    既然李察已经得到了魔动轮回,并且沒有经过多长时间的锤炼就展示出如此神迹般的效果,那么显然以后的威力只会更加不可思议,这已经超出了一般魔法知识能够给予的想象空间。普通圣域强者或是大魔导师再去找他单挑,基本等同自杀。朱比龙和尤利娅已经用自己的生命验证了这一点。

    李察还在等着门萨公爵的回话。可是公爵此刻能说什么?早在尤尼娅倒下,那名老魔导师还沒认出李察的魔导能力时,预定出战的撒马特就已脸绿如葱,悄悄自包厢消失了。李察的一小半魔力,推平个撒马特还不成问題。

    众目睽睽之下,门萨公爵站了起來,走到护栏前,保持威严,居高临下地说:“我们门萨家族已经在这次决斗占了便宜,怎么可能再做这么无耻的事?这次的决斗我们输了,李察大师,请您按照规则挑选战利品吧!呵呵,呵呵……”

    门萨的笑声干涩得象只老鸭,当他看到李察沒去动那些传奇装备,而是直接捡起那枚精巧的卷轴时,更象被捏住了脖子的公鸭,鸣叫声嘎然而止。

    当看到李察继续捡拾时,门萨公爵才想起來李察可以选择两件战利品。随即他就看到,李察沒有去拿那三件传奇装备,而是捡起了尤尼娅留下的一件准传奇级别的项链。

    公爵眼前一黑,差点就昏了过去。

    阿伽门农和尼瑞斯也在看台上观战,他们原本和李察约好了决斗之后去喝下午茶,可是却沒有想到战斗结束得如此之快,这个时间去喝下午茶,怎么看都是早了点。但这也沒办法,两场决战,算上尤妮娅下场的时间,加在一起也沒到十分钟,战斗时间更各是只有一分钟。

    如此决战,堪称摧枯拉朽。

    战后,三人终于聚到了一起,回头想想,距离上一次相聚,却已是许久之前的事了。

    “这就是战利品?你可是放弃了三件传奇装备呢!”阿伽门农一边说,一边摆弄着一根毫不起眼的项链。

    这根项链是由精铁打制,手工颇显粗糙,铁环能够看出明显的大小不一。项链末端是一个圆形的铁牌,上面镌刻着古老的图纹,依稀能够感觉到晦涩恐怖的力量。铁牌边缘已经多了三个不起眼的小缺口,恰好各占了五角星图案的一角,完好的星角还有两个。

    PS:这是原本明天午的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