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 成长的代价

章七 成长的代价

    铁牌边缘已经多了三个不起眼的小缺口,恰好各占了五角星图案的一角,完好的星角还有两个。

    除了那点隐秘的气息外,阿伽门农看了半天也沒发现这枚项链有什么特异之处,值得李察放弃三件传奇装备。从气息的烈度分辨,这件东西最多就是个准传奇物品。之所以如此肯定它是准传奇,是因为史诗级装备根本无法在李察恐怖的魔法洪流冲击下幸存。

    李察笑而不语,根本就不予解释。

    桌子的另一端坐着尼瑞斯,许久不见,这位四皇子出落得更加标致可人,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缕风情在。

    他的手里抓着那个卷轴,此时将手的卷轴放下,先是轻叹了一声,感叹今天终于见识到了《天界召唤》这样的传奇卷轴,再诅咒了一下门萨公爵的用心险恶,然后才轻描淡写地伸手从阿伽门农手里摘下项链,说:“阿伽门农啊,看看!你也就是办事稳重成熟些而已,若论知识丰富,还是不如我吧?拿來,给我看看!”

    魔法鉴定是门综合的知识,不光要具备相当的魔法常识,还需要精擅历史、材料以及其它一大堆五花八门的知识,出身皇家的尼瑞斯自然有天生的优势。不过阿伽门农出身原本也不差到哪里去,铁血大公爵的积累并不会比皇家逊色太多,只不地阿伽门农心思全在治政与武道上,根本不愿为杂事纺而已。象尼瑞斯这样并不是如何用功,铀趣广泛,能够有今天的成就,至少一半是因为天赋过人,血脉强大。

    尼瑞斯看着看着,脸色就微微变了,比看到传奇卷轴时慎重得多,换换说:“这是……沒错,是基努维斯之枪!哦,威力比真正的基努维斯之枪差了些,又只剩下两发,难怪只是准传奇级别。”

    基努维斯之枪是传奇级别的魔法,号称可以穿透一切。它的真实威力当然沒有这么绝对夸张,可也足够恐怖。项链上还储存着两发基努维斯之枪,威力就算受损,也在级魔法之上。

    尼瑞斯放下项链,忽然疑惑起來,问:“李察,这根项链绝对沒有传奇装备值钱啊,为什么要选它?象这种东西确实极为罕见,可是毕竟只能使用两次了,不值得用传奇装备來交换。”

    李察笑笑,说:“我可不怕拿着传奇装备的圣域,但就算是普通圣域,若是手里握着这么个东西,我可就头疼了。”

    尼瑞斯和阿伽门农顿时恍然。如天界召唤、基努维斯之枪这类特殊的东西,用一次就少一次,所以极为罕见。就是浮岛豪门的仓库里也绝不可能有多少,相反传奇装备经过世代积累倒是数量不会少。

    如今李察三载蛰伏一朝冲天,绝不怕普通的圣域魔导,惟有这类装备还能对他产生威胁。尤其是毫无防备的情况之下,杀力再强的魔法师肉体也不过是普通人类。

    尤利娅死得实在太快,比朱比龙还要快,这两件杀器根本就沒來得及使用。如果她当时彻底不要脸面,上手就启动两件大杀器,很难预料后果会如何。李察当然不会战败,可多半会非常狼狈,也就失去了震慑群豪的效果。现在李察收走了这两件杀器,门萨公爵以后能够威胁到他的阴谋也就相应少了两次机会。也难怪门萨公爵会如此痛苦,这两件东西落到李察手里,现在需要担心的就变成他了。

    “李察,接下來你准备做什么?”尼瑞斯问。

    “你们呢?”

    “阿伽门农无所事事,我呢,继续修身养性,不急着进圣域。”尼瑞斯眉花眼笑地说。阿伽门农先行踏进圣域,据说已经被他嘲笑了很久。

    他们两个沒有牺牲这种可以强行压制战力的能力,进不进圣域并不全由自己。阿伽门农选择在血战成长,尼瑞斯则不急不忙,慢慢用水磨功夫打磨自己的心性。这也是两人的性格和身份不同。

    李察听后,说:“那好,我要先到法罗去看看,等我回來后,我们再去绿森吧,算算时间的话,那里的世界树又该不安分了。”

    “好。”阿伽门农又恢复了简洁本色。

    尼瑞斯却有些忧愁,犹豫着说:“这样的话,我可能就不得不进圣域了……”

    李察和阿伽门农都是无奈。

    战斗是锤炼力量最有效的途径,但战斗不是游戏,沒人能够把一切操控于指掌。阿伽门农就是在那次旭日初升之所全力抢回菲利普陛下和他护卫的激战,再也压制不住力量,直接晋入圣域。但是尼瑞斯也不能一直不上战场,只依靠修炼來迈入圣域,而如果要参战的话,跟着李察去打位面战争总比去绝域战场要安全多了。

    三个久未相见的朋友用过了这一餐,李察就将启程前往法罗,前往这个阔别已久的位面。

    随着阿伽门农在家族权柄日重,而李察的实力也飞速膨胀,两人虽然暗地里的合作甚至更多,但已不再在公开场合走在一起。而尼瑞斯现在也是有意的和阿伽门农开始拉开距离,他现在也不愿意被人们说成是依附铁血大公才取得什么什么成就。如果阿伽门农和尼瑞斯的继承序列继续稳固上升,迟早有一天,三人之间的关系会从生死战友退到亲密盟友的距离上。

    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当李察从法罗的时光灯塔走出时,扑面而來的是熟悉的风,熟悉的味道。在第一时间,母巢的意识就在李察的脑海震荡出重重涟漪:“好久不见,主人!您应该來动荡之地看看了。”

    “你又变大了?”李察笑问。

    “巨大!”

    “好吧,有那么多吃的供你吗?”

    “我的森林已经覆盖大地!”

    一想到母巢那些‘森林’,李察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哪怕在绝域战场里,他都很少有这种感觉。

    “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传奇味道很好!”

    李察立刻想到了逐日的身体。虽然他知道那具身体送到这里,多半就是这个下场,不过听到母巢的评价,李察却还是有些哭笑不得。

    “除了味道很好呢?”李察问。

    “解析度%。”

    李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意识,虽然那确实是真的。

    母巢居然能够解析传奇?应该不会是指休兰人,而是指的传奇强者。询问过母巢后,李察确认了自己的猜测,母巢确实就是解析的传奇强者。只不过想要达到完全的解析度,就要喂给母巢100个活着的传奇才行,还得是逐日那种程度的。若是换了龙星,喂上三五个,李察都不敢确定解析度能不能增加个%。

    喂给母巢100个传奇?李察都不知道整个诺兰德加到一起有沒有一百个传奇强者,于是立刻把这个诱人的想法抛在了脑后。

    许久不见,母巢说话的风格大变,或许是过于兴奋的缘故。不等李察开口,母巢又再次强调了一遍:“主人,您应该第一时间到动荡之地來看看!”

    “好,好。”李察无奈地回应,“让分脑过來吧,它飞得比星蛹快。”

    “这有一群分脑,您是指哪一个?”

    “一群分脑?”李察再次吃了一惊。如果沒记错的话,上一个分脑是母巢晋阶时才会产生的特殊单位,就象绯色那样。现在怎么突然冒出來一群分脑?

    “是的。我自己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现在身份又和以往不同,自然不能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无谓的琐事上,所以就创造了一群分脑來帮助我。那些指挥打仗之类的小事,交给它们就行了。”

    听到这里,李察总觉得胸口闷了一口血,却又喷不出來。他最引以为豪的,其实就是智慧、真实两大天赋,再结合母巢兵种的特性,总可以把一场仗打出不可思议的战果出來。可现在指挥打仗,在母巢嘴里就变成了小事,是分脑那个层次才会去干的小事。

    “好,我有时间会去动荡之地的。你先把自己的资料发给我。”

    这句话一出,李察马上就后悔了,下一刻他的意识直接被母巢传递过來的海量信息所淹沒。

    其数量最大的就是各个种族物种的解析。现在母巢解析的种族数量已经达到上万种,而且许多种族都进行了细分,比如说光各类矮人就多达十几种,野蛮人更是超过了三十种。

    原本在李察眼,野蛮人只有一种,现在才发觉,在物种分类上母巢才是专业。如此海量的资料,又是不加整理一窝蜂地塞给李察,李察就算是全部浏览一遍,恐怕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好不容易强行止了母巢的数据轰炸,李察训斥了它一顿,这才得到了最重要的一条信息。母巢积累的神性已经多到足够产生分身的程度了。

    这是难得的好消息,李察立刻想到了分身最佳的去处,绿森。

    暂时停止了和母巢的沟通,李察站在庭院,仰头看着熟悉的天空,感受着染血之地那炽热的味道,然后向所有的追随者发出了召唤。

    “头儿!你回來了?!”一声雷鸣般的吼声在不远处炸响,若山一样的大汉从远处跳起,一跃跨过数个街区,直接落在李察面前。当他双脚踏上地面时,即使有着强大的魔法阵做为基石,整个时光灯塔还是都晃了一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