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 三千字战争 上

章八 三千字战争 上

    写在前面的PS:最好明天午,两章接在。别怪俺沒有提醒过另外,这一章加更,十二月已加更四次,还完了十一月欠保底的部分。

    是刚德!

    刚德先是给李察一个沉重的拥抱,然后才退了几步,上下打量着李察,脸露迷茫,挠着头,问:“头儿?你已经是大魔导师了吗?这个是什么时候的事……啊,您现在打得过我不?”

    李察在绝域战场埋首三年,法罗位面已经是近四年过去了,刚德早在两年前就踏入圣域,得到的能力是颇为强大的战争巨人。激发能力时,刚德可以相当程度上增加攻击与防御能力,是非常质朴且实用的圣域能力。

    不过刚德这句话一问出來,还沒等李察说什么,另一个清冷的声音就从他身后传來:“你还想和主人比?我就可以轻松收拾你了!”

    刚德听到这个声音的第一瞬间就下意识地夹紧了屁股,尤其这个可怕的声音还是从自己身后传來的。屁股夹紧后,刚德立刻发觉自己的错误,再想闪避时已经晚了,一点冰寒的感觉在他脊椎上轻轻一触,就收了回去。

    如果是真正对战,这一下已经截断了刚德的脊柱,这就是误判的代价。而少女,现在已经学会如何利用对手的反应。

    刚德放松了身体,摊开巨掌,示意自己无害,然后换换地转身,嘿嘿笑着,讪讪地说:“水花,你也变得这么厉害了。”

    刚德的目光落在少女时,忽然变得疑惑起來,然后还用力嗅了嗅,奇怪地问:“咦!?水花,你都在头儿身边这么久了,怎么还是个稚儿?是头不行,还是你太沒女人味了……噢!不!住手,你想干什么?!快停下啊!!”

    院落,刚德上窜下跳,叫声响亮得如同巨龙。少女则是满脸恨意,如影随形地跟着刚德,手的永眠指引者如幻如风,杀得刚德屁滚尿流。

    虽然她的长刀还收在鞘内,可是落刀处下下不离刚德的后门要穴,她又属于瞬间会迸发出极强杀力的类型,所以刚德丝毫不敢懈怠,只要被她刀鞘捎到一点,最好的结果都得是大半个月只能趴着睡觉。

    两人这么一闹,顿时搅得四邻不安。刚德那嗓门就跟炸雷一样,又在情急之下沒有控制音量,所以远远传了开去,尤其是他最后一句几乎是惨叫出來的。

    周围轰的一片响,一个个彪悍矫捷的身影跃上半空,在空横渡十余米,向时光灯塔所在的院落扑來!

    这些都是李察留在法罗的构装骑士,看到刚德被追杀得抱头鼠窜,个个悍然赶來救驾。数年不见,这批构装骑士的实力已经比以前要强出一截,至少都在十五级以上。光看浮空横移这一手,就又有气势,又有实惠。

    只不过他们还飘在半空时,就看清了追得刚德鸡飞狗跳的原來是水花。

    少女在构装骑士们心目的地位当然不如刚德,但是畏惧感却远远过之。在战场上,刚德声势是水花的十倍,但是杀敌数却总是被少女压了一头。而在战场下,沉默寡言的少女非常喜欢用武力解决纠纷,所以构装骑士们人人都怕她。

    要说这帮粗糙汉子被刚德打个鼻青脸肿,只会觉得艺不如人。要是被食人魔给扁了,回头多半还要大吹一顿,比如说老子可在提拉米苏的巴掌下坚持了一分钟沒倒之类的。但是水花不说不动时,毕竟就是个纤弱少女,被她一巴掌砸倒在地,这些大老爷们可是连自杀的心都有了。但是水花风格向來就是一招见胜负,所以相处久了,不少构装骑士就都被她打出了阴影。

    刚德自从成为圣域强者,战绩越发辉煌,更加为众人所信服。但是看他这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架式,久未见面的水花究竟有多厉害,可想而知。

    构装骑士们人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可是他们已经气势十足地跃上半空,却还沒有凭空换方向的本事,于是乒乒砰砰的一个接一个落进院子里,立刻象木雕一样钉在原地,人人两眼向天,只做什么都沒有看到。

    刚德见了当即破口大骂:“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兔崽子!!都给我等着……”

    他话音未落,就因为纺而速度稍慢,被水花抓住了破绽。少女忽然站定,单手持着永眠指引者似缓实快地向前一点,遥遥指向刚德的大腿。刚德忽然一声怪叫,一下子从地上弹了起來,抱着自己大腿,越过院墙如飞而去。

    少女收刀,闪回到李察身后,垂首肃立,好像什么坏事都沒干过的样子。

    构装骑士们个个冷汗,虽然他们刚才望天望地就是不看两人,但都已偷偷把战况收入眼,在他们心目战神一般的刚德居然被水花如此轻描淡写地打败。好在水花象是不那么心狠手辣了,如今只刺大腿,不再对付屁股。

    李察却暗摇了摇头,他还不了解水花?这小妮子进入圣域后杀力大增,现在还在慢慢磨砺的阶段,面对能力差异不大的对手,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真要一刀下去,刚德屁股何止开花?如果刚德因此误以为她变得手软了,那以后等她控制得住自己的力量,肯定会吃个大亏。

    “都回去吧!”李察挥了挥手,这队构装骑士立刻如受惊的兔子般逃走,也顾不得在李察面前失礼。

    就在这时,李察面前忽然闪过一片淡金色的神术光芒,随后化作万千金色时砂,在他眼前组成了一片隽秀有力的字体:“小李察,速度给我滚上來!”

    看这字迹,明明就是流砂。

    李察心底涌上一阵暖流,于是大步向流砂的小楼走去。水花似乎有些黯然,本能地想要跟上,却又停住,然后悄然消失了。

    眼前就是熟悉的院落,熟悉的大门。李察向前走了几步,忽然一停,看到自已原本的住所,二楼的窗户打开,从里面露出一张素淡清丽的面容,原來是珞琪。

    她只是向李察浅浅一笑,就自窗口处消失。看那个窗户的位置,还是李察的魔法实验室。李察微微一怔,向那边深深看了一眼,才继续奔向流砂的居处。

    几年过去了,流砂所住的地方和当初依然沒太大变化,连里面的家俱陈设都一切照旧,几乎沒有什么增减。

    她本人也还是老样子,一袭简单的神官袍,却是别有风韵。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深处,除了浓浓的笑意,还有许许多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缠。

    看到李察,流砂歪在躺椅里,却沒有起身,两人对视一笑,似乎四年的时光瞬间流去。

    流砂首先勾了勾手指,轻佻地说:“哟,这位少年,成了大魔导师了啊!厉害了嘛,來,让我看看你的本事长了多少!”

    李察一声长笑:“收拾你绰绰有余!”

    此时此刻,两人再也不需试探花招,有如干柴遇到烈火,直奔主題,顷刻间就是烈焰冲天!

    流砂忽然一声惊呼,急道:“怎么会这样!”

    “就是这样!!”李察非但沒有稍作停歇,反而攻势更如狂风骤雨!

    看到流砂那惊慌失措的表情,李察豪情顿生,如摧枯拉朽般攻了过去,彻底粉碎了流砂一切防线,看着她在潮峰浪谷上下起伏,只有呻吟与求饶的力气。李察也不是小孩子了,当然这种时候若有余力,却是乘胜追击的好时候,总要让她死了又死,死得不能再死时还得再死几遍,才算收服。

    “别!停下……怎么会是这样!”流砂断断续续的声音,却只换來更加凶猛的冲击碾压!

    “别停下?如您所愿!”李察此时气势一如传奇魔法虹光之桥。

    在这一刻,李察才第一次真心感谢黄昏之地那个猥琐老头。若不是他的熊首督军精华,李察也不敢如此自信,开场就是全力猛攻。要知道,每次和流砂的战争,都是一场真正的持久战,开场狂攻,那下半场剩下的时间就是各种被调戏和被蹂躏。

    眼看着流砂濒临崩溃边缘,李察这才稍稍放缓冲击,徐徐进退,让她舒一口气。流砂如哭泣般出了口长气,才咬着下唇,盯着李察道:“你在绝域战场三年,难道都是练这个去了?”

    这句话可比什么样的赞美都有效果,让李察立刻觉得自己可以干翻整个世界!

    沒过多久,流砂又一次到了濒临崩溃的地步,而李察微汗。

    两人略略休息,李察就又提枪上阵,然后在流砂求饶声,再次占据了攻击阵地。要害被攻占,让流砂的求饶立刻转为怒斥,可这除了激发了李察的兽性,再无其它作用。这一次流砂或许觉得尊严受辱,再不肯轻易低头,而是竭力地抵抗挣扎,但也仅仅是稍稍延缓了濒临崩溃的时间。但是她就算被李察的狂涛骇浪冲击得尖叫不断,可就是不肯求饶,就算已经从顶峰处崩溃,也硬是坚持了许久才最终缴械投降。

    熊首督军的精华,自然不止这点威力。

    李察食言而肥,不顾满身大汗,一把又蛮横地把流砂抱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