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一 新时代?

章十一 新时代?

    李察的追随者们或是因为血脉天赋,或是因为构装武器,战力远在同级别对手之上。以至于近年來开始流行这样一句话,“敢在深红公国里自称是镇国强者,那才是真正的镇国强者。”

    今天,因为李察的归來,这架庞大恐怖的战争机器,终于开始启动了。

    黄昏时分,数头双足飞龙载着使者从绿洲城起飞,飞向了各个人类大国,去传递三女神的神眷者神罚之矛李察准备发起对异族的神战的消息。

    飞向铁三角帝国的使者有两个,一个飞向稳定之神的大神殿,另一个则是直奔帝国皇宫而去。长途飞行总是艰苦的,但如果坐在双足飞龙背上的是母巢骑士,那就无所谓了。反正这次使节的作用,就是送信和收信而已。

    李察的晚餐是在魔法实验室里吃的,自然,吃饭和吃珞琪就成了同一件事。

    珞琪可不是流砂,再怎么专业也抵不过熊首督军精华的可怕威力,转眼间就被蹂躏得死去活來。但她却有着坚忍不拔的意志,明明已经全无还手之力,却依然不屈地盯着李察,激得李察再次加快了攻击的频率和烈度。正常來说这是可以缩短战斗时间的策略,可惜李察的体力几乎无穷无尽,珞琪很快就发现自己大错特错。

    战争在一小时内结束,李察终于重新找回了自信。珞琪休息了一小会,一俟能够行动,就安静地侍立在李察身边,等候李察询问。

    李察在整个实验室内转了一圈,发现构装数量意外的多,而且当初他留给珞琪的功课,除了最后一幅魔法阵之外,其余的竟然都已经完成了。

    在书柜的一角,李察意外地瞥到一叠设计图,那上面的图案居然是他从來沒有看到过的,于是大感好奇,伸手过去拿了起來。

    珞琪忽然紧张起來,说:“这……这是我在沒事的时候设计的……”

    李察嗯了一声,扫视着最上面的一张设计图。这是一个一阶力量,但是和普通版本的一阶构装有些差距,设计本身倒是十分精巧,有不少值得称道之处。

    “但是,我……我设计好了之后,做了一些出來。用了一些材料,并沒有得到你的允许,以后从我的酬劳里扣吧……”珞琪的声音越來越小。

    李察又是嗯了一声,继续翻看着第二张,第三张设计图。就在珞琪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李察这才叹了口气,说:“好了,珞琪,我还不知道你吗?别装柔弱天真了。这些构装有点意思,嗯,确实,它们是套装。”

    珞琪一怔:“可是你还有两张沒有看呢……”

    “蛮荒壁垒的削弱版本,后面两张不用看也知道。”李察将手的设计图放下,望着珞琪,问:“说吧,你做了多少套?”

    “……二十套。”

    尽管有所预料,可是珞琪说出的数字依然让李察吃了一惊。他心略略计算了一下,就问:“你沒有出过实验室?”

    “离开过三十一天,是为了去祖源高地寻找灵感。另外我还休息了三天,那些天是我的生日,所以奖励自己可以睡上一整天。”

    李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早就知道了珞琪无法形容的坚定意志和疯子一样的勤奋,可是一年还容易,三年都是这样,就连他自己都做不到。

    “你沒必要这样,珞琪。”

    珞琪这一次抛去了所有小女孩的伪装,变得清冷淡然,她迎着李察的目光,说:“你给了我一扇门,而我想在门后建立起整个世界,这就是我自己的梦想。但我沒有你的天份,所以只有靠勤奋來弥补。李察,或许有一天你会失败,甚至会战死,那个时候也许我帮不到你,但至少可以让你不用为我担心。我想让你知道,即使沒有你的支撑和照顾,我也可以过得很好。这套套装,就是我给你看的证明。”

    李察默然,然后才点了点头。

    他想了想,伸手拿过图纸,开始继续翻看看第四和第五张,这一次他的目光无比认真,常常在一个特别的细节上停留很久。

    这确实是一套削弱版的构装,全部以一阶构装组成,套装综合能力也仅仅是李察设计原版的三分之二左右。但是这套套装真正有价值的地方,是珞琪去掉了其最为复杂、对构装师要求最高的几个功能魔法阵,而以数个更简单的魔法阵组合一起,作为代替。这样等于是提升了绘制构装的工作量,但对构装师自身的要求却大为降低,可以说能够绘制出这些一阶构装的构装师,就能够完成这样的套装。

    构装师的世界完全是金字塔型的架构,数量众多的普通构装师支持着这个世界,而仰望着站在塔尖上的寥寥数人。一阶构装师,甚至在正式场合都不被承认是构装师,然而他们才是构装世界数量最为庞大的群体。局限于天赋和能力方向,也不是每个构装师都能绘出一个等级里所有的构装,但是足够数量的构装师就能覆盖全部一阶构装。

    “这套套装……”李察不知道应该如何评价。拥有套装的构装骑士比一阶散件骑士略强,但是远达不到李察所设计的套装威力。一名十七级的构装骑士在加载了珞琪的套装后,可以与裸装的圣域对抗,仅此而已。

    但珞琪设计的套装才是真正属于普通构装的套装,她让一阶的准构装师也能够制造出合格的构装骑士,哪怕只是最普通的货色,即使可能需要几个甚至十几个不同专长的准构装师合作才行。

    “或许……它开启了一个时代……”

    珞琪完全沒有想到李察居然会给出如此之高的评价,一时间怔住了。李察放下了设计图,轻叹一声,说:“和这个设计图相比,我更加看重的是……嗯,哦……就是……”

    一说到这样的话題,李察就不由自主的表达不顺畅了。

    珞琪轻轻一笑,替他说了下去:“我知道你更加看重我不让你有后顾之忧的心意,也知道你并不喜欢我。但是你给我的已经够多了,所以不要有负担,以后想什么就说什么吧!这样才会轻松些。”

    李察又是无言。

    “还有,我征集了几十名候选构装骑士,为他们加装了我设计的套装。所以现在在法罗,你有额外的二十名构装骑士,虽然他们并不是很好用。”珞琪说。

    再不好用的构装骑士也是构装骑士,整整两队的构装骑士,这是珞琪给李察的又一个惊喜。看着珞琪清亮的眼睛,李察忽然明白了什么,问:“你想要什么?”

    珞琪眼闪过一抹惊喜,说:“听说深蓝有大量有潜质的法师,我想要十个有能力绘制一阶构装,或者至少大部分功能魔法阵的法师。”

    “我会给你找來三十个。”说完,李察又敲了敲设计图,若有所思,说:“你想要在这个方向上继续发展?”

    “这应该是一个方向!构装可以很复杂,复杂到象生命诛绝、深红流火那样有了设计图都做不出來,但也可以变得更加简单,更加便宜。也许只削减了20%的性能,就可以降低超过一半的成本和制作难度!那为什么不可以制作削弱版本的构装呢?”说到专业问題,珞琪就变得兴奋。

    “很好的想法,不过要控制。这样的设计图尽量不要流传出去。”李察笑了笑,说:“我可不希望将來有一天,自己的精锐骑士被一大群低阶构装给堆死。”

    珞琪倒是沒有想到这样的问題,闻言一怔,随即认真思索起來。李察知道她并沒有细致考虑过全局,就留下她一个人在实验室思考,悄然离开。

    构装的世界,从來都是站在金字塔顶的人决定一切。相对來说能够绘制构装的很多,能够设计构装的却是极少。

    那些标准构装已经有许多流传了数百年,却不曾有过大的改动。标准构装的难度,一直维持在让最底层的构装师竭尽全力才能作好的程度。或许就象珞琪所说的,这根本就沒有必要,因为构装永远都不够用。但从另一个角度來说,这又很必要,因为它让大构装师可以始终站在这个世界的最顶端。

    回到自己的书房,李察写了一封信,派人送给深蓝的黑金。绘制魔法阵的奠基训练并不是很复杂的事情,黑金那边应该已经培养出了一批构装学徒。李察首批要了五十名,他也很想看看,如果给珞琪一个平台,她能够走到多远。

    当李察在绝域战场内潜心磨砺战力时,他的追随者们也都在追逐着自己的梦想,不曾停下脚步。

    此刻在苍茫的祖源高地上,行走着一头体形庞大的高原猛犸巨象。巨象体态巨大,背上还搭着一间可以容纳两人的木屋。而现在,木屋顶被里面的人当作天台,他们各自舒适地占据了一角,一个看着高原悠远的天空白云,另一个则望着无垠的地平线。

    如果李察在此,一时间也难以认出这两个人就是奈幽和伊俄。两位十八级的大神官现在换上了高原独有装束,都扎上了头巾,穿着便于行动骑乘的短装,根本看不出他们其实是两个神官。

    PS:本周,又是新的一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