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三 神罚之地

章十三 神罚之地

    这时酒馆大门忽然被人推开,进來一个披着兽皮披风的男人。他不过二十余岁的年纪,有一头褪色的卷发,鼻子弯曲如钩。他年纪不大,居然已有十七级的实力,眼看用不了多久,说不定不到三十就可以成为镇国强者。

    他扫视了一眼大厅,看到李察等人时,立刻眼睛一亮,大步走了过來,在一张空椅子上一坐,然后重重地哼了一声。

    李察等人该喝酒喝酒,该吃肉吃肉,好象桌上根本沒有多个人一样。只不过李察心底却是微叹这家伙的坏运气,他偏偏要坐在伊俄和水花间,一个战斗神官,一个天生杀手,那男人若是被打晕时,恐怕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倒下的。

    那个男人不见尴尬,反而显出兴奋,紧盯着李察,居然压低了声音说:“我知道你是李察!不要否认!我听说了你们出现帝国境内,所以专程赶了几百公里才赶來的。别怕,我想要的很简单,我是著名传奇强者梅德的后人,血管里流着的每滴血都有战斗的渴望!我听说你也是传奇的弟子,正好,我们可以较量一下!怎么样?你不会怕了我吧?”

    李察微笑道:“按照帝国的古老传统,英雄对战都是要有彩头的,越是身份高贵的英雄赌注彩头就应该越重。你我既然都是传奇强者后辈,这彩头自然不能少了,你看……”

    青年立刻听明白了,被那一句“传奇强者后辈”弄得热血沸腾。

    李察可是头顶着一系列光环,传奇弟子,神眷者,神罚者,西大陆军神,等等等等。在法罗,李察的光环可以耀瞎一批人的狗眼。现在能够得以和李察并列,让这男人如何还能淡定?他马上激动的去摸后腰,一边说:“有有!我专门带來了一把短刀,那是我们家传的宝物,价值肯定在史诗之上。这样的东西,才配得上你我的身份……才……”

    男人伸手一摸,却发现后腰空空如也,不要说那把价值连城的短刀,就连他惯用的长剑都不知去向。男人的汗立刻就下來了,这一时刻,他想的居然不是刀去哪了,而是拿不出赌注该是件多么丢人的事。

    好在他尚有急智,立刻改口:“但是我还有更好的东西,一个钱袋!它有悠久的历史,是前代皇后,当时举世无双的美人所用过的东西……啊!!”

    这次他终于惨叫出声,因为钱袋也不知去向。

    男人眼睛紧盯着李察,双手在全身上下一阵乱摸,却再也找不到任何可以拿來抵押的东西,就连他刚才随手放在椅背上的兽皮披风都不知去向。他再如何激动迟钝,现在也知道不对了。就在他正想找寻是谁干的好事时,身边的水花忽然说:“回头看!”

    男人下意识地依言回头,然后当的一声,额角就撞在了战斗神官的拳头上,当下晃了晃就直接晕了过去。伊俄耸肩,说:“你们都看见了,我可沒打他,是他自己撞到我拳头上的。”

    李察半天才恨恨地哼了一声,埋头苦吃。这几个家伙丝毫不懂得情趣,自己就把风头抢光了,全然沒把李察放在眼里。李察眼睁睁看着伊俄和水花下手如飞,在那男人激动不已的时候把他身上挂着的各种物件都摘下收走,伊俄誓还藏了个小小刀片,切断了男人挂着钱袋的皮绳,也不知道伊俄从什么时候起居然转成了盗贼。

    要不是男人语速太快,战斗神官甚至有把他裤子切下一块的想法。

    李察这一桌的动静并不大,旅馆里的人看着突然昏过去的男人,只是耸耸肩,又继续吃喝。这帧纠纷他们见得多了,全都不以为意。李察只吩咐再开了一间房,就把这位传奇后代给扔了进去,让他自己慢慢清醒。

    第二清晨时分,李察等人从房间里出來时,天还是黑的,旅馆内已经充斥了早餐的香气。那位传奇后代已经不知去向,大概是清醒之后终于想明白发生了什么,自然明白了想和李察约战的想法多么可笑。

    这只是路上一段小小的插曲,除了这个直率得近乎有些愚笨的年轻人外,李察一行再也沒有遇到大的阻碍。他的行踪早就不是秘密,如果铁三角帝国有心,那么还來得及派出强者截杀,甚至派出大军围剿。然而李察是相当于五个镇国强者同行,派遣大军围剿多半沒有效果,而派出强者截杀也不一定奏效。这只是其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或许是刚德和安列卡拉各自率领一万大军,正陈兵边界。而在高空星蛹正在飘浮着,它身上搭载了五十名精英黯锋骑士,以作为关键时刻的策应。

    在一明一暗双重制约下,李察无惊无险地抵达了黑谷。

    黑谷是一片奇异的土地,原本茂密的森林到了这里就突然消失,露出下面黝黑的土壤。从表面看,这里的土地应该肥沃得流油,可是不光树不能生长,就连杂草都看不到一根。向远方望去,连绵起伏的低矮山脉也都是黑色的,上面同样寸草不生。土地总是冒着一股奇怪的刺鼻味道,就象是烧焦了的皮革发出的臭味。

    在黑色的群山间,就是勇气之神流放罪犯的地方,黑谷。

    李察俯身抓起一抹黑土,在手里捻了捻,然后又闻了闻,说:“有浓重的腐败与黑暗气息。看來真象典藉所说的那样,这里就是神罚之地。”

    伊俄伸手一弹,指尖上闪过一朵璀璨夺目的神力之花,然后说:“但是这里能够正常使用神力,这个神罚之地有些名不符实。”

    “伊俄,你在这里动用神力,会非常醒目的。”奈幽冷冷地说。

    战斗神官满不在乎地说:“那有什么?我现在可和刚到十八级的时候不一样,已经很适应这个世界了。我可以让神力散溢的范围不超过十米。”

    “光我自己就有七十多种办法感应到你发出的神力!用不着散溢!”

    “又不是任何人都是象你这样的变态!”伊俄不满地说,但还是停止了玩火的行为。

    李察沒在意这点小小的摩擦,而是下了马,在黑土地上走着,到后來索性脱了鞋,赤足行走在土壤上。这次他感觉到了,土壤确实是微温的,不断有升腾的热力从地下深处冒上來,让这片土地的温度还在冰点以上。要知道现在可是北国的深冬了。

    李察注视着大地,双目透射出长长的光芒,几乎要贯入地面。在晋升为大魔导师之后,李察真实天赋也随之晋升,解析能力大为增强,已经晋级到另一个层次:洞察。另外智慧天赋亦同时晋升为四阶,这次晋升使李察思考的能力直接提升了一倍,并且灵魂又分裂出了一部分,形成了半独立的第三意识。

    智慧与真实两大天赋晋阶,不是因为魔力等级的提高,而是李察长时间思索和解析各种位面规则的结果。现在李察所触摸到的规则共有三大类,一个是在绿森位面得到的生命类规则,另一些则是黄昏之地接触到的本源力量,最后就是休兰神巢的规则。

    此刻在洞察的力量下,李察看到大地正变在半透明,一缕缕黑气正从地下深处冒出來,再透过地面散发到空。黑气,不光有暗红色,还有几缕淡淡的粉艳。至于地下更深处,则是一片黑暗,宛若暗夜下的大海,早已超出了李察能力的范围。李察又观察了一会,心下有数,说:“这里不光有黑暗,还有浓烈的地火,另外还有一些奇异的力量,似乎……哦,就是和熊首督军的力量有些类似。”

    说话之际,李察已经控制不住身体的反应。他向其它人望去,看到只有水花略显异样,三位大神官都毫无反应。这倒不奇怪,李察身体里有熊首督军的精华,对刺激格外敏感,而神官向來都是最能够抵抗异常状态的职业。现在李察脸皮已经修炼得颇厚,早就不是当日还会腼腆羞涩的少年了,当下神态自若地说:“这片土地很奇怪,我感觉它的状态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有点人为的意思在内。”

    “神罚。”奈幽说。

    “那就进去见识一下。”李察颇有期待。

    黑土覆盖的范围相当广大,五人穿过十几公里的平原,这才來到山脚下,然后看到在山谷的入口处,竖立着一组栩栩如生的雕像。那是几名佝偻着身体的人,瘦得简直就像是一副行走的骷髅,他们背着沉重的石块,身上却还穿着比他们手臂都要粗的铁链。在他们身后,一个肥壮凶恶的男人正高扬着鞭子,仿佛下一刻就会重重地抽下去。

    这组雕像实在是太传神了,如果不是明显都是石质的,简直会让人以为时光已经凝固。在监工的脚下还踩着一块倒塌的石碑,上面的字迹虽然有些模糊,却依然能够看清楚。

    李察走过去看了看石碑上的字,发觉这是法罗一种相当古老的神。不过这难不倒李察,他看了一会,就明白了其的含义,读道:“神说,懦弱是和傲慢同样的罪。”

    这句话正是勇气之神的基础教义之一。

    PS:晚上加更,但时间会很晚,不建议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