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四 先驱们 上

章十四 先驱们 上

    这组雕像,再加上这句话,大意就是说人们在勇气之神面前要谦卑,对待其它人却要充满勇气。李察又看了一眼雕像,突然咦了一声。这组雕像太逼真传神了,以至于李察发现它的逼真程度已经超过了人类工匠所能够达到的极限。

    奈幽在旁边幽幽地说:“他们不是雕像,而是被神力变成雕像的活人。我还能感觉到他们的灵魂依然被封印在雕像内哭号着,这种惩罚,会是永恒。因为这些雕像是不可损毁的。”

    说着,奈幽从雕像上抓下了一小块石头,随即这个雕像就自行修补了破损。而被奈幽抓下的石头则变成了灰白的石粉。

    李察双眼再次喷射出光芒,片刻之后才淡去,然后脸上露出一丝疲倦,说:“充盈在这片土地上在的黑暗与地火力量,就是修补这些雕像的力量源泉。不过这些力量从位面规则上说,应该天然是勇气之神的对立面才对。嗯,越來越有意思了,看來这个地方我们來对了。”

    李察向谷口走去,奈幽和伊俄却悄悄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心下都是骇然,因为李察居然如此轻易就看清了雕像力量的本质与运转情况。就连他们,也难以说得如此清楚。神力不同于魔力,它千变万化,又往往与环境融为一体。所以想要分辨清楚极为困难,奈幽和伊俄都不是普通的神官,在來到这个世界之前,曾经在某个地方呆了悠久的岁月。即使如此,他们也受限于这具身体,难以对神力洞悉如观火。

    这样的李察在战斗会变得非常可怕,对手无论有任何花招,都难以瞒过他的双眼。最好的办法就是跟李察硬若硬的较量,玩弄技巧的作法都形同玩火。

    一行人缓缓走入黑谷,沒走多远就听到了叮叮当当金属碰撞的声音。视线尽处,终于出现了人影。那是几个男人,身上都穿着沉重的锁链镣铐,每一下行动都会带动铁链碰撞。他们拿着铁铲,不断从地上铲起黑色的泥土,放入旁边的背筐。当一筐填满,就会背向谷内。这几个人象是一个个沒有灵魂的傀儡,不断地挖着。走了一个,就会从山谷内再出來一个,补上空缺的位置。

    李察走到几个囚犯旁边,看了看他们下挖的地方,于是发现这几个地方那种粉艳色具备催情效果的力量格外浓郁。而除了这一小片地方,其它地方都是正常的。当黑土被挖走后,可以看到下面的地面正象某个巨大生物的器官一样在不断蠕动着,又开始分泌出更多的黑土。但是这块土地上已经被挖成一个浅坑,有时候囚犯们会停下來不再挖掘。每当这种时候出现,必然是黑土层被挖尽,露出下面偏肉色的基质时候。

    李察观察了一会,向不远处的山坡一指,说:“那块地方也不错。”

    李察所指的地方,就是另一处粉艳力量非常浓郁的地方。他的话终于让几名囚犯有了反应,但是这些囚犯看着李察的目光说不出的奇怪,不是恐惧,也不是仇恨。总而言之,就是难以形容的一种状态。

    一个上了年纪的囚犯缓缓地说:“去那里看看。”另一个身材强壮些的壮年男人就拖着沉重镣铐,走到了李察所指的地点挖了下去。直到挖出一个两米深的坑,才跳了下去,片刻的他又爬出地面,高声叫道:“一个富饶点!”

    所有的囚犯都露出喜色,那名年长的囚犯深深看了李察一眼,说:“你拥有让人战栗的双眼。年轻人,告诉我,你是吾神的使者还是敌人?”

    “有时候是敌人,有时候算是朋友。”

    那名老者显然有些意外于李察的回答,因为这句话,李察实际上把自己置于了与勇气之神并列的位置。他缓缓地说:“你让人意外的傲慢。或许将來有一天你有说这句话的资格,但绝不是现在。实际上在我身后,有不少人曾经如你一样的傲慢,但他们现在的处境却是和我一样,甚至还不如我。”

    “我想我们说的不是同一件事。我不是傲慢,而是在叙述一个事实。我并不是勇气之神的信徒,那么勇气之神对我而言,无非是一个强大到特殊的灵魂而已。灵魂都是规则的一部分,在真正位面本源的规则前,强大的也是一个灵魂,弱小的也是一个灵魂。更何况在位面本源之上,还有主宰一切位面的更加深沉的规则,比如说时间与空间。所以,傲慢的并不是我,而是一定要把自己与其它灵魂区分出來的那个家伙。”

    李察的话让老者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震惊,他缓缓点了点头,然后说:“也许你是对的。在这座山谷里有一个叫布鲁诺的疯子,他和你有类似的观点。我听说他这几年还写了一本书,如果你运气好的话,或许还可以要來看一看。不过谁也不知道他把书藏在哪里,就是监管者都不知道。为了感谢你帮我们找到了一个富饶点,你还可以再问一个问題。”

    “你的名字?”李察再次让老人意外。

    “我几乎都快忘了自己叫什么了,哦,托勒密,好象是这个名字。”

    “好,那我就进去了。”李察挥手向老人道别,就象黑谷内走去。

    看到李察若有所思的样子,流砂问:“怎么,这个名字很特别吗?”

    李察说:“如果我沒有记错的话,勇气之神的教会有一任教皇就叫作托勒密。他据说在位时间不长,就得了急病死去。不过那都是三百多年前的事情了。正常來说法罗的人是很难活到这么长的,不过在这块神罚之地,可就难说了。沒事,我们走吧。”

    进入山谷的道路漫长崎岖,天空也越來越阴暗,空的云早就厚得变成了黑色,只有少部分地方是浓铅色,居然就成了闪亮的区域。在两侧的山壁上,插着一根根火炬,燃烧着明黄色的火焰,照亮了周围一小片的区域。时不时可以看到有三五成群的囚犯聚集在山壁下,用力凿击着岩石。山壁同样是黑色的,但是却格外的坚硬,一路走來,李察注意到就沒有一个人能够从山壁上凿下哪怕是一小块的碎片。

    天依然是亮的,但是黑谷里已宛如深夜,一根根火炬只能提供微不足道的光芒。在山壁岩石缝隙里透射着暗红色的光芒,这才是最大的照明來源。迎面的道路上传來沉重的脚步声和粗重的喘息,好象爬來一头巨象。出现在道路尽头的是一个比食人魔还要高大的巨人,肥胖不堪,身体的宽度和高度几乎相同,完全就是一座移动的肉山。他一只手臂畸形的巨大,末端沒有手指,只有十几根宛若章鱼的触手。他缓慢地走着,不时扫视着两边工作的囚犯。不知道哪一个囚犯触怒了他,他用力挥动巨手,狠狠将这名囚犯抽击到山壁上!

    黑色的山壁上瞬间绽开了一朵巨大的血花,血即刻被山壁吸收。而摔在山壁上的囚犯已不成人形。可是他仍然在痛苦地挣扎着,不断扭动,显示出非人的生命力。一缕缕肉眼看不见的黑暗气息从大地上浮起,涌入到这名囚犯的身体里。每一缕黑暗气息的进入,都让囚犯显出难以言说的痛苦。可是他的身体却在不断复原,片刻之后,他就重新站了起來,就象从來沒有受过伤一样。但是刚刚的过程,却是无比痛苦。他的身体一好,就立刻抓起铁镐,用力一下下地凿起山壁,尽管什么都凿不下來。

    巨人很快就走到李察面前,他用力向前俯身,这才能让视线越过自己的肚皮,看到李察五人。巨人用力嗅了嗅,然后露出迷茫,迟缓地说:“我沒见过你们。我不知道能不能打你们……你们是新來的吗?啊,这样,你们进去吧,去找那个死人一样的家伙,他叫肋骨。他很聪明,比我聪明,他知道该如何对待你们。”

    “肋骨?好,我们这就去找它。”说完,李察向山谷深处走去。当他们走远时,巨人忽然打了个寒战,露出了狡猾的神色,喃喃地说:“很可怕!我可还不想死,让他们去找肋骨的麻烦吧!谁让它得罪了我呢?”

    巨人刚刚说完,忽然觉得胸前有些刺痛,他低头一看,发县口处不知何时多了一块耀眼的金色斑点!

    “这……这是……”他吓得眼睛都瞪圆了。然而那块金斑越來越亮,而且又有无数的金色斑块正快速出现,布满了他的全身!

    一片轻微的声响,无数金色神圣火焰从巨人身上喷出,但是这些神火只厨了极短的时间,一闪而逝,所以只惊动了旁边几个囚犯。那些囚犯眼都闪过复杂的神色,随即又转为迷茫迟钝,继续永无何止地凿击着墙壁。巨人目光转为呆滞,庞大的身体晃了晃,就重重栽倒在地。谷底那些黑色的岩石突然软化蠕动,将巨人的尸体缓缓吞了下去。

    PS:终于搞完了承诺的两章,下一章马上就到。我不希望在这个时间,还有等更的人。另外,也希望大家体谅下俺,明天午的一更,需要推迟到晚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