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五 先驱们 下

章十五 先驱们 下

    在谷底的入口处,李察一眼就看到了肋骨。那是一个极为高大的骷髅法师,骨架是由各个种族的碎骨拼成,正在排成一排的几口大锅前忙碌着。在他的旁边,有一座巨大的实验台,上面摆放着数以百计的瓶瓶罐罐。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亡灵,而且不是自然产生的亡灵。以李察所知,所有亡灵都应该是诸神的天然对立面,哪怕死神也是如此。因为亡灵和诸神有着核心利益上的冲突,双方都在争夺灵魂。

    神罚之地其实有着和大神殿同样的地位,在任何教会,光与暗,荣耀与惩罚,都是同时存在的。所以神罚之地也是勇气之神最核心的领地,在这里居然会出现亡灵生物,确实让人感到震惊。

    李察等五人沉默地看着肋骨,都感觉到这块土地处处透着神秘,已经颠覆了不少神学体系的常识。水花关注的则是另外一些东西。肋骨的大锅下燃烧着熊熊的烈火,锅内翻滚着浓稠的深绿液体。但是锅下的燃料,以及锅里煮的都是同一样东西,那就是囚犯。在烈火里燃烧的囚犯都露出极度痛苦的表情,他们嘶叫着,却不能发出任何声音;他们挣扎,但永远也无法爬出烈火的范围。他们其实看不见也听不见,因为烈火正不断地从他们嘴里、鼻子里,甚至眼眶和耳孔喷出。锅里的人同样痛苦。

    少女开始透出针一样的杀气,死盯着肋骨。这是一切生灵本能对邪恶亡灵的仇恨。

    肋骨缓缓地转头,空洞的眼眶里跳跃着碧绿的灵魂之火,盯着李察,缓缓地说:“我……看來要走到终点了……”

    “如果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也许可以让你活下來,不过是以另一种方式。”李察淡淡地说。

    亡灵魔导山德鲁应该会对这个骷髅法师非常感兴趣。李察沒有带山德鲁來,原本是担心他身上的亡灵气息无法掩饰,让一个强大亡灵法师进入神罚之地,正常來说,对一个神是最大侮辱。内安不管处于什么样的状态,恐怕都要和李察再开一战。而李察现在暂时还不要和内安进入最后的血战,原因就如流砂所说,李察暂时还拿诸神沒有办法。如果早知道黑谷会有肋骨这样的邪恶亡灵存在,李察就把山德鲁带过來了。对付不死生物最有效的不是神官,而是亡灵法师。

    “你就不问我正在做什么?”肋骨饶有兴味地问。

    李察一笑,说:“这有什么好问的?不就是在压榨灵魂的怨恨、痛苦与恐惧吗?一般的亡灵法师是以提炼恐惧精华的方式存贮,而你不过是换了一个更隐晦的方法,把熬制出來的恐惧精华都送到黑谷央去了而已。”

    肋骨的下颌骨都要掉下來了,说:“你怎么会知道?”

    李察沒有回答,而是重复了一下自己的问題:“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肋骨眼眶火焰闪动,艰难地说:“我知道,但是……我说不出來。”

    “也好。”李察点了点头,伊俄就挥了挥手,一点金色光芒射入肋骨的眼眶,熊熊神圣火焰骤然喷发,瞬间就将它烧成了一堆飞灰。

    黑谷比想象更加的巨大,囚犯也比预想的多出数十倍,足足有数万人在不见天日的土地上生活着。即使每个人都能够象托勒密那样活上几百年,积累的囚犯数量也不应该是如此之多。在黑谷,有村庄,有小镇,甚至还有大片开垦的田地和矿场。田地生长着一丛丛如水草般的植物,黑色的枝条叶片螺旋向上。而矿场内不时有囚犯走出,他们背上的筐里装满了如煤块一样的原矿。

    一路上李察看到了不少的工坊。囚犯们在这些工坊里面将挖掘來的黑土倒进模具里,再用铁锤夯实,然后放在同样以囚犯为燃烧的烈火上烧烤。当模具打开时,黑土就变成了方形的黑色原矿。在另一些工坊,原矿会经过不同工序的精炼,最终变成闪耀着金属光泽的黑色方砖。另外会产生一些粉红色的晶体。看囚犯们的神态,对这些晶体显然更加看重。

    黑色方砖会被运往黑谷央的城镇,李察随手拦下一支运送的车队,让伊俄解决了护卫的不死武士后,就从车里拿出一块成形的黑砖看了起來。黑砖光滑如镜,能够清晰地倒映出人脸。但诡异的是,里面的面容全都是极度扭曲和痛苦。骤然看到自己变成如此样子,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李察再次施展洞察,这上黑砖的力量再也无法隐藏,原來里面同样凝聚着不少单纯的恐惧、痛苦与怨恨。这是颇为纯粹的精神力量,所以众人才会看到扭曲与痛苦的自己。

    李察掂着手里的黑砖,遥望着山谷央那座高达数百米、极为庄严巍峨的深黑色大殿,沉吟道:“我好象在哪里看到过,或者是听说过这样的地方。”

    “在地狱的恐惧高原上,你随时可以看到类似的场景。以恐惧、痛苦和怨恨为主題的地狱层面最为普通,数量多到你数都数不过來。”奈幽说。

    李察看了奈幽一眼,并沒有去问她为何会对地狱如此熟悉。

    无论工坊,还是村落小镇,里面的囚犯大多呆滞麻木,就是看到了李察也沒有丝毫反应。他们都不知道存活了多久,也不知道死去又复活的过程经历了多少次。李察一个个询问布鲁诺和埃辛的所在,却得不到任何回答。最后还是伊俄想出了办法,他直接用神力火焰点燃了一个囚犯,这是比死亡更加痛苦的体验,那名囚犯即刻发出尖叫,其它囚犯终于显露出了畏惧,注意到了李察的存在,并且开始回答问題。只可惜他们显然经历了太久的折磨,以至于理智和记忆缺失了大半。一连走过了数个村落和工坊,李察才打听到了布鲁诺的一点消息,而埃辛则全无消息。

    在一座村落,李察意外地看到了一个新生命诞生的过程。那是一个女人,看面容的话足有七八十岁了,她生育的地方就在村落的广场里,而小村居住的数十个囚犯以及两名监管者都在一旁围观。李察等人也挤进了人群,囚犯甚至监管者都沒有什么反应,他们只是在看着痛苦的女人。片刻之后,一个新生命降生了。

    这是一个婴儿,周身都缠绕着黑气,小脸扭曲得不成样子,无比痛苦地在啼哭着,可是却听不到任何声音。然而李察的身体却突然晃了一下,因为他‘听’到了婴儿的哭声!那是无法形容的声音,完全是痛苦与绝望的集合,每下哭声都有如锐利的铁凿,一下一下凿击着李察的灵魂!这个孩子有着天生强大的灵魂,却是生來就沉浸在最深的痛苦里。对许多以痛苦为食物的魔鬼和邪恶生物而言,这个孩子的哭声就是无上的美味。

    这个孩子有同样强大的生命力,这意味着他还可以活很久,也要承受很久的痛苦。也许对他來说,痛苦已经是一种与生俱來的本能。

    看到婴儿平安降生,囚犯和监管者的脸上竟然都露出了狂喜。一个监管者立刻上前抱起了婴儿,而另一名监管者已经迫不及待地扑在了刚生完孩子的女人身上。那个女人奄奄一息,但是在黑谷,她或许根本无法死去。囚犯有男有女,他们象是得到了无声的命令,立刻开始交合。

    李察皱眉,不得不封闭了婴儿的哭声,这才好过了一些。然后说:“地狱那些大魔鬼喜食的痛苦灵魂也是这样來的?”

    “不,他们要靠折磨其它生灵。或者是诱惑其它位面的生灵给他们祭献灵魂,这样才会有痛苦灵魂可以享用。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块地方比痛苦地狱还要邪恶。我只在很少的地方看到过能够产生天然痛苦的灵魂,那些地方,你不会愿意进去第二次。”奈幽严肃地说。

    这次不等李察吩咐,伊俄就双手挥动,一道神圣火柱从十米空出现,无声倾泻到抱着婴儿的监管者身上,顷刻间将他和刚刚降生的痛苦婴儿全部点燃。在神圣火焰,监管者和婴儿都在拼命挣扎嘶吼着,婴儿的哭声甚至更加具有穿透力,居然强行攻破了李察的屏蔽,刺入他的灵魂!好在它的哭声并沒有厨多久,本体就在神圣火焰化为惨白色的灰烬。监管者化成的灰烬即刻被黑土吸收,而婴儿的余灰却不被这片土地所包容,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惨白色的印记。

    李察灵魂的刺痛终于消失,于是长出了一口气,说:“还好……咦?”

    他赫然发现,自己的洞察天赋竟然从婴儿的哭声捕获到了一点规则的力量!难怪他的哭声如此难以抵挡。而李察的智慧天赋则全面启动,开始试图建立能够描述这一新的规则的体系。这是李察抓到的第四种规则片段。

    PS:总有些人,不愿妥协,于是上了火刑柱。俺就觉得,还能搞定明天午的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