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六 谁是疯子

章十六 谁是疯子

    监管者,以及小村的囚犯都停下了动作,慢慢站了起來,紧盯着李察等人,不断地说:“你杀了圣婴……你杀了圣婴……”

    李察脸上掠过一层阴影,第一次显露出杀机-www.69zw.com-他指尖上飘起了五朵火花,飞落到面前的地上,象烛火一样微弱地燃烧着,拦在囚犯们之前。

    “我们走吧。”李察转身向村外走去,再也沒有回头。一名囚犯继续迈着蹒跚的步伐向李察追來,脚下一不小心就踩到了一颗豆大的小火苗。然而这点小火苗转眼间就化为冲天火柱,将他整个吞沒!那名囚犯痛苦挣扎着,却仍在短短时刻就被带有炼狱气息的火焰化为灰烬。

    囚犯们都骇然停下了脚步,另外四颗小火苗构成的无形界线,显然就是生存与毁灭的划界。

    走在离开小村的路上,李察忽然对伊俄说:“我发现神力好象比黑暗力量更加适合制造痛苦。”

    战斗神官轻描淡写地说:“那是必然的。不在魔鬼擅长的领域比魔鬼更加强大,诸神又凭什么从魔鬼手争夺灵魂呢?”

    就在这时,黑谷的天空忽然云层翻涌,露出一张巨大的模糊面容。它的声音滚滚而下,有若雷鸣:“我刚刚感觉到了什么?那是來自深渊的毁灭与混乱!看來我有了身份尊贵的客人,你们到黑谷央的痛苦殿堂來吧,我会在那里欢迎你们!”

    说完,云层上的巨大面孔就渐渐散去。李察抬头看着天空,忽然一笑,说:“装神弄鬼!不理它,我们先去找布鲁诺。”

    伊俄有些不解地问:“刚才那家伙可是这个黑谷最大的秘密,难道布鲁诺比它还要重要吗?”

    李察神秘的一笑,说:“从规则的层面上來说,是的。”

    战斗神官一脸悻悻,看着已向前走去的李察,低声自语:“规则的层面,规则的层面!哼!”

    伊俄的不满是有道理的,位面规则是一切力量的终级,只有晋入传奇境界,力量才会强大到突破肉体的限制,开始接触规则。除此之外,就只有在某些特殊的时刻,比如说生命树晋阶,才有可能有限度地接触到某些规则。而接触并不代表着理解和掌握,规则的复杂性远远超出一般人的想象。就如伊俄和奈幽这样的特殊存在,亦是借助自己保留下來的灵魂记忆得以窃取一丝规则力量,表现出來就是远远超过一般神官的可怕能力。但是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同样受到身体的束缚,不可能在这个等级的时候就去解析与掌握规则。

    就如查尔斯大帝留下的名言所说:“规则就象一个狡猾的美丽少女,先要有本事找到她,然后你会发现,能否得到她又是另一回事。”

    所以李察的这句话,更象是在吹牛和故弄玄虚。

    然而奈幽轻轻拉了拉战斗神官的衣袍,以只有他才能听见的声音说:“李察沒必要和我们说谎!”

    “当然沒必要……”战斗神官心不在焉地说,然后猛然省觉,说:“你说什么?李察说的是真的!?”

    “我只是觉得,他沒必要说谎。”奈幽再次强调。

    战斗神官狐疑地看了一眼奈幽,问:“为什么现在我觉得跟你比起來,我就象是一个傻瓜?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嘿嘿……”奈幽笑而不答。

    布鲁诺的住处在距离痛苦殿堂最近的一座小村庄里。问起“疯子”布鲁诺,这里的囚犯立刻指向村边的一座小木屋。这座房屋十分简陋,却是真真实实用木头做成的,和村里其它由黑色原石搭建的石屋对比鲜明。在这座村落里,囚犯们也在干着其它村落同样的事,大部分人都在努力制造‘圣婴’。

    李察走到木屋前,敲了敲门。从门内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请进吧,看來是有稀有的客人到了。”

    李察推门而入,看到木屋内的陈设很简陋,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五个人一进來,就都转不大开身了。桌上放着一块黑色的痛苦方砖,但是这块砖在这里显然是被当成纸在用,而笔就是一盾够留下痕迹的烧硬的泥条。方砖上写满了数字和神,李察走近一看,立刻知道这老头正在推算某种规则。

    他显然正走在一条非常正确的道路上:发现规则,建立体系,解析计算规则,然后才是掌握和运用。只不过按李察的经验,这老头以如此原始的方式计算规则,恐怕推算上一百万天,也休想算出表层的一点规则出來。

    这还是简单规则,如神巢展示的那种规则,即使李察的智慧天赋已经晋升到了四阶,也依旧需要五十二万天才能完全解析得出來。而李察此刻解析规则的速度,已经是他不具备智慧天赋时的十倍!

    布鲁诺是个老人,但身体依然健壮,眼睛也透着清明和智慧,哪有半点疯了的样子?

    “你沒疯啊!”伊俄倒是想什么就问什么。

    布鲁诺呵呵一笑,说:“那是你们认为。在其它囚犯眼,因为我和他们太不一样了,自然认为是我疯了。”

    布鲁诺深深地看了一眼李察,说:“你们能够來到这里,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哪怕是镇国强者也不能在这里久呆,不然的话就会变得和外面那些人一样。”

    李察微笑道:“不就是一些黑暗与狱火的气息吗?这或许会让其它人变得迷失和疯狂,但对我们來说却不是问題。倒是您能够安然住在这里,确实让人意外。”

    “那是因为有一位朋友的帮忙,我才得以从繁重的刑罚解脱出來,研究些东西。你们远道而來,并且找到我,一定有想法吧?”

    李察说:“我本來只是想进來看看,但是在黑谷的入口遇到了一位叫做托勒密的长者,他让我來找您,说我们的观点很相似。听说您写了一本书,不知道我能不能看一看?”

    “你想看我的”书”?”布鲁诺特别强调了书这个词。

    “是的。”

    布鲁诺并沒有回答可以还是不可以,而是向窗外一指,问:“这里的事物,你觉得如何?”

    李察毫不犹豫地评论道:“这是最深沉的邪恶,比魔鬼还要更进一步。它无视规则,不是在玩弄灵魂,而是生硬地创造、再榨取灵魂。就是痛苦地狱的大领主,也不会比我看到的这些更加过分。”

    布鲁诺脸上闪过震惊,说:“你这可是在勇气之神的领域内!难道就不怕神罚吗?”

    李察傲然一笑,说:“我又不是沒和内安打过,上次战争的结果,是内安把红杉王国的教区都输了给我。”

    “看來你的背后一个非常强大的神明。而你,也非常有野心,野心大到让我都感到战栗。这样吧,这本书你可以拿去。但是千万不要小看内安的神罚,特别是在这块土地上。”布鲁诺意味深长地说。

    李察向窗外那座巍峨的大殿看了一眼,若有所思:“您是说痛苦殿堂?”

    “是的,这座山谷所有的罪恶,最终都汇聚在那里。”

    “这么说,那里应该有某个很强大,很邪恶的东西了。”李察说。

    “在这里,我无法说出他的名字,但当你看到他的时候,就都会明白了。既然你进入了黑谷,那就一定会看到他的。”

    李察微笑道:“他看起來很沒有耐心,现在就派爪牙过來了。”

    窗外响起了某种野兽的嘶吼,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一些类似于兽人战熊骑兵的武士正向这里奔來。他们个个面容都是极度的扭曲,口不断流着涎水,状似疯狂,只有手沉重的黑石武器显示出他们异常强大的力量。

    “二十多骑,还真是‘看重’我啊!”李察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回头对布鲁诺说:“我们继续吧,您的书在哪里?”

    水花和奈幽走了出去。

    “那些是扭曲骑士,他们非常可怕……”布鲁诺一句话还沒说完,就愕然住口,因为窗外野兽的吼叫声突然消失了。

    水花和奈幽又回到了小屋内,就象外面什么都沒有发生过一样。

    布鲁诺深深看了李察一眼,说:“你有让人震惊的伙伴。好吧,我的书就在这里。”

    说着,他张大了嘴,然后李察和身后众人就看到在布鲁诺的喉咙深处,亮起了一点金色的光芒!

    那竟然是纯正的神力!这块神罚之地到处都是黑暗与痛苦的力量,纯正神力一旦出现,就会象被点燃的油,会即刻燃烧,直至耗尽。布鲁诺看來也不简单,居然还能够保留一点纯正神力。

    在神力光辉,可以看到里面藏了无数的画面,更有数个不同的世界。每个画面都有一个主角,那就是勇气之神内安。这些画面串连了无数的神迹,从内安降生直到他点燃神火,所有经历都历历在目,但是画面记载就只是到了内安点燃神火,创建神国的一刻为止。

    这些画面,凡生看到的只是故事,而在强者眼,它却有规则的印记。

    PS:这不,午的一章就搞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