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七 痛苦殿堂

章十七 痛苦殿堂

    神力很快就消耗殆尽,光芒逐渐消失。布鲁诺一下子象是老了十岁,身体也不再健壮。他自嘲地说:“这就是我写的书,可惜只能读一次。”

    李察低头沉思,动了不动,整整坐了半个小时。这段时间里,外面又來了两拨形状奇异的战士,想要把李察抓到痛苦殿堂去,但是都被奈幽和水花解决了。痛苦可以让人的力量强大,但同时也会削弱灵魂。对付这些痛苦殿堂出來的怪物,奈幽直接针对灵魂的攻击异常有效。

    终于,李察抬起了头,说:“我明白了,这本书里记载的是勇气之神掌握的部分规则。虽然不全,但却是他赖以成神的基石。谢谢您,布鲁诺大师。”

    “你现在就能够看到其的规则?”布鲁诺再度震惊。

    “看到?也许。但是还不够清楚。”李察微笑着,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他站了起來,说:“该去痛苦殿堂看看了。”

    在离开之前,李察拿起布鲁诺的炭笔,在那块黑砖上刷刷刷写下一排数字符号与神,恰好填满了砖上的空白,然后带着众人离去。

    布鲁诺目光一落到黑砖上,即刻全身一震,视线就再也离不开那些符号。他苦思多年的问題,就这样在面前解决。问題是,这行数字只是打开了一扇门,而且仅仅是开了很小的一条缝,但从这道门缝,已经可以看到门后的广阔世界。那是一个无法形容的世界,它对于普通人來说或许太过遥远,但对于布鲁诺这样的人來说,却是穷尽毕生去追逐的理想。只不过这个世界真的太过遥远,遥远到即使是他这样的疯子,也知道自己的生命实在太短暂了,短暂到不足以触摸到那世界哪怕是一角的光芒。

    布鲁诺抬起头,看向窗外,李察等人的身影早已消失。他喃喃地说:“我还以为你的野心只是一个狂想,现在看來,说不定还真有实现的可能……”

    痛苦殿堂前,李察等人正站在那里,感叹着两扇高达三十米的巨门。这是两座由黑色金属铸成的门,表面雕刻着无数痛苦的人脸,一张张栩栩如生。看到这两扇门,就象是看到了无数人在哭号抽泣。

    “恸哭之壁。这是痛苦地狱领主们最喜欢的装饰,我现在越來越好奇藏在里面家伙的身份了。”奈幽冷冷地说。

    她呼吸之间,开始喷出淡淡的白雾。

    李察看着恸哭之壁,问:“如果后面真的躲着一个來自痛苦地狱的家伙呢?”

    奈幽双眸都开始变成混沌的灰色,露出一个森然恐怖的笑容,说:“那就算他们倒霉了,我恰好特别擅长对付以痛苦为武器的家伙。”

    “我倒是越來越好奇你的來历了,应该不是普通的天选卫士那样简单吧?”李察问。

    “当然不是。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详细地告诉你。”

    李察倒是有些好奇了:“嗯?你不是说过,你來的那个地方不是不能说的吗?”

    奈幽诡秘的一笑,说:“再严密的规则也会有漏洞的。这一点你应该再清楚不过了。所以我一定会有办法把那个地方,以及我所有的來历形容给你,让你完全弄明白。这对你來说,应该是巨大的帮助。比如说,一些新的规则。”

    “新的规则……”李察露出的却是苦笑,而不是奈幽意想的惊喜。李察现在已经有了种规则体系等待解析,升到四阶的智慧天赋给出的时间是,差不多需要两百多万天的时间,就能够把这种规则体系全部建立起來,然后……然后完全解析,也就是世俗意义上的掌握,所需要的时间另计。奈幽所说的新的规则,想必又是另一个体系,确实很有吸引力,但李察也要活得够长才行。

    这却是奈幽所不能理解的事了。严格來说,只要给李察足够多的时间,许多规则都是可以破解并掌握的,但李察却沒有那么长的时间。所以与其增加更多的规则体系,倒不如专心把其几项看得见摸得着的规则解析出來。比如说,从生命树那里记录下來的规则体系,就是其最简单的,也是短期内能够提升李察能力的。

    不过奈幽察言观色,立刻补充道:“这只是其的一项,另外在下次献祭时如果你选择天选卫士的话,我可以让她变成与我和伊俄类似的存在。在那个地方,我还有一个姐妹正等待着重见天日。”

    一听到奈幽所说的‘姐妹’,伊俄突然就额头见汗。李察倒是相当感兴趣,随后问:“可是这样召唤出來的天选卫士,不会不听我的命令吧?”

    “天选卫士只忠于召唤他们出來的主人。这一点,可以在献祭仪式上得到证明。可以说,天选卫士的忠诚是由永恒与时光之龙的信誉作背书的。”

    奈幽的话非常具有诱惑力,可是李察却总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的地方,但具体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來。

    “好,那么你想要得到什么呢?”李察问。

    “我需要神恩。天选卫士都是需要神恩才能晋阶。距离我到传奇,还需要三个顶级祭品的神恩。但是当我到十级时,我就可以帮你联系我的姐妹,在二十级时,就可以告诉你那个地方和我曾经的经历。”奈幽很严肃很认真。

    “可是还差一个顶级祭品,你才能到传奇。”

    奈幽立刻回答:“那一个祭品我自己想办法!”

    “好!我会认真考虑。”说着,李察和流砂交换了一个眼神,却见流砂只是耸耸肩,这是让他自行决定的意思。

    战斗神官又惊又怒,这次是他拉了拉奈幽的衣角,怒道:“尊严,尊严!”

    奈幽一脸无辜地回了一句:“尊严是什么?”

    就在这时,天空又浮现了那张模糊的巨脸,这一次他显得十分愤怒,如雷鸣般的声音震得大地都在不断颤动:“你们已经到了我的殿堂门口,却还不肯进來!这是对我的侮辱,你将为你的傲慢付出代价!内安将会惩罚你的灵魂!”

    李察淡然一笑,沒去看天上的那张巨脸,而是对着面前恸哭之壁上某张扭曲的脸说:“少來威胁我,老实点把门打开,我可沒兴趣去碰你的脸。如果你不开门的话,那我们就走了。”

    那张脸突然在动了,露出一个吃惊的表情,然后就呵呵笑了起來,说:“你居然能够从这么多张脸找出我,真是不容易。既然这样,那就让你们进來吧!”

    就在李察面前,两扇恸哭之壁缓缓打开,它发出的不是吱吱呀呀的摩擦声,而是阵阵如婴儿般的哭声。门后露出一条幽深的通道,一眼看不到尽头。李察并沒有急于入内,而是向深处望了望,调动起了洞察的能力。他双眼射出的光芒照亮了幽暗通道,并且映出了许多徘徊的虚影。那些影子一旦暴露在光芒下,立刻如燃烧般冒出青烟,然后化为虚无。

    “半位面幽影,这种东西也好意思拿出來?”李察哈哈一笑,大步走进了痛苦殿堂。

    半位面幽影是一种颇为奇异的生命,它们和亡灵的幽魂类似,但却是游曳于位面与半位面之间的一种怪物,以攻击灵魂为生。但是它们却必须存在于黑暗,一旦被光芒照到,就会被拉入位面,立刻就会毁灭。半位面幽影在许多次级位面都是恐怖的杀手,也是许多邪恶法师和邪恶生物最喜欢的爪牙。可是在诺兰德,这东西已经被研究得沒有秘密了。但凡有些想法的法师都会养上一大群,目的只是利用它们的特性,去寻找通向其它位面的空间缝隙而已。

    痛苦殿堂深处传來一阵不安的呢喃声,然后就寂静无声。李察当先走着,流砂紧跟在后,整个队伍伊俄垫后。而此时此刻,高空的星蛹正在下降高度,它背上五十骑精锐黯锋骑士已经全部装备完毕,随时可以投入战斗。

    然而星蛹在铅云不断下沉,却怎么都出不了浓云,算算距离,它已经下降了好几千米,正常情况下早就钻到地下不知多深的地方去了,现在怎么四周还是铅云?

    在痛苦殿堂内,李察忽然停下了脚步,脸色初次有些凝重,说:“我们可能要有麻烦了。”

    流砂向后面指了指,说:“但是现在已经不能再回头了。”

    李察回头一看,才看到不知何时身后的大门已然消失,有的只是一眼看不到尽头的通道。

    李察定了定神,说:“向前吧,看看这里究竟藏着些什么。不过我们现在可能指望不上后援了。”

    伊俄周身光芒一闪,迸射出的神光瞬间刺破了重重黑暗,照亮了五人周围一大片的空间。但是却连通道的墙壁都沒有看到,如同他们是站在某个广场上一样。

    “和神国领域有些类似,当然沒有那么大的威力,而且限制也多了些。但依然是个麻烦。”伊俄说。

    李察想了想,说:“继续向前吧,这里不可能出现毫无限制的领域。想把我们困在这里,对他來说也肯定是个极大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