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九 故人

    后面的几个僵尸紧跟着穿过火墙,它们却更是不堪,刚穿过火墙就倒在地上,翻滚了几下后就不动。最前方的骷髅将军则连续冲过了三道火墙,终于不支倒下。

    李察心大定,背靠城墙站着,看着一个个不死生物冲过火墙,然后放倒。每当有火墙被踏灭,李察就会再补上一道。虽然他的魔力在缓缓下降,可是至少在把大半不死生物干掉之前,李察的魔力还不会干涸。这些火墙看上去比普通火墙要弱得多,可是厨时间却长达数分钟,而且威力实际上出奇的大。若是仔细看,可以看到火焰不断有乳白色的光点飘起,这些都是附加的生命能量,一旦它们接触到不死生物,就象油锅浇进了冰水,立刻就会炸开,爆得不死生物肉碎骨裂。

    这些火墙也被附加了些许生命的能量。

    直到这一刻,李察才初步体会到了一点规则的力量。

    难怪触摸到规则的人,其真正力量都不再能用普通的力量体系去衡量了。既然如此,李察反而不着急了,哪里火墙熄灭了就再补两道。很快死去的不死生物就围绕着李察堆成了一座环形山。

    李察忽然抽出精灵长刀,刀锋上闪过一抹闪亮的绿芒,然后反手刺入身后的城墙,直至沒柄!蓦然间城堡内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吼,大地和城墙猛然震动起來!

    以李察立足处为心,数米范围内一切事物都染上了一抹绿色,然后数以百计的嫩芽从土抽枝开叶,最后是朵朵各色的鲜花盛放!精灵秘剑,虔信祈祷,以第三弦的天青之月月力为源,可以在施剑者周围布满生命气息,并且为施剑者提供生命能量,修补伤损。这一剑不光是治疗,对不死和黑暗生物來说,它同样是致命的剧毒。

    李察轻盈一跃,已经越过了城墙,在他下方,城堡的那段围墙轰然倒塌,一个庞大的骨架生物生生撞塌了整段的城墙,从城堡内冲到了城堡外。它有着三个并排的骷髅头骨,一双前肢全是巨大刀锋。然而它间的头骨上有个细微的创口,正是被李察用精灵长刀透墙而过,一刀穿了它的头骨。在这个巨大的骷髅恐兽身上,正有无数各色的小花在不断开放着。那些小花开后即谢,然后化为虚无,但转眼间又会有新的嫩芽从白骨冒出,再度绽放。每当花开花谢,花下的白骨就会明显地凹陷下去一大块。骷髅恐兽发出一声震动大地的哀号,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而虔信祈祷的威力犹在,小花依旧在盛开、凋谢。

    李察浮在空,对着城堡内说:“行了,把你的底牌都拿出來吧!我沒兴趣和你再玩下去了。你现在应该知道,拿这个装满了不死生物的半位面來对付我,完全就是打错了主意!如果你还想玩的话,我就和你玩到底!我会把这里的一切都杀光、拆光,倒是要看看你在黑谷里究竟储存了多少力量,可以支持整个半位面不倒!”

    城堡内一片死寂,只有黑雾涌动。城外的不死生物军团忽然停下了脚步,然后纷纷转身,回到自己的墓地,一个接一个地回到了墓穴里。

    “你还真不知道放弃!那好,我就和你玩到底!”李察的声音转为冰冷,他缓缓抬起双手,这一次在指尖又跃动的是火焰。

    数十颗火珠不断射出,分布在城堡十米上空,构成了一个奇异的魔法阵。这已经是李察能够计算并掌控的上限了。

    在城堡上空,忽然出现了一朵巨大的火云,然后烈焰如雨,一波波从空倾泻而下,如流水般冲刷着整个城堡。这一幕景象实在是太过震撼,宛若世界末日來临。火雨终于流泻一空后,城堡大半的屋顶已经如蜡一样融化了,扭曲得不成样子。

    李察先是冷笑,然后却又摇了摇头。冷笑是因为果然如他所料,这个半位面的一切,城堡、树木、不死生物甚至是土地,都是某个巨大结界的一部分,李察任何攻击,最终承受的都该是痛苦殿堂,也就是整个黑谷。至于摇头,则是李察发现布设如此巨大的魔法阵还是略微超出了他的能力,以至于出现了偏差,造成火流是一波波冲刷下去,而不是一次性迸发出來。这样看上去威势煊赫,威力却不如一波爆炸。

    李察再次弹出数十枚火珠,布下了一个略小的魔法阵。这次在城堡蓦然浮现了一颗巨大火球,随后一朵蘑菇云冉冉升起。烟消云散后,城堡被整整齐齐地削去了一米!

    李察不急不忙,继续弹射火珠,顷刻间又是一朵蘑菇云升空,而高空前一朵蘑菇云还沒有散去。此刻城堡的顶层已经完全消失,不知道多少不死生物就此悄无声息地灰飞烟灭。

    当火珠再次从李察指尖上浮现时,李察身后终于响起了一个沙哑的声音:“住手吧!”

    李察却将指尖上的火球都弹了出去,眼看着再一朵蘑菇云冉冉升起,才回头道:“现在说不觉得晚了吗?”

    在李察身后,凭空立着一个光头的男人,黝黑的肌肤、结实漂亮的肌肉,让他显得颇具魅力。而这个男人的面容却让李察吃了一惊,这是一张熟悉的脸,就是李察此行想要找的埃辛。

    看着埃辛,李察摇了摇头,说:“我原本以为你应该是众多苦囚的一个,沒想到你混得真不错,这都可以独立掌握一个半位面了。”

    埃辛神色极是复杂,死盯着李察,半天才说:“这才多久?你就已经是大魔导师了!你果然是从异位面來的侵略者,只可惜那些人都瞎了眼睛,放茹成长到这种地步!”

    李察反手一挥,在埃辛的怒吼声,又是一朵蘑菇云升空。那座黑暗古堡已经被整整削去了一半。做完了这些,李察才淡淡地说:“别跟我说那些沒用的。看到了吗,这就是后果。再这样來几次,你的主人恐怕不会放过你吧。”

    “你!!”埃辛愤怒得瞪圆了双眼,一时说不出话來。

    “当年我能毁了你的神殿,现在同样能烧了你的黑谷!连内安都拿我沒办法,你觉得你的主人就能够干点什么出來吗?”

    说到主人,埃辛忽然诡秘地一笑,说:“内安奈何不了你,我的主人可不一定拿你沒办法!如果你知道我的主人是什么,就不会说这种话了。”

    李察看着埃辛,忽然叹了口气,说:“这么说,你是知道你的主人是什么了?”

    埃辛一怔,说:“当然!”

    李察又沉重一叹,说:“你让我很失望。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理由,和神孽合作都是不可原谅的。”

    埃辛骤然大惊,失声道:“你……你知道我的主人是神孽?!你怎么会知道?”

    李察冷笑道:“这里比痛苦地狱更加邪恶,主持着这块土地的除了神孽,还会有其它什么东西?这又有什么难猜的?何况,我又不是沒见过神孽。”

    这几句当然略有吹牛,李察只见过神孽之子,关于神孽的知识都是从书上得來的。

    埃辛依旧难以置信:“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诸神之事?这不可能……”

    李察叹了口气,说:“你们一直生活在封闭的位面里,当然不会知道什么。这里的诸神挡住了你们的眼睛,堵住了你们的耳朵,甚至还在玩弄着你们的智慧。在我來的地方,关于如何成神已经有完整的教程,在大陆上有好几个地方可以学到。诸神根本就沒有什么秘密,人们的目光也不仅仅局限于自己的位面。我这次來黑谷,本來是看到了你的名字,准备过來带你走,让你看看法罗之外的世界。但是……”

    “为什么要带我走?我找不到自己有什么让你可以这样大费周折的价值。”埃辛苦笑着问。

    “因为你的日记。”

    “日记?但那里面写的许多都是毫无根据的空想!”

    “虽然是空想,但那的确是天才的空想,而且我从里面看到你有一个并不盲从的灵魂。这就是你的价值所在。”

    埃辛说:“空想就是空想。也许在你眼我是一个超越了时代的先驱,但或许只因为我足够疯狂而已。”

    李察耸耸肩,说:“那又怎么样呢?对我來说,不会有任何的损失。我觉得你很有价值,但也不会因为你而妨碍了我正在做的事。比如说这样……”

    说话间,李察反手一挥,一片茫茫水雾就凭空出现在城堡上方,随即李察翻开承载之书,一个、两个、三个调整过的雷云风暴就覆盖在城堡上,电光密集得如同森林,将黑色的云和黑色的城堡联接在一起。雷电在水汽被分散成无数密密麻麻的电蜘蛛,四处爬着,每个角落都不放过。有许许多多深色的,或是透明的,不成形状的怪物号叫起來,不管它们躲在哪里,都会被无处不在的电火击。对这些形态都不固定的怪物來说,闪电或者是生命能量都会造成巨大的破坏。

    埃辛的脸色突然变得扭曲狰狞,厉声喝道:“你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