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一 底牌

    这些婴儿从出生时起就背负了扭曲的命运,它们将终生痛苦,而这纯净的痛苦对神孽來说就是无上美味。

    战斗神官此时手中多了一柄金光灿灿的链枷,挥舞如风,将所有接近的圣婴和触须都砸得粉碎。然而伊俄却感觉神力消耗得特别快,他仔细一看,这才发现是链枷周围的神力散溢得特别快,丝丝缕缕的神力被淡墨色的黑气牵引着离开了链枷。一个圣婴甚至直接从链枷上咬下了一块神力。

    伊俄的链枷纯是由神力凝成,威力巨大,消耗神力也是格外的快。不过这些神力虽然离开了链枷本体,却沒有被神孽的黑气吞噬同化,而是猛烈燃烧起來,将缠绕在其上的黑气全部焚毁,自己也化为虚无。那个咬下了神力并吞入腹中的圣婴则直接燃烧起來,化成一颗明亮的火球,还把附近的几个圣婴一同引燃。

    神孽嘶声叫喊起來:“你是什么人!怎么我吞噬不了你的神力?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我是神孽,怎么会有吞噬不了的神力!?”

    伊俄刚擦了一把冷汗,当下恶狠狠地道:“那是你遇到的神太垃圾!就是你再强大一万倍,十万倍,也别想打老子神力的主意!”

    “这不可能!”神孽尖叫。

    能够吞噬神力,正是神孽为诸神所惧怕的根源所在。可是它并不知道,在法罗之外,还有无数位面,而在众多位面之上,还有永恒与时光之龙这么一头东西。要是它能够吞噬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力,那法罗都可以变成它的排泄地了。

    就在这时,空中忽然泛起一团蒙蒙的灰色,奈幽从里面钻了出來。她扫了一眼殿堂内的环境,怒道:“伊俄,你在玩什么?怎么这里这么乱七八糟的。”

    伊俄高声回应:“你也好意思说我?不看看自己比我晚出來多少时间?”

    “我出來的晚,自然是有原因的。把你的永恒辉煌用出來!你的能力最适合这种场合了!”奈幽的声音越提越高。

    战斗神官怒道:“为什么要用!用了之后我就沒什么余力战斗了!你干嘛要那么晚出來?”

    奈幽开始挥动双手,一个个治疗术落在飞舞的圣婴身上。她的治疗效果很特殊,黑白色不断转换的光芒一落在圣婴身上,那个婴儿就会即刻僵硬麻木,然后笔直向下坠去。奈幽一边攻敌,一边道:“伊俄,你想些什么难道我不知道?别逼我给你说出來!另外我出來得晚,只是贪玩一会而已,因为折磨那里的神孽分体很有意思。”

    伊俄脸色一变,恨恨地哼了一声,凝立不动,身上的光芒开始迅速提升,转眼间就耀眼得如一轮冉冉升空的太阳!永恒辉煌是伊俄晋升大神官后得到的能力,能够在光芒照耀到的范围内形成类似于领域的效果,兼具对敌方杀伤和加持已方的效果,如果对付的黑暗与不死生物,甚至比李察的虔信祈祷更具威力。这个能力,倒是和战斗神官一向为人关系密切。

    随着伊俄光芒增强,李察压力大减,得空悄悄地问奈幽:“神孽不是痛苦的集合体吗,这你也能折磨?”

    “神孽承受痛苦的能力也是有限度的,只要超出了这个限度,一样会是折磨,更别说这只人造的残缺东西了。我可以让它品尝到最单纯的痛苦!”

    奈幽的话竟让李察莫名的有些发寒。

    痛苦殿堂中,伊俄终于化为一颗熊熊燃烧着的神圣火球,将带着圣力的烈焰抛洒向四面八方。凡是敢于靠近他的,无论是触须、圣婴还是看不见的幽影,都会被烧成灰烬。神孽庞大的身躯也不断被火淋烧着,痛苦扭动,同时不断把各种乱七八糟的肉块抛上空中,向三人射來。可是它真正厉害的攻击其实就是圣婴的哭声,这种攻击根本沒什么用处。

    就在这时,水花终于从空中浮现,她也摆脱了半位面的困缚。只是和李察三人的从容不同,少女却显得非常狼狈,脸上还带着几道血淋淋的抓痕,小腿上更有深可见骨的伤口,还在不断地流着血。她一出现,即刻脸现痛苦之色,在圣婴无处不在的哭泣下痛苦不已。然而水花却有愈受伤愈凶狠的狼性,她咬牙提刀,满场追砍着四处乱飞的圣婴。还是奈幽给她加持了防护,这才挡住了部分圣婴的哭声。

    可是流砂还沒有出现。在众人之中,她却应该是第一个出现的。

    李察心底渐渐开始担心,握刀的手依然稳定,一个一个斩杀着飞舞圣婴。伊俄的永恒辉煌终于淡去,空中还能飞舞的圣婴已经不过十几个,各种触须尽被扫荡一空,神孽庞大的躯体上焦糊处处,几乎被烤了个通透。战斗神官已是满头大汗,手中链枷早已消失,看样子连浮在空中都颇为勉强。

    就在这时,神孽忽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狂笑,说:“好!很好!你们都很强,比那些所谓强者还要强得多!可是你们现在都不行了吧,魔力和神力还能有多少?可是你们知道在这个地方,我又积累了多少年?现在,就给你看看我的珍藏吧!”

    说话间,神孽体表出现众多的空洞,一个个黑婴从里面飞出!远远望去,它就象一个无比巨大的蜂巢,致命的毒蜂正倾巢而出。这次出來的黑婴和最初的那批完全不同,他们大多睁着或蓝或绿的眼睛,幼小的身体上覆盖着细密鳞片,有些甚至长着满口利齿。它们依然以灵魂尖啸作为武器,但是本体再也不是毫无战斗能力,变得更加危险,而且速度也更快。最关键的却是它们的数量!

    它们实在太多了,多到奈幽都有些变色。

    李察长刀瞬间穿过一头黑婴,刀锋上浮动着乳白色的生命光芒,灼烧得那头黑婴吱呀乱叫。然而这一刀,居然沒能将它即刻灭杀!

    无以计数的黑婴还在疯狂涌出,转眼间整个大殿中就多达数百头。交错的哭声,已让神力护罩都无法完全屏蔽。

    伊俄额头见汗,叫道:“喂!好象有些不妙!把流砂大人叫出來,我们这就跑吧!先离开这鬼地方再说,谁知道它存了多少这种恶心东西!”

    奈幽却沒答话,而是看着李察。

    李察眉宇间神色变幻了几次,脸色忽然一沉,说:“给我争取点时间!”

    奈幽点头,双手前伸,一个个黑白双色的光点蜂涌而出,将所有靠近李察的黑婴射落。只是如此密集攻击,让她的神力也开始快速下降,明显不能支撑多久。李察从怀中取出一个精巧卷轴,居然要颂念一段颇长的咒语,才把卷轴彻底激活!卷轴猛烈燃烧,射出数道光芒,在空中勾勒出一座以圣白为基色的空间门。从空间门中,骤然涌出海量神圣气息,又有庄严的歌声响起!

    一时间黑婴的哭声为之中断,它们惊慌地四处乱飞乱窜,拼命想要离那座传送门远些。神孽甚至都忘记了惊叫。

    从空间门中飞出一个生着双翼的天界战士,尽管金白双色的面甲遮挡了他大半的面容,却仍然可以看那刀刻般的威严。那把造型华丽独特的巨剑上燃烧着乳白色的天界之火,那是黑暗与混乱的天敌。这名天界战士身上透着独特的威压,他所立足处有一圈圈乳白色涟漪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所过处排斥着一切黑暗。

    这是传奇级别的威压!

    这名天界战士喷出缕缕乳白色雾气,提起巨剑,剑锋指向下方的神孽,那是无比纯粹的邪恶,天然就吸引着他的注意力。下一刻,天界战士已化作天火流星,凌空坠落,狠狠撞击在神孽上,顿时激起惊天动地的剧烈爆炸!

    接下來,无以计数的火光就连绵不断在神孽身上炸开,空中的黑婴也一个个坠落。直到这时神孽才显露出真正的实力,它似乎生命永无止歇,不管被天界战士轰毁多少血肉,转眼间又能恢复过來,黑婴也一头头不断从身体内飞出。那大片被炸碎的血肉亦会化为黑气,粘染天界战士的身体和羽翼。天界战士亦需要不断用圣火焚烧自身,才能清洁掉这些污渍。

    看着和神孽死战的天界战士,李察不由得暗中有些侥幸。天界召唤的原理其实是建立一个渠道,将一个强大战士从所生活的天界召來,召唤的战士等级取决于卷轴等级。但是天界战士却不一定会听从召唤者的命令,而是很大程度上依靠自己的判断行动。李察手上这个卷轴就是传奇级别,当初门萨准备用來对付李察的主要原因就是李察身上的恶魔血脉是天然吸引天界战士的道标。若不是对阵神孽这种集所有邪恶于一身的怪物,李察可未必敢使用这个卷轴。

    天界战士和神孽死战在一处,天界传送门也源源不断地喷出神圣气息,补充着天界战士的消耗。神孽躯体庞大,真正的核心却并不大,而且非常隐蔽。然而天界战士却天然就抓到它的核心弱点,向着那里拼死攻击。神孽则生出数根极为粗大的触手,不停地抽击着天界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