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二 秘密

    李察双眼忽明忽暗,手紧紧握着项中的项链。在某个时候,李察突然激活了项链,一道光束悄然射出,瞬间就穿透了天界战士的后背,同时射穿了神孽的核心!时间好象在这一刻静止了,直到光束消失才重新流动,但是在李察的视线里,还可以看到光束射穿一切后留下的空洞。

    天界战士发出极为愤怒的吼声,神孽也是如此,他们同时受到重创。最为可怕的是,这道光束根本沒有属性,就是单纯的能量轰击,所以被它射穿的部位,就永远地从世间消失了。不等他们反应过來,李察再次激发了项链,第二道光束顷刻间射出,再次无声无息地洞穿了天界战士和神孽核心。

    连续被两记基努维斯之枪命中要害,即使强如传奇的天界战士也绝无可能生存,他极度不甘地吼了一声,巨剑指向李察,可是剑上的圣火却已熄灭。他忽然一个踉跄,一头栽倒在地,一路翻滚着从神孽身上掉落。神孽则缓缓瘫软下去,空中的黑婴一个接一个毫无征兆地掉落。神孽本体则哀鸣着,想要移向痛苦殿堂的大门,以便逃跑。可是它只动了几米,就像被钉在了原处,不论如何用力,都只是把身体越拉越长。

    空中终于浮现了流砂的身影,不过影像很模糊。她并沒有进入痛苦殿堂,而是持续停留在半位面与现实世界之间,在她身后隐约可以看到那个半位面的影像,里面已是一片荒芜废墟,惟一醒目的就是风化严重的巨大石柱,就象李察在永恒龙殿中看到的那样。

    半位面处处都透着淡金色的时光之力的光辉,有无数光带从流砂背后飞出,不断补充着渗透于整个半位面的时光之力。半位面中一切都是静止不动的,不过神孽挣扎一下,半位面就会相应震动,但很快又被流砂镇压下去。

    时光锚定,流砂使用时光之力将半位面锁在一个固定的状态,只要她的时光之力沒有消耗干净,那么痛苦殿堂中的神孽就别想逃走。本质上说,神孽与半位面中潜伏的分体其实是一体的。

    奈幽双手开始浮动灰光,试图去捕捉隐藏在肉山里的神孽本体。而李察则再次握紧了精灵长刀,继续以洞察搜寻神孽已被重创的核心,刀锋上开始泛起蓝色的月华。基努维斯之枪具有瞬间抵达的特性,目标避无可避。而李察行将使用的破灭却需要一个过程,需要捕捉机会。

    神孽终于感觉到了毁灭的恐惧,它忽然提高了声音,诅咒着它所知道的一切,然后猛然爆碎!

    爆炸是如此剧烈,以至于李察四人都被气浪冲得狠狠撞在痛苦殿堂的四壁上,一时间险些晕去。流砂锚定的半位面则发出阵阵轰鸣,不断颤抖着,终于自她的时光锚定状态中挣脱出來。流砂哼了一声,嘴角溢血,踉跄着跌入了现实世界。

    痛苦大殿内已激起一个小型风暴,到处都是残缺的黑婴、腐肉,腥臭的浓汁,以及其它一些说不上是什么的恶心东西。就在混乱中,两扇恸哭之壁悄然打开一线,一道黑色的窈窕人影瞬间就冲出殿门。它一出大殿,即刻周身冒出滚滚白烟,惨叫一声后,它就骤然加速,刹那间已消失在远方。

    “糟糕!”李察一惊,神孽的核心已经逃了!

    不过事已至此,懊悔也是无用。李察忽然看到地面上还有一角洁白羽翼,立刻俯冲下去,抓住那羽翼提了起來。他用力一拉,手中却是一轻,原來提到手里的只是天界战士的羽翼一角而已。那天界战士的躯体早已被神孽的体液所溶解同化了。

    李察知道天界生物强在对各类能量特别是神圣力量的使用,他们的**并不如何出众。因此对这个结果也就接受了。

    失去了核心,神孽留下的躯体就开始不断融化,地面上到处都粘稠厚重的流质,看起來无比的恶心。李察向众人打个招呼,说:“我们先离开这!”

    离开了痛苦大殿,五人都有种身心为之一松的感觉,哪怕是黑谷的环境,此刻看在眼里也胜过名山秀水。李察随即问起其它四人在半位面的战斗,那些半位面都大同小异,里面以黑暗生物居多,每个半位面都有一个神孽的分体。战斗神官对付起來最为容易,他强烈的神力光辉可以成片杀死脆弱的黑暗生物,对付神孽分体也不算吃力。奈幽对付沒有灵魂的黑暗生物则不象伊俄那么容易,但是她更擅长于收拾神孽这类其实沒有固定形态的虚化生命,因此直扑城堡,扣住了神孽分体,然后就是本性发作,居然狠狠折磨了一顿神孽。流砂则是直接用时光之力冲毁了城堡,然后就是在研究如何捕捉神孽,最终以时光锚定的方式锁住神孽,让它无法逃脱。最艰难的就是水花,少女冲进城堡后,一刀一刀把所有能杀的东西都砍了个干净,这才得以脱身。

    “神孽核心跑了,这不要紧吧?”李察问流砂。在这一领域,神眷者显然是权威。

    “沒事的。它在这个位面里存活不了多久,除非能够找到类似于痛苦殿堂这样特殊的地方。如果它逃回到晶壁边缘去,那就更和我们无关了。”

    “跑就跑了吧,反正也沒什么要紧。”李察点了点头,放下了一件心事。沒有核心,神孽余下的躯体就是一堆毫无价值的烂肉,连母巢都沒有兴趣。

    随后扫了一眼黑谷,李察皱眉道:“真沒想到内安的神罚之地里居然在喂养神孽,真不明白他在想什么,是不是疯了?”

    伊俄说:“好好搜一下,说不定能够有所发现。我总得这块土地下面好象还藏着些什么,想要建立如此规模的痛苦殿堂,绝不简单。”

    李察也早就觉察到在地下深入有着什么东西,于是再度联系母巢。片刻之后,动荡之地突然沸腾起來,数以千计的工蜂腾空而起,浩浩荡荡飞向黑谷。另有三只分脑带着百余只不同品种的羽蛇也在全速赶來。

    神孽重伤逃走后,浓云中对星蛹的干扰终于消失,星蛹庞大的身躯悄然从云层中钻出,悬停在黑谷上空。数十黯锋骑士从十米空中一跃而下,汇聚到李察面前,随即接到了命令,数骑为一组迅速分散,清剿样黑谷内所有还活着的监管者和执法者。

    这是第一波的打击力量,如果黑谷中还有神孽这样的存在,那么数小时后还会有两百头专门对付强者的闪电羽蛇抵达。

    黑谷内的执法者并不多,监控者则大多失去了控制,漫无目的地游荡着,然后被黯锋骑士砍倒。黯锋骑士们沒有遇到多少抵抗,在黑谷中,一头神孽就是终级的武力,在它旁边,少有其它生物能够长久存活。不过黑谷中大多数囚犯也都停止了一切动作,呆滞地站在原地,对周围发生的一切都无动于衷。

    数小时后,分脑和闪电羽蛇抵达黑谷,有了这批武力,李察终于可以不再担心,于是开始彻底搜索黑谷。

    深夜时分,李察來到了布鲁诺的小木屋,托勒密也站在屋里,外面还有十几个囚犯。这是经过确认,还能够保有自己神智的囚犯,其它过万名囚犯其实早就失去了独立智慧,全仗着体内盘踞的神孽碎片才能够正常活动,当神孽本体逃跑后,这些神孽碎片也就失去了活力。

    这时分脑已经统计完整个黑谷中囚犯的数量,居然多达两万三千人!很难想象,一个神罚之地居然能够装下这么多的囚犯。勇气之神的教会要有多么严苛的教规,才会抓捕这么多的囚犯。但更大的可能,却是为了培育神孽,而大量将人投入黑谷。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囚犯?”李察向托勒密问道。

    这位前任教皇此时已经不再掩饰自己的身份,直言不讳地说:“是为了集聚大量的罪恶与痛苦,以滋生神孽,同时建筑痛苦殿堂也需要劳动力。当神孽诞生后,需要的痛苦就更多了。正常的囚犯一年不过十几人,怎么会够?现在黑谷里的囚犯,一半是乱抓的普通人,一半是从世俗国度买來的奴隶或者囚犯。”

    李察又问道:“神孽应该是诸神永恒的敌人,为什么勇气之神会想方设法造出一个神孽來?”

    “为了神战。神孽是神最终的敌人,自然也是强大无比的。我当初曾经看到过教廷最机密的记录,最初的神孽不过是个碎片,是由神的分身亲自送到黑谷,痛苦殿堂的建立和制作方法也是由神的分身传授的。一个完整体的神孽如果能够受控制,就是最可怕的武器。就算暂时不行,那么数量众多的神孽之子也是对付神子或者是分身的利器。”托勒密说。

    李察又问:“你曾经是教皇,为什么也会被投到黑谷?”

    “因为我当时留下了一本日记,在日记里猜测勇气之神想要组建一只由神孽之子组成的军队,扫荡整个法罗!当内安成为独一无二的至高神后,他会把整个法罗变成他的神国,然后以此为根基,再迈出征服其它世界的第一步。”说到这里,托勒密苦笑了一下,才说:“显然,我知道的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