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三 与诸神平等

章二十三 与诸神平等

    “战神路德瑞斯那里,也有一个神孽之子。(www.69zw.com)”李察说。

    “我在位时,就曾听说过战神的教会正在进行一些秘密的项目,和我们的黑谷计划有些类似。”

    李察沉吟了一下,问:“还有哪些神有类似的计划?”

    托勒密皱眉,苦苦回忆着:“时间之神肯定有,薛西斯……听说有,但不确定。”

    李察皱眉,说:“又是这四个神……”

    他的口气让托勒密为之侧目,怪异地看着李察。身为曾经的教宗,托勒密有一双不同的眼睛,李察身上神眷者的光辉在他眼非常明亮。这样的一个人,既使和诸神发生神战,也不应该以如此口气说话。这是对法罗所有神明的侮辱。可是李察做得无比自然,却又让托勒密心一动,和布鲁诺悄悄交换了一个眼神。

    李察转头望向流砂,说:“可能我们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又不是和全法罗开战,不过是四个神而已。而且我们还有时间,不是吗?”流砂毫不在乎地说。

    李察心淡定了不少。

    “让我再想想。”李察说完,就陷入了沉思,在房间里缓缓踱着步。

    流砂很安静,知道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决策,因此让李察自己去思考。走了不知道多少圈,李察忽然停下脚步,说:“恐怕我以后來法罗的次数会变得很多了。”

    流砂似笑非笑地说:“你本來就应该多來。那这里现在怎么办?”

    李察重重地说:“挖!能够带走的都带走!管他那么多!在神罚之地偷偷培养神孽,这件事我就不相信内安敢弄得人尽皆知。”

    布鲁诺、托勒密,以及几位和他们年纪差不多的老人都为李察与流砂的对话内容所震动,托勒密咳嗽了一声,说:“实在抱歉,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们,如果把形成这座黑谷的源头那件东西也取走的话,那就是与勇气之神不可化解的深仇了。虽然我不知道那件东西是什么,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它绝对在勇气之神打造的七神器之上。”

    “为什么?”李察问。

    “因为我曾经是教宗,有权利使用七神器,却连黑谷藏着什么都不知道。”

    李察笑笑,说:“那好,我就挖深点。”

    “这……”托勒密不知道说什么好。

    “关于这些囚犯,你们还有什么建议吗?比如说,能够让他们恢复神智,或者其它的什么建议……”李察顿了顿,才说:“仅仅是为了不杀掉他们。”

    布鲁诺和托勒密互望一眼,然后由布鲁诺说:“沒有任何办法,至少我们想不出。如果是那些真正的宗教囚犯,还能够依靠自己多抵抗一会神孽的侵蚀,但是现在这座山谷里的大多是普通人……就算是我们,能够保持清醒到现在,也多半不是因为自己的能力,而是神孽想要留几个玩物。它也需要乐趣。”

    李察点了点头,沒有说什么。这时奈幽走了进來,她什么都沒说,只是摇了摇头。

    “那就放着他们在这里?”李察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在问。

    奈幽却不答反问:“你一定在半位面里看到了不少僵尸,就是那种身体里藏了不少神孽碎片的。”

    李察双眼微眯,说:“是的。难道……”

    “沒错,如果放任他们不理,那么过上一周的时间,你就会在这里看到许多那样的僵尸,具体点,就是两万三千多只。他们可不会老实在黑谷里呆着。”奈幽的声音很平淡。

    “那么,我明白了。”李察皱眉,下意识地活动了几下手指。

    “不,让你的小母巢做这些吧,这事它擅长。那些工蜂在必要时也可以杀人的。”奈幽说。

    “……”李察沒有立刻回答。

    这时母巢的声音在李察意识响起:“主人,不用担心。就算我再饥饿,也绝不会去动那些东西。它们对我來说,完全是些沒有营养的垃圾。”

    李察松了口气,在意识回答:“……那么,开始吧。”

    “沒问題,保证不会漏过一个。不过您手里的那半只翅膀,是留给我的吧?”母巢的声音充满了渴望。

    “当然。”

    此刻速度最快的一个分脑已经在飞來黑谷的路上了,这个东西与其说是分脑,倒不如说是一个飞得够快的什么东西。它有其它分脑三倍的速度,却只有十分之一的计算能力,智慧强于精英战斗单位,也强于星蛹,但就是这样了。把这个东西派了出來,可见母巢的焦急,它已经等不及想尝尝李察手那半片翅膀的味道了。

    木屋外忽然传來一声惊呼:“那是什么!”

    布鲁诺和托勒密都在窗边,恰好看到窗外一只只长达两米的巨虫正从云层穿出,纷纷落在地上。这同样是一幅宛若末世般的景象!

    和扑天盖地的虫群相比,小屋内外的十几个人显得如此脆弱不堪。

    李察也向窗外看了一眼,同样颇为吃惊。母巢派來了差不多近万只工蜂!无论什么东西,当数量达到了一定量级时,视觉上的冲击就是无以伦比。

    李察向痛苦殿堂看了一眼,在意识下达了命令:“先把那东西给我拆了!”

    修建痛苦殿堂的黑砖全都包谷饱含着黑暗与痛苦的力量,在诺兰德亦是颇为珍贵的魔法材料,价值不菲。李察既然已经打算把黑谷下的东西都挖了带走,自然不会再客气什么。

    无数工蜂飞腾而起,扑在了痛苦殿堂上,随即它们就展示出让人震惊的一面,居然如能工巧匠般一砖一瓦的开始拆卸。它们巨大的双颚和刀锋无比精巧,当拆下方砖时甚至很少在上面留下刻痕。

    布置完工蜂的任务,李察才对布鲁诺和托勒密说:“你们现在……哦,准备如何对待自己的信仰?”

    托勒密苦笑,说:“被投入黑谷的人,哪里还有信仰可言?曾经我是内安的狂信徒,可是他却抛弃了我。”

    布鲁诺则看着李察,说:“说吧,你想要我们做些什么?其实我们都和废人无异了。”

    李察沉吟了一下,一边思索一边说:“我希望能够对法罗的神系有系统和全面的研究,而研究的视角不是信徒或是伪信者,而应该是一种完全立和平等的角度,甚至我们可以设想去俯视众神。”

    “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亵渎!”布鲁诺呼吸变得粗重起來。

    他研究勇气之神的成神之路,最大的心愿不过是想把内安推下神坛,再由一个新神來取代他。神格和神职是相对固定的,一个勇气之神陨落了,他的神职会由新神继承,或者是被其它神明兼任,而不会从此沒有勇气之神。严格來说,布鲁诺依旧是在大的位面秩序框架下行事,而李察此举,却隐隐有与整个位面神系分庭抗礼的意思。

    李察很清楚布鲁诺话含义,于是说:“也许是亵渎。但我却并不认为亵渎了一个私下培育神孽的神有什么不对。这样的家伙,早就该离开那个高高在上的王座了。”

    布鲁诺紧盯着李察,说:“但你沒有办法推翻他!取代一个神的只能是另一个神!”

    “这可不一定!”李察微笑着说,然后抛出了自己的诱饵:“如果你们同意帮我,那么我可以给你们看一本书,一本关于如何封神的通用教材。我们的研究,可以从这里开始。”

    “封神的通用教材!”对于布鲁诺和托勒密这样的人來说,不可能有比这更加震惊的东西了。难道那些神之领域的知识不再是神秘且威严,绝不能被常人所触摸的吗?

    “能不能告诉我们,你研究这些的目的是什么?”布鲁诺问。

    “很简单,我最终的目标,是希望能够重构整个法罗的神序体系,当然,现在看來,这只是疯子的狂想而已,不是吗?所以你们无需担心我。”李察微笑道。

    “听起來我们象是正在用自己的灵魂与地狱的魔鬼交易。”一名老人喃喃地说。

    李察哈哈一笑,说:“我和魔鬼绝不是一路的,这我可以保证!”

    李察的话说得斩钉截铁。阿克蒙德是深渊的恶魔血脉,确实与魔鬼势不两立。

    布鲁诺和托勒密终于缓缓点头,说:“我们只是想要探询真实的世界。”

    李察微笑着张开双臂,说:“那么你们的选择就是无比正确。当你们放下信仰的时候,就会发吓仰只是挡住你们双眼的蒙布而已。”

    李察所说,又是在诺兰德曾经流行一时的名言。那是永恒与时光之龙刚刚兴起的时候,信徒们用來反击普通神明教徒的话。继永恒与时光之龙后,一个又一个具备跨位面力量的众神被发现,并被信仰着。他们同样分薄了本位面诸神的信仰。

    战斗神官不为人知地耸耸肩,小声嘀咕:“后面还有一句话呢,他可沒说全。”

    奈幽的头微微偏向伊俄,同样低声说:“你又在别扭了。”

    战斗神官怒道:“我怎么别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