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四 痛苦之底

章二十四 痛苦之底

    奈幽悄悄地说:“你早就卖了自己的灵魂和尊严,何不卖得彻底些?象你这样别别扭扭的,什么都拿不到。”

    伊俄怒着,可是气势却弱了几分:“我……我又不看重那些!”

    奈幽忽然嫣然一笑:“我看重!那你就不要和我抢。”

    面对奈幽如此美丽神秘的微笑,战斗神官却露出毛骨悚然的神情,惊道:“你……你居然又在笑!”

    “笑算什么,为了祭品,我还能做更多的事。”奈幽淡淡地说。

    战斗神官双眉紧皱,第一次感觉到形势严峻。

    在李察那句话之后,确实还有一句话,是说对芸芸凡生而言,信仰是温暖灵魂的火焰,不可或缺。要有信仰,但不盲从,这才是这两句话的全部含义。

    本位面诸神的教徒发展方向基本都是狂信徒,神之剑指向何方,他们就会冲向何方。而在诺兰德大信仰时代到來后,随着以永恒与时光之龙为首的跨位面诸神加入信仰序列,信徒的构成也发生了变化。在大信仰时代,最著名的名言就是圣马丁所说:“当神之剑指向魔鬼,即为吾主。而当神之剑指向我的家人,它就不再为神。”

    信仰是一条不归路,一旦有所动摇,就很难回头。李察其实是在劝他们放弃所有的信仰,专心从一个完全立的角度來研究神序。

    终于,李察和这群神罚者达成了一致。

    其实托勒密等人早就放弃了对勇气之神的信仰,他们只是一时难以接受脱离神序,并站在诸神之上的角色。这是超出想象的角色,需要时间适应。而李察则对他们颇为期待,无论托勒密,布鲁诺,还是其它的老人,他们都曾经是整个神序高高在上的人物,远在凡生之上,属于可以触摸神国光辉的人。他们现在还能够活着,就可以证明曾经的实力。他们曾经是凡生的最了解神的人,因而研究法罗神序,或许是最适当的一批人。

    李察从木屋走出,招呼聚集在屋内外的人:“多准备点衣服!接下來路还很长。外面的天气可不象这里这样温和。”

    “我们怎么走?”托勒密问。

    李察道:“我给你们准备了特殊的座骑,它们不够舒适,或许还会让人不舒服,但是却能够足够快地把你们送到目的地。这里可不是我们能够久留的地方。”

    随着李察的话音,上百只工蜂飞了过來,爬到了一众幸存者的面前。

    “确实……让人不太舒服。”托勒密说。然后他就率先爬上了一只工蜂的背,那两根原本用來辨别方向的触须反卷而回,缠绕在托勒密的身上,将他固定住。然后这只工蜂就振翅飞了起來,带领着七八只工蜂瞬间飞向远方。

    “我能不能换个方式。”一个老人问。然后他的腰就被触须缠住,随即被工蜂用节肢环抱着提上了天空。他大叫大嚷着:“不,还是用刚才的办法吧!放我下來,你这只臭虫!!”

    凄厉的叫声一路远去,成群的工蜂随即飞起,栽上黑谷幸存的人,飞向染血之地。

    看着他们远去,李察这才对流砂等人说:“我们去痛苦殿堂看看吧,在那下面似乎发现了些不错的东西。”

    此刻的痛苦殿堂已经少了三分之一,上半部分密密麻麻地爬满了工蜂,将一块块黑砖拆卸下來,每积累数块,就会咬着它们飞向浮在空的星蛹,将黑砖放入星蛹的腹。更多的黑砖却放不下,只能临时堆在地面上。恸哭之壁已经倒塌,门上那些浮动的脸都在扭动着,想要从两扇禁锢着他们的石壁上逃出,可是沒有一个灵魂能够逃出來,哪怕恸哭之壁已经摔碎,他们依然困于其,不得解脱。

    经过恸哭之壁时,奈幽直接踩上了那些脸,她的战靴似乎有着神奇的力量,落足处会荡漾起连串的波纹涟漪,凡是在范围内的脸都会显得更加痛苦,它们会去咬旁边的人,甚至痛苦自己把自己的脸孔扭碎!

    看到李察的目光望过來,奈幽解释道:“它们都还以为自己是一个个灵魂,其实不是。它们都是神孽的一部分,是供它取乐的玩物。”

    在这方面奈幽才是专家,所以李察沒有作声,而是继续向痛苦殿堂内去。

    大量的工蜂从他们身边川流來去,从痛苦殿堂爬出时,工蜂们都叼着泥土或者是石块。当李察站在门内时,出现在面前的是一个数十米深的大坑,工蜂们不息的挖掘已经把殿堂底下全部挖开,露出了深藏于地下的一个水池。池的水都是深黑色的,不断散发出淡黑色的雾气。在水池内,飘浮着一具巨大的骸骨,象是某种巨兽的下半身。那是如小山般的骸骨,虽然只有半段,但也长近百米!骨骼上有着繁复致密的纹路,就象美丽的装饰,一种无法形容的力量源源不绝地从骸骨散出,再被黑池吸收进去,最后化为团团黑气,渗透进大地。此刻痛苦殿堂的底部已经充斥着淡黑色的雾气,正是李察在黑谷土地感觉到的味道。

    这具骸骨,这座黑池,就是造就黑谷与神孽的源头。

    “这是……”李察虽然知识广博,却还沒到无所不知的程度。

    “浪费点神恩吧!”流砂上前一步,取出时光之书,对准了坑底黑池的那具骸骨,数道淡金色光线就照在上面。时光之力如流水般倾泻下去,在时光之书上勾勒出的图形和字样却是异常缓慢。流砂脸上却是微露喜色,消耗的神恩越多,说明这件东西的价值就越高。

    终于,时光之书上出现一段神,并且有一个异常简略写意的简笔画。这幅画寥寥数笔,却非常传神,凶煞之气扑面而來。

    流砂抬起了头,说:“这是星兽的遗骸!应该是当年三只侵入法罗位面的星兽之一。那个水池叫做腐败之源,功用是吸取星兽骸骨的力量,并转化为黑暗与苦痛之力。”

    “腐败之源?等等,我好象听说过这个东西。”李察思索了一会,然后说:“如果它时间够久,那里面多半会有苦痛精华!这东西的价值,不在贝瑟拉丝蛛晶之下。”

    “先得想办法把那具骸骨弄出來,不然的话黑谷迟早会出现第二个神孽。”

    李察点头,意识一个命令出去,大批工蜂就飞扑到腐败之源里。一接触到那些黑水,工蜂外壳即刻冒出嗤嗤白烟,它们发出尖细的鸣叫,不是因为痛苦,而是因为危险。但是工蜂是即不畏惧痛苦,也不害怕死亡的,它们惟一的意识就是设法完成命令。

    大量的工蜂扑进了腐败之源,随即那具巨大骸骨就开始移动,慢慢从黑水被提上來。它一离开水面,更多的工蜂就扑了上去,抓牢骸骨,开始振翼,于是这具骸骨缓缓升空。

    星蛹从空降落地面,它先是吐出腹内全部的黑砖,然后垂下触须缠绕住了星兽的半截骸骨,吃力地提起了这具比它本身还要巨大的骸骨,缓缓向高空升去。星蛹速度缓慢,却可以一直升上数千米的高空,这个高度上,它几乎是不可拦截的。

    但是李察却有些不放心,派出两百只羽蛇护送,其包括了一百只闪电羽蛇。

    星蛹和护航的羽蛇徐徐沒入云层,李察略觉安心。这具骸骨价值无比巨大,它可以自行从虚空汲取能量,并且散发出來。仅此一点,就足以让人发狂。拥有了它,就等如是在任何时候都有了一个永不枯竭的魔力之源。它与腐败之池的结合,就造就了如此广阔的黑谷,甚至支持了一个神孽的生长。

    李察甚至已经开始设想未來利用这具骸骨的方法。总先它可以与虫巢结合,永不休止地为虫巢供应能量,从而使母巢每日能够制造的作战单元数量再增加一个;它也可以供母巢解析,从而开启母巢解析传奇巨兽的大门。但是解析度究竟能到多少,就又是两说了。李察还可以学习骸骨上的纹路和魔法流向,那就是一个天然的聚能魔法阵,效果比李察的群星之井还要强大得多。甚至李察还可以更进一步,去试着解析骸骨上的规则之力,看上去分析时间再多个几十万天,也就能再掌握一条新规则了。从掌握规则上说,李察的智慧与真实天赋可谓无比强大,当然强大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以李察目前的水准,可能需要活个几百甚至上千万年,才能掌握众多的规则。

    最后,李察甚至可以依据从星兽骸骨上掌握的规则,來设计出一种全新的构装。这样的构装,如果是模拟了规则,那么就是五阶构装。如果在构装内融合规则之力……在诺兰德还沒有出现过这样的构装。就李察所知,这样的构装就只有一个未完成的半成品,苏海伦身上的深蓝咏叹。

    腐败之源内突然波涛涌动,一团工蜂爬了出來。外围的工蜂们一出水面就纷纷掉落死去,最终露出包裹在最里面的三只工蜂,每只工蜂的双颚都夹着一颗手臂大小,深邃无光的黑色晶体。

    苦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