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六 意外的意义

章二十六 意外的意义

    巴利安越激动,李察的神态就越是轻松,说:“我只听说过一个叫撒伦威尔的家伙。(www.69zw.com)那家伙如果兵力不是我三倍以上,从來都不敢开战的,你看起來好象比他还厉害一点。”

    在巴利安的身后,列着五百铁骑,数量恰好是李察的十倍。

    “这里不是战场,我们之间也不是两国间的战争,我,巴利安,更不是撒伦威尔!”巴利安沉声说。随即他回头大喝一声:“我需要五十个人,和我一起去死!”

    一阵轰鸣,五百骑人人都向前踏了几步,杀气冲天而起!

    “我只需要五十个人!”巴利安怒吼一声!

    五百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人人都不肯退让。最后是统领策马而出,高喊一声:“所有有爵位的骑士出列,所有军官出列!”

    这一次,终于成功地将出列的骑士降到了五十余骑。

    巴利安回头面对李察,用力敲了下胸甲,说:“现在我们的人数对等了。李察,來吧!”

    李察上下看着对手,这位年轻的骑士仅仅是十级,在法罗,在这个年纪就能达到十级确实不容易。可仅仅是这样,仅仅靠着一批**级的骑士,就想和李察硬拼。用不着其它人,李察自己就能把对面的五十人杀光。

    李察轻轻敲打着精灵长刀的刀鞘,问:“你……真的很愚蠢。”

    “愚蠢?”

    李察叹了口气,说:“确实如此。我实在说不出自信这个词,在我看來,你自信过头的程度连愚蠢都算不上。快点动手吧!”

    激怒之下,巴利安周身竟升腾起燃烧的斗气,绯红、明亮,好像晨曦的第一缕光。他拔剑向前,怒喝一声:“杀!!”

    “杀!”五十余骑同声呼喝,策动战马,拼命向前冲來!

    直等他们冲到了三十米内,李察才缓缓策动战马,身后三神官,水花与精英骑士亦同时向前,整齐得象一架机器。

    铁三角帝国的钢铁洪流狠狠撞在李察的铁壁上,然后如浪花般四面飞溅,而铁壁安然无恙。

    李察的位置对面正是巴利安,他的精灵长刀瞬间搭上巴利安腰际,轻轻一挑,就让他离开了座骑,高高飞上天空。一个对冲,所有铁三角帝国的骑士已全部落马,只有巴利安还在空飞着。

    扑通一声闷响,巴利安重重摔在地上,一时说什么都爬不起來。他带來的其余骑士一阵躁动,却都忍耐住沒有冲过來。

    五十对五十,这不是战场,这是决斗!公平决斗是最神圣的事情,他们虽然是巴利安的手下,可若是冲上來帮忙的话却形同在抽自家主人的耳光。

    巴利安只觉得天旋地转,脑的轰鸣好不容易才平息下去,挣扎着张开了眼睛。扑的一声轻响,李察的精灵长刀贴着他的脸颊插进地面,然后屿徐拔出。

    巴利安用力摇晃了几下脑袋,四下看看,见自己挑选出來的骑士都东倒西歪地趴在地上,有些还在挣扎呻吟,有些则伏地一动不动,生死不明。而李察的骑士又整齐地排成了一列,看上去一个都沒有少。巴利安这才知道,自己不光输了,而且输到了极致。

    呛的一声,李察归刀入匣,调转魔骑,招呼了一声:“走了!”就率先向国境线的方线驰去。

    巴利安不知从哪來的力气,腾地站了起來,吼道:“为什么不杀我?!”

    已远去的李察声音悠悠然飘过來:“我不杀男孩!”

    “我不是男孩,我已经成年了,我叫巴利安!”他用尽全力吼出了这三句话,可是李察早已远去。

    魔骑速度耐力俱佳,一路远去,很快就越过了边境线,进入到深红公国境内。途,流砂对李察说:“看來你挺在意那个小子的。”

    “也许,我觉得他今后或许比撒伦威尔更有威胁。”

    “就是因为撒伦威尔明明带了一千多骑兵,却不敢出场吗?”流沙问。“但我觉得他沒做错什么。象他那么聪明的家伙一定可以看出,如果开战,必败无疑。”

    “是啊,他是个聪明的家伙,一直都是。”或许是想起了初到法罗时的艰苦岁月,李察轻叹了口气,然后向流砂笑道:“不过我从來都不怕这种聪明的家伙,只会担心那些所谓的蠢货或者是疯子。因为他们有时候明知道是输的仗,也会去打。比如我们身后的那个男孩。”

    “我们现在去哪?”

    李察向西北方向一指:“去祖源高地!”

    “那里的战事似乎不需要你插手。”

    “不,我们不是去战争,而是去休假。”李察微笑回应,然后说:“打下高地战神的神殿后,我们就该和诸神全面开战了。”

    “可是你还是拿他们的神国沒办法。”

    李察淡淡地说:“但我能烧了他们在人间的所有神殿。我这次去攻打高地战神大神殿,就是让诸神看看,得罪了我会有什么下场。”

    众人加快速度,向祖源高地奔去。

    李察知道,和诸神的战争不可避免,特别当他发现了勇气之神在秘密培育神孽之后。除了薛西斯这几个之外,李察不知道还有哪些神在悄悄培育神孽。

    诸神似乎是全知全能的,但那仅仅是对于位面内的生物而言。如李察这样跨位面而來的魔法大师,背后是魔法圣地深蓝,更是來自领先于法罗千百年魔法明的诺兰德,诸神在某些领域不见得比他懂得更多。

    神孽,是绝不可能被控制的,破坏与背叛就是它们的天性。那是植根于它们力量最深处的本源规则,正因为规则的力量,它们才如此强大。一旦在位面大陆内出现了一个能够适应规则的神孽,那么整个法罗最终都将陷入黑暗时代,成为黑暗与冰冷的死亡之地,最终时期的神孽,可以庞大到能够覆盖整个大陆。在吸干位面最后一滴养分,神孽也将死亡。这一个位面的晶壁将会崩解,回归成为虚无的一部分。

    神孽是神战的终极武器,但它其实是双刃剑,毁灭敌人的同时也会毁灭自己。

    李察并不清楚法罗诸神是否清楚这些,但看样子或许他们也不知道,不然就难以解释培育神孽的行为,或者说,至少现在他还沒发现诸神想要自我毁灭的原因。即使在诺兰德,神孽也是一个让人闻之色变的存在。

    所以,李察忽然发现自己的战争变得有意义了,为了阻止诸神将整个法罗拖入毁灭深渊的愚蠢行为,他不得不选择开战。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來看,他是从异位面來的征服者,现在战争的意义却变成了拯救全大陆的生灵,想想就觉得有些讽刺。

    随着李察的回归,整个深红公国都行动起來,一支支部队离开了驻地,向着祖源高地移动。这次李察动员起來的远征军多达八万,大量的预备役战士也被征集并武装,他们分别前往与人类诸国的边境。

    最终,李察在铁三角帝国边境陈兵五万,又在红杉王国及其它国家边境陈兵三万,威慑的意义不言而喻。

    面对铁三角帝国方向上,升起了安列卡拉的蜘蛛军旗,人类其它诸国方向,则是刚德的战斧军旗。这是两个让人胆寒的名字,安列卡拉用兵千变万化,战无不胜,他的精锐骑士简直是无坚不摧。而刚德则是另一个风格,他更象是无双猛将,最喜欢冲在战阵最前方,永远在第一线冲杀。有这样的主将,他带出的军队自不必说,个个悍不畏死。

    然而真正让人从内心深处畏惧的,却还是李察的末日世界树。当这面旗帜移向西北方时,人们就知道,高地战神的神殿完了。

    高地战神早已颁下了神谕,召集所有能够战斗的信徒拿起武器,向大神殿集结,准备与渎神者李察殊死一战。

    响应神谕的信徒正络绎奔來,但也有人选择逃避,逃入深山和高地深处。蛮族也是人,他们勇敢,但也会畏惧。过去数年,李察麾下一个又一个名字正在祖源高地上迅速传播。刚德,提拉米苏,流砂,水花,伊俄,奈幽……还有许多类似的名字,都会在野蛮人的梦魇反复出现。

    在攻入祖源高地之前,李察就已颁布了政策,战俘全部充为奴隶。任何抵抗到底的部落全族充为奴隶,而那些抵抗了,但在最后时刻投降的部落可以保留女人、孩子和老人的自由身份,但要失去传统生活的领地。半途投降的部落不光可以保有一小块居留地,投降的战士虽然仍会被充做奴隶,但可以加入李察的军队,服役数年后就能重获自由。而沒有抵抗的部落,一切保留,只有战士们必须响应征召,加入李察的军队,但是与预备军队待遇等同,数年后或者立有战功,还可以转为正规军。

    这是一系列非常清晰的政策,也被执行得十分彻底。

    到了战争后期,李察军队的野蛮人战士数量已经超过五千,其它种族加总的数量则已超过万人。

    随着深红公国大军的推进,大量的生活物资粮食,衣服,烈酒,以及各类铁器工具也在源源不断地运入祖源高地。依附于李察的野蛮人部落生活立刻有了本质的不同,连续几个冬天都沒有冻死的人,因为饥饿、病疫和寒冷而死亡的婴儿也大为减少。

    在离开法罗前,李察曾经说过:“让我们统治下的人们过得好些,或许会有意外的收获,比如说更多的战士和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