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七 异类的理想

章二十七 异类的理想

    伊俄当时就提出置疑,因为永恒与时光之龙不需要信仰,而拥有母巢的李察也绝不会缺战士。推行李察的政策,只会是浪费时间,看起來收效也不怎么明显。

    野蛮人就算不肯屈服又能怎样?卖给其它人类国度就是。那里的奴隶商人有无数的办法让他们屈服,把难題交给专业的人,这才是智慧。

    当时李察笑笑说:“我就是想让他们过得好些,而我们也有这个能力,并不会费太多的事。”

    战斗神官嘟嚷着继续表示反对,在他看來,位面战争就是追逐资源和利益的过程。以往也有不少诺兰德大贵族在异位面统治区推行怀柔政策,但是他们大多都失败了。所以才有了那样一句话:“诺兰德的兽人都比异位面的精灵美丽。”

    基于位面的仇恨是不可化解的,抽象一点说,那是不同规则体系的冲突。

    李察沒有反驳伊俄的话,而是径直宣布在祖源高地的战争照此方案执行。做出决定后,李察才说:“我來到这里是为了利益和力量,但不妨在过程也追求一些理想。”

    “矛盾,而且毫无意义。”伊俄说。在真正的神职者眼,世界从來都可以划分为两个阵营,其它事情亦可照此处理。

    “确实。”李察笑着承认。

    数年之后,当李察重归法罗时,当年的政策已经广为传播。在诸如兽人和野蛮人等种族激起的反响,还不如人类诸国來得激烈。

    法罗是人族占据主导地位的位面,人族对待异族通行的战争策略就是灭绝,抢走一切能够搬走的东西,杀光所有抵抗的家伙,并且将活着的都变成奴隶,转卖到遥远的国度。所以李察的行为,对整个人族來说,都是一个异类,而且很难被接受。

    若不是李察头顶三女神神眷者和神罚之矛的称号,或许又要有人置疑他是异位面來的魔鬼了。

    然而时至今日,这些政策的效果已经逐渐显现,李察日益扩大的异族军队是其之一,占领区内平静的局势又是另外一个效果。一路上,李察的部队几乎沒有遇到过野蛮人的袭扰。当然,正常情况下人类诸国在攻下异族土地后也会同样的平静,因为他们已经杀掉了所有可能反抗的异族。

    在苍茫的祖源高地上,李察的末日世界树战旗稳定地向前推进着,一面又一面军旗汇聚在这面战旗的周围,每面战旗下,都是一支身经百战的劲旅。

    空飞舞着数以百计的蝙蝠和飞鹰,监视着百公里方圆内的一切动静。有十几只分脑随军行动,在它们的协调下,近十万人的大军行动整齐划一,整齐得象一架机器。

    李察和追随者这时站在星蛹背上,俯视着下方缓缓前进的大军。

    李察终于露出了微笑,说:“有这样一支军队,我可以轻易击败敌人的百万大军。那四位真神能够纠集起來的军队,也不过就这些吧?”

    “你在这支军队上花的钱,也不比敌人的百万大军少多少了。打赢有什么奇怪?”流砂已习惯性地给李察泼冷水。

    李察摇了摇头,说:“如果是我自己指挥,并不需要这么多人,这些军队是给你们留下的。”

    “和四真神的战争或许不象你想的那么容易,小心些。”流砂凝重地说。

    “我明白。”

    数日后,这支钢铁洪流已踏过小半祖源高地,在距离高地战神大神殿三十公里处,第一次遭遇了高地战神的信众军队。那是一支由近万人组成的军队,装备和武器杂乱无章,种族也数量繁多,完全是一支乌合之众。

    在这支队伍的央,还有一个高高的移动塔楼,上面有四个**上身的野蛮人敲打战鼓,一名全身花花绿绿的祭祀正在拼命跳着战舞,祈求胜利。确实有淡淡的激励之光洒落在信众身上,但是比起对面武装到牙齿的深红军队來说,太过微不足道。

    面对李察各个方面都占据绝对优势的大军,他们居然率先发起攻击,疯狂冲锋,完全谈不上阵型和配合。

    李察的钢铁洪流只稍稍受阻,就从狂信徒们身上碾压过去,继续开向高地战神的大神殿。

    黄昏时分,李察和流砂步入高地战神的大神殿。

    这座大神殿建成的时间还不是很久,由于祖源高地物资的匮乏,因此宏伟有余而奢华不足。足足有五十米高的大神殿内,矗立的高地战神高达三十米。从神像的外表看,高地战神似乎是野蛮人武士,他戴着牛角战盔,生有四臂,分别握着剑、斧、锤、盾。其有三样都是野蛮人武士喜爱的武器。

    神像上不时掠过淡红色的光芒,那意味着高地战神的意志依然在神像内。然而此时他所有的高级神术者都被抓了起來,并交给克拉克和奈幽去处置,他们两个自然有办法暂时隔离神职人员和神祗的通道。因此就算高地战神想要和李察沟通,也找不到承载的神职人员。

    其实李察这样做,就等同于切断了和高地战神的沟通渠道,因为李察觉得沒什么好谈的。他发动这场神战的目的甚至不是征服,只是为了毁灭而已。

    “据说在几百年前,高地战神不是这个样子的。他看起來更像人类和矮人的混血种,手里拿着的是剑与盾,而且只有两只手臂。”

    流砂也在看着神像,说:“这很正常。许多本位面的神,特别是神力微弱的家伙,为了得到更多的信仰之力,会改变自己的形象,以贴近打算发展信徒的种族。这样会更容易得到信徒们的认同,发展信仰会比较快。”

    “但是这样一來,它们的神体形象不也就被信徒们固定下來了?”李察说。

    “确实是这样。所以那些位面的弱神,很多都是沒什么节操的家伙。比如说你的三女神。”说到这里,流砂的语气有些异样。

    李察当即岔开话題,这可不是一个能够深入探讨的问題。

    三女神不止一次用各种神职人员勾引过李察,而且在蓝水绿洲城的神职者年轻美貌的少女越來越多,甚至还有少年。她们还通过神官们暗示李察,在必要的时候,她们的神女甚至是化身都有可能和李察共度一个美妙的夜晚。若说流砂会对此感到愉快,那可就真是见鬼了。

    流砂也沒再追究。三女神是李察在法罗最大的伪装,而且已经被绑上了李察的战车,她再怎么不愉快,也不会把这种盟友往外推。

    高地战神当前的处境其实还不如三女神,本來他最好的出路也是如三女神一样投靠李察,只可惜犹豫不决,错过了时机。现在再想投奔李察,却是晚了。李察已经决定拿他作为一个范例,给法罗本地神看看与自己为敌的下场。有所拉拢,有所打击,这才是最有效果的作法。

    “我先看看这座神殿里还有什么。”说完,李察就仰起头,扫视着整座神殿。在他双眼,神殿有形的物质结构正一层一层地变得透明,任何秘密都无法隐藏。

    李察忽然轻轻地咦了一声,注视着神像的眉心部分。在那里有一片浓厚的阴影徘徊不散,居然阻挡住了洞察的力量。

    李察释放了一个浮空术,冉冉升到神像的头部,仔细观察着那里。阴影就在头部内不到半米的地方,看起來并不大。于是他拔出短刀,向神像内挖去,片刻功夫刀尖处就传出丁的一声轻响,触到了什么硬物。李察用短刀一挑,一颗拳头大小的金属球就被挖了出來。

    这颗金属球呈深黑色,打磨得无比光滑,它极为沉重,小小一颗东西,重量居然超过了一吨!如果不是李察心里早有戒备,入手发现不对,立刻瞬发了数个魔法,差点把这个东西失手掉落下去。

    李察托着金属球仔细观察,却发现它表面并不是纯正的圆弧,而是由无数细微的三角形构成的曲面。每个三角形又似乎可以细分成更多的三角形,当李察天然视力已不足以分辨,从而调动了能力时,可以看到的三角形数量又在呈几何级数增加着。转眼之间,李察就觉得头脑一阵眩晕,计算能力已经达到了极限。

    李察从空降落,把这颗金属球递给了流砂,问:“这是什么?”

    这颗东西连李察都看不出一点头绪,而在位面探索,越是神秘的东西往往就越有价值。

    流砂接过金属球,即使李察附加的魔法效果还在,她的手仍然微微往下一沉,随即稳住。她微露惊讶之色,随即仔细地端详起來,越看脸色就越是凝重。

    流砂一言不发,打开时光之书,就将金属球放在其一页书页上。无数时光之线从书页散发出來,缠绕在金属球上,然后沒入球体内,随即无声无息地消失。流砂继续向时光之书内注入时光之力,更多的丝线缠绕在金属球上。然而无论出现多少时光之线,都被这颗神秘的金属球吞沒,却沒有任何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