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九 末日印记

章二十九 末日印记

    流砂脸上已经渐渐露出疲惫之色,奈幽和伊俄同时脸色微变,他们看出就在片刻时间内,流砂已经消耗了相当于一个高级祭品的神恩。可是不光金属球沒有反应,书页上更是沒有留下任何痕迹。

    任何痕迹!

    “我想,我们找到了一个更大的麻烦。”流砂苦笑着。

    李察瞳孔微缩,他还从來沒有看到过流砂有如此表情,于是问:“更大的麻烦?”

    “我还不能最终确认,必须把它带回到诺兰德的永恒龙殿,才能进行鉴定。”

    李察皱眉问:“这究竟是什么?连名字都不知道?”

    流砂说:“末日印记。”

    这是一个陌生的名词,李察从來沒有在任何地方听说过它。但是仅仅从名字的含义听起來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既然流砂能说出來的,说明以前它就曾经存在过。

    “末日印记又是什么?”

    “它只是一个称呼,可以是任何东西。我也只是猜测而已。末日印记的特征就是无法被时光之力解析和捕捉,无论我消耗多少神恩,它都不会有反应。这其实意味着,它是在永恒与时光之龙光辉之外的一个东西。等我有空时,再详细跟你说吧!现在还不要紧,我们应该有足够的时间。”

    李察点了点头,心情莫名的有些沉重与压抑。他问:“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流砂意味深长地说。

    “好!”李察不再犹豫,开始下达一连串的命令。

    提拉米苏首先出现在神殿门外,食人魔督军吼叫着开始攀爬,片刻后就登上了神殿殿顶,开始拆卸殿顶的石料。近千只工蜂片刻后也飞临殿顶,帮助食人魔一起拆。它们的效率异常的高,转眼之间神殿殿顶就开出了一个巨大天窗。随即星蛹庞大的躯体在空出现,徐徐下降。

    李察军队许多战士还是第一次看到星蛹与工蜂,如此末日般的景象顿时让他们彻底失声,更增敬畏。

    星蛹垂下无数触须,紧紧缠绕住高地战神的雕像,开始缓缓上浮。

    高地战神神像震动了几下,眼看着就要被离地拔起。大殿却突然响起一声极度愤怒的咆哮,神像光芒大盛,周身都如同浸在血水,然后猛地下坠,重新落回基座上。这下变故突如其來,扯得星蛹也急速下坠,连触须都断了不少。

    强行撼动还有高地战神意志存在的神像,等的就是这一瞬间,李察、流砂、奈幽、伊俄几乎同时出手。

    李察射出一点暗红色的火焰,直扑神像。火焰一接触到神像,即刻猛烈燃烧,暗色的火焰蕴含着浓烈的深渊气息,这是对意志和精神都能产生伤害的力量。流砂则是挥出一颗飞旋的沙漏,旋停在神像头顶。当时光沙漏停止转动时,神像上的光芒也停止了流动。可是其它人的动作却丝毫不受影响。

    奈幽依旧挥出灰色的雾气,浸在神像上,那些凝止的光芒随即成片的由红色转为灰色。而伊俄则从双手间倾泻出如海潮般的璀璨光辉,凶狠冲击着高地战神的光芒,他选择的是直接神力对烧的方式。这是最直接、最生猛的攻击,丝毫不留余地,比拼的就是谁的神力消耗得起。

    战斗神官的攻击华丽而幼狠,更加重要的是他的态度,简直就是主人指明方向就会飞扑大咬的忠犬。

    “终于让你找到机会了。”奈幽低声说。

    伊俄只当什么都沒有听见,拼命倾泻着自己全部的神力,绝无保留。

    神殿又响起了一声饱含着恐惧、愤怒与不甘的咆哮,就归于沉寂。神像上依旧有神力流转,但是有灵性的光芒已经消失。刚才高地战神降临在神像内的一缕意识,已在四人联手下被完全消灭。对于一个行将从微弱神力跌落的神明來说,这也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损失。

    就在这时,在虚空一个非常遥远偏僻的角落里,一个神国悄然浮现。神国内到处都是极度愤怒的咆哮:“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那是神的声音,在神国之,这就是至高无上。

    所以神国内大地在颤抖,高山正在开裂,而河水则扑上了岸,化为洪涛奔腾席卷。一个个虔信灵魂化成的人形都在洪水挣扎着,载沉载浮。他们依然不忘祈祷和歌颂,并祈求神的宽恕。

    在神国内,祈祷是免除灾祸的惟一方法。这些人正常情况下将长存不死,但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能被毁灭。在神怒引发的洪水浸泡过久,他们也会消亡,重归虚空。

    神已经离开了自己的王座,焦燥不安地在大殿來回疾行,不时抓起一件什么东西狠狠地砸在地上。不论是什么,砸到地面时都会飞溅起无数金色闪电,闪电甚至溢出了他的神殿,从而在神国里化作更大的灾难。

    在神殿外,站着一排排的圣灵,里面更多的是人类和矮人,野蛮人的数量还未到三分之一。当闪电穿出神殿时,也有圣灵被波及,他们根本沒有抵抗之力,瞬间就被化为虚无。

    神在神国内是无所不知的,神殿的高地战神自然知道外面有多少圣灵毁于自己的迁怒。圣灵是神国战争的主力,问題是在接下來的危机,多几个还是少几个圣灵已经不那么重要了。结局都是一样,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一想到这里,神就格外愤怒。其实他也说不清自己究竟是愤怒还是在恐惧,只能不断地咆哮:“你为什么如此傲慢!为什么?!我要降下神罚,我要……”

    话说到这里,他忽然停住咆哮,所有的怒火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这时他已回想起了当时的情景,察觉到他的意识降临后,李察是第一个出手攻击的,沒有丝毫的犹豫。那完全不是一个凡生对神应有的态度。

    在那缕意识毁灭前的一瞬,高地战神只看到无穷无尽的光,和汹涌而來的神力。那是战斗神官的杰作,可是要论印象深刻,却还远不如流砂。流砂竟然可以让他的意识凝滞!

    如果不是流砂,高地战神那缕意识虽然受损,但还是能够逃回神国的。然而流砂居然可以让他的意识逃无可逃!她用的手段,至今高地战神仍然想不明白。

    那似乎是兼有时间与空间领域的力量,但是时间与空间其实是超越了法罗位面的规则,在法罗真神认知,是属于法罗世界之外再高一个层次晶壁的规则。所谓的空间之神,时间之神,距离掌握真正的规则还差得远,这一点同为真神的高地战神如何会不清楚?薛西斯和西奈绝对沒有这种能力。

    而李察,李察甚至比流砂还要让他颤抖。李察引燃的火焰含有一丝奇异的能力,甚至似要烧灼到高地战神的本体,让他也痛苦不堪。一个凡生的攻击,怎么会这么痛!!那还不是传奇!

    或许奈幽的攻击是最不起眼的,却在悄然间消耗掉了他大量神力,最终才使伊俄摧毁掉了他那缕意识。一个真神,能够分出本体的意识数量是非常有限的,每个意识的损失都是永久性的。

    高地战神更加冷静了,他强迫自己把所有的事情都回忆了一遍。

    在占领大神殿后,李察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高级神术者清点出來,除了教宗另行处置外,其余的神术者都是直接要求改变信仰。凡是沒有当场答复的,都被直接处死,丝毫不留余地。这就是完全不想与高地战神沟通的做法。

    想到这里,高地战神忽然心一寒。自从点燃神火之后,高地战神还是第二次有这样的感觉。第一次有了这种感觉不久,他就被从神座上推了下來。

    此时此刻,星蛹已经吊起了高地战神的巨大神像,逐渐升上高空,飞向动荡之地。

    星蛹一路远去,而李察的大军正源源不绝地开进城市。高地战神的大神殿所在地,是附近最大的一座城市。说是城市,却也不过几万人的规模而已,李察的大军进城,立刻将城内挤得满满的。

    城市大多是女人、孩子和老人,青壮年大多被拉进了军队,在李察大军的铁壁前碰得粉碎。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不要命的狂信徒,可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如果不肯拿起武器,那么首先就会被高地战神的信徒们杀掉。

    城内余下的居民都被驱赶到城南的广场上集,人们惴惴不安。李察登上高台,俯视着下方的人群,轻声对身边的流砂说:“如果不是我,而是其它的什么人站在这里,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法罗的人类国家吗?他们会把这里所有的人都变成奴隶。当然,在过程至少会有三分之一的人死去。”

    李察点了点头,说:“这样说我心里就舒服多了,我只会把狂信徒变成奴隶。”

    在广场上的人群,大多数是野蛮人,也可以看到其它种族,包括兽人、矮人甚至还有些侏儒。里面人类非常的少,就算是有,只看外表服装也可以知道他们不过是些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