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九 就范

    李察伸了伸手,人群就安静下來,等待着命运的宣判。大多数人眼有的全是绝望,只不过周围全副武装的战士数量甚至比他们还要多。

    “你们当或许还会有高地战神的狂信徒,沒关系,你们可以走出來,來到我的右手边。你们只是普通人,和那些神职者不一样,我并不要求你们必然改信,但是作为虔诚狂信者的代价,是将被变为奴隶。其它的人,只要起誓放弃高地战神的信仰,就可以继续生活在这里,并且可以得到平民的身份,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李察的话在人群立刻激起一片喧哗,这是前所未有的优厚条件,任何人都沒有在征服者听到过。在法罗历史上,宗教战争甚至比异族战争还要残酷,当一座宗教城市被攻占后,往往城市内的居民都会被杀死,以从根源上消灭对方神的信徒。这样做的另一个原因,就是狂信徒基本上是难以转变的,而浅信徒的信仰却又无法甄别,不知道他们是真的浅信者,抑或是狂信徒们伪装的。

    改变信仰的过程过于漫长和不确定,所以屠杀在很多人的眼就成为一种高效率的方式。

    在很多神的眼,也是如此。

    慢慢的,有人开始走出人群,走向李察划定的区域,他们将以这种方式饯行他们对高地战神的信仰。剩下的是大多数,里面肯定会混有别有心思的狂信者,只是不知多少。然而李察是來自诺兰德,一个神战已经进行了无数年,又与其它位面诸神争斗了无数年的主位面。在那里,与诸神作战的知识已经成为完善的体系,更是被系统地在大多数强者传承着。

    李察挥了下手,一队队骑士出列,护送着成排的牧师们走向人群。一个个高大骑士围绕着人群奔驰,不断高呼着:

    “余下的人,跟着牧师们一起念颂祷词!不肯念的,视同于狂信徒!”

    牧师们念颂起神秘的祷词,在骑士们刀枪的威胁下,开始有人跟随念颂,并且人数越來越多。慢慢的,一缕缕肉眼看不见的能量开始升腾,逐渐弥漫在人群。骑士们锐利的目光一遍遍扫过人群,不断把那些不肯念颂祷词的狂信徒从人丛里抓出來。就在这时,一个年轻女人突然一声痛苦尖叫,倒在地上,拼命地打着滚,片刻之后,竟然从她的七窍喷出了神火!

    她周围的人们一片哗然,纷纷退后。人们自然知道这意味什么,这是神罚!她做了什么,竟然会招至高地战神的神罚!

    人们这才想起,她刚才也和众人一样在念颂着祷词。可只是随便跟着念念,怎么突然招來了神罚!?

    “继续念!!谁也不许停!”骑士们如炸雷般的声音不断回响着。

    人们战战兢兢地继续念颂着,他们忽然发现,这段祷词并不如想象的那样简单。人群,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再次倒在地上,身上燃烧起神火。紧接着,是一个壮年男子。就这样,一个个狂信徒倒下,他们都招致了高地战神的怒火。

    李察沒有关注那些痛苦的狂信徒,而是仰头望着天空,他的目光已穿过天空,落在虚空的神国内,高声喝道:“你也好意思自称神明?除了惩罚自己的虔信者,你还能干什么!”

    李察的质问如雷鸣般滚滚传开,不光让广场上的人们听得清清楚楚,更是在高地战神的神国回响着。这时神国内时时会响起如窃窃私语般的声音,内容却全是对高地战神的诅咒和斥责。这就是祷词的内容,只不过在牧师的作用下,如果狂信者念颂了祷词,他们的声音就会被自己深信着的神听见。

    高地战神并不是一个宽容的神明,被数百个声音厨不断地辱骂,就是脾气再好的神也难以忍受,更何况是好战的高地战神?所以他宁可损耗神力也要降下神罚,将那些狂信者烧死,以示神威。

    讽刺的是,诸神的神罚只能落在那些狂信者们身上。就象伪信者西奥多所说的,信仰就是一道绞索,一头系在信徒的脖子上,一头握在诸神的手。信仰越深,绞索就系得越紧。

    现在李察已经明白,西奥多是一个非常偏激的伪信者和亵渎者,他的理论和方法虽然非常有用,甚至可说是开创了一个流派,但有时会有失于偏颇。他所设计的这套祈祷仪式非常有效果,直接用神的手來鉴别狂信者。

    仪式依然在进行着,不时有人燃烧,也有狂信徒自行走向指定区域,更有人疯狂冲向骑士和牧师们,想要与之同归于尽。他们立刻倒在那些武装到牙齿的骑士刀剑之下,如此巨大的实力差距,哪怕他们燃烧了自己的全部斗志和灵魂,也沒能给任何一个骑士留下任何一点伤。

    终于,仪式到了尽头。李察让人把那些狂信徒带走,然后对余下的人说:“恭喜你们,从现在起,你们就是深红公国的平民了。很快,你们就会知道这个身份会为你们带來什么。”

    李察的声音在魔法作用下变得异常洪亮清晰,但人们依旧是将信将疑地离去。直到他们走向各自的家,依然沒有看到致命的刀剑或是魔法袭來,这才放下了心,匆匆赶回了家。然后失去了亲人的家庭才开始哭泣。

    接下來的几日,李察将高地战神的神殿改造成了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祭坛,并在这里举行了献祭仪式。这次献祭的是李察从绝域战场上带回來的那些祭品。流砂依旧以时光之书作为祭坛,并主持了献祭。

    献祭进行得低调且迅速。第一次李察就选择了那个顶级祭品进行献祭,结果出來几个让李察颇觉无奈的选择。李察第一时间就放弃了时光类神恩,而是选择了特殊装备类的神恩。其实李察现在不缺装备,缺的只是神器那一级别的装备。之所以做此选择,是因为这个特殊装备的神恩下罕见地说现了一个说明:“选择我,就意味着对主持仪式者的额外馈赠。”

    当看到这条说明时,李察格外无语,不知为什么,竟有些许的恼怒升起。这确实是他最近急需的选项,可沒想到却以这种方式出现,而且写得如此明显。难怪为数众多的强者对永恒与时光之龙颇有微词,现在李察终于明白了,那就是自己深藏着的秘密都有可能被窥探,并且被要挟利用。

    沒有强者会喜欢这种受人操纵的感觉,李察也不喜欢,尽管他必然会选择这一样。

    李察强压下心头的不快,伸手触摸了代表着特殊装备的光球,结果从破裂的光球掉出一片残破的骨片。李察接在手里,残存的时光之力将这片骨片的用途传递到李察脑海。这片骨片可以用來修补大部分武器,并且有可能提升武器的等级。但它最佳的用途还是在以兽骨为主料制成的武器上。这让李察立刻就想到了自己的那把野蛮屠杀,现在大多数时间他都把这把刀当作短剑使用。李察抽出野蛮屠杀,试着将骨片在刀上一放,骨片竟溶化了,然后就浸入到野蛮屠杀内。这柄凶刀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震颤了几声,刀锋变得更加修长纤细,那柄短刀则变长了一截,几乎不比长刀短多少。

    变化之后,整把刀透出苍茫的深灰色,气息也更加深沉,竟透着一股铁锈的味道。李察察看之下,发现这把刀又增加了两个属性,锋锐和破甲。如果是对阵蛮族,那么这两个属性就会变成强力锋锐和强力破甲。增加了两项属性后,野蛮屠杀已经晋入传奇级别。

    从准传奇晋升传奇,却消耗了一个顶级祭品,这让李察不禁皱了皱眉。现在他只能期望这项神恩确如说明所称的那样能够分配额外的神恩给流砂。

    此时此刻,祭坛光幕外的流砂忽然微微一震,露出意外之色。她确实感觉到有大量神恩正流向自己,远超正常主持一次顶祭仪式所得。另外一部分神恩则不断流入时光之书,不断强化着这件神秘莫测的神器。可是留给李察自己的神恩勉强够一个高级祭品,这是顶级献祭!流砂又沒有干预献祭的内容,怎么会变成这样?可是献祭仪式沒有结束前,却是不容打扰的。李察形同于处在另一个时空内。

    献祭在继续进行。李察林林总总一共献祭了近百件祭品,加总的价值大约与两次顶级献祭相当,但那是指祭品售价,实际上所获神恩总量比两次顶级献祭要多得多。但祭品数量多、等级低,最终的结果就是并沒有得到什么真正有用显赫的神赐。沒有血脉能力,沒有强力技能,也沒有强大的五阶构装设计图,更不会有天选卫士。李察得到了数年的生命,一堆零碎材料,另外得到一把准传奇级别的重锤。这把双手重锤大得异乎寻常,光锤柄就长达三米,锤头更是有数吨重,在砸击的刹那还可以释放出极为强烈的冲击。如此重锤,李察麾下也就提拉米苏能够抡得起來了。

    然后,李察看着手几颗大大小小的时光沙漏,总算觉得沒有被永恒与时光之龙坑得那么彻底。这些生命露珠虽然少了些,却总好过沒有。

    PS:这两天事多,暂时只能一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