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二 开屏

    李察站了起來,说:“你愿意这样想就好。这个地方并不适合你,过几天就会有人來接你。去蓝水绿洲城,我在那里有一个设施完善的实验室,另外还有一个让人惊讶的主持人。如果沒问題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李察!”佩林叫住了李察。

    “怎么?”李察回身,看着这个实际上比自己还小,但是外表却已是暮年老人的故友之子。

    佩林搓着手,有些犹豫地说:“李察,我在这座城市里已经住了几年,有一些很好的邻居和朋友。他们在这里生活的很快乐,如果……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让他们一直保持着这种快乐。”

    李察向佩林一指,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想要为这里生活的人们争取些好的生活,这是个美好的愿望。我说过,你可以试着影响我的决策,将來甚至可能拥有自己的领地。但是想要让我听你的话,就需要做出相应的贡献。你的成就越大,就越是可以为更多人争取美好的生活。另外,时光沙漏的获得越來越困难了,今后更多的时光沙漏,也需要你靠贡献來换取。”

    “我尽力。”

    在离开之前,李察忽然回头,说:“佩林,我期待着你会给我很多惊喜。”

    佩林的目光落在桌上那堆书上,眼中已满是狂热,但他说的依然是:“我尽力。”

    李察点了点头,纵马离去。

    在绿洲城外,一只速度型分脑从天而降,载上李察向蓝水绿洲城飞去。

    在魔法实验室里,珞琪正埋首于构装的世界里,她沒有化妆,身上的法师袍也沒有任何装饰,一头青丝束成马尾挽在脑后,握笔的手格外沉稳。在桌面基质上,已经铺好了七块大小不一的魔法皮,每块上都是一个功能魔法阵。珞琪现在正在做的,就是把这七个功能魔法阵合而为一,变成一个整体。这个过程并不需要太多的时间,需要的是设计和精度,而这两点正是低阶构装师最不在行的地方。

    终于完成了这幅构装,珞琪输入一道魔力,试过效果无差,就准备放进封魔盒里时,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些异样。她猛然回头,看到李察站在身后,已经不知道站了多久。

    李察从她手中接过构装,仔细看了看,赞道:“做得不错,想法也很有创意。不过这些工作应该不难,为什么不交给下面的人去做?”

    珞琪摇了摇头,说:“功能魔法阵的连接是最核心的部分,我不放心交给他们。确实有几个人也能够完成这道工序,但我担心他们学会之后,就会把设计方法流传出去。这是最核心的机密,必须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

    李察拍拍她的头,说:“想要忠诚总是有办法的,比如说,魔法奴役卷轴。今后你的主要精力应该放在构装设计和魔力升级上,这些工序上的事交给其它人就好。别忘了,你当初设计这种简化版构装的时候目的就是为了大量制造。”

    李察把已经完成的构装放下,然后说:“另外我给你找了个帮手,过段时间你就能见到他了。有什么设计上的问題,你们可以互相帮助。好了,现在去给我准备一间单独的魔法实验室,另外把所有的魔法材料都准备好。”

    珞琪眼睛一亮:“你准备做构装了吗,这次是什么?我可以看吗?”

    “四阶的魔动武装,会很困难。”

    珞琪脸上立刻有了光彩,说:“我立刻就去准备!”

    当她匆匆而去时,李察才注意到她的桌上摆放着一个精致的镂金小盒,一看就知道不是封魔盒,而且里面散发着熟悉的波动。李察心中一动,拿起盒子,打开,看到里面是一枚时光沙漏,正静静地躺在丝绒的盒底。这是李察派人带给珞琪的时光沙漏,却沒想到她沒有使用,而是将它好好地放了起來。

    李察轻轻叹了口气,伸手在时光沙漏上一敲,沙漏立刻碎了,丝丝缕缕的时光之力按照李察的心意追上了珞琪,融入到她的身体。疾行中的珞琪身体一震,然后悄悄吐吐舌头,直奔材料仓库而去。

    一小时之后,一切都准备好了。四阶的魔动武装需要用到的材料合计达一百五十多种,这些材料摆满了整面墙的格架。李察已经换上了宽松舒适的衣服,把状态调整到了最佳。即使如此,他也知道如魔动武装这样的四阶构装,放眼整个四阶构装中属于第一流的等级,难度比之生命诛绝还要略高一线,不失败个七八次实在说不过去。

    李察提起神器魔法笔,正要下笔,手忽然停到了半空,开始思索起來。三阶的魔动武装能够给李察提供相当于十四级斗气的能力,而四阶魔动武装则是十六级,五阶魔动武装,按照劳伦斯原本的预想是可以提供相当于十八级斗气的能力。能够让一个法师,哪怕是传奇法师拥有相当于圣域的格斗能力,魔动武装确实无愧于五阶构装的地位。可惜的是劳伦斯并沒能完成五阶魔动武装,还有几处尚待处理的空白。

    这幅构装的关键,就是将魔力转换为类似于斗气的一种能量。可是李察总是觉得原本的设计思路中,这部分似乎有些问題。而五阶构装缺失的也正是这一部分。李察思索之际,眼前忽然闪过劳伦斯的形象,那个干瘦矮小的老头年轻时候,想必也比现在威武不到哪里去。另外劳伦斯的体质并不出众,和李察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恍若一道闪电在夜空中划过,李察猛然大叫一声:“我明白了!”

    这突如其來的叫声把珞琪吓了一大跳,忙问怎么了。李察取出一张魔法纸,飞快在上面画起设计图來,边画边说:“我要对原本的设计方案作下修改,你忙自己的吧!”

    说完,李察就不再理会珞琪,而是完全沉浸在构装的世界里。

    四阶构装无比复杂,想要修改原本的设计又谈何容易?

    在李察面前,一张张空白的魔法纸上写满了数据,然后李察摇了摇头,又把它们随手扔在地上。

    桌上堆得高高的魔法纸由高变低,再变得沒有,然后珞琪又会抱进來新的一叠纸。李察扔在地上的那些计算草稿,她也会全部捡起,并且整理过存放好。这些草稿纸上,就记载着一个四阶构装改动设计的整个过程,重要和复杂程度并不比全新设计一个四阶构装差了。起初珞琪还想试着跟上李察的思路,李察扔下的纸她还会拿起看一会,试图理解其中涉及的数学和公式组。可是第一张就让她看得头痛不已,才刚刚看懂最初的一点,就发现脚边已经扔了十几张纸。

    珞琪心下骇然,这才明白自己和李察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窗外的天渐渐暗了,珞琪端來的午餐一直放到冰凉,都沒有动过。她将完好的午餐端了出去,又端进晩餐。

    月上中天。

    晚餐依然沒有动过,珞琪端走,又搬进來宵夜。

    快到黎明时分,终于,李察说了一句:“弄点喝的。”

    “要水吗?”珞琪问。

    “不,酒。”

    珞琪依言端來一瓶烈酒,并倒了一杯放在李察手边。李察看都不看一饮而尽,又开始疯狂工作。

    珞琪已经放弃了去跟上李察的思路,她就是坐在旁边,安静地看着沉浸在构装世界的李察。她忽然觉得,这个时候什么都不想也不错。

    酒瓶空了一个又一个,天黑了,天又亮了。

    李察忘了时间,珞琪也忘了时间。

    终于,李察画完了一条无比复杂曲折的线条,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在他面前,是一幅全新的魔动武装设计图。

    珞琪沒有去看设计图,而是拿來了一块热毛巾,给李察擦脸。李察舒服地闭上眼睛,吐出一口浓浓的酒气,然后才睁开眼睛,问:“奇怪,你怎么对我的构装不感兴趣了?就不问问我改出了什么?”

    珞琪浅浅一笑,柔柔地说:“反正你总是厉害的,我看了也看不懂。”

    李察看着珞琪,奇怪地问:“这可不象你。”

    “这么多年了,我也会变的呀。”

    李察恍然,自从把珞琪赢了回來,确实是好几年过去了。珞琪留给他的印象,就是聪明、勤奋,疯狂工作的劲头宛然就是第二个他。可是他差点忘了,当年珞琪也曾倾倒过无数青年才俊、贵胄公子。

    现在的她,温婉可人起來,却又是一种风情。

    “果然大美女!”李察赞道。

    珞琪嫣然一笑,说:“那就别放我走。”

    李察哈哈一笑,说:“那是当然!”

    说完,李察却把珞琪拉到了桌前,指着刚刚完成的设计图,说:“你看,四阶魔动武装本是可以给承载者提供最高相当于十六级斗气的力量,但现在我修改过设计后,它能够提供的力量已经相当于十八级了。”

    珞琪一声惊呼,她可是看过魔动武装的设计图,虽然看不大懂,但还是知道原本魔动武装的功能极限。

    “圣域力量?那不是五阶魔动武装才能达到的效果吗?”

    李察傲然一笑,说:“但是它仍然是一个四阶构装,也只需要四阶的承载力!你不想知道我是如何办到的吗?”

    珞琪看着李察,忽而轻笑道:“你啊,现在就象只急着开屏的孔雀!”

    李察一时哑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