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三 改良的魔动武装

章三十三 改良的魔动武装

    这幅魔动武装做起來比李察预想的还要困难得多,整整一个月过去,失败了整整十一次,才最终成功。

    这张魔动武装一共由个部分组成,需要分置全身各处。十一次失败,让它的成本飙升到了惊人的一千五百万,几乎把李察留存下來的珍稀魔法材料一网打尽。但拿着这幅构装,李察心境却是无比复杂。

    李察当初灵机一动,想到劳伦斯的体质比普通法师都要弱些,所以设计的魔动武装必然要严格控制力量输出的幅度,否则的话他自己的身体首先就要吃不消。而李察就针对这点进行改进,大幅提高了能量输出的强度。这是极为危险的改动,如果不是李察体质强悍过人,也绝不敢这样大改。由于改动的是核心部分,所以设计格外复杂,几乎相当于设计了一个全新的构装。若不是李察智慧天赋格外强大,光是计算部分就需要数月时间。

    改良过的魔动武装由此难度大增,已经逼近了传说的五阶构装。

    成功做出这幅魔动武装,意味着李察的手已经摸到了圣构装师的大门。从今以后,四阶构装将不再是李察的障碍。每个四阶构装,都值得专门开一次发布会。在四阶的世界里,沒有标准构装这个说法,每个四阶构装都会深深打上构装师本身的印记。

    一个月时间,李察整整瘦了十公斤。

    珞琪已经为李察准备了几样精致小菜,两瓶烈酒,并且放好了一缸热水。吃饱洗净,自然又是和珞琪大战一番。不过这一回,珞琪能够感觉到李察要爱惜得多。

    大战结束,雨过云收之时,天色已经泛白了。李察半靠在床背上,静静看着窗外的黎明晨光。而珞琪则如一只小猫般蜷缩在他怀里。

    “在想什么?”她有些慵懒地问。

    “我现在终于可以确定,将來有一天,我会成为诺兰德最杰出的那些人的一个。”

    但李察说这句话的时候,沒有丝毫骄傲自许,反而有着淡淡的落寞。所以珞琪问:“那不是很好吗?”

    “是很好,但还不够好。”李察说。

    “要怎样才算够好?”

    李察默然良久,才悠悠叹一口气,说:“要站在整个时代的巅峰处,才算是吧?”

    珞琪撑起身体,看着李察,问:“为什么要这么逼自己?”

    这一次李察沉默得更久,就在珞琪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李察说:“因为我看到了一些未來的片断。只有站在整个时代的最高处,才有可能避免这样的未來发生。”

    珞琪沒有作声,又伏在李察的怀里。对她來说,无论苏海伦、山与海还是流砂都是太过沉重的名字,她也曾光耀一时,但却根本不在同一个层次上。她的名字,甚至出不了浮世德,也进不了那些主宰着大陆局势的大人物们的耳朵。

    她能够把握的,也只有眼前这短短一刻而已。她知道,当李察做完了魔动武装之后,就又要离开了。下次见面,却又不知道是宏何月的事。想到这里,她忽然觉得有些冷,不由得缩了缩身体。

    “怎么了?”这次是李察问。

    “我想,我可能爱上你了,很糟糕!”珞琪的声音,带上了一点点哭音。

    李察轻抚着她的头发,沉重地叹了口气。

    天终于全亮了。

    沒等李察催促,珞琪就跳了起來,然后一阵风一般忙碌,为李察准备好了从衣服、洗脸水到早餐一系列的事。

    用完早餐,李察终于向魔法实验室外走去。走出门后,他回头时,却看到珞琪依然在门口看着他。李察于是大步走回,用力把她抱在怀里,然后在她唇上轻轻一吻,这才离开。

    在大会议室,刚德和雷蒙已经等在那里了。

    “怎么样,边境上有麻烦吗?”李察一进会议室就问。

    刚德直接一挥手,说:“能有什么麻烦?那些公国个个都温顺得跟绵羊似的,让我都不好意思欺负。”

    李察笑道:“你肯定沒少挑衅吧?”

    刚德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好不容易有点事情做,当然有些忍不住了。我就是想看看,那几个大公的脾气究竟有多好。”

    “那看出來沒有?”

    “相当好,非常好,好得不能再好了!”刚德深深一叹。

    李察转向雷蒙,问:“铁三角帝国那边怎么样?”

    雷蒙总是一副从容淡然的样子,慢条斯里地说:“非常平静。国内甚至连大规模的军队调动都沒有,并不象是打算和我们一战的样子。如果他们真想打仗,怎么都瞒不住的。”

    说完,雷蒙有意无意地看了李察一眼,似乎是在观察李察的表情。在黑谷发生的事,李察并沒有跟任何人说。也只有他和流砂知道,迟早要和诸神一战,至少是凡间的战争。而且战争到來的说不定比预想的还要快。

    不过雷蒙再次沒能从李察脸上看出任何东西來。

    李察轻轻敲着桌子,沉吟一会,说:“军的那些诺兰德战士,现在应该够条件重获自由了吧?”

    “沒错,他们服役时间都已经超过期限了。”刚德说。

    李察点头道:“那就开放传送门,让他们回诺兰德吧,每个战士额外给一年的军饷。对了,米托大师也可以回去了。”

    刚德大吃一惊,说:“就这样放他们回去?那可是有好几个构装骑士啊!”

    “他们已经为我战斗很长时间了。既然当初答应了,就应该办到。”

    刚德仍然很不情愿,说:“可是他们确实很能打仗。”

    “就这样定了。”李察直接做了结语。

    “好吧,你说了算!米托那老头还是挺有意思的,我都有些舍不得他了。就是不知道他还肯不肯回來。”

    李察笑道:“如果米托大师还肯回來,当然很好。不过大师年纪大了,想要专心研究魔法,暂时不想战斗了。好了,我要离开半个月左右,这段时间如果人类国家大举进攻,就立刻通知我,然后想办法拖时间,拖到我回來为止。祖源高地那边还是和以前一样,让他们自己随意去打。”

    交待完一应需要注意的事,李察就收拾行装,离开了法罗。辗转穿过了几道传送门和传送阵后,李察又回到了无比熟悉的地方,黄昏之地。

    大战正式终结后,神圣同盟又恢复了在军团要塞周围随机传送的作法。李察看了看自己所处的位置,知道赶到日不落之都大约需要七八天左右。到黄昏之地的第一件事,依然是检查装备和构装。虽然李察现在实力又增强了几分,可是绝域战场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就连传奇强者都有可能陨落,李察可不觉得自己现在真就比传奇强者还强了。

    必要装备工作完成,李察就一路向日不落之都奔去。

    黄昏之地又变成了老样子,两个主位面的强者在辽阔世界里相互猎杀,各有斩获。上次血战,达克索达斯虽然最终被打退,从整体來看损失却并不比诺兰德多多少,双方算是打了个平手。

    辽阔世界,末日景象,在这样的背景下狂奔别有感觉。李察发现自己竟然有些爱上了这种生活,胸热血又开始渐渐沸腾!

    就在李察飞奔之际,数十米外一块黄褐色的大石头后突然窜出一头鼠魔,如闪电般向李察扑來,上下四颗门牙如锋利的铁铲,准备在李察身上狠狠挖出一个血洞出來。在鼠魔眼,李察好象动,又好象沒有动,可是它的确咬到东西了。不过咬到的不是李察,而是李察手的野蛮屠杀。

    这把长刀岂是咬得碎的?鼠魔一口下去,几乎把自己的脑袋切成两半,直到临死之前,它也沒弄明白李察手里为什么会突然多出一把刀,而这把刀又是如何到了自己嘴里的。

    李察将野蛮屠杀轻轻一抖,上面所有沾连的血珠、碎肉和脑浆就全部被抖落,全无半点残留。他刚想走,又回头看了一眼鼠魔的尸体,还是摇了摇头,回身开始收割材料。浪费可不是他的习惯。

    在各类达克索达斯人,鼠魔也许是最让人头痛的,但也是最能够加以利用的。它全身上下各个部位都有不菲价值。在黄昏之地,不乏有专门猎杀鼠魔,然后把整只扛回來的猎人。

    在这片末日的土地上,一头年轻的昂科雷半人马战士正在悠然地走着,锐利的目光不时扫过大地,不放过任何一点可疑的迹象。他体形极度健硕强壮,几乎直追人马队长,背上还背着两具人类强者的尸体。这两具尸体既是它战绩的演示,也是它平时的干粮。那名年轻人族强者的两条腿都不见了,应是已经进了它的肚子。

    他正在追踪一名人族女性强者,已经连续追了十几天。人马战士可以断定,她绝对沒有力气跑回军团要塞了。

    人马战士抬起头,看了看远方的地平线。在那里,隐约可以看到一线微弱的光芒。那是日不落之都的方向,能够看到它的光辉,说明已经离那里很近了,圣域强者全力赶路的话,三天时间就能赶到军团要塞。这里遇到人族强者的机率非常大,可是年轻的人马战士却毫不畏惧,继续搜索着猎物。对他來说,这里意味着捕获猎物的机率也更大。

    PS:又恢复了十二点更新,传说的断更危机总算渡过了。果然,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体力和精力是更新的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