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四 礼物 上

章三十四 礼物 上

    人马战士的目光忽然落到了地上一堆乱石上,然后蹲了下去,仔细地观察着。这堆石块看上去和原野上其它乱石堆沒什么不同,但实际上却是达克索达斯人一种传递信息的方式,通过石块摆放的位置,对应的一系列数字,可以传递极为复杂的信息。

    人马战士仔细分辨着其的信息,不料身边突然传來一个柔和的声音:“这堆石块里写着什么?”

    虽然听不懂,但人马战士知道那是诺兰德语,骇然转头,却是看到一个年轻的诺兰德人正站在距离自己不过数米的地方,也在盯着那堆石头看。

    人马战士立刻握紧了武器,但沒有立刻发动攻击。这个年轻男人在他眼弱得可以,又穿着一身很普通的法师袍,上面甚至沒有感觉到什么魔力波动,就是一件普通长袍而已。按照人马战士的常识,自己手的重枪随手一挥,这样的家伙就能砸死十个八个的,然而他的直觉却在强烈尖叫着,提醒着他危险。

    如果是一个普通的诺兰德人,如很够來到如此近的距离却丝毫不被发觉?他能够站在这里,也就能够将武器插进人马战士的身体里,才会被发觉。

    看到人马战士的表情,李察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不是所有达克索达斯人都懂得诺兰德语,于是他撕开一个小巧的卷轴,为自己加持了特制的通晓语言后,又问:“这堆石块里写着什么?”

    人马战士立刻怒吼道:“这是我们达克索达斯人的秘密,不可能告诉你!”

    李察叹道:“真遗憾,我原本还想放过你的。另外,你浪费了我的卷轴,这个卷轴可是很贵的。”

    人马战士一言不发,忽然轮起重枪,狠狠向李察当头砸下!这根重枪枪身足有碗口精细,重量过吨,如果一枪落空砸在地上,四溢的震波也具有相当强劲的震慑和杀伤能力。人马战士的这一枪相当于将他们天赋能力的震地踏击用武器來施展,更加隐蔽迅捷,已经有好几个诺兰德强者栽在这招之下。

    李察身上忽然冒出耀眼电光,蛇一样的电弧到处显现,甚至还有几颗电球环绕着他上下浮飞!这一刻李察的气势完全变了,他拔出野蛮屠杀,迎上了人马战士的重枪。刀枪相交,李察如遭电击,全身剧震,闷哼一声,嘴角就有鲜血流下。可是人马战士那重逾山峦的全力一击,竟然被李察生生架住!

    李察露出一个满意的笑,用力格开人马战士的重枪,然后以玩味的眼神盯着惊骇到不能自已的人马战士。

    昂科雷人马天生力量强大,这头年轻人马战士又是族杰出之辈,这一击已经相当于人族专门强化力量的圣域战士。李察虽然挡得极为吃力,而且最多再挡个两三下防守就要崩溃,可是他毕竟还是挡下了这一击!

    李察用手指向人马战士勾了勾,说:“再來!”

    高级通晓语言卷轴的效果就算不在,人马战士也能看懂这个全位面通用的挑衅手势。刚才那一击虽然被李察架住,可是人马战士已察觉李察的力量还是要逊于自己,再來几下,李察必定吃不消。看來这是个狡猾的人族,原本是战士,却偏偏要披个魔法师的皮好引他上钩。

    他狂吼一声,重枪横扫!

    李察又挥刀迎上,但这次却不再硬接,而是一带一压,就让人马战士的重枪失去方向,重重砸进地里。李察沒有就势进击,反而后退了几步,拉开了距离,然而就在人马战士的眼皮底下,好整以瑕地给自己加持各种状态魔法,蛮牛之力,迅捷,魔法护盾,机敏反应……连续七八个魔法,看得人马战士目瞪口呆。

    “再來。”李察又向他勾了勾手指。

    人马战士吼叫着冲上,重枪如狂风骤雨向李察砸去,刺去,甚至连天赋能力的震荡踏击都用出來了,可是李察在枪风进退自如,周身电光明灭不定,手野蛮屠杀格挡挑引,将所有的攻击都一一化解。人马战士只觉得所有攻击沒有一下砸到了实处,周身沸腾的力量根本就用不出來,实在是说不出的别扭。在以往的战斗他也曾经遇到过人族精于技艺的强者,可却沒有一个如李察这样的滑不留手。

    这一轮猛攻沒有丝毫效果,人马战士不得不跳出战圈,死死地盯着李察。他不断喘着粗气,周身汗如雨下,打湿了厚长的毛发。仅仅几分钟的狂攻,就消耗了他小半的斗气,而对面的李察却是好整以瑕,丝毫不见疲累。

    李察沒有立刻进攻,而是等了几分钟,待得这个人马战士呼吸稍稍均匀,这才又勾了勾手指,说:“再來。”

    人马战士咆哮一声,提枪冲上,在激战之前,他忽然觉得自己好象是个傻瓜。战斗的结果验证了人马战士的想法。李察又以无比精湛的格斗技艺化解了他所有攻击,这时人马战士就是再笨也都看明白了,李察战斗艺术极为可怕,现在明显是在拿他磨练着什么。

    他瞪着通红的眼睛,死盯着李察,不断从鼻孔喷出粗气。当李察再次向他勾了勾手指时,人马战士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然后转身就逃!

    李察一怔,随即失笑,拔足就追。昂科雷人马是个以速度见长的种族,但是说到长途追袭,他们却不是人类大魔导师的对手。而李察这种有魔动武装在身的大魔导师,就是短途冲刺的速度也远远超越了他。

    李察身上再度喷出大片电火,拉出片片残影,如流星般向拼命逃窜的人马战士追去。在李察身后,片片电火落在地上,竟化成无数电光蜘蛛,四下爬动,片刻后才渐渐消散。

    转眼之间,李察就已和人马战士并肩奔行。人马战士惊怒交加,骤然停步,一枪向李察狠狠刺下!这一枪注定了沒有结果,李察横跨一步,长刀一刺即收,只在原地留下了一个残像。

    人马战士的重枪只是刺穿了李察的残像。他忽然僵在原地,缓缓低头,看着自己的体侧。那里的重甲已被切开,露出一道一米多长的伤口。伤口很浅,还不到一寸深,这让人马战士心稍许宽慰。可是他的心却跳得越來越快,本能地感觉到大难已经降临。

    那条长而不深的伤口忽然自行撕裂,血肉全部爆散,血雾喷得如同下起了腥红色的暴雨!一颗硕大的心脏掉落在地上,滚到人马战士面前。它还在强劲地脉动着。人马战士盯着它看了足足数秒,才忽然想明白,原來这是自己的心脏。

    李察远远站在十余米外,看着人马战士缓缓倒下,暗自叹了口气。这是个不错的对手,让李察对魔动武装的使用更加有心得。改进过的魔动武装输出力量时太过凶猛,以致有些难以控制。李察原本已经磨练成熟的战技也要重新修练,以适合这个全新的构装。

    片刻之后,李察又向日不落之都走去。沒过多久,一个手提长长锁链的魔人出现在李察的视野里。

    看着目露凶光,徐徐逼近的魔人,李察又伸出手,向他勾了勾手指。

    就这样,当数日后李察步入日不落之都时,身后又背了一个不小的包裹。和离去时相比,日不落之都稍稍恢复了些元气,可是和当年全盛时期完全无法相比。上一场大战,强者们损失得实在太惨重,这让许多人对龙德施泰德元帅产生强烈不满,愤而离开了军团要塞。虽然又有许多强者到來,但数量上却连当日的一半都不到。元帅现在仍在同盟大法院接受审判,这注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已经审了很久,而且注定还要继续审很久。

    现在在日不落之都内共有三名传奇座镇,以确保要塞不失。其一名传奇是从千年帝国赶來,专门协助神圣同盟防守日不落之都的。黑斯廷依然在,但显然,李察沒有跟他见面的兴趣。

    劳伦斯的小店依旧是原本的样子,里面冷冷清清的看不到一个客人。事实上,自从李察认识老头儿的时候起,就沒看到他的店里有客人光顾过。就是有人來也沒用,他的店里根本沒有任何东西可以出让。來的人大多是受了重伤,想要求他出手医治的。

    当李察走进小店里,听到的是熟悉的鼾声,老头依然趴在柜台后面睡着觉。即使在睡梦,他也露出猥琐的笑容,显然沒有在做什么好梦。

    李察凑近劳伦斯的耳朵,大叫一声:“老头儿!醒醒,我來看你了!”

    劳伦斯一下子吓得摔到了地上,惊叫道:“谁來了?宝贝,是你丈夫回來了吗?见鬼,快让我到衣柜里躲躲!”

    李察哭笑不得,看來这老头年轻的时候沒少干这种事,不然怎么会做这样的梦。他将劳伦斯从地上扶了起來,将他在椅子里放好。

    圣劳伦斯看清了李察,这才惊魂稍定,然后就脸色一变,怒骂道:“你这臭小子,早不來晚不來,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扰我的好梦!我才刚把小南希的衣服脱光!”

    南希这个名字很耳熟,李察随即想起这正是劳伦斯名单上的一个人。‘小’南希,现在的年纪应该做李察的奶奶都绰绰有余。

    PS:今明两天都只有一更,更新在十二点。后天起恢复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