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七 不归

    这阵燥动起得突然,又很隐晦,说不清楚是为了什么在燥动。李察心中微动,想起了关于深蓝冥想的一个说法。传说中深蓝冥想的进阶:深蓝咏叹可以让冥想者的灵魂进入到另一个神异的世界。而深蓝冥想则是触摸到了那个世界的边缘。使用深蓝冥想久了,直觉会变得越來越敏锐,但是却说不清楚是为了什么,就连苏海伦也解释不了。而且那个时候李察看上去距离成为大魔导师还相距遥远,可是现在他开始修习深蓝咏叹时,苏海伦却又陷入了沉睡。

    李察平复了一下心情,站了起來,正准备出门时,心中忽然又隐隐泛起了燥动不安。他忽然觉得双手有些异样,低头一看,才看到指尖处竟然红得如欲滴出血來!什么都沒有发生,怎么生命诛绝就在燥动不安了?

    这只能有一个解释,就是李察心底的杀气正在异动。

    李察迅速检查了身体内外,却沒有发觉任何异常,血脉、真名都沒有变化。他刚刚放下了心,那种莫名的燥动却又在悄然中出现。

    如此反复,李察终于发现自己无法静下心來做事,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了一样。他索性把自己的装备全部摊开,一样一样的检视擦拭。

    当劳伦斯进來的时候,他看到李察正在磨刀。野蛮屠杀,这把刀还用得着磨?就是李察真有那个疯狂的想法,能够打磨它的东西也不多。在李察脚边,还放着精灵长刀。这把刀经过生命树的强化,虽然沒有什么其它的特殊效果,但光是无法损毁这一个特性,就已经接近神器了。

    “小子,你在干什么?想杀人了?”老头小心翼翼地问。

    李察抬头看了看老头,看到他小心地保持着距离,不禁有些意外,说:“怎么离我那么远?”

    老头反而退了两步,说:“我有种感觉,如果现在靠近你,说不定会被你一刀劈了!”

    李察失笑:“我砍你干什么?”

    “谁知道为什么,说不定你就是单纯的看我不顺眼。”劳伦斯拼命摇头,说什么也不肯进屋,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我很珍惜生命。”

    李察不再勉强,说:“我确实有些莫名的烦燥不安,好象有什么不好的事就要发生了。但是……我也说不清那是什么。”

    “法师的直觉!”劳伦斯脸色严肃起來,沉吟了一会,才缓缓地说:“如果是你都觉得棘手的麻烦,那我肯定是帮不上你什么。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建议,在你准备做出决定之前,最好把自己的想法和去向告诉神圣同盟的皇室,另外,你也需要把魔动武装的说明送给皇室一份。不是说设计图,只是构装的能力和位阶说明。菲利浦现在在整个诺兰德声望都非常的高,如果得到他的支持,那么很多势力都会有所顾忌,至少做事会收敛些。”

    “我会的。”李察认真地说。

    劳伦斯苦笑一声,说:“我老了,沒有办法给你直接的帮助,只能在世俗智慧方面给你些建议。”

    “这已经足够了。”

    老头忽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啊!我差点忘了,我这里还有一些魔法材料,够你把那些小构装都做出來。以你的水准,这不过就是一天的事。先做完构装,把它们装载在身上再走吧,多做点准备总不是坏事。”

    几个小构装确实很简单,问題是李察现在心情很难平静得下來,所以做得格外漫长,不断出错,整整用去两天时间才算制做完毕。

    小构装都装载在身后,李察这才真切感受到它们设计的精妙。几个小构装几乎不需要额外的承载力,全靠魔动武装外溢的能量驱动。这让李察松了口气,他的承载力已经达到了极限,哪怕是一个真正的一阶构装都安装不上了。

    李察刚想激发一下魔动武装试试效果,忽然觉得脖颈处传來些微的热流。那是山与海送给他的兽牙手链,后來为了方便,李察把它改成了项链,戴在颈中。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兽牙项链一直平静无声,就象一串单纯的装饰品,如果不是它曾经引动了永恒与时光之龙的本体意志降临,根本就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李察心中一颤,缓缓解下项链。在兽牙中间,还穿着一片贝壳。现在贝壳表面变成了淡淡的青色,上面泛起一行小字:“带我走。”

    那是山与海的笔迹,这片贝壳也是可以跨越位面阻碍传递信息的神奇物品。

    只是贝壳太小了,小到‘带我走’这句短短的话就占满了壳面的地步。此时贝壳的颜色正在渐渐转淡,然后化为点点飞灰,彻底湮灭。

    带我走……

    李察无法想象在这句话背后有什么样的含义,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他只知道,既然少女已经发出了召唤,那么自己就必须再去一次卡兰多了。

    卡兰多,这个蛮族大陆无比辽阔,并不比诺兰德小多少。在大陆上的生活了千万年的蛮族有着自己的传承和知识,底蕴也不比诺兰德的魔法文明差了多少。要不然,两块大陆也不可能隔海相望,然后相安无事。两个大陆之间最后一次大规模的战争就是上次千年帝国苍鹰的远征,战争的结局就是山与海的诞生。

    上次踏上卡兰多,李察还只是一个普通的魔法师,而现在他已经是大魔导师了。当然这一次遇到的敌人也肯定不同,上次那些年轻的蛮族强者全都顾忌着山与海,因此不敢真的杀他。可是现在连山与海自己都发出了召唤,李察知道,这次再也不会有任何侥幸。

    他轻轻抚摸着野蛮屠杀,这把刀就是他现在心境的证明。

    李察也不需要侥幸。

    李察环视四周,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武器、需要用到的材料和装备,所有出远门的东西都井井有条,并且装入了封魔箱。

    立刻就可以出发了!李察刚刚迈出脚步,又停了下來。他想起还有些事沒有做,他需要写几封信。

    于是李察坐了下來,仔细梳理着思路,开始提笔写信。首先就是给皇帝菲利浦的两封信,一封说明自己将要去卡兰多接山与海,而另一封则是四阶魔动武装的简要说明,在信上明确提出魔动武装已经是接近五阶的构装。然后就是李察的朋友和追随者们,当他开始提笔的时候,才发现这份名单意外的长。

    苏海伦,流砂,水花,艾莉婕,刚德……甚至还有森马和阿西瑞斯。每封信都不是很长,但就是这样,李察也写了很长时间。最后,他才开始写给流砂的信。这封信花了他很长时间,魔法笔提起又放下,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

    最后的最后,李察只是在信纸上写下这样一句话:

    对不起。

    他看着自己写下的话,良久无语,然后轻轻叹息一声,小心翼翼地信纸折好,似乎把自己所有的心情都包在了里面。

    在把信装入信封之间,李察又想起了一件事,于是在信纸背面又补了一句:“小心母巢。”

    母巢出自永恒龙殿,李察觉得龙殿一定有可以控制它的办法。现在的母巢也并不是很难对付,一个传奇强者足以将它杀死。可是就象伊俄和奈幽不是普通的天选者一样,李察觉得这头母巢似乎也有些与众不同。想到这里,李察自己都觉得有些说不通,他可从沒见过其它的母巢,又从何对比?

    终于写完时,信已在桌上堆了高高一叠。看着这叠信,连李察自己都有些动摇,觉得是不是应该准备充分些再去卡兰多了。每一封信,都是沉甸甸的责任。而李察知道自己还远不到天下无敌的时候,这个时候去卡兰多实在是凶多吉少。以他铁定成为圣构装师的身份,如果答应一些条件,或许可以得到更多传奇强者的支持,这样与卡兰多大雪山圣庙交涉,底气才会更足些。

    可是李察不知道,山与海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才会突然动用这个贝壳。距离约定的时间还很遥远。

    他或许可以等,但山与海能够等得了多久?

    卡兰多,英雄辈出之地,上面确实强者云集,更不知道深处隐藏着什么厉害人物。想当年苍鹰也肯定是一代天骄,率领大军远征卡兰多时定是意气风发,最终却落得个全军覆沒,自己也被扣在了卡兰多。

    所以李察此去,注定是送死。

    李察轻抚着野蛮屠杀,自语道:“歌顿,如果换了是你,你会怎样做?”

    这个问題根本不需要回答,所以李察也就知道了自己应该怎样去做。他挥动手中的狰狞长刀,在空中虚劈一记,长刀刚好停在他预想中的位置,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李察眼中已燃起了火焰,他已有如此战技,已有如此构装,如何还不敢战?

    他背上行囊,大步走出房间,遥遥对劳伦斯打了个招呼:“老儿!我走了!”

    但在心底,李察默念着的却是:“老头儿,永别了。”

    “记得那份名单!”劳伦斯的想法永远都是那么猥琐。

    穿过一道又一道传送门,间中还有狮鹫长途飞行,最后经过一段海上航程,李察再次踏上了卡兰多的大地。

    在他背后,野蛮屠杀正轻声啸叫着,渴望着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