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九 不同的过程

章三十九 不同的过程

    难道就只是教训?显然有些人的想法和米罗并不相同。在雪山顶的一排石屋内,此刻正有几个人聚集在一起。石屋极为高大,挑高达十米,门也宽阔得可以容许一辆重载马车轻易进出。屋内的几个人都是正常蛮族的体形,平均也就两米出头,如何用得着这么高的层高和如此巨大的门?就是食人魔住在这里,也会觉得房间太大了。

    屋内的陈设十分朴素,不是石头就是木头,就连架在房中火塘上煮水的都是木盆。那木盆黑沉沉的,任由烈焰舔食,却怎么都烧不坏。盆里煮着清水,水面上有几枚野果在载沉载浮。在房间中部,设立着一个石刻的古老神坛,上面摆放着一尊不大的兽神雕像。无论神坛还是兽神的刻工都非常粗糙,看得出來那工匠不擅长细活,然而每根线条却都似乎有着惊天动地的力量,看得人喘不过气來。

    几个蛮族装束的人中有老到快要变成骷髅的老人,也有年轻的仿佛刚刚成年的少年。他们围坐在篝火旁,仿佛正在等着什么人。

    这时门外走进一个年轻的蛮族,显得风尘朴朴。他拍落满身的雪花,大步走到篝火旁,急忙伸手烤火,一边颇为不快地抱怨道:“这鬼天气!快要把人冻死了!你们沒事把这片地方弄得那么冷干什么?”

    那最年轻的少年用颇为尖锐的声音说:“这是为了不让凡人打扰到兽神祖像!要离,难道连这点你也不清楚吗?我看你自从找了个诺兰德人当老师后,心已经不在兽神这里了吧!”

    要离淡然一笑,说:“骸婴,我的老师可不是诺兰德人,你可不要搞错了。另外她最讨厌别人认为她是诺兰德人。”

    那少年脸色微微一变,嘴上却不肯服软,说:“那又怎么样?难道她还能到这里來找我麻烦不成?”

    要离忽然哈哈大笑,说:“看你这话说的,我都替你丢人!我们蛮族勇士,如果看什么人不爽,那当然是打上门去理论,哪有躲在自己老巢里放大话的?怎么样,你敢去深蓝吗?我可以给你带路!”

    少年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支吾道:“有什么大不了的!你那老师的传奇魔法不就是巨龙召唤嘛,这很常见。”

    要离冷笑道:“你打赢一头黑龙还不过是去年的事,巨龙召唤是很常见,但也不是你能打赢的。”

    少年嘴硬道:“我认识的很多强者,都能轻松屠龙!”

    “只可惜,你认识他们,他们不一定认识你!”要离讥讽。

    就在少年的脸阵青阵白之时,要离更是穷追猛打:“而且你认识的强者再多,那也不是你。别说你认识的,就是你父母,你叔叔,你兄弟,甚至是你老婆,那还不是你。有本事,就自己去深蓝!”

    “可……但是……我只有一个人……”

    要离手一挥,冷笑道:“别说那么多理由,我那个小师弟李察也是一个人,人家不就到卡兰多來了?而且是第二次了!似乎你等级还比现在的他都高两级呢!”

    少年终于语塞,悻悻地说:“那不是勇敢,是愚蠢。”

    可是说到这里,这话终是沒什么底气。

    要离环视一周,说:“哟,老乌木还沒有來吗?看來这次我不是惟一一个迟到的。说起來,这老家伙……”

    这时门外忽然传來一阵爽朗笑声:“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在背后说我坏话。”

    随着话声,一个老人走进了石屋,他身后跟着个憨厚的年轻人,赫然是李察在踏上卡兰多的小镇中曾经见过的那个老人。

    这时年纪最大的长者缓缓地说:“乌木來了,今年我们所有的人就都到齐了,那么现在就开始吧!”

    “首先,是圣庙提出的圣典提前的要求,我的意见是同意,你们的意思呢?”

    “同意。”

    “同意。”

    “我反对。”

    ……

    几个人很快都发表了意见,老人点了点数目,就说:“除了要离之外,所有人都同意圣典可以提前,那么我们西卡兰多长老会的意见就是同意圣典提前举行。”

    要离脸色略显暗淡,叹了口气,却沒说什么。圣典突然提前,背后的原因他也很清楚,知道单凭自己的力量根本就无法反对。

    “第二件事,就是如何应对李察,毕竟兽神之牙在他的手上。”大长老缓缓地说。

    骸婴立刻叫道:“出动长老会直属武士,把他抓起來,夺回兽神之牙!”

    要离腾地站了起來,怒道:“你他/妈的还是不是个男人!?有本事你自己去找李察打,去把兽神之牙抢回來!你不是总说自己是天赋勇者吗?二十级啊,打个十八级的魔导师还不跟玩似的?”

    骸婴哼了一声,也站了起來,叫道:“我自然可以去!但是他只是个普通魔法师,却要我们出动长老会的长老,也未免太看得起他了吧?要离,你这次三番五次的针对我,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你知道我叔叔可是……”

    这话刚一出口,要离忽然脸色一肃,沉声道:“骸婴,如果你要我和你叔叔一战的话,那我也可以答应你!在兽神祖像前,决一死战,如何?”

    要离此话一出,骸婴脸色即刻大变,失声道:“你……你疯了!”

    旁边一众长老也纷纷劝阻,要离向着骸婴冷笑几声,说:“谅你是不敢和我打的,如果你请出你家族的随便什么人,我都可以一战!只要你请得出來!”

    说完,要离才坐下,闭上眼睛。骸婴脸色阵青阵白,狠狠盯了要离一阵,这才悻悻坐下,不再纠缠。

    要离虽然还未到传奇,却已在绝域战场“巨兽垂暮”上厮杀多年,战斗经验极为丰富。和这样的人决战,就是传奇强者也不敢说必胜。而且骸婴即然自己不敢上阵,又哪里真请得到传奇强者和要离这样的疯子战斗?那可是生死决战。就为了这么一个滑稽的理由,骸婴自己都知道说不过去。

    大长老皱眉道:“我已经问清楚了,兽神之牙是山与海殿下送给李察的。李察即沒有偷,也沒有抢,所以这件事上他并沒有错。但是在现在的情况下,以及考虑到即将举办的圣典……兽神之牙确实不应该留在一个诺兰德人手上,我们还是应该做点什么。”

    几位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光最后都落在了要离身上。要离感觉到刺骨的眼神,于是站了起來,肃容道:“各位尊敬的长老,一个诺兰德人敢带着兽神之牙孤身踏上卡兰多的大地,这就是勇士!我们应该以一个勇者的待遇去迎接他,我们是部落之子,身上流着兽神的血脉,我们脚下的这片大地名叫卡兰多,意为英雄辈出之地!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都不敢派出同等级别的战士去迎战一个诺兰德人了?车轮战,以高压低,围攻,如果我们现在只会这些,那和我们看不起的诺兰德人又有什么区别!”

    要离的话让一众长老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众人都知道,但沒有说出的一件事情是,上次李察与巴力巴力和黑乌萨的死战已然传为一时经典。因为山与海的缘故,当时卡兰多的几位强者,甚至是圣庙大长老都亲自过问了此事。据说事后大长老曾私下里说,部落和李察同级的勇士们,恐怕沒几个能够打得过李察。

    要离当然知道此事,可是他却依然这样说。

    最后乌木长老叹了口气,问:“要离长老,你和李察关系很密切吗?”

    “他是我老师最喜欢的学生。”

    “私交呢?”

    要离一笑,道:“我和他见都沒见过,有什么私交?”

    乌木长老想了想,又问:“兽神之牙是神子的信物,非常重要。要不,要离长老,您亲自跑一趟,去把它拿回來?”

    要离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盯着乌木,冷冷地道:“乌木,我和你也沒有私交,别和我开玩笑!”

    乌木却坦然道:“我沒有开玩笑。我最近听说了一件事,李察过去这段时间一直呆在绝域战场黄昏之地,而且他的魔导能力是魔动轮回。这是魔导师三大传说能力之一。所以除了你,恐怕我们还真沒有什么传奇以下的战士能够击败李察。”

    这句话一出,乌木却把自己变成了众矢之的。几名长老纷纷表示不信,因为蛮族武者又或是祭祀、萨满、巫医,都有各式各样强大的天赋能力,圣者图腾的威力更是号称在构装之上。如果说同级很难击败李察也就罢了,乌木却说传奇之下也都难以击败李察,这让众长老们的脸往哪搁?就连大长老脸上都蒙上了一层青气,骸婴更是激动得跳了起來,大声争辩,认为诺兰德的魔法师们根本脆弱得不堪一击。

    乌木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不断和众人争论着,吵成了一团。

    要离反而又开始闭目养神,反正他已经表明了态度,想要他出战门都沒有。苏海伦不生气的时候就是个人见人爱的小美女,可若是她生气了……要离忽然轻轻打了个寒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