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 熟人

    卡兰多的世界非常广阔,无数部落分散在大陆的各个角落。这里有各式各样的信仰,在兽神之外,还有许多弱小神明,甚至是半神,都在接受着各自部落的膜拜和供奉。大陆上各个部落名义上由东南西北四个长老会统领,央雪山长老会地位还在四大长老会之上,大雪山圣庙则是卡兰多部落民的精神领袖和圣地。

    长老会平时并不会干涉各部落内部的事务,甚至部落间的战争行动也不干预,他们大多是在涉及整个卡兰多,或者至少是某个辽阔区域的大事上才会做决定。长老们大多是卡兰多一时的强者,这也就是长老会的约束力所在。一旦长老会做出了某个决定,想要执行下去非常容易,与长老会对抗,就相当于和一群强者作对,哪怕是卡兰多最大的部落,也要三思而行。

    卡兰多的部落生态就象大陆上的景象,依然相当的苍凉和原始。这里最大的王国所统治的人民,也就和诺兰德一个大公国相当。蛮族最看重勇者,真正的勇士有很大的行动自由,甚至可以连大长老的话都不听。所以西卡兰多长老会做出的决议,并沒有多少约束力。最终在要离的坚持下,长老们还是决定按照卡兰多的传统來行事,以对待勇者的态度來对待李察,而不是出动长老会的直属军队去追杀。

    至于有多少强者自已去找李察麻烦,那就不是长老会操心的事了。把兽神之牙拿回來,似乎是件很有荣誉的事,特别是在决定山与海丈夫人选的圣典将会提前举行的情况下。

    行走在荒原上的李察此时并不清楚在大雪山圣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一点也不着急,很快就会有人來报讯了。果然,荒原远方的边界上烟尘四起,一个骑士如飞而來!他胯下的迅猛暴龙是荒原上的王者,只有真正的勇士才能够驯服。

    李察停下了脚步,倒是颇为佩服來人追踪的本事,能够这样快就找到自己。

    迅猛暴龙直冲到李察十余米远,才猛然刹住!它背上的蛮族武士腾空而起,空连续几个转折,轻飘飘地落在李察面前。他双脚一落地,整个人就象生了根一样,与大地融为一体,站得如岳峙山凝。

    李察看着这气势惊人蛮族勇士,说:“巴力巴力,好久不见,你又变强了。”

    巴力巴力盯着李察看了半天,才说:“你的样子变了很多,是不是一直在其它位面战斗?”

    “是的。”

    巴力巴力即刻喝道:“好!我正担心你不够强!我要拿回兽神之牙,还要洗刷上次败给你的耻辱。现在我们等级应该相差不远,再也沒有人会说是我欺负了你!”

    李察笑了笑,说:“等级一样的话,却会有人说我欺负你了。”

    “少废话!开战吧!”巴力巴力一声低喝,迸发的力量将上身兽皮斗装震得粉碎,露出一身如铁条缠绕的肌肉。作好了战斗准备,他才象是想起了什么,问:“对了,你需不需要休息一下?”

    “不用,速战速决。”

    李察的话让巴力巴力露出怒意,低喝一声,气势缓缓攀升。

    “你输了的话,要回答我的问題。”李察说。

    “可以!”

    巴力巴力叱喝一声,发足用力一踏,一圈猛烈的震荡波就向四面八方激荡开去。这一招和昂科雷人马的踏地击十分相似,可以将稍弱些的对手直接震晕。但震波掠过了李察,就若清风过石,毫无作用。李察现如今体质强得惊人,又瞬发了魔法保护,就是昂科雷人马督军的踢地击也震不倒他,巴力巴力却还弱了些。

    惊见震地波毫无作用,巴力巴力登时一怔。就这短暂的失神,李察已经瞬间出现在他身边,伸手轻轻在他肩上拍了拍,然后又退回原处。巴力巴力的脸色顿时难看得要死,李察手要是有刀,早就砍了他的脑袋。

    “不服?那再來。”

    巴力巴力脸上微红,嘴上强道:“刚才是我疏忽了……”

    “沒关系,再來。”

    巴力巴力沉喝一声,这次扎扎实实地踏步向前,一拳向李察砸來。李察手一伸,已经搭在巴力巴力的手腕上,一拉一带,轻轻松松的就将他轮了起來,重重砸进了地面。荒野的大地很坚硬,巴力巴力的骨头却更硬,他在地上深深地砸了个坑,爬起來时只是晃了辉袋,看上去就是有点晕而已。

    巴力巴力瞪圆了眼睛,死盯着李察,就象看到了鬼一样。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抡出去的。

    上一次來到卡兰多,李察的神官格斗术只是初具皮毛,而今数年过去,他的第二意识无时无刻不在钻研着神官格斗术,如今造诣甚至已在战斗神官伊俄之上,已能和流砂并驾齐驱。神官格斗术是永恒龙殿的传承,看似简单,却是融合了位面的规则在内,想要深入钻研的话,奥秘简直就是无穷无尽。单靠研究神官格斗术而领悟到位面规则的大神官,历史上并不如何罕见。

    “还要再來吗?”李察问。

    巴力巴力喉咙间如野兽般低吼了几声后,气势却突然一泄,颓然摇头,说:“不必了,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你要问什么,尽管问吧!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

    片刻之后,李察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圣庙的祭典提前了。至于祭典突然提前的原因,似乎是因为某一个非常重要的人,但这个人具体是什么身份,却不是巴力巴力能够知道的了。巴力巴力只是隐约听说,这个人也将参加祭典,并且将会成为山与海的男人。雪山大长老似乎对这个人相当看好,而大祭祀乌拉扎祖也并沒有表示反对。

    “你是说,兽神对此事已经认可了?”问这句话的时候,李察脸色已经有些难看了。

    “兽神可不会这么轻易下达神谕。不管什么人,只有在祭典上击败各方的勇者,才有可能获得兽神的青睐。”说完,巴力巴力又补充了一句:“但是祭典提前举行,肯定是得到了兽神的神谕。”

    李察点了点头,默然不语。片刻之后,李察问道:“大雪山圣庙在什么地方?”

    “你要去圣庙?你……你真是疯了!”

    李察淡淡地说:“从來到卡兰多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疯了。大雪山圣庙在什么地方?我也要去参加祭典。”

    巴力巴力盯着李察,然后摇了摇头,说:“你是击败了我的勇士,我应该尊重你的要求。可是你想要在祭典的胜出,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圣庙在什么地方?”李察再次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題。

    “好吧,你沿着这个方向一直走,大约要走一个月左右,穿过冰封峡谷,然后再跨过巨鳄河……”巴力巴力一边说,一边在地上划出了简单的示意图。

    巴力巴力画出的地图自然不会如何的精确,但是已经足够了。所以李察点了点头,说:“我沒什么要问的了,你不去参加祭典吗?”

    “我已经败了,还去干什么?我们参加祭典,是希望和厉害的对手战斗,并从战斗提高,并不是奢望成为圣子在人间的父亲。”

    “好,那我走了。”

    “等一等!”巴力巴力叫住了李察,说:“你不能参加圣典!只有兽神认可的人才有资格!”

    李察笑了笑,说:“是吗?兽神会认可我的。”

    李察沒有说出的另一句话就是,假如兽神不认可,那把它认可的人杀光也就行了。

    就在这时,李察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你不用去参加祭典了。”

    这个声音带着些憨厚,内容很狂妄,语气却很真挚诚恳,因为來的那个蛮族青年就是这样认为的。这也是李察一个很熟悉的人,阿姆。

    李察瞳孔微缩,说:“你的意思是就在这里把我打败?”

    “不错。”阿姆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然后又道:“你输给了我,只要把兽神之牙交还给圣庙就可以了。如果遇见的是扎乌的手下,恐怕就麻烦了。他们那些人的手段简直和诺兰德人……啊,对不起!我忘了你也是诺兰德人。”

    看着阿姆憨厚的样子,李察叹了口气,说:“你先打得赢我再说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

    话音落下,阿姆向前一步,一拳平平无奇地向李察迎面击來。这一拳距离李察还有数米远,李察全身衣服就向后飘飞,如同被狂风迎面吹袭!

    李察心微微一凛,不退反进,右手一探,已经搭上了阿姆的手腕,就势一拉。然而,阿姆的身体却钉在地上,纹丝不动!李察只觉得自己好象在拉一座山,根本带不起阿姆的身体。

    一下沒能拉动阿姆,李察就心知不妙,瞬间给自己加持了一个防护盾。果然一股无可抵御的大力从阿姆手臂上传來,轰的一声,将李察击飞出十余米远!

    李察在空一个转折,就已调整了姿势,落向地面。这时阿姆遥遥向李察一掌拍下,李察心知不好,脚下瞬间泛起魔法的光芒,随即整个人就变成了一道透明的虚影,又在数十米外出现。

    轰的一声,李察原本落脚的地方如同被陨石轰击过,出现了一个十米方圆,一米深的大坑!

    阿姆似是沒有想到自己这一击沒能击李察,惊讶得张大了嘴,喃喃地说:“谁跟我说魔法师很好对付來着?骗人的!”

    李察凝视着阿姆,缓缓拔出野蛮屠杀,说:“抱歉,我得用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