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一 强者如云

章四十一 强者如云

    阿姆双手一摊,说:“随意,我的武器就是这双拳头。另外,卡兰多荒原上任何东西都可以是我的武器。”

    李察双眼微眯,说:“我会尽量控制,不把你伤得太厉害。”

    阿姆起初脸上掠过怒色,随即他的目光落在李察的刀上,瞳孔立刻一缩,道:“好厉害的刀!”

    “神器。”

    阿姆正色说:“不,神器给我的感觉也沒有这么可怕。你确实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野蛮屠杀似是感觉到了蛮族的气息,兴奋得啸叫起來,刀锋上缠绕着缕缕黑气,黑气内竟然有一张张面容时隐时现。

    看到这把长刀,阿姆的短发都根根倒竖。巴力巴力的脸则微微抽动,他骑來的那头迅猛暴龙更是不堪,一声悲鸣,竟然直接瘫在了地上。阿姆却是越危险就越坚毅的人,大步冲向李察,一拳向李察砸下!

    李察一个侧步就让过了这拳,随即野蛮屠杀刀柄就凿在阿姆的肋下!即使沒用刀锋,这一下也是对要害的直接打击,可是李察却觉得自己象是敲在一座山上,虽然砸下了一点石粉,可是对整座山却是一点都沒有影响。阿姆一拳横扫,又被李察让了过去。

    阿姆任何一拳都带着莫大的力量,李察尝试过几次想要偏转他的出拳,可是根本无法奈何他如此巨大的力量,每次都是拉偏了一点他出拳的方向,可是自己却直接被撞飞。阿姆的防御力强大得惊人,不要说李察的拳打脚踢沒有效果,甚至被强化了的七级闪电击中,也只是皱了皱眉而已,然后就若无其事地攻向李察。

    随着阿姆力量逐渐增强,举手投足间的味道就变了。在他身周已经形成了无形力场,李察现在已经碰不到他的身体和拳头,距离还有一米多的时候就会被直接撞飞。而且这个范围还在继续扩大着。

    阿姆的动作出奇的简单,仅仅是挥拳踢腿,沒有花哨动作,沒有特殊的攻击,可是李察发现,他的攻击破绽也出奇的少,即使以神官格斗术也很难找到空隙。以愚破巧,以钝迎锋,这样的敌人才真正的可怕。

    开战至今,李察已经被撞飞数次,虽然每次他都以无比精湛的战技化解闪避,可这却是在刀锋上跳舞,一个不小心就会重伤。

    此刻阿姆宛若战神,身后竟浮现出一个隐约巨人的身影,然后腾空而起。他作什么动作,巨人也会有相应的动作,那气势之强,会让人错以为巨人是真实,阿姆才是幻影!

    看着如山峦般冲來的阿姆,李察终于握紧了野蛮屠杀。仿佛知道主人的心意,野蛮屠杀竟安静下來,所有的黑气都被收敛进刀锋,只是静等着开锋的一刻。

    在巴力巴力的眼中,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开始放缓,李察身上忽然喷射出数十道电火,然后织成数面蓝白双色的盾牌,环绕李察不断飞行着。李察双手握刀,刀锋微微外扬,斜指地面。从电盾成型的一刻起,李察的每一个动作就都会留下道道残影。

    巴力巴力的思维似乎都已跟不上李察的速度,意识中已是一片空白,眼睁睁地看着李察踏步、向前、扬刀、横斩,然后与阿姆擦身而过。

    李察瞬间已在十余米外站定,但身体忽然一晃,脸上猛然泛起一片异样的潮红,便有鲜血从嘴角流下。

    阿姆则站在原地,依然保持着挥拳前击的姿势,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脸色忽然变得说不出的古怪。他的身侧突然喷出血雾,挥洒出数米远,如飘扬的血色旗帜!在阿姆的肋下,出现了一条深十公分,长近半米的伤口。

    阿姆看看自己的伤口,又看了看李察,说:“好厉害的刀!”

    这种皮肉伤对阿姆來说不算什么,但他对自己身体的强悍程度最为清楚,只要他收紧肌肉,就是让暴龙随便咬,也咬不出伤口來。可是李察刚才只是轻轻的一刀,阿姆看得很明白,李察非但沒有出全力,反而刻意控制了出手的力量。不然的话,这刀肯定要伤及内脏。

    阿姆想了想,说:“虽然诺兰德人很喜欢借助各种厉害武器盔甲的力量,可是你比这把刀还要厉害。”

    “还要继续打下去吗,我很难控制得住。”

    阿姆摇了摇头,叹道:“我确实打不过你,又不想和你作生死决斗。所以就这样吧,咦,等等!”

    此刻李察已经在看着远方,嘴角浮上一抹冷笑,说:“今天真是个好日子,老熟人们都來了!你先等我一下。”

    话音未落,李察就发力冲向远方,瞬间远去,只在身后留下一个个残像,指示着前行的轨迹上。阿姆张大了口,想要再叫时,李察早已去得远了。速度并不是他擅长的地方,根本就追不上李察。

    在远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个黝黑的身影,正是让李察初到卡兰多时差点丧命的黑乌萨。和巴力巴力一样,黑乌萨的气势明显沉凝厚重了,显然实力大有增强,应该和李察一样是在异位面征战过。他看到李察向自己冲來,先是一惊,随即露出狞笑,摘下背上一根恐怖狰狞的狼牙棒,狂吼一声,迎上了李察!

    在远方,巴力巴力和阿姆只看到视线的尽头突然亮起一道电光,然后就沉寂下去。

    黑乌萨僵在原地,喉节上下滚动着,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可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來。狼牙棒已经掉在地上,他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胸口,好象在那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李察则在十米之外,冰冷地看着黑乌萨。

    野蛮屠杀轻轻地啸叫着,好像饱食后的呻吟。这还是它第一次享用如此美味的大餐。在绝域战场上,李察不止一次用它斩杀强敌,比黑乌萨更强的人在所多有,可是味道却都不如此刻的纯正。毕竟它现在的名字叫做野蛮屠杀。

    黑乌萨缓缓向前摔倒,身体忽然居中分为两半。

    李察还刀入匣,野蛮屠杀上沒有留下丝毫的血渍和碎肉。

    李察并沒有和阿姆和巴力巴力打招呼,而是径自走向圣庙的方向。那两个人是李察很认可的人物,也都算是打过了一场。现在试过了野蛮屠杀的可怕威力,李察都觉得自己有些控制不住了。蛮族人引以为傲的强横身体,在这把魔刀之下脆得就象一张纸。李察忽然有些怀疑,永恒与时光之龙给了自己这把刀,是不是别有用心。

    通向圣庙的路很遥远,几乎穿越半个卡兰多,所以李察很有耐心。经历过绝域战场的李察明白,在这种强敌环伺的情况下,急燥的后果就是死亡。

    数日后,李察已经完全换上了一身蛮族的装束。他已经走到了荒原的尽头,远方的地形开始起伏不平,再向前,就将进入连绵的山区。在李察视线尽头,有一棵巨大的古树,树下伏着一头异常高大的黑甲暴龙,而旁边一个蛮族女人正靠在大树上,擦拭着自己的长剑。

    这个女人比李察高出了整整一个头,她所用的长剑交给李察的话,完全就是一把双手巨剑。

    看到了她,李察终于皱了皱眉。在进入卡兰多数日,大大小小战斗经历了十几场之后,终于出现了一个象样的对手。

    这样一个人恰好出现在这里,当然不是闲得无所事事。所以李察索性向她走去,行走的时候,背后的刀匣震动了一下,野蛮屠杀自行弹出一截。

    那个女人目光如电,盯了李察身后的野蛮屠杀一眼,随后用沙哑的声音说:“李察?”

    “是我。”

    “我叫仓央卓玛,是圣庙的一名高级武士。”

    李察淡然说:“看得出來你很厉害,也是想來拿回兽神之牙的吗?”

    仓央卓玛坦然地说:“确实有些想,不过这并不是我的主要目的。我这次是想试试你的本事,如果你能打得赢我,那我就给你参加祭典的资格。如果你连我都打不赢,那就放下兽神之牙,立刻回你的诺兰德去!就这点本事,去了祭典也是送死。”

    李察心头一动,问:“既然你來自圣庙,那总该知道为什么会把祭典突然提前了吧?”

    仓央卓玛想了想,说:“打赢了我就告诉你,打不赢我,你也沒必要知道!”

    李察瞳孔开始收缩,淡淡地说:“你可是二十级的武士。”

    仓央卓玛哼了一声,说:“这沒办法,我就是这个等级。你要是觉得不公平,就滚回诺兰德去!等级这种无聊的东西,也就是你们诺兰德人弄出來的。我们蛮族勇士评价对手的标准向來简单,就是打得过和打不过的区别!”

    李察淡然一笑,说:“我不是觉得不公平,而是提醒你,不要以为自己吃了亏,免得你一会输了的时候找借口。那样的话,我会生气的。”

    不知为什么,听到李察最后一句话,仓央卓玛忽然生出一点寒意。这在力量与胆识俱佳的她來说,确实极为罕见。

    李察拔出野蛮屠杀,左手五指指尖则开始有不同的魔法光芒跳动,顷刻间已给自己加持了五种不同的辅助魔法。有如此多的增益魔法,就是一个普通人也会变成战争机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