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二 交换

    阵阵轰鸣震动了卡兰多的荒原,那棵生长了数百年的古树在爆炸与火焰的冲击中摇晃、开裂,然后在一道无可抵御的冲击波前被彻底折断,飞到数十米外。变异的黑甲暴龙早就不复曾经的凶性,身上到处都是细小的伤口。那是它刚想靠近战团,李察就遥遥向它挥下一刀,野蛮屠杀上瞬间飞出数十道黑色雾刃,轻易就将它深黑色的鳞片剖开,给它留下道道半米长,数厘米深的伤口。相对于变异暴龙近十米的庞大体形來说,这些小伤其实不算什么,可是伤口的数量太多,同时发作的剧痛,让它也发出一声哀鸣,立刻退后,再也不敢接近李察。

    变异暴龙直觉告诉它,如果再接近李察,下一刀就不是小伤了。李察手中那把刀,不是它能够与之抗衡的凶器。

    斩杀黑乌萨之后,李察意外发现黑乌萨身体内的力量小半都被野蛮屠杀所吸收,而且他的灵魂也沒能逃走,被囚禁在刀锋内。现在野蛮屠杀本身就有了不少的力量,一次挥出数十道雾刃只是它的能力之一,另外需要的话,它可以变得格外锋利,又或者挥出一道杀伤力强大的巨型雾刃。

    在战圈的中央,已经完全看不到李察或是仓央卓玛的身影,斗气爆炸时带起的烟尘与泥土掩盖了一切,大地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坑洼,最小的坑直径也有数米,大的坑甚至可达数十米方圆,可见仓央卓玛攻击之狂野、范围之巨大!

    在漫天泥土沙尘中,只会偶尔看到魔法的光芒闪动,显示出李察依然还活着,而且还活得很好。

    这时天空中忽然汇聚起一团不大的乌云!这朵乌云太低了,只悬浮在数十米空中,而且也只有十几米大小。在晴朗的荒原上,这团乌云显得如此突兀,肯定不是自然的产物。乌云中电光闪动,一道道手指粗细的细小电火自空而落,向下方的烟尘内劈去。闪电带着淡淡的红色,每一道威力都很一般,可是它们的数量却实在是太多了,瞬息之间,就有近百道闪电落下!

    在滚滚烟尘中,传出仓央卓玛一声带着些痛苦的怒吼,随即一团足有数米方圆的青色斗气球冲天而起,狠狠轰击在空中的那团乌云上,将它彻底炸毁!不毁掉这个源头的话,天晓得还会有多少的闪电落下來。

    但就在这时,仓央卓玛身后响起了李察的声音:“你输了。”

    她全身一僵,明显感觉到后腰处有一点刺痛,那里的衣服已经被划开,刀锋则点破了她的一点皮肉。只要她稍有动作,李察就可以直接切断她的脊椎。如果换了另一个诺兰德人,哪怕是圣域强者,仓央卓玛都会选择反击,因为她相信诺兰德人砍不动自己的骨头。然而身后站着的是李察,却让她犹豫了。她不是怕李察,而是怕李察手中的那把魔刀。在这把刀下,平时引以为傲的强悍身体脆弱得如同朽木。

    见仓央卓玛依然在犹豫,李察讥讽地说:“蛮族人都是这样不讲信誉吗?”

    仓央卓玛怒道:“别以为我们和诺兰德人一样无耻!”说着,她就将手中的巨剑抛在地上。巨剑落地,立刻发出一声轰鸣,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可见沉重。

    对这把重逾一吨的可怕武器,李察刚刚可是切身体验过了它的威力。仓央卓玛拿着它一记普通的拍击,产生的震波也会波及十余米外,足以重创大魔导之下的魔法师,即使大魔导师的防护罩也支持不了几下这样的冲击。

    见仓央卓玛放下了武器,李察也收回了野蛮屠杀。这把刀太过凶险,当李察踏上卡兰多的时候,它才象刚刚从睡梦中苏醒,露出了凶残本性。它不光自己杀力骤增,并且增添了许多平时根本不曾出现过的异能,更是时时刻刻与李察的生命诛绝应和着,牵引李察的杀气,试图引导他大开杀戒。如果不是李察有所控制,甚至生命诛绝都会被这把魔刀所激发。那时一旦见血,可就不是小伤了。

    仓央卓玛转身看着李察,重重地哼了一声,恨恨地说:“如果换了是其它的魔导师,早就被我打晕了!”

    “我可不是普通的魔导师。”李察回答。

    刚刚的战斗中,仓央卓玛每一下攻击波及范围都非常之广,那是她有意为之,这种震荡冲击波对魔法师的各种护盾都有极大伤害,普通大魔导师提前准备好的瞬发护盾根本抵抗不了几下,这时他们要么选择能够瞬发但防护力较低的护盾,要么先择强大护盾,但是需要吟唱咒语。无论前者后者,都等如送给仓央卓玛的菜。

    可是拥有魔动轮回和魔动武装的李察却和普通大魔导师截然不同,极致的魔法操控力让他可以瞬间补充护盾,而且仓央卓玛过半的攻击根本无法波及到李察,因此不得不加大攻击力量,斗气消耗得比平时快得多。而李察不光会给自己加持护盾,还不断给仓央卓玛释放各类负面魔法,让她始终在魔法的纠缠下战斗,战力因此而大减。最后那一朵雷云则是李察最新的魔法成果,它的攻击连绵不绝,杀伤力只是颇为可观而已,然而它的可怕之处却在于能够自行吸收周围游离的能量补充自己,从而使攻击时间大为延长。仓央卓玛就是看出它的厉害,知道不能放任不管,结果出手攻击雷云的时候被李察抓住破绽,一举制住。

    仓央卓玛又看了一眼野蛮屠杀,说:“另外,你的刀很厉害。”

    “这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李察可不会因为她的话就放弃野蛮屠杀不用。

    仓央卓玛哼了一声,道:“我可不是说你赢在了刀上,而是这把刀很是古怪,似乎它对我们蛮族的伤害格外的大。如果在祭典上你使用这把刀的话,有可能给你自己带來麻烦。这是我的建议,也算是你打赢了我应得的好处。”

    李察将野蛮屠杀收回刀匣,其实他也感觉到这把魔刀好象刚刚苏醒,才开始展示全部的威力。此前的战斗中,它根本就是在沉睡。然而问題在于,它的威力太大了,大到了让李察自己都觉得心惊的地步。一件武器,哪怕是神器,也不可能有如此可怕的杀伤力。整场战斗中,仓央卓玛都在小心翼翼地躲着李察的刀,根本不敢让它沾到。如果仓央卓玛都害怕野蛮屠杀,那么即使是蛮族的传奇强者也好不到哪里去。当李察用野蛮屠杀顶住仓央卓玛的后腰时,手腕只是稍稍用力,就破开了她的肌肤。若是换了一把普通的刀,就是李察全力去砍,也未必能砍破仓央卓玛的皮。

    如此威力,甚至已经超过了献祭时李察得到的资料。李察隐约感觉,这把刀,或许就是专门用來对付蛮族的兵器。

    李察不愿意再谈野蛮屠杀,而是问:“说说祭典吧,为什么会突然提前?”

    仓央卓玛脸上露出厌恶之色,说:“那也是因为你们诺兰德人!从圣树王朝來了一位六皇子还是七皇子,指名要作兽神神子在凡间的父体,所以圣典就提前举行了。”

    李察顿时大吃一惊,惊问:“这件事,圣庙居然答应了?”

    “为什么不呢?圣树王朝为了这件事可是下了相当大的本钱,他们拿出了一套天国武装作为交换。所以大长老就答应了下來,而且他答应的只是允许这位皇子本身参加圣典。可是这又有什么区别?扎乌和昆西被勒令不许出战,这位皇子自己又穿着一套天国武装,这不就等如说是直接让他获胜吗?”仓央卓玛说话的时候,脸上厌恶之色更加浓厚了。

    李察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圣典到最后,不是要和山与海比过,胜了之后才算数吗?”

    仓央卓玛叹道:“殿下……出战的时候,将不能使用圣者图腾。所以我觉得,殿下……有可能输掉。”

    不能使用圣者图腾?

    李察虽然仍不清楚山与海战力如何,可是圣者图腾号称单体威力尤在魔纹构装之上,不能用圣者图腾,就相当于李察不可以使用生命诛绝和魔动武装,战力岂止是打了个对折?

    李察沉声问道:“为什么?就为了一套天国武装?”

    仓央卓玛叹了口气,说:“这我怎么知道?也许只是一套天国武装,也许后面还有我也不知道的原因。不过天国武装本身对我们蛮族的吸引力很大,据说它和圣者图腾不冲突。”

    李察再是一惊,魔纹构装和圣者图腾难以共存是常识。可是如果天国武装和圣者图腾可以共存,那么一位继承了顶级圣者图腾的卡兰多强者再配上天国武装,将会是难以想象的强大!

    天国武装的珍贵,在于再也沒有人能够制造出來。现在存世的天国武装共有七套,全部在圣树王朝皇室手中,每套天国武装功能均有所不同,所以这七套天国武装也被称为七天使。不知道这次圣树王朝将要送出的是哪一套天国武装。

    至此,李察才明白,为何山与海会突然给他发來这样一条消息。眼前的局势确实超乎预料的险恶,而他的敌人,也前所未有的强大。

    他向仓央卓玛伸出手,道:“拿來。”

    “什么?”

    “让我参加圣典的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