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三 复杂的幕后

章四十三 复杂的幕后

    李察一路向着圣庙而去,前面的路还很遥远,但是时间上却还來得及。据说那位圣树王朝的皇子也才刚刚踏上卡兰多的大地。

    李察穿过裂谷、跨过大河,在原始森林中留宿。越是接近雪山,他就越是冷静。天国武装一向号称构装之王,就算那只是圣树王朝的夸张说法,但可以确定的是比他的魔动武装要强大得多。一路上,李察不断分析着自己的实力,仔细梳理手上现有的所有底牌。

    对付巴力巴力,他只是动用了神官格斗术,依靠自身的力量就完胜了对手。但是阿姆却是实实在在的强大,李察启动了魔动武装,并且动用了野蛮屠杀才击败了他。而和仓央卓玛的一战,李察又额外使用了魔动轮回的能力,依靠魔法力量的辅助击败了这个强大的圣庙武士。

    盘点下來,李察所剩的底牌已经不多了,还沒有使用的就只是真名的力量和生命诛绝。不,和仓央卓玛的战斗中其实李察已经使用了部分真名的力量。那朵逼迫仓央卓玛犯错的雷云中就隐含了群星之井的特性。

    最终,李察发现自己所能够依靠的,或许就是真名迪斯马森和生命诛绝的毁灭力量。

    只是这两种力量和野蛮屠杀结合在一起,威力将完全超出李察的掌控,或许见血就要杀人。到了那个时候,李察怕是要和蛮族结下血仇。在卡兰多核心腹地,他绝无可能全身而退。

    想到了这里,已是死路,就是智慧天赋再提升几级也找不到解决的方法。也许惟一的出路就是劳伦斯所说,需要依靠神圣同盟的力量。可是谁也不知道菲利浦现在真实的状况是什么样的,但就是皇帝全盛时期,也不会孤身前往卡兰多营救李察。何况在绝域战场上厮杀数年之后,李察已经非常清楚达克索达斯强者是什么样的概念,因此也就对菲利浦的伤势不抱幻想。

    既然沒有了路,李察索性不再去想,而是一心一意的开始赶路。

    此时此刻,在卡兰多的大地上,一支奇特的队伍正在荒原上行进着。这支队伍由千名骑士护卫着,骑士们的铠甲外都覆盖着纯白的外袍。他们手持着高高的旗杆,上面长条形的金白双色旗帜随风飘扬。这些骑士,就是圣树王朝最高规格的圣白骑士团。

    两侧骑士所护卫着的,是中央一列由数十辆马车组成的车队。马车制作精良,在车身魔法阵的辅助下运行得又快又稳,在通过某些崎岖地段时甚至可以短暂的浮空飘行。前导车队中,有十余辆车身上涂着金色闪电徽章,那是圣树王朝皇家法师的标志。圣树王朝的皇家法师向來以强悍的闪电魔法闻名诺兰德大陆。十余辆马车,就意味着至少一打的大魔导师。

    车队中央,是一辆特殊的马车,车上站着数名武士以作守卫。这辆马车有着醒目的剑与洁白羽翼徽记,一看就知道是运送天国武装的特殊车辆。圣树王朝的行事风格一向如此,惟恐别人不知道车里装的是天国武装。至于抢劫,恐怕就是这队骑士人人求之不得的事,以便在枯燥的长途旅行中找点乐趣。

    天国武装的运载马车后方,是一辆有皇家标志的豪华马车。此时车厢的窗帘被拉开,露出一张典雅而美丽的少女面容。这名少女向窗外看了半天,这才回到座位上,颓然道:“已经走了好几天了,可是窗外看上去还是一模一样,究竟还要走多久啊!”

    在她对面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有一张英俊且刚毅的面容,听到少女的抱怨,他头也不抬地说:“再走七天零六个小时,你就可以看到山了。”

    “天哪!还有七天!”少女简直要昏过去了,呻吟着说:“早知道我就不來了,这里简直要闷死人。”

    “你必须來。”那年轻人依然头也不抬地说。他面前放着一本厚重的大书,看得出这本书有相当久远的历史。

    “该死的,为什么一定是我,而不是雷米尔?她才应该过來。另外这次要去配种的不是你吗,为什么一定要拉个人來陪你?”少女愤怒地挥舞着小拳头。

    “因为我不适合乌列,你也不适合拉斐尔。当然,这是表面上的原因,真实的原因你可以去问后面的华文大主教。”年轻人依然在看着他的书。

    一说到华文,少女眼前立刻浮现出一张老得全是皱纹的脸,而且这张脸极具特色,到处都是老人斑,并且眼角下垂,嘴角下垂,阴沉得无以复加。少女立刻打了个寒战,强迫自己忘记了这张脸。

    看着沉稳的年轻人,她忽然有了怒意,一把抢过他手中的书,随手翻了翻,说:“又是圣典!天天都看你在看这本书,早就该背熟了吧!?”

    年轻人笑了笑,说:“每看一次,都会有一点心得。如果你也肯多看几遍,或许就不会和拉斐尔那么格格不入了。”

    少女不服气地争辩道:“可是你看了这么多次,怎么也适应不了乌列呢?”

    年轻人摇了摇头,说:“正因为我看得太多了,所以才对乌列产生了怀疑。我总是觉得,它的处事方式和神教导我们的不一样。”

    “听不懂,也沒兴趣!”少女打断了年轻人的话,然后脸色突然一变,神秘兮兮地问:“喂,你说,我不会也是去配种的吧?天啊!我一想到那些野蛮人的脏手摸上來,就要吐了!”

    年轻人正色道:“蛮族是不比我们差的种族,他们只是沒有形成大的帝国而已,这是他们的传统。所以不要再用配种这个词,如果因为你乱说话得罪了圣庙,从而导致我们这次任务失败,那么回去后无底深渊肯定是你的归宿。”

    少女脸色顿时一阵惨白,失声道:“你别吓我!”

    “你知道我说的是实话。”

    少女气势顿时弱了很多,低声道:“好吧!我到时候注意就是了。”

    “现在也不能说,如果让华文主教知道,他也会不高兴的。”年轻人淡淡地说。

    少女撇了撇嘴,道:“那个老头!哼,好象随时都会死呢。他平时就知道教训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什么本事!”

    年轻人露出无奈的表情,叹了口气,看着少女,认真地说:“拉斐尔,这里已经不再是王朝的疆土,你的妈妈再也庇护不了你。如果你管不住自己的脾气,那么至少请你管住自己的嘴。我的建议是,在外人面前,你最好一言不发。”

    少女顿时满脸的不高兴,嘟嚷道:“你怎么和华文老头一样喜欢教训我?另外,我又不叫拉斐尔,我有自己的名字……”

    年轻人打断了她的话:“你最好叫拉斐尔,不然的话一定后悔!”

    少女很少看到年轻人如此严肃,顿时不知所措,只是点了点头。

    此刻在后方的车队中,马车内的华文主教忽然微微张开了眼睛,露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微笑,低声自语道:“哼,无知的小女人。只要拿回了米达伦,你就沒什么用了……”

    马车内以金白两色装饰,无比的华丽堂皇,可是车内却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老人味道,让人有种要呕吐的感觉。

    此时的李察已经走出了森林,远方就是巍峨起伏的山脉。到了这里,就可以看到巨大的图腾柱,鹰嘴所指的方向就是大雪山圣庙的所在地。这些图腾柱是为了给部落的人民指示方向,让他们可以膜拜兽神。想要去圣庙的人,亦可以依此而行。

    李察看了看图腾柱所指的方向,就向着雪山出发。沒走出多远,他忽然抬头向天空中望去,眼中露出警觉之意。

    天空极致的高远,高空中有几只苍鹰正在徘徊。这是卡兰多上独有的巨鹰,异常的凶猛,经常与荒原上的暴龙争夺食物,在饿极了的时候,甚至会以狮子为猎物。

    在卡兰多,天空中盘旋的巨鹰是最常见的景象,可是不知怎么,李察却觉得其中有几只巨鹰有些古怪。

    而在高空中,两只巨鹰居然在交谈。

    一只体形稍小些的巨鹰说:“老师!他好象发现我们了。”

    另一头巨鹰则回答说:“不是好象,是确实发现了我们。不过沒什么关系,他还看不破我们的伪装,也无从知道我们的來历。”

    年轻的巨鹰说:“真不明白他是怎么发现我们的!”

    “世界很大,位面也无穷无尽。今后你会遇到越來越多拥有强大力量的人,所以时时刻刻都要对世界保持一颗敬畏之心。”

    “好了好了,老师,我知道了!您真是越來越啰嗦了!为什么我们要來看这个人呢,他和那件事有什么关系吗?”

    苍老的巨鹰说:“也许他就是阻止圣树王朝的关键。”

    “对了,老师,我还不知道圣树王朝这次要來做什么呢。为一个兽神神子付出这么多的代价,不值得吧?”

    “背后想必另有原因,但具体我也不知道。”

    “可是您却说一定要阻止他们……”

    苍老的巨鹰说:“那是因为他们是圣树王朝。只要圣树王朝想做的,我们都要去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