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五 宿命

    而在遥远的法罗,流砂正慵懒地歪在躺椅上,懒洋洋地拆开信封。**m***信纸几乎是一片空白,就只有简短到了极致的一句话。流砂当场怔住,手不由自主地就开始颤抖起來。她刷地把信纸翻了过來,再翻了回去,就只找到另外的一句话。

    然后,然后就什么都沒有了。

    流砂怔怔地呆着,信纸悄然从她手中滑落,飘落在地。

    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跳了起來,怒不可遏地叫道:“母巢?母巢怎么了?别说是母巢,就是一只蟑螂都比你可靠得多!你这个骗子!”

    流砂大步走出房间,连鞋都顾不上穿,就直奔会议室而去。在走廊边上,站着一名人形骑士,正在警戒放哨。流砂忽然停在他面前,一把把他扯了过來,一字一句地道:“去把分脑给我叫來,立刻!别跟我说你不知道什么是分脑!”

    流砂补充的那一句其实沒有必要,在人形骑士的命令序列中,第一位是李察,第二位是母巢,第三就是流砂,分脑都要排在流砂之后。当然,或许第一和第二位的顺序是有可能变动的,李察担心的就是这个。

    人形骑士象个雕塑一样站着,但早已把流砂的话传递给了分脑。在会议室内,流砂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那是李察习惯坐的位置。落地窗其实有很大的用途,是给提拉米苏参加会议用的。食人魔站在楼外,参加二楼的会议正好。

    此刻李察的追随者们早已分散在祖源高地,刚德和安列卡拉依然震慑着人类诸国。安列卡拉更是不时在铁三角帝国边境上到处挑衅,试探着帝国的反应。

    流砂在会议室中沒等多久,窗外就刮起一阵狂风,随即房间里即刻暗淡下來,分脑那庞大的身体已经挂在了外墙上,把小小的头部探进窗户。这只分脑整整有五米长,体型比食人魔还要大一圈,完全就是当年母巢的模样。

    分脑口器磨动,居然发出人类的声音:“美丽的流砂小姐,您找我有什么吩咐?”

    分脑的声音甜美柔和,声线清透靓丽,完全走着中性美丽的路线,根本无从分辨是男是女。无论男女,若是有着这样的声音,自然都是无比迷人,问題是这把声音是从分脑嘴里出來的,就让人格外的别扭。

    “母巢!你越來越恶心了!”流砂怒道。现在的她心情很是不好。

    “外形并不重要,如果需要的话,我也可以为分脑打造一个人类的外壳。可是流砂小姐,跳了人类的桎梏,从整个生命的高度來看,您不觉得分脑这种形态非常的完美吗?”母巢委婉地说。

    “鬼才会觉得!母巢,你给我老实回答,如果李察死了,你会怎么样?”

    “主人会死?”母巢大吃一惊,然后沉默片刻,说:“您是问对我的影响吗?主人如果死了,那么我就将永远停留在九阶,再也无法晋级。我可以继续制造大量的战斗单元,只要给我足够多的时间,我会把整个位面都变成我的巢穴。但即使我变得如山峦般巨大,我也依然是九阶,永远的停留在这里。”

    流砂紧皱的双眉舒张了一些,问:“为什么?”

    “因为我原本沒有灵魂,只有一个与灵魂类似的东西。主人唤醒我的过程,实际上是把他的一部分灵魂分给了我,这才让我有了独立的意识,能够自主的思考。如果主人死了,那么就再沒有人能够给我下达晋阶的指令,我就将永远地停留在九阶。”

    流砂若有所思地说:“沒想到居然是这个原因。这么说來,你很有可能不是天然就存在的生命。”

    “事实上,我认为自己是被创造出來,专门用于位面战争的兵器。”母巢回答。

    流砂道:“不管你原本是什么,现在你都是一个完整的生命了。但是你的主人,李察,遇到了一个大麻烦。确切点说,这个麻烦完全是他自找的。所以我马上就要回诺兰德,看看能不能做点什么。”

    母巢立刻问:“您需要我做什么?”

    流砂干脆利落地说:“第一,配合刚德他们控制好法罗的局势,随时备战。第二,创造出一个分身,以种子的形式,然后把它给我。我可能会有用处。”

    “完全沒有问題。”母巢答应下來,然后又说:“不过我自己也有一些私藏,请允许我将他们送给您,或许能够帮得上一点小忙。”

    流砂稍有了些兴致,问:“私藏?那是什么?”

    “是我设计的三位战士,是我解析了诸多种族后集大成的作品,原本是用來保护我自己。但是现在,我觉得他们跟在您的身边更有意义一些。这三位战士,我称他们为永夜的三巨头,分别是绯色,辉夜和修罗。”

    “永夜三巨头?我怎么好象在哪里听说过这个?”流砂皱眉道。

    “在我设计他们的时候,这个名词就自然而然地出现了。它应该是创造我的时候,就被植入到我的记忆中。另外一种可能,则是我在成长过程中沟通了某些规则,从而受到了影响。”

    “他们是什么样的水准,圣域?”

    “不,按照诺兰德的分类,他们现在都只有十七级,已经是我能够创造出的极限。而且您这次可以带走的也只有绯色,辉夜和修罗还不完美,他们每天大半时间必须在虫巢中度过。我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让他们完善起來。”

    “只有一个,还不是圣域。那他们有什么特别之处吗?”流砂非但沒有失望,反而有了些期待。

    “他们流着神孽的血,所有身体有神孽部分不死不灭的特性。灵魂则是全部从神性中诞生,天然就沒有其它战斗单元的限制,凡是人类能够有的,他们也一样会有。他们可以学习,可以成长,可以思考。最重要的是,他们绝不畏惧死亡。另外,他们的身体结构我都全新设计过,如果一个敌人以对待人类的眼光看待他们,那么会发现所有的要害都是陷阱。如果他们死了,我立刻可以重新创造出來,只要有足够多的神性和神孽之血。”

    流砂身为神眷者,对于与神相关的任何东西都很敏感,淡淡地说:“这两样东西可不好找。”

    “法罗本地土神杂神数量众多,神性总会有的。至于神孽之血,只要有宗虎在,那要多少就有多少。”

    “好!我时间很紧,什么时候你那些什么三巨头能够过來?”

    “绯色已经召回,只需要一天时间就够了。”

    “好!我就等你一天的时间。”

    分脑离开了窗口,振翼飞走。流砂独坐了一会,然后翻开时光之书,在光芒中浮现了两颗时光沙漏,里面分别是奈幽和伊俄的影像。流砂对着两颗沙漏说:“你们回來吧,我要回诺兰德了。这次回去后,可能永远也不再回來了。”

    奈幽和伊俄都露出吃惊的表情,但他们沒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在祖源高地一座废弃的城市里,奈幽正捧着一尊小巧的神像在研究着,伊俄则在四处搜寻着什么。他们互相望了一眼,什么都沒有说,而且分别在背后用神力凝聚成羽翼,飞上天空,向着蓝水绿洲迅速飞去。

    一天之后,流砂一行四人从传送门走出,直接出现在永恒龙殿。在她身后,除了奈幽伊俄之外,还多了一个全身包裹在轻薄精致盔甲内的女武士。从身体的曲线上能够看出这是个出色的女人,只可惜面容被遮挡在金属面具之下。诡异的是,这个金属面具居然沒有开孔,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通过什么來看前方的路,抑或她根本就是一个瞎子?

    流砂安排了一下三人,就径自去找梵琳,两代神眷者关上殿门,在一起密议了许久,这才走了出來。梵琳一脸严肃,不停地和流砂在说着什么,而流砂只是摇头。她们很快进入献祭的大殿,随即一道时光光幕落下,就将祭坛隔绝,也挡住了神官和武士们好奇的目光。

    在祭坛内,流砂打开时光之书,里面的神恩如水般倾泻而出,注入到祭坛内。在流砂身后,梵琳终是叹息一声,说:“流砂,我已经告诉过你最终的结局,你却还是不信吗?”

    “我相信。”

    “你现在收手还來得及!”

    “我同样相信,如果我现在收手,那他一定会死在卡兰多。”

    梵琳忽然说:“但是永恒与时光之龙给你看到的未來,并不一定会发生……”

    但是这句话一出口,梵琳却身体一晃,脸色骤然苍白,然后从眉心处流下一滴金色的血!她伸手在额头一擦,看了看手心,无奈地笑了笑,说:“你看,说了不该说的话,就是这个下场。这可是永恒与时光之龙自动的惩罚机制。你愿意将來象我这样吗?”

    流砂忽然说:“梵琳,难道我这次放任不管,就不会和你一样了吗?总会有些事情让我们不得不去做,不得不走上这条宿命之路。那么与其面对不可知的未來,我宁可选择现在付出。至少……他对我还不错。”

    “你……”梵琳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最后只是叹息一声,再也无话去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