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七 预热

    此刻李察已经到达了塔克镇,这是雪山脚下的一座小镇,也是登上大雪山圣庙前的最后一处大的补给地和宿营地。雪山圣庙修建在万米海拔之上,那里严苛的气候就是身体强壮的蛮族战士也会难以抵御。圣峰吉克拉玛更是酷寒无比,沒有到圣域抑或是天生强大的强者,根本无法在上面稍作停留。

    塔克镇上已经非常热闹,到处都是前來参加圣典的年轻蛮族勇士。他们当中仅有一小部分有资格参加圣典的争夺,大多数人是來看热闹的。圣典争夺战前面大半部分都会在雪山半腰的平台上公开举行,能够看到诸多强者的对战,对年轻的蛮族战士來说无疑是相当有益的经验。所以很多部落都是由长者带队,将族中有潜力有前途的年轻人都带來了。

    塔克小镇根本挤不下上万涌入的人流,大多数人都是在镇外找了块空地,扎下了帐蓬过夜。一身蛮族装束的李察混迹在人群之中,立刻就被淹沒了。他在镇上转了一圈,买了顶蛮族的帐篷,也学着众人的样子在镇上过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李察就随着大队的人流向雪山上攀登。这段道路颇为漫长,按正常的速度登上平台需要一天的时间。李察当然可以直接飞上去,但是那样一來太过醒目,另外也不利于他此刻心境的调整。所以他按下心思,一步一步地徒步走着,这样亦是对战心的一种磨炼。

    圣庙早有准备,在平台上搭建了大批单独的小营帐,这是为参加圣典战斗的人准备的露营地。來看热闹的蛮族人则只能在更远的地方搭营帐。在平台一角树着根高高的图腾柱,血色的飘带在空中飞舞着,那是祭典战报名的地方,图腾柱下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李察跟随着报名队伍缓缓前进着,一个多小时过去,才终于轮到了他。

    图腾柱下几名身着圣庙服色的武士看了一眼李察,似是对他偏瘦弱的体形颇为不屑,一名壮硕武士沉声道:“你叫什么名字,出自哪个部落,有谁的推荐?”

    李察将一块黝黑的铁牌递了过去,铁牌背面是一头暴龙,正面则刻着仓央卓玛的名字和职位。

    那名圣庙武士的脸色立刻变得和善了许多,说:“原來是仓央卓玛的推荐,你的名字?”

    “李察。”

    “李察?奇怪的名字,倒有些象诺兰德人。”那名武士一边说,却沒多问什么,而是用小刀在一块铁牌上刻下李察的名字,将铁牌递给了李察,然后说:“上面是你的参赛号码,明天会叫到你参赛,不要弄错了,今晚好好休息,可别乱找姑娘!呵呵!”

    入夜时分,平台上燃起了一丛丛篝火,鼓声、号角声和拨弦琴的声音彼此应和,更加出众的则是蛮族独有的苍凉雄浑的歌声。一个个年轻或年长的蛮族围绕着篝火载歌载舞,李察也在火边,默默地烤热了肉干,一条条撕吃着,想着心事。

    蛮族的歌词中大多是与艰苦环境斗争的故事,其中有许多英雄人物,以牺牲了自己的方式铲除了盘踞一方的强大魔兽,这才为部落族人们打开了一块块新的生存空间。正是代代英雄以流血方式开拓疆土,才有了今日卡兰多部落的繁荣。

    但是在这些歌词中,李察却听出了许多不同的东西。卡兰多大陆最大的问題在于贫瘠,而这是由缺水造成的。这里的气候干燥少雨,虽然少有大片的沙漠,但是大多是草原和荒原。缺少足够的食物,也就难以大量的增加人口。食物的问題,诺兰德早已通过位面开拓的方式解决,而卡兰多似乎在这方面仍然相当落后。这个局面应该是兽神与永恒与时光之龙造成的,兽神似乎更加强于战斗,而在位面引导和开拓方面,永恒与时光之龙早就形成了相当完善的体系,不知道甩出兽神几十条街去。

    诺兰德和卡兰多信奉着不同的力量体系,诺兰德无疑是个魔法至上的世界,而卡兰多则更加崇拜原始的力量。在诺兰德,大大小小的领主们都习惯了使用魔法的力量來改变环境,提高各种物产的产出,所以在诺兰德到处可以看到绿毯般的水田,成片的森林,以及炼金机械轰鸣着的矿山。可是在卡兰多,这些什么都看不到。这片大陆上有些大河波涛汹涌,河宽甚至可达数十公里,但在距离大河上百公里的地方,李察却只看到了一片片靠天下雨的旱田。如果把河里的水引过去,那些田地的产出至少可以翻倍,可是数百年甚至上千年过去了,那些旱田依旧是原本的样子,不曾变过。

    一路行來,李察大约看到了上百个部落。不客气点说,假如剔除了强者的因素,那么李察散在各位面的部队集结起來,至少可以扫荡掉其中二三十个部落。这就是诺兰德和卡兰多之间的差距。如果不是大海阻隔,或许诺兰德早就扫平了卡兰多。

    当然,强者是另一方面的因素。卡兰多大陆上藏龙卧虎,至少在顶级强者上并不逊色于诺兰德,这也是能够维持两个大陆均势的要点。

    李察正自想着,忽然旁边传來一个女人的声音:“这样吃,不觉得口渴吗?”

    李察转头望去,见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女人,颇见姿色,有着蛮族女人特有的英气。她有着一双明亮的眼睛,此刻正眨也不眨地看着李察。见李察转头,她递过來一个牛皮水袋,说:“这是我们部落里自已酿造的酒,味道很好,也不是很浓,正好用來解渴。”

    “谢谢!”李察接过水袋,喝了一大口,只觉得一股辛辣直下腹内,呛得他咳嗽了几声。这种蛮族‘不是很浓’的酒,却也比他喝过的烈酒辣太多了。

    这时两人身后传來一阵大笑:“哪來的小绵羊,喝口酒都呛成这样!这就是你看上的男人,行不行啊?”

    年轻女人大怒,头也不回地斥道:“蛮熊,这沒你的事!你要是不服的话,我们來打一架好了!”

    那名为蛮熊的战士似乎对年轻女人颇为畏惧,哼了一声,说:“这小子肯定是不上场比武的,不然的话,哼哼,明天让他知道我的厉害!”

    李察小口喝着酒,看着熊熊燃烧的火堆,径自想着心事,蛮熊的话一句都沒有进他的耳朵。年轻女人看到李察这个样子,却是叹了口气,说:“你不用怕他,他不敢怎么样的。你……长得很好看,不象部落的人,倒很象……很象一个人,而且比他还要好看。我叫格桑,我的营帐就在那边,晚上你可以來找我。”

    说完,她就离开火堆,向自己的营帐走去。

    “你的酒袋!”李察向她挥了挥手里的牛皮酒袋。

    “送给你了!”格桑头也不回地说。

    旁边有低声的议论,大多是对李察似乎懦弱表现的不屑。蛮族最讲究尊严和武勇,李察这样面对挑衅毫不作声的举动,已让大多数人瞧不起,亦让格桑颇为失望。但是李察却不在意这些,自顾自的吃肉喝酒,此刻他的三个意识各有所思,主意识正将所有经历过、见过甚至听说过的战技与魔法一一回顾,第二意识依旧在精研着神官格斗术,达到伊俄的水准只能说是第二等级,要达到流砂的程度才算是第三级。至于第三意识,则在一次次模拟着凌空出刀,每一刀都要分毫不差。

    三个意识各有所司,李察就表现出心不在焉的样子,吃饱喝足后回到营帐里自行睡下,早就把格桑的邀请抛在脑后。

    第二天清晨,祭典比武的预赛正式开始。整个平台被划分成十几块区域,每块区域同时举行比武,只要被打出了区域,也算输了。

    “一零九八号,李察!李察?”一个声音响了起來,李察应声从一众参赛的武士中走出,顿时激起了一阵议论。在两米属于寻常的蛮族中,李察确实显得矮小瘦弱了。李察的对手,则是一个足有两米三,壮得象头熊的武士。

    “哈哈!兽神在上,原來真的是你这个沒种的胆小鬼!好,我蛮熊也不欺负你,让我抽两个耳光就算了。打赢了你,今晚格桑的营帐就是我钻了!”

    蛮熊的话立刻激起围观的武士们一片叫好声。蛮族的传统,打赢的英雄是有着钻姑娘营帐的权利,除非那个姑娘打得赢他。

    李察微微皱眉,多日以來强行按捺的杀机又在蠢蠢欲动。蛮熊让他想到了蛮族的许多传统,更想到了圣典比武的意义,而记忆中那幅关于山与海的画面再次浮现,任由他如何驱赶,都不肯退却。

    李察悄悄将双手缩进衣袖,因为他十指指尖已殷红如血!

    “好了,蛮熊你少说两句,快点打完,后面等着的人还多着呢!”主持比武的圣庙武士催促道。

    蛮熊一声狞笑,猛然发力,全身肌肉贲张,背后竟然浮现出一头巨熊的身影!他向李察冲來,每步落下都会激得大地震颤,好象真的是一头上古巨熊在扑击猎物!

    PS:今天争取加一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