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九 简单的

章四十九 简单的

    李察回到营帐的时候,都沒有入睡,而是反复思索着目前的局势。这个消息突出其來,他沒有多少准备就仓促上路,现在看却是做对了。卡兰多是一个神秘且与世隔绝的世界,要想深入卡兰多救人,特别还是万众瞩目的山与海,再多的准备都不够。难道他还真能率领大军杀上卡兰多吗?连千年帝国的远征军都折戟沉沙,何况他一个阿克蒙德的族长。

    真等到准备万全了,那这边的圣典早已沉埃落定,再多的准备又有何用?

    思前想后,李察觉得惟有参加圣典,正面击败所有对手,方有一线生机。到了那个时候,赌的就是圣庙那些人还会有蛮族起码的节操廉耻,不至于公开撕毁圣典比武的规则。这种期待十分渺茫,节操这种东西,或许在许多蛮族战士身上可以看得到,也能够在真正的王者身上看到,却必然不会在这些身居高位的长老们身上找到。

    但只有赢下整个圣典,才能谈到以后。李察闭上了眼睛,一颗心归于沉静,让身体一点一点调整到最佳的状态。

    第二天,又是三场比试。

    当李察出战的时候,忽然感觉数道目光落到自己的身上。他转头望去,看到数名穿着圣庙高级武士服色的人簇拥着一名高瘦的老者,正看着这边。李察只是向他们看了一眼,也就不以为意,安静等待着自己的下一个对手。反正他是要打遍所有对手的,迟早会引起关注,却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一名圣庙高级武士指了指李察,说:“长老,那就是仓央卓玛推荐的人。昨天都是一招击倒了对手,很有前途。”

    “先看看再说吧。”长老不动声色地说。

    今天的战况明显比前一天激烈了许多,许多场次都是激战小半日才分出胜负。只有李察这边和昨天一样的简单。

    三名对手一一上场,全部被李察一脚踏倒,无论他们用什么武器,使用什么战技,都是如此,就连一位专门拎了块巨大塔盾的也不例外。

    三场比试结束,李察就向自己的营帐走去,准备休息。看着李察的背影,那名圣庙长老的眼角竟在微微的跳动,几名圣庙高级武士则都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一名高级圣庙武士忽然出了口长气,说:“这个人真是仓央卓玛推荐的?我看也不比她差多少了。”

    那名长老哼了一声,缓缓地说:“仓央卓玛可不是他的对手,这个人,至少战技上比她强得多了。他叫什么名字?”

    负责主持比武的武士被叫了过來,他查了查资料,说:“长老,这是一零八号,名叫李察。”

    “李察……李察?”长老的声音微微上扬,脸色有些变了。

    “长老,怎么了?”旁边的圣庙高级武士急忙问。

    长老的脸色随即恢复如常,说:“沒什么,让他继续比试吧。你们去和李察说一下,让他不要下太重的手。其它人那里你们也招呼一下,沒事不要去惹李察,就这些,我们走吧!”

    长老在高级武士的簇拥下离去,只留下一头雾水的那名武士。他知道李察很厉害,却根本看不出厉害在哪里。但既然长老都吩咐了,那就说明李察确实非同一般,必须得小心对待,用诺兰德的话讲,就是得照顾好了。

    所以这一夜李察休息得很安稳,插在格桑帐前的刀再也沒有人动过。

    躺在营帐,李察伸出食指,在空写划着什么。他的指尖亮着一点红芒,在空留下一道久久不散的轨迹,李察写划得随心所欲,线条却粗细如一,不曾有丝毫改变。生命诛绝到了这一步,才终于有了白夜当日的境界。可是境界虽然相同,但是每一幅生命诛绝都是李察亲手制成,对内部结构无比熟悉,又有一幅融合了毁灭真名的完美生命诛绝作底,若论真实杀力,此刻的李察,却已在白夜之上。

    部落的武士们陆陆续续到來,不断有人加入圣典,也不断有人插进比试的队列。这就是卡兰多的风格,混乱维持着基本的秩序。李察倒不在意自己每天的对手是三人还是五人,反正不管上來几人,都是一脚踹倒了事。

    还在预战的阶段,神官格斗术稍稍露点出來,也就够用了。

    三天之后,预战选出的八个人,就将和各地长老会推荐的十人与圣庙选出的八人一起,在吉拉拉玛峰下两两相战,直到决出最后的一人。

    在吉克拉玛峰顶,山与海正坐在一块岩石上,手托着腮,看着夜幕下的雪山。她知道,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李察已经在那里了。在她身后,乌扎拉祖大祭祀悄然出现。今夜的大祭祀,看起來格外的苍老。

    “今天李察出战场,都是一击获胜。”大祭祀微笑着说,看得出來,他很想让山与海高兴一点。

    山与海却沒有作声,片刻之后方才淡淡地问:“大祭祀,这件事,真是兽神的决定吗?”

    乌扎拉祖蓦然一惊,两条长眉几乎绞到了一起,还沒有等他说什么,山与海就又问:“或者说,兽神知道吗?”

    “这个,当然……”大祭祀却突然说不下去了。面对着天真纯净的少女,他原本可以把任何话都说得天衣无缝,可是现在却真的无法开口。

    或许是一夜之间,她突然长大了?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乌扎拉祖苦笑着问。

    “从你们告诉我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们或许有一百种方式解释兽神的神谕,可是我却知道,有些事它喜欢,有些事它不喜欢。这件事,兽神一定不会喜欢的。”

    少女的话让乌扎拉祖长眉又动了动。有时候道理就是如此简单,再如何粉饰狡辩都沒有用。

    “殿下,你……该去换衣洗澡了。”这句话,乌扎拉祖却说得非常艰难。

    山与海并沒有动,而是说:“你是想洗去我的圣者图腾,以免圣典终试的时候,一棒子把那个什么皇子给砸死吧?”

    乌扎拉祖脸上的皱纹越來越深,头也渐渐低垂,叹道:“殿下,你明白就好。而且,就算你不愿意……”

    “如果我不愿意,李察就不能活着回诺兰德了,是吗?”山与海直白地问。

    大祭祀咳嗽了起來,说:“圣典比试,确实会有意外发生。”

    山与海又问:“我妈妈呢,她也知道这件事吗?”

    “这是圣庙与雪山长老会的决定,她身为长老,自然是知道的。”

    山与海嗯了一声,不再说什么,也沒有愤怒或是失落的表示,只是平静地坐着。

    大祭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沉默片刻,才说:“殿下,你长大了。”

    “早就长大了,以前只是不愿意去想那么多而已。”

    大祭祀忽然叹了口气,说:“殿下,你真不应该把李察叫來的,他來了,你更沒有拒绝余地了。”

    山与海忽然轻笑一声,说:“那可不一定,我叫他來,是想给某些人看看他的。”

    “是谁?”乌扎拉祖很是奇怪。他实在不知道山与海在这个时候还能够叫谁帮助,整个雪山长老会都已经达成了一致。

    “现在说了也沒关系,就是我那个沒用的父亲。”

    “苍鹰?是他?他已经在卡兰多呆了快二十年……”乌扎拉祖也难以置信。

    “有些男人就是蛰伏了二十年,也一样会一飞冲天的。”山与海说,她满头的小辫子在山风飞舞。

    乌扎拉祖默然许久,才说:“殿下,或许您抱的希望太大了。”

    “不,是你们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当你们象诺兰德人一样思考的时候,就再也不会看到单纯的东西了,可是你们又沒办法象诺兰德人思考得那样细致严密。”

    乌扎拉祖忽然觉得今晚的山与海格外的陌生,甚至在她面前都有种难以招架的感觉。这对踏遍无数位面的大祭祀而言,可是前所未有的事。这时一名大祭祀的心腹武士走过來,低声说:“李察今晚还是和前两天一样,吃饱喝足,就在营帐里休息了。”

    “好,我知道了。”大祭祀点了点头,脸色渐渐阴沉下來。

    李察正在做着最简单,也是最单纯的事,就是设法赢得祭典战。如果真让他办到了,那么长老会就要真正的头痛了。祭典战是在兽神面前的较量,是最神圣的传统。若是李察赢了,长老会却临时反悔,那就会在整个卡兰多的部落面前丧失信誉。这会招致毁灭性的结果,且不说会招來多少部落的反对,就是长老会内部也绝对不可能就此达成一致。

    “殿下,也许需要大长老來和你谈谈了。他看得比我更远。”乌扎拉祖说。

    “也好,正好我也要换身衣服了。”少女站了起來,向山峰下走去。

    夜时分,大长老缓步走进圣庙的一间密室。房间的布设简单粗犷,完全是卡兰多的风格。山与海跪坐着在垫子上,长发披散在肩。她刚刚沐浴出來,脸上的图腾已经完全洗去,头发上种种挂饰也都取下,交给侍者带走。现在的她,从头至脚,就只是一身衣服而已,威力强大的圣者图腾,已经被特殊的药液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