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 和复杂的

章五十 和复杂的

    大长老同样跪坐在山与海面前,仔细看着她,眼中无比复杂。卸去了一切修饰的山与海,就是纯粹且干净的美丽,一如卡兰多的大地与山川。

    “你终于把圣者图腾给洗去了。”大长老的声音中有了些轻松,可又有些失落。

    “是的,现在您放心了,也可以继续说教了。”

    大长老深深地吸了口气,斟酌着用辞,说:“山与海,这件事情,对我们整个卡兰多都意义重大。天国武装如果和圣者图腾结合,将会产生一个无比强大的超级强者。他的力量,或许在整个卡兰多存在的年代里都可以排到前列!有这样一个强者存在,将会是极大的制衡力量,让诺兰德人继续把目光投放到其它位面去,而不是來窥视我们卡兰多。”

    山与海微笑着问:“军队打不赢诺兰德,怎么连强者也要比不过了吗?”

    大长老脸上掠过一丝不自然,说:“在真正的强者方面,我们双方始终维持着均势。可是最近几十年來,诺兰德的传奇强者增加得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快。再这样下去,用不了百年,我们在强者方面的均势也将彻底失去。卡兰多和青苍大陆不同,我们距离诺兰德要近得多,只要他们愿意付出巨大的代价,就随时可以把大军送上卡兰多。”

    “我父亲那一次,到底还是把你们打怕了。”山与海略带讥讽地说。

    “确实。”大长老坦然承认,“如果沒有你父亲的那次远征,我们也不会意识到自己的问題。千年帝国一个国家的远征军,就差点打到雪山脚下。如果诺兰德三大人类帝国同时动员起來,我们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战士数量上的差距实在太大了,诺兰德的人口可是我们的数十倍。”

    “就算多了这个超级强者又怎样?最多保个几十年平安,然后呢?再想法弄个超级强者出來?”

    山与海的问題让大长老无法回答,惟有苦笑。最后,山与海也叹了口气,说:“最后,这样的超级强者,就一定会成为长老会的傀儡吗?现在就连我都不愿意听您的话了,您就确定,他就可以接受您所有的命令?”

    大长老勉强道:“那也是将來的事了。”

    “也许吧。”

    密室内忽然就陷入了沉寂。

    在雪山山腰的平台上,李察忽然睁开了眼睛,他感觉到有一种隐晦的波动扫过了自己。这种感觉和蛮族强者颇为不同,不是那种粗犷暴烈的味道,反而有种细腻精致的感觉,错非李察在绝域战场鏖战多年,现在的感知能力远超正常大魔导师,根本就不会知道已经有人试探过自己。

    李察嘴角露出淡淡的冷笑,收敛了食指上的红芒,握起野蛮屠杀,就走出了营帐。现在就算來的是传奇强者,他也有能力斗上一斗。在卡兰多这块土地上,如果有挑衅上门,就一定要狠狠地抽回去,不然的话,就会有狼群找上门來。

    可是放眼望去,夜色下一切都如既往,看不到任何异常的地方。刚刚那阵扫描的波动早已消失,李察甚至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他愕然站了片刻,才摇了摇头,重新钻回自己的营帐,继续休息,磨砺战技。

    就在李察看过的地方,悄然出现了一个中年的男人。他留着精致的胡须,充满了成熟男人的魅力,年轻的时候想必更是光彩照人。他虽然是人类,可是容貌却不输与精灵,更有着精灵所不具备的阳刚魅力。他其实就站在黑暗里,可是却能让李察视而不见。看着李察回到营帐,他终于点了点头,露出一抹微笑,然后和來时一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在圣庙后方,有一片绵延的石屋,就是圣庙相关人员居住的地方。此刻在其中一个明显精致得多的小院落里,正爆发着激烈的争吵。

    “山与海这是为了卡兰多的大局在付出!”一个美丽的女人一边说,一边在房间里來回踱步,显得焦燥不安。

    一个中年男人则靠在墙壁上,双臂环抱,冷笑着说:“为了大局?那好,那为什么付出的不是你们这些长老,而一定要是我的女儿?我觉得你们的付出更有效果!”

    “我们难道沒有付出吗?”女人怒道。

    “当然沒有。”男人根本就不生气,而是从容淡然地说:“只要你们每个长老都有拖着诺兰德强者一起自杀的勇气,事情不就解决了?”

    女人即刻愕然,片刻后才说:“可是……诺兰德的强者们越來越多,就算我们都肯牺牲死战,对耗的结果也只会越來越对卡兰多不利。”

    “那多了一个超级强者又能怎么样呢?几十年后差距还不是大到不可弥补?到时候你们连对耗拼命的机会都沒了,诺兰德大军一到,照样铲平了你们的雪山圣庙。”

    女人提高了声音:“但能够争取到几十年的时间,难道不比沒有时间强吗?事情总会有转机的!”

    女人情绪越是激动,男人就越是显得从容,甚至露出了富于成熟男人魅力的微笑,不疾不徐地说:“转机?只要你们这些长老们还在掌权,就不可能有任何转机。过去一百年沒有办到的事,再给你们几十年,也只会把事情搞得更糟。”

    女人忽然站定,看着男人的眼睛,认真地说:“苍鹰,我知道山与海的心事,我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这样!可这是整个长老会的决定,圣树王朝提出的条件我们根本沒有办法拒绝!”

    男人笑了笑,说:“我哪管你们这些长老们想啥做啥,是死是活,反正我的女儿不能变成牺牲品!为了大局?这种话我可听得多了。呵呵,你们别忘了,政治这种东西,诺兰德可比你们领先了几千年!”

    女人脸上闪过一缕黯然,叹道:“对不起,但是这件事已经不能改变了,我也无能为力。你更加做不了什么。”

    男人依旧从容地微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解决问題并不一定需要靠武力,更多时候还是要靠这里。这件事,在我看來还远沒到尘埃落定的时刻!对了,顺便提醒你一声,武圣藏剑应该已经在赶往卡兰多的路上了,以他的速度,最迟三天后就应该到圣庙了。”

    女人脸色一变,说:“藏剑?他怎么会突然要來?”

    “他可是欠了我一个人情,所以既然我叫了他,他当然要來。”

    这次女人的脸色可是大变了:“你有办法和他联系?”

    男人笑得越发迷人:“魔法世界的奥秘多着呢。偶尔联系一下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女人渐渐镇定下來,说:“就算藏剑來了也改变不了什么,我就能挡得住他。”

    “也许你可以,但是你也只有一个人。我不相信李察在來卡兰多之前,沒有给神圣同盟的皇帝写封信什么的。听说菲利浦那个家伙可不好对付,哦,对了,李察还有一个老师,苏海伦。那个女人听说连藏剑都不愿意去招惹。不管是胖子菲利浦还是苏海伦,只要有一个人插手,你们就得好好考虑了。光是藏剑当然不够,光是神圣同盟也不够,可是我们两方若是联合起來呢,你们还敢一意孤行吗?”

    女人脸色变得冷峻,说:“你是在威胁我?”

    “是的。因为你们想要拿我的女儿做牺牲品,我不觉得威胁你们有什么过分的地方。”

    女人忽然怒意全消,平静地说:“你应该知道圣庙从來不受威胁。这样做只会使事情变得更糟糕。”

    “我可不是想让长老会屈服,而是想要一个公平的机会。就让圣典是它原本该有的样子,谁都不要在背后插手,这不是很好吗?”

    女人看着苍鹰的眼睛,说:“你好象对李察很有信心。”

    “我刚刚看过他,确实是个不简单的小家伙。我们女儿的鼻子可是一向很厉害的!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也相信我们女儿的鼻子。”男人眼睛里都是笑容。

    女人哼了一声,说:“说得好象那不是我的女儿一样。”

    苍鹰摇头:“你这个当妈的确实比较差劲。”

    女人大怒,死盯着他看了半天,忽然想起一事,脸色微变,问道:“既然你有手段可以联系到藏剑,那……那为什么不让他过來带你走?以他的本事想要偷偷带个人离开卡兰多,并不是非常困难。”

    男人笑着摇头:“为什么要走?我觉得这里挺好的。”

    女人盯着他,脸上的冰却悄悄融化了。

    天亮了,新的一天來到卡兰多的大陆上。雪山平台上重新热闹起來,因为比试的选手已经沒剩多少,所以每场战斗被划定的区域都大为增强,可以让强者们充分施展身手。这一天,李察只有两场比赛。抽中李察的那位蛮族战士一脸无奈,觉得自己完全被兽神和祖先给抛弃了。自从李察将一名十七级,且天生就有强悍能力的战士同样一脚踏倒之后,这些只能参加预战的蛮族战士就知道李察跟他们完全不属于同一个等级。不遇到李察还能有些机会,碰上了李察,那就惟有自认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