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一 设谋

    这一天的两场战斗和以往一样的快速结束,后面两天也同样如此。李察就这样毫无悬念的通过了预战,与其它七位蛮族战士一起,踏上了前往圣庙的征途。

    不知道是谁认出了李察,一夜之间,李察就是山与海那个诺兰德的约定之人的消息,就在所有蛮族战士传开。传说,那位约定之人是个瘦弱的小魔法师,在卡兰多的词典里,瘦弱和魔法师结合在一起,就相当于弱者的弱者。所以李察一向是蛮族年轻勇士们憋着一股劲想要打倒蹂躏的对象。这些蛮族战士却沒有想到,原來这些天里李察就一直呆在他们间,还一路过关斩将,成为预战八强之一。

    现在他们认出了李察,却发现李察确实瘦弱,可绝对和弱小无关。其它七名胜出的蛮族战士早都熄了和李察较量一番的念头。就这样,队伍一路平静地走到了圣庙。但是在此前一天,圣树王朝的人已经抵达了圣庙。

    雪山圣庙占地辽阔,由大大小小数十个石屋群落组成,就是临时來个几千人,也完全能够容纳得下。何况蛮族身体强壮,就是在雪山之顶,支个营帐也能住个很久。将要参加祭典战的战士们大都住在同一个区域,但让他们惊讶的是,有几个熟悉且强大的名字却沒有出现在名单里,包括巴力巴力,阿姆,黑乌萨和拉玛卓娅。

    长老会推荐的人选都已经到了,但圣庙的八人名单却迟迟沒能推出。

    在圣庙一座风光独好的建筑群内,圣树王朝的特殊客人们已经在这里住下。为了避免太过醒目,他们都已换上了蛮族的装束。此刻皇子和皇女正在房间闲坐,华大主教就进了房间。大主教所在的地方,就会有一股浓浓的老人味道。皇子象什么都沒有闻到,皇女却受不了,忍不住向远处挪了挪身子。

    华坐定后,缓缓地说:“乌列,你这次的圣典战,有新的对手了。”

    皇子眉头一皱,说:“我已经不叫乌列了……”

    华大主教脸色阴沉,说:“天国武装一天沒有拿走,它的名字就是你的名字!你要恢复原有的名字,得等这次的任务彻底完成之后才行。另外,我需要提醒您,放弃天国武装的名字是一项不大不小的罪名。它的严重程度完全视你的敌人有多么强大而定。我老了,或许记忆力不太好,但这支队伍还有几百名圣白骑士,更有直属教宗的枢机仲裁官,他们会不会听到点什么,回去说些什么,我可不敢保证。所以,记住你的名字,乌列!”

    “谢谢您的教诲!”皇子不得不低头,表示谦卑。

    皇女脸色很是难看,却又不敢说什么。她非常讨厌华大主教,沒有理由和原因,就是本能地厌恶着。可是这次行动,一切的执掌者是华,他们两个皇子皇女根本就沒有什么话语权。

    “我查过了,你这次的敌人叫做李察,据说是个很难对付的家伙。他应该是一位大魔导师,并且还是构装师。具体的战力还不是很清楚,但是应该比一般的大魔导师要强。另外,在整个预战,他都是靠着拳脚制服的对手,根本就沒有动用魔法。”华说。

    皇子淡然一笑,带着隐约的傲慢说:“只要不是传奇法师,那就沒有问題。我的乌列在对付魔法师方面一向有专长。”

    华的眼角垂得更加厉害了,整张脸皮似乎都要从脸上挂下來,看起來格外的恐怖。他眼皮微垂,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半天之后才缓缓地说:“只要上了决战场,那就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不管这个意外出现的李察是强是弱,都最好不要有任何的意外。这件事,我会去处理的。”

    “您打算怎么处理?”皇子忍不住追问。

    华大主教淡淡地说:“一个死了的对手,才是最安全的对手。”

    就连他的话里都开始散发浓郁的腐臭味道,让皇女雷米尔感觉到格外的恶心。她的脸色越來越苍白,胃都在翻涌着,很是想吐。然而她知道,一旦真的吐出來,就会有非常严重的后果。虽然以她的身份,华大主教应该不致于做些什么,可是不知怎么的,大主教的眼神却让她越來越害怕,最近两天甚至有时候都会在夜里被噩梦惊醒。

    “我还是觉得沒必要害怕这样的一个人。”皇子说。

    “不,在这件事情上安全才是第一位的。我们需要的是万无一失,勇气和荣耀沒有任何存身之地。”

    说罢,华就站了起來,向房间外走去。在门口,他忽然回头,向乌列和雷米尔看了一眼,淡淡地说:“别忘了,我们要的是万无一失。”

    这一次,华的眼神让雷米尔几乎坠入冰窖,当房门关上后许久,她才望向乌列,然后发现一向智慧勇敢的兄长也是脸色苍白。

    离开了乌列和雷米尔的房间,华就向自己的居处走去。在走廊上,一名教庭执事快步走來,在华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华深垂的双眉一扬,说:“让他到我的房间谈吧。”

    片刻之后,一名枯瘦的蛮族老人走进了华主教的房间,先是四下扫视了一番。华指了指房间墙壁上挂着的数以百计的圣徽,说:“放心吧,即使是在圣庙,这个房间之内现在也暂时是吾主的领地,不会有任何问題。你我说的话绝不会被兽神所听见,除非你自行愿意让兽神聆听。”

    “这样就好。你所说的那个李察,我已经查过了。他曾经來过卡兰多一次,并且与山与海殿下见过面。当时殿下还把她的兽神之牙交给了李察……”

    “见过面?”华大主教腾地站了起來,脸上皱褶都在抖动着,直截了当地问:“那么山与海还是不是纯洁的处女?”

    这位枯瘦的老人身为雪山长老会的长老之一,却也被这样凶猛的问題打得措手不及,支吾道:“这个,我们也沒法确认。不过我认为,应该还是……”

    “应该?这可不是吾主希望听到的答案!”华大主教阴森森地说。

    枯瘦长老无言以对,惟有沉默。

    华站了起來,在房间來回踱步,一边缓缓地说:“这样说來,山与海不光心是这个李察的,连身体都有可能是了。如此一來,就会对我们的计划会产生非常非常大的影响。一旦我们这次的合作失败,你们的损失会比我们还要大得多!就算李察被击败了,山与海也很可能不会配合,这样我们的计划依然有失败的可能。这样的后果,是你我根本承担不起的。”

    “……所以?”

    华忽然站定,看着那位长老,一字一句地说:“所以我们就要把一切不确定的因素都提前消除。”

    “可这里是圣庙!”长老骇然道。

    “事后总会有办法解释的,不是吗?而且那只是一个诺兰德人,一个诺兰德人而已。谁会为了一个诺兰德人兴师动众呢?”华循循善诱。

    长老额头开始冒出豆大的汗滴,脸上写满了挣扎,说:“这里是圣庙,是兽神的领域。如果我做了什么,兽神……兽神早晚会知道的!伟大的兽神最痛恨黑暗的阴谋。”

    华笑了,他的脸如果有了笑容,就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象地狱的魔鬼披上了人皮:“又不需要你去做什么。你只要想办法在特定的时间,让那个李察能够单独呆着,就可以了。剩下的事不需要你插手,我这里有的是专家!”

    专家,这个词从华口吐出來,又有了阴冷潮湿的味道。

    “我,我……”长老的话都说不出了。他分明有一身强横的实力,可是在这个房间里,却觉得压力无处不在,甚至都兴不起和华对抗的心!长老这才骇然惊觉,这位华长老的实力,其实远远在他之上。

    华忽然干笑了几声,说:“你看,我差点忘了,这些东西应该能够帮助你作出决定。”

    说着,华大主教就取出一个精美的白色镶金边封魔盒,在长老面前打开。封魔盒是深蓝色的丝绒底,上面整整齐齐地放着一颗颗高纯魔晶。

    整整五十颗!长老一眼就认出了盒内魔晶的数量,喉节不由得剧烈地滚动了一下。

    “我们卡兰多不缺财富。”长老的声音很干涩。

    “卡兰多是不缺财富,但是财富都在极少数首领和强者手吧?象您这样的身份,恕我直言,恐怕是拿不出几个这样的盒子的。”华说。

    长老脸上更露挣扎,华大主教又微微一笑,低声说:“如果你的儿子肯去诺兰德,那么这些东西,将会有巨大的作用,比什么神谕都更加管用。”

    枯瘦长老终于颤抖着伸出了手,而华主教则露出笑容,笑得眼睛都变成了一条狭长的缝隙,即使这样,也还是沒能盖住瞳孔深处的凶光。不过枯瘦长老的注意力都被魔晶闪耀的光芒所吸引,根本沒有注意到这点细节。

    华说得对,长老会大半长老的身家加在一起,也比不过一个山与海,这就是卡兰多的传统。原本所有人都视此为理所当然,可是现在长老的心,却是被种入了一条毒蛇。

    此时此刻,李察正躺在自己的床上,静静地看着天花板,想着:“接下來,杀手该出现了吧?”

    PS:午又能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