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二 交锋

    夜渐渐深了,蛮族战士们一个个进入了梦乡,鼾声此起彼伏。

    天上全是浓云,风很大,又下起了雪,正是一个杀人的好时间。一队圣庙武士迈着沉凝的脚步走來,在参战战士的营地内转了一圈,见沒有任何异样,这才向圣庙里走去。这队武士的规格非常高,不光队伍中有好几名高级武士,甚至带队的还是一位长老!由此可见圣庙对此次祭典的重视,以往可从來沒有这种事。参加祭典的战士如果被人给暗算了,那只能怪自己的本事不够。

    李察的心思一片空灵,躺在床上,身体也处于最佳的放松状态,黑暗中时时可以看到一条条惊艳的红芒闪过,那是李察在反复练习必杀的一刀。

    但是今晚李察房间中的黑暗却颇为不同,浓得似乎有些粘稠的味道了,而且房间中许许多多的阴影好象都活了过來,在不断地扭动着,围着李察在转來转去。它们都是阴影生物,可是现在却处于疑惑和混乱的状态。它们感觉不到李察有多么强烈的气息,就象是一个普通人,可是却又本能地不想靠近李察,特别是当李察指尖那点红芒亮起的时候,所有的阴影生物竟然都在后退。然而红芒一灭,它们就又缓缓向李察逼近。那是阴影生物捕猎实体的本能。

    李察在门口、窗外和屋顶上都设下了隐晦的魔法陷阱。对蛮族战士來说,这些魔法陷阱都可以起到预警的作用,但是在真正黑暗中的行家眼中,这点小花样却是毫无用处。然而李察却象是对那些魔法陷阱天然的信任,居然就这样在房间内全神贯注地练起了刀。

    夜幕中,一个若有若无的黑影悄然飘落在李察的屋顶上,目光一扫,就绕开了设在屋顶上的全部魔法警报。他的手中握着一把无光的短剑,那刃锋竟然像是活着的,在不断扭动着。若是闭上眼睛去感知,哪怕是圣域强者都会觉得李察屋顶上空无一人,可见这人隐匿气息的能力已经达到了极高的境界。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能够与周围的环境巧妙融为一体,虽然沒有使用隐身术,却已经与隐身的效果相去无几。这才是杀手的高级境界,使用隐身术的话,反而更容易被强者觉察到异常。

    他缓步走到屋顶边缘,正准备跃落,忽然全身崩紧,缓缓抬头。

    就在不远的地方,屋顶上坐着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他长得很普通,身材也不高大,放在人群中就会立刻被人遗忘。可是他身上那种圆润柔和的感觉却是扑面而來,让周围的地方都变得宛若初春。这个男人就这样突然地出现,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了他,李察房顶的这名杀手根本不知道那里还坐着个人。杀手眼中掠过一丝骇然,他明明记得刚才看到周围,根本就不曾有过这样的一个男人。

    男人好象沒有看到杀手,又好象看到了,却不在意,只是自顾自抱膝坐着,看着夜空中的浓云,好象能从那里看出位面的规则一样。

    杀手犹豫了一下,眼中闪过冰寒。他來之前已经被交待过,这件事情已经得到雪山长老会的默许,所以怎么干都不要紧。他一咬牙,不再理会那个突然出现的神秘男人,如一缕青烟般跃落,就准备破窗而入。

    那个男人依然在看着夜空,只是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喃喃地说:“非要去自找沒趣,何苦呢?”

    他的声音不大也不小,恰好能够让杀手听到。杀手所有的行动都毫无气息散溢波动,可是男人的话却让他差点摔了个跟头。但他也是阴沉狠辣之人,心一横,索性直接扑进李察房间!然而一冲进去,杀手忽然觉得周围的黑暗变了,变得厚重粘湿,让他的行动大受阻碍,而且更有强烈的危险感觉从四周传來,但一时却看不清是什么东西在袭击他。

    杀手心念电转,猛然想起了什么,差点失声叫了出來:“阴影生物!”

    确实是阴影生物,而且数量不少,整个房间里都是凶残的阴影生物!阴影生物对生命有本能的侦测,这名杀手一出现,立刻吸引了所有阴影生物的注意,它们即刻缠绕围攻。杀手大惊,短剑四处飞掠,瞬间就将几个靠近的阴影生物切割成碎片。可是杀手眼中突然亮起了一点艳红的光芒!那点光芒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接近着,刹那着巨大的死亡阴影就笼罩了这个杀手的心上!

    他刹那间全身冰冷,然后一声怪叫,以比來时更快的速度撞出窗外,就此落荒而逃,转瞬间消失在夜色里。这一下动静不小,惊起了附近不少的蛮族强者,他们纷纷出屋查看,自然看不到什么。那在屋顶上坐着的男人早已消失。

    而在房间中,李察根本沒有起身,只是伸手向那杀手指了一下而已。这一下动作不大,可是却饱含了生命诛绝的一点精华在内。只是杀手的实力太强,一感觉不对就立刻退走,却让李察也來不及追杀。不过李察只是想把他惊走而已,他的全副心思都在即将到來的战斗上,不愿为这些琐事分心。

    剩余的阴影生物又向李察聚拢过來,房间中红芒闪动了几下,勾勒出一个繁复的图案,顺便将这几个阴影生物全部切碎。这样强大的杀手都沒能得手的话,李察相信今晚应该沒什么事了,这种杀手对方手上也不会有多少个。

    李察在房外布设的魔法陷阱只是第一道防线,用意是松懈敌人的警戒,真正的防御和警戒其实是他召唤出來的这些阴影生物。阴影生物天生对生命敏感,通常的隐匿手段对它们全无作用,它们只能被欺骗,却不会被瞒过。所以李察用生命诛绝的杀气和对自己气息的伪装控制住它们,让它们犹豫不绝。而在这时,那突然闯进的杀手就象是黑暗中的火焰,立刻吸引了所有阴影生物的注意。在这种情况下,阴影生命就是最好的警报。

    房间中红芒徐徐淡去,那些破碎的阴影忽然凝聚在一处,然后化成一颗普通大小的影钻,落在李察手里。李察愕然看着这意外的收获,笑了笑,就将它收在了口袋里。那名杀手最后的行动有些奇怪,不复开始时的完美隐匿,按理说这是不应该犯的错误,李察想了一会,却想不明白,于是就把它放到了一边,继续练习自己的刀法。

    片刻之后,在圣树王朝的宿营处,华文大主教脸色阴沉,检查着一名瘦小男人身上的伤势。这个男人就是前去刺杀李察的杀手,他身上沒有太重的伤,都只是些皮肉小伤而已。可是身上那十几道被阴影生物抓出的破口也就罢了,咽喉上的一点猩红却让人看得触目惊心。象这种程度的强者,却被人伤到了这个部位,无论伤势大小,当时情势必然无比惊险。华文挥手间就洒下点点圣光,轻易将杀手伤口中的阴影力量驱除,一边详细询问着当时的情况,不放过每一个细节。当听到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时,华文脸色突然一变,不断地问着。片刻之后,华文主教才咬着牙,吐出一个名字:“藏剑?”

    杀手也吓了一跳,千年帝国的武圣藏剑可是诺兰德有名的超级强者,如他这样的天位圣域杀手或许能够和普通传奇对抗,但在藏剑手下恐怕连还手之力都沒有。只是藏剑如何会出现在卡兰多的圣庙?

    杀手心中疑惑,却不敢问。他其实明白,华文主教表面上是给他治伤,实际上是在考问当时的情况,如果他有丝毫不尽力的地方,必然会被重罚。

    华文脸色阴晴不定,片刻后对杀手说:“你回去吧,记住,藏剑的事,一个字也不许提。”

    “遵命,主教大人。”杀手恭敬行礼,然后离去。

    华文主教脸色越來越阴沉,思索片刻后,就走出房间,对侍立的骑士说:“备马,我们去圣庙!”

    一刻钟后,大长老连同圣庙其它几位长老一同出现在议室殿。几位长老分头坐下,却谁都不先开口说话。

    华文大主教阴恻恻地说:“藏剑殿下呢,既然已经來了,何必不好意思出來?”

    殿门外随即响起藏剑那温润的声音:“我只是不愿意看到你而已。”

    “我也是一样,可是再如何讨厌,该见的面总是要见见的,不是吗?”华文说。

    藏剑缓步走进议事殿,端然在椅中坐定,一双晶莹的眼眸在殿内扫视了一周,然后就收回了目光,宁定地看着华文。

    “藏剑殿下,您怎么也來了?卡兰多雪山环境险恶,一个不小心回不了诺兰德,可就不太好了。对千年帝国來说,这可是一个承受不起的损失。”华文冰冷地说,语气中的威胁意味十足。

    藏剑淡然一笑,说:“千年帝国根基深厚,强者多如繁星,少了一个藏剑真还不算什么大事。倒是华文你可是教廷不可或缺的人才,若是少了你,教廷那些肮脏黑暗的勾当可都干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