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三 毒计

    华深吸了一口气,说:“至少在眼前,我觉得把你留下來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说话间,华向大长老使了个眼色。大长老面露难色,看向山与海的母亲,但这位圣庙的前武士长却是面无表情,根本不打算说话。如果沒有她的参与,想要留下藏剑,恐怕还有难度。超级强者可怕之处在于随时可以撕裂空间逃走,想要击败他们容易,想要杀死他们可又是一回事。

    不过藏剑微笑道:“留下我又做什么呢?我如果无法从卡兰多回去,帝君可就要向圣树王朝开战了。”

    “你以为用战争威胁,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华低沉地说。

    藏剑回答道:“这倒不是,我只是不想看着你为所欲为而已。山与海名义上可还是我的学生,怎么也得照顾着些。”

    华略一思索,即刻说:“那好,既然你來了,我也不可能全无让步。这件事你只要不出手,我也不再动手,如何?”

    藏剑淡淡地说:“我比你略微厉害那么一点,不能动手的再加上你手下那个杀手如何?”

    “可以!”华立刻答应下來。虽然他略吃些小亏,但只要藏剑不來捣乱就可以了。

    藏剑指了指墙壁上的兽神雕像,对一众卡兰多的长老们说:“兽神就在这里,你们应该不至于做出太对不起兽神教义的事情吧?如果华大主教背弃了约定,我希望你们能够保持立。”

    众长老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藏剑说话点到即止,说了句:“我要找地方睡觉去了。”,就离开了议事殿。

    藏剑一走,议事殿内立刻变得沉寂压抑。

    最终还是华打破了沉寂,说:“诸位长老,这是关系到我们双方切身利益的大事,不能让一个藏剑给打扰了。按照刚刚约定,我和一名属下虽然不能再做什么,但是我这次带來的能人很多。比如说,我们还有这个东西……”

    华摘下了手上的戒指,拧开上面的宝石,倒了一点药粉在纸上,说:“这种药粉可以消溶魔力。据我所知李察是一位魔导师,魔力对他而言就是根本。诸位长老只需要把这个药下到李察的饭食或者是饮水,就可以了。”

    各长老脸色难看,山与海的母亲阿萨更是双眉缓缓竖起,就要发作。

    华大主教见状笑了笑,说:“别忘了,大局!诸位已经做了不少事,嗯,不少坏事!如果到了这个程度还要放弃的话,那就真是笑话了。”

    见众长老还是犹豫着,华上身微倾,说:“以残缺的米达伦,换回完整的乌列,将來生出來的神子也是你们卡兰多的。而你们付出了什么?山与海的纯洁吗?尊严吗?自主吗?笑话!按照圣庙的传统,早晚要安排一个人跟她生孩子的!这个人选可不是由她來定的。可是你们选出來的人不能使用天国武装,这就是重点。想想看,得到一位未來的顶级超级强者,一套可以世代传承下去的天国武装,你们总共才付出了多少?一套沒用的残片,一个女人的几个晚上而已!这还要犹豫吗?”

    大长老迟疑了一下,看着药粉,皱眉说:“但是也用不着这个手段吧?李察难道还是乌列的对手?”

    “我不喜欢变数,这就是你们和我的区别。”华紧盯着大长老的眼睛,说:“拿着它,下到李察喝的水里,然后一切就都可以回到原先的轨道上,就这么简单!”

    华大主教的声音似乎有一种魔力,大长老一咬牙,伸手拿过了药粉。阿萨忽然从旁伸手,按住了大长老的手。大长老转头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这是,为了卡兰多!”

    为了卡兰多……阿萨忽然觉得心头沉重得无法呼吸,苍鹰说过的话再一次在她心头回响。她依然想阻止,可是大长老已经抽回了手,把药粉收走了。

    华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说:“英明的决定。但是在看过了天国武装的威力之后,你们还会这么犹豫,确实让我十分失望。希望我们在接下來的事情上还能合人愉快。”

    “接下來的事情?”大长老一怔。

    “当然是关于比赛的事,你得安排一个人和李察对战。这个人选很重要,因为李察……应该死在你们蛮族的手里。”华说。

    “为什么要杀李察?”阿萨腾地站了起來。

    华冷笑道:“留着他,难道等他來报仇吗?”

    “我不怕他來复仇!”阿萨怒道。

    华摊了摊手,诡异地笑着说:“你是不怕,可是圣庙的名声呢,长老会的名声呢?李察活着回去,把这件事往外一抖,你们几位觉得,那时还能够坐得稳长老的位子吗?”

    这几句话让阿萨都无言以对,和圣树王朝的交易或许真是为了卡兰多的将來,可是里面的肮脏之处,确实无法公之于众。

    “李察只是个小人物,不值一提。就算有藏剑在,也影响不了大局。杀这么个小人物有什么好担心的。好了,我回去休息了,这点小事,相信几位长老肯定不在话下。”华说着,就站了起來,回到自己的居处休息了。

    阿萨紧盯着的大长老,大长老却不再理她,而是把药粉收进了怀。

    此时此刻,天已经快亮了。当阿萨回到自己的家时,看到苍鹰正和藏剑在下棋。

    “你回來了?”苍鹰微笑着向阿萨招了招手,然后说:“我都听藏剑说了,这次圣树王朝居然是华主教带队,确实比较棘手。我们能够给李察一个公平的决战环境,也算是对得起他,可以和女儿交待得过去了。”

    “是啊。”阿萨勉强笑了笑,就转身进了里间。

    藏剑看着阿萨的背影,若有所思。苍鹰也在皱着眉,一着棋久久下不下去。他索性把棋子放到一边,说:“我看圣树王朝这次來的皇子人也不错,配我的女儿其实也够了,唉!”

    藏剑却摇头道:“从帝国的角度考虑,这件事却是不能让他们如此顺利办成了。而且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米达伦的威力如何,你我都很清楚,怎么值得圣树王朝下如此大的本钱?”

    “这倒也是……”苍鹰沉吟着,说:“要不然等这边的事情结束,在诺兰德截杀他们,看看究竟在搞什么阴谋,或许是个更好的办法。”

    藏剑问道:“这样的话,那个李察怎么办?”

    苍鹰叹了口气,说:“虽然我很喜欢这个小家伙,但我们为他做到这种程度,也就可以了。总不能让你不顾自己的安危为他拼命吧?倒是圣树王朝这次突然搞了这么一件事情出來,很是古怪。首先得想办法把这件事弄清楚了。”

    藏剑点了点头,接下來就和苍鹰一起研究卡兰多的地图,看看在哪里截杀圣树王朝回去的队伍比较合适。在圣庙时藏剑暂时退让,那是因为有阿萨和大长老在场,等圣树王朝的人返程时,一个华可拦不住藏剑。

    两个男人谋划计议之际,天白终于有了一线晨光。

    李察的房门被敲响了,随后进來一个俊秀少年,为他送來了早餐和今天战斗的日程表。今天一共只进行八场战斗,李察的对手是一位圣庙推荐的武士。不管对手是谁,李察都一无所知,而且蛮族战士们在知道了他的身份后,也都不肯透露丝毫的信息给他。可是对手是什么样的人,李察确实不怎么关心,反正不管是谁,都是要打倒的。至于对手的底细,拥有洞察能力的李察也并不需要太多的资料。

    李察拿起赛程表,一边看,一边拿起圣庙专门准备的烤肉,就吃了起來。很快一大盆烤肉就都见了底,李察又拿起水袋,一口气喝了半袋下去,感觉吃饱喝足,状态正佳。此时屋外传來喧闹声,李察看看时间已经快到了,就向屋外走去。

    刚刚走出房门,李察脸色忽然微微一变,身体内原本充盈活泼的魔力居然如积雪遇到了阳光,正在迅速消融!

    一刹那间,李察心头已经转过无数的念头,立刻知道是圣庙送來的早餐里有问題。这种毒非常的隐晦,入口前后沒有任何迹象,让李察这个魔法材料方面的大师也沒能觉察。幸好为了隐藏毒性,这种毒药的药力发挥得比较缓慢,然而坏处却是极难拔除。李察默默地检视了一下身体内部的状况,知道如果毒时间过久的话,就会造成对魔力的永久性损伤。对于一位大魔导师而言,魔力受损就等如是毁了一生。但是眼前,决战行将开始,沒有了魔力,李察岂不是在送死!

    只是以圣庙长老们的身份,居然也会下毒?

    李察感觉呼吸都带着火,久已压抑着的怒火终于无可抑止地升腾!事已至此,李察终是知道凭自己一已之力恐怕是难以将山与海救出了,特别是现在魔力正在逐渐下降,再过片刻连逃走都不可能了。若是再拖延片刻,恐怕给山与海报仇的人都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