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四 抄你老巢!

章五十四 抄你老巢!

    李察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來,第一个想法就是立刻逃走,如果长老们决意杀他的话,再参加什么圣典就是死路一条。第二个想法就是长老们也知道这手段太不光彩,不愿意公开,所以采用暗中下毒的卑鄙手段,事后再推得一干二净。而且长老们可能有什么顾忌,不愿意直接下手把自己除掉。如果抓住这一点,把事情闹大,或许还会有些转机。然而李察转念一想,就把第二个想法给否决了。

    这里是圣庙,是长老们的后花园,李察知道自己不管控诉和揭发什么,肯定都沒有用,蛮族们甚至不会去听他说了什么。如果说失误,那就是李察曾经想过各种各样可能的结果,却怎么都沒有想到在圣庙这种地方,蛮族长老们居然能出此下作手段!

    惟今之路,只有逃命,李察立刻向周围看了看,准备夺路突围。

    他一转头,身后就默默多出了两名圣庙高级武士,其中一个沉声说:“李察,该你上场了,我们走吧!”

    李察回头,看了看那名高级武士,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长老们安排得可真是周全。”

    这一句话,让那脸刻板得如雕塑般的高级武士也显得有些尴尬,下意识地将目光偏移开來。

    从宿营地到圣庙的路并不长,但也要走个十分钟。这点时间,也是李察最后的缓冲机会。一边走,李察一边检视着身体的状况。魔力依然缓慢而紧定地下降着,现在李察的已经只是一名十七级的魔法师了,好在魔导能力却不会因魔力下降而退化。因为毒药的侵蚀,血脉都在萎缩,就连觉醒了真名的幻星世界树也显得萎靡不振,元素世界树更是叶片掉落,开始出现了退化的迹象。惟有阿克蒙德血脉因为秉性暴烈,所以始终在翻滚咆哮,与毒药化成的黑雾彼此冲突、相互消耗。

    李察尝试着使用了一下血脉力量,阿克蒙德血脉虽然受损严重,可是依然回应了一声咆哮!能够使用阿克蒙德血脉,也就是能够使用迪斯马森的真名力量!

    李察此刻已经想明白了,长老们想必是希望他在决战中“正常”的战死,一方面好向神圣同盟和苏海伦交待,另一方面则是要做给山与海、以及其它蛮族战士们看的。事后人们说起來,只会说这是一场‘公平’的决战。

    李察心底浮上冷笑,既然他们想要一场‘公平’的决战,那自己就好好打给他们看看!

    决战在圣庙的对战场内举行,场边的看台上坐着近百名蛮族部落中的首脑人物,基本都是各方长老会长老一级的人物。李察向看台上望了望,看到大祭礼乌扎拉祖也坐在那里。回想当日在深蓝时,李察对这位古怪的大祭祀非常敬重,也非常佩服,甚至还有些崇拜。那时的李察还是一个少年,对任何传奇强者都觉得是一座永无可能跨越的高山。

    可是现在,李察却知道,身为圣庙的大祭祀,乌扎拉祖不可能不知道幕后发生的事。而且以他的身份地位,极可能就是幕后的主使之一。不过在看台上,李察沒能看到山与海。他知道自己状况不对,长老们是不可能让山与海看到的。

    通道中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一名肌肤黝黑,头上扎满了短粗发辫的蛮族战士走上了决斗场,站到李察面前。他扬了扬手中的重型钉头锤,说:“我叫攀刚,圣庙里面的人都叫我血槌。我喜欢后面这个名字。”

    李察看着血槌攀刚的眼睛,从里面他看到了**裸的杀气。果然就如他所预料,长老会一定会在第一场就想办法要了他的命,以免夜长梦多。

    “我叫李察。”李察说着,将刀匣从背上解下,放在地上,然后缓缓抽出野蛮屠杀。

    血槌哼了一声,说:“我听说你是个魔法师,魔法师不都是用法杖的吗?”

    李察沒有回答,甚至都沒有看血槌,目光只是落在手中的野蛮屠杀上。似乎是感觉到了主人的心意,野蛮屠杀的刀锋竟然在轻轻颤动,发出只有李察才能听见到的蜂鸣声。那种声音若是细细听起來,就象是千军万马在厮杀着!

    血槌眼中露出疑惑,不过他也是久经沙场的战士,当下大步向李察走來,每走一步,气势就会攀升一分!

    通,通,通!血槌的脚步声有如沉郁的战鼓鼓点,重重地敲打在每个人的心头!

    在圣庙深处,大长老正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一名东卡兰多长老会的长老正匆匆走來,一看到大长老就急忙说:“听说祭典战已经开始了?该死的,我又要迟到了!大长老,您不去看战斗吗?今年我们东卡兰多长老会推荐的几名战士都很厉害!”

    大长老微笑摇头,说:“不了,我还有些事要办。”

    那名长老一脸惋惜,觉得可能是大长老看不上这种水准的战斗,于是告别大长老,自行赶往决战场。

    大长老则回到了自己工作的小房间,坐定,忽然觉得有种说不出的疲劳。自从他在百年前进入传奇境界后,就再也沒有过疲劳的感觉。他刚叹了口气,房间就被敲响,一名心腹的长老走了进來。

    “大长老,李察和血槌之间的战斗已经开始了。”

    大长老嗯了一声,问道:“那件事情办了吗?”

    “我已经确认过了,李察早上将所有早餐和水都吃掉了。”那名长老说完,又补了一句:“其实就算沒这些手段,李察也不会是血槌的对手。血槌有强大的种族天赋,图腾力量不弱,还有丰富的战斗经验……”

    大长老打断了他的话,说:“你说的都沒错,只不过这种事还是稳妥些好。如果让山与海知道了,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

    “是,是!”那名长老谦恭地说,然后想起一事,急忙递过來一封信,说:“这是神圣同盟皇室送來的急件,这封信指名要您拆阅。另外他们送來魔法讯息,说同盟使者一周内就会抵达圣庙。”

    “神圣同盟?他们这个时候送信过來干什么?过去几十年都沒什么联络了。”大长老皱眉,心头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当场拆开了信,开始仔细读了起來。

    那名长老在一旁算了算时间,说:“血槌对李察那场应该已经打完了,您还是去看看吧!这么重大的祭典,您不出面不太好……”

    大长老脸色忽然一变,道:“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长老一怔,说:“我刚才……哦,是说血槌对李察应该已经打完了”

    “打完了?!”大长老这次脸色大变!

    “是啊!这都快十分钟了,李察服了毒药,怎么可能坚持到十分钟?”长老解释着。

    大长老刷地扔下了手中的信,瞬间闪出房外,转眼间就在走廊尽头消失。这下变故突如其來,那名长老吓了一跳,实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他忽然看到飘落在地的信纸,大着胆子上前捡起來,快速扫了一眼,心立刻砰砰地跳了起來。

    信的内容很简单:

    “听说李察跑到你们卡兰多來了,那个小家伙对我们神圣同盟非常重要,有多重要可以随便你们想。他这次过去,想必你们会好好地‘招待’他一顿,怎么招待的我管不着,但是只有两个要求。一,人要活着回來;二,魔法和构装能力不能有损伤。

    上面两点,如果做到了,那是老子欠你们一个人情。但如果沒做到……别怪老子去抄了你们的巨兽垂暮!老子从來不知道什么是大局,只知道那小家伙如果有事,你们就准备拿军团要塞來填吧!”

    信的落款是菲利浦。

    信上的字迹潦草,可是每一笔每一划都透着难以形容的味道,那名长老已是传奇境界,骇然发现这封信竟然通过笔迹展示了规则的力量!从这封信來看,菲利浦的伤势多半已经好了。

    长老又看了一眼,然而这次规则的力量透纸而出,他竟然觉得眼前一黑!他急忙定了定神,不去分辨字里行情的规则力量,而只把它当作一封普通的信來看,这才恢复了正常。这一封信,此刻在长老手里感觉象山一样的重。他这才明白,为什么大长老会急忙离开了。绝域战场可和卡兰多不一样,那里基本都是维持着均势,若是菲利浦那样的超级强者冲入巨兽垂暮,整个战局都有可能一朝崩毁。

    菲利浦能够打下一座达克索达斯的军团要塞,就能够再打下一座卡兰多的军团要塞。

    捧着这封信,长老的手都开始颤抖了,他猛然省觉,急忙把信纸抛在地上,就象自己沒有看过的样子,然后急忙向决战场赶去。如果说和圣树王朝的合作意味着未來,那么得罪了菲利浦的话,别说将來,就连现在都过不下去了。

    有菲利浦这封信,外加千年帝国的武圣藏剑亲自到场,李察这一边至少已是不能轻侮。就是圣树王朝也不会愿意同时和两大帝国开战。

    可是李察……李察这一场的对手是血槌!专门安排的血槌!一想到这里,长老立刻加快脚步,全速向决斗场奔去。

    ps:这章出來的晚了点,今天中午的一更就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