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五 决战 上

章五十五 决战 上

    决战场上一片寂静,就象空无一人,静得让那名长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开始全速狂奔,再也不顾所谓的形象和威严。然后,当冲入决战场中的一瞬,他也和场中那些人一样,呆滞在那里。

    此时此刻,决战场内惟有一个清晰响亮的声音,一个如同累到虚脱的猛兽的喘息声。那是李察的喘息声。

    李察还站着,虽然站得很勉强,但他确实站着。

    野蛮屠杀插在地上,李察几乎大半个身体都倚靠在野蛮屠杀上,才能维持着站立不倒。血正从他的身上流到野蛮屠杀上,再顺着刀锋滑落,在地上积了好大的一滩血。刀身上几根恐怖的锯齿齿尖也都在向下滴着血。

    滚热的鲜血一滴滴掉落在血滩里,发出的滴嗒声音竟然清晰可辨。

    李察大半个身子都浸在鲜血里,脸色惨白如纸,大滴的汗珠正滚滚而出,浸透了衣服,和血混在一起。他拼命喘着气,就象一条被抛上岸的鱼,有时候甚至都低下头,把全身重量都压在刀上,只顾着喘气。不管怎么喘息,李察的肺里都象是着了火,辣辣的说不出的难受,呼吸间总是有浓浓的腥味。

    看李察的样子,恐怕再抬一根手指都很困难。但在他身后,血槌倒在地上,大半个上身连同头颅都消失了,喷溅的血肉却直达二十米之外!从痕迹上看,血槌就象是身体自己爆开了一样。

    不管过程如何,结果却很清楚,李察还活着,而血槌已经死了。

    一个十八级,还服下了毒药的魔导师还活着,可是十九级的高级图腾武士却死了?长老一时之间又不肯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观战席上的众人却是另一种心情。

    决战伊始,他们看到李察举刀齐眉,然后一种完全说不清楚的凌厉杀气就冲天而起!有些精神力量弱些的人,甚至以为自己看到李察头顶冲起了一道高高的血柱!

    血槌在冲,李察也在冲,两人刹那间交错而过,血槌的重槌落了个空,而肋下则被划出了一道浅而长的伤口。

    擦身而过后,血槌就那样僵在原地,缓慢低头,脸色古怪地看着自己的伤,然后决战场上就骤然爆开一团血雾。

    血象喷泉一样溅射着,人们甚至难以想象在一个人的身体里居然会有那么多的血!

    十米外,李察则如刚从沙漠中走出的旅人,颓然把长刀插在地上,拼命地喘息着。

    任何一个有些眼力的蛮族强者都感觉到李察现在的状况有些不太正常,可是他们更沒有想到圣庙中颇为出众的高级图腾武士血槌竟被一刀斩杀,而且死得如此惨烈。这一幕过于震憾,以致于这么长时间过去,观战的人们还在下意识地屏着呼吸。

    整个决战场中,就只有李察象条上岸的鱼一样在拼命喘息。

    “李察获胜。”裁判的声音迟來了很久,但终于还是來了。这一场战斗,也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有变数了。

    这时场边的沉寂才被打破,于是轰然一声,人们纷纷议论起來,都在拼命地说着,或者是拼命地问着。刚才压抑得太久,以致于人人都有说话的**。

    “是那把刀的原因吗?不知道为什么,那把刀让我有很可怕的感觉。”不止一个人这样问。

    “不!肯定不是!那把刀的威力再大,也大不到这种地步。那一定是种威力强大的战技,类似我们蛮族的爆裂震击一样。”也不止一个人这样回答,但回答的人就少得多了,他们都是真正的强者,眼力阅历非同寻常。

    “真……真可怕!”不知道是谁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在嘈杂的声音中,这句话却是如此清晰可辨,以至于每个人都听到了,然后场中突然又寂静下來。

    即使是极度崇拜强者的蛮族,此刻也沒有人去嘲笑那个失声发出感慨的年轻战士。每个人都在想,如果刚才是自己站在血槌的位置上,能不能躲得过李察的那一刀?这个问題的答案,让绝大多数人都不寒而栗。

    李察那一刀路线极度清晰,让每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血槌也看清了,可就是躲不开。这是无法形容的一刀,此刻回想起來,几名强大的长老竟然发现李察的刀锋沒有丝毫的抖动!

    或许这看起來沒有什么,但在武技上,却意味着李察对手中的刀已经控制到了随心所欲的程度,圣庙内有好几种传承下來的绝顶武技,首先就是要求武者有这种控制力。因为要求过于苛刻,以至于这些武技经常断了传承,在整整一代人中无人能用。

    这一刀,几乎无可抵挡。

    对身体强横的蛮族战士來说,偶尔被对手击中一下根本不算什么,受伤是家常便饭。但是血槌的尸体却用喷溅数十米的鲜血警告着同胞们,被李察一刀斩中的下场。连血槌都受不了的一刀,在场诸人又有几人还敢去接李察的刀?

    这一刀威力大得不可思议,消耗看來也同样巨大,李察现在的样子就是明证,或许他已经发不出第二刀了,可这又有谁能知道?

    时间就这样过去,空自给了李察休息的时候。知情的人在暗暗焦急,然而大多数人却不觉得这有什么。决战双方都是勇士,当然要在最佳状态下对决。而且下一场要和李察决战的对手还沒有结束战斗。

    听到宣布比赛结束,李察用长刀当作拐杖,一步一挪地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然后就闭上了眼睛,静静地等待着下一场的对手。斩杀血槌的那一刀,李察动用了全部生命诛绝的力量,整整五幅生命诛绝配合野蛮屠杀的威力,造就了恐怖的一刀。

    刀锋入肉不过数厘米,但是刹那间血槌的生机已经断绝,并且产生了类似于内向爆裂的效果,让血槌的大半个身体都炸得粉碎。

    但是这一刀的代价同样巨大。生命诛绝是直接抽取身体能量來维持运转的,李察又处于中毒状态,这一下已经对身体造成了永久性的伤害。李察默默地评估了一下伤势,忽然露出了一个微笑。

    少活三年而已!

    如果以三年生命换回对手的一条命,这个生意倒是挺赚的。李察虽然心里是这样想的,却知道象刚才那样的全力一刀,自己最多还有一刀的力量。如果用在下一场,那么李察能够进入八强,恐怕也就止步于那里了。

    李察忽然失笑,现在的他哪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杀了一个是一个。在长老们眼皮底下杀人,就相当于给了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李察于是心平气和,缓缓调整修复着身体内部的机能,和毒药对抗着。

    在远处,一个可以看到决战场全局的窗户后面,此刻正站着两个男人。

    “这个李察果然是变数,还好我早有准备。你现在还认为,可以毫无悬念地击败他吗?”华文缓缓地说,语声里带着嘶嘶的声音。

    六皇子乌列依旧有着强大的自信,说:“这一刀可不一定砍得中我,就算躲不过去,以乌列的强大防御,他也难以砍穿。你还沒看出來吗,李察的本质依然是个魔导师,不可能有圣域程度的攻击力量。”

    华文摇头道:“这可不是李察的全部底牌。”

    “你是说他还有隐藏手段?都已经这样了,他还有出完所有的底牌?”乌列有些吃惊。

    “他肯定还有手段。”华文阴沉地说,“我懂得看人的眼睛,从他的眼睛里,我还能看到希望。”

    乌列耸耸肩,说:“他先能挺得过下一场再说吧。”

    此刻李察身体里如同有数十根烧红的钢针在四处游走,痛苦不说,魔力依然在缓慢而坚定地下降着,此刻又降了一级。到目前为止,李察所有的方式都尝试过了,还是无法阻止毒药,最多只能稍许的延缓。不过李察此时心情非常沉静,全心全意地恢复着魔力,与毒药抗争。

    场中这时传來一个粗豪的声音:“李察,你这一场的对手是我!你还要休息多久?”

    李察睁眼望去,场中站着一个典型的蛮族战士,穿着蛮族传统的战士盛装。这种装束色彩艳丽,是战士们在重大庆典时必穿的服饰。这名蛮族战士刚刚也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看起來力量消耗得也不少,身上还带着不少伤品,严重的草草包扎了一下,不严重的干脆就让它们那样露着。

    壮汉吼声如雷:“我是來自南卡兰多的姆扎!记住我的名字,因为我将会在这里杀死你。你死后可以去向诺兰德的那些神告状,老子在卡兰多等着!”

    李察握住野蛮屠杀,靠它支撑着站了起來,缓慢向决战场中走去。他虚弱得看起來随时都有可能摔倒,但是不知为什么,姆扎却觉得心跳得越來越快。

    血槌的尸体早已经被拖走,场地也用水冲洗过。但是地面上依然留下大片暗红色的血迹,恰好在李察面前展开,如同给他铺就了一块血肉织就的地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