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六 决战 下

章五十六 决战 下

    姆扎的实力比起血槌要逊色得多,血槌毕竟是长老会挑选出來的选手,特点就是攻击极为沉重难当。长老会的打算是在战斗刚开始时,就让血槌利用李察的虚弱状态秒杀对手,以免李察在决战场上开口说话。不管李察说出什么,事后总归是不太好听。

    此战确实是秒杀,却是李察秒杀了血槌,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不过姆扎实力虽然逊色于血槌,但李察明显也不是初战时的状态了,相较之下李察的输面反而更大。

    姆扎提着一柄沉重的斧枪上阵,这种重兵器威力虽大,却不够灵活,一般强者很少选用,敢用的不是喜欢蛮力硬干,就是真正的强者高手。

    姆扎盯着李察,沉声喝道:“你是诺兰德人,而这里是卡兰多的圣庙!就让我在这里送你上路,用你的血献祭兽神吧!”

    李察此刻头脑已经有些昏沉,沒听清姆扎在说什么,只是看着对手,自语道:“又是一个想钻山与海营帐的……”

    姆扎闻言哈哈大笑,说:“能当神子在人间的父亲,那是我今生的梦想!”

    “凭你……也配?”

    李察一句话激起了姆扎的凶性,他猛然咆哮一声,若一头巨熊般冲向李察!

    他的斧枪上荡起了层层叠叠的涟漪。这是力量的波动,不需要直接击对手,只要在涟漪的范围内就会受到不轻冲击。而李察五指上则不断跳动魔法光芒,一个个魔法或者辅助自己,或者砸向对手,身上同时涌动电光,已经驱动了魔动武装,开始满场游走,和姆扎缠斗。

    此时大长老在看台边上找了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下,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场对决。那名心腹长老也凑了过來,在大长老身边坐下,然后以微不可察的声音说:“大长老,这场战斗还是叫停吧!”

    “不,既然已经开始了,那就继续打下去吧。”大长老不动声色地说。

    “可是……李察这个状态怎么……怎么可能会赢?”长老一看场的战斗,就觉得李察一百个都是输。而且姆扎已经放出话來,李察输就是死。

    大长老缓缓地说:“那可不一定,继续看吧。李察的机会虽然不大,但还是有一线机会的。假如他能够抓住机会,赢下这场战斗,那么在接下來的祭典战我们就给他一个机会,一个公平战斗,并赢得奖励的机会。这场战斗如果李察赢了,也可以顺便教训一下南卡兰多的长老们,他们最近忙着赚钱,已经不太尊重雪山圣庙了。”

    那么长老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专心观察战局。

    这场战斗和上一场确实大为不同,李察再也挥不出那神鬼难测的一刀,也沒有了让人无从追踪的身法。他在各个方面的实力都下降得厉害,好象那一刀抽干了精力一样。现在李察只能依靠让人眼花缭乱的魔法技巧和姆扎缠斗,每每在间不容发之际才能够躲开对手的攻击。在加持了众多的魔法,并且不断用小魔法骚扰和削弱对手之后,李察的速度仅与姆扎相当,力量就更是不成了。

    姆扎有着猎人的本能,开战不久就敏锐地捕捉到李察的动向,一枪刺下!

    眼看这一枪即将命,姆扎知道李察必将闪避,于是瞪大眼睛,牢牢盯住李察的动向。然而就在这时,他眼前骤然闪过一道强光,随即双眼一阵刺痛!原來李察弹出一道极为细小的闪电,射向姆扎的眼睛。姆扎虽然全身上下都有斗气保护,根本不惧如此细小的闪电,可是这道闪电却依旧光芒刺眼,而且刺激得他双眼酸痛,视线不由自主地一偏。

    姆扎心里大叫糟糕,果然斧枪落处空空如也,李察已经趁着他视线不清的时候逃掉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各式各样的魔法不断从李察手上涌出,用法大多匪夷所思。除了那细小得如同牙签的闪电,还有落在身上只会刺痛一下的小火苗,勉强能够让他脚步一缓的缠绕术,以及虚张声势的超巨大空心冰锥等等,都是让人好笑的东西,威力有时甚至比魔法学徒的零级戏法还要弱一些。可是李察就是利用姆扎所受到的一点点影响,每每从他枪下逃生。甚至有一次李察忽然不躲不闪,握刀而立,双眼凝视姆扎,无边杀意冲天而起!

    姆扎一刹那间以为李察又要发出那鬼神难挡的一刀,骇然收枪后退,凝神准备接招。哪知道姆扎退后,李察也一样退后,掉头就跑。姆扎这才知道上当,李察明明是躲不过去了,才出此险招,居然还真把他给吓住了。姆扎只气得血往上涌,怒吼如雷,大步向李察追去。

    如果说上一场战斗是惨烈,那么这场就有些搞笑了。李察灵活之极,出人意料的手段层出不穷,他明明已经虚弱到了极处,可是姆扎偏偏就是打不着他。两人开战不久,场边已经开始有了笑声,年轻的战士们对着场内指指点点,不断评论着李察这下闪避如何精彩,姆扎的那次攻击又是如何愚蠢,等等等等。他们的言辞对姆扎越來越不客气,姆扎气得简直就要发狂,可是他无论如何疯狂攻击,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运气,怎么都打不李察。

    战斗到了现在,李察惟一放出的一个象样点的魔法,就是在决斗场上空凝聚了一朵十余米的乌云。乌云渐渐有雷电的气息,可是却始终沒见闪电落下來,可见李察魔力损耗到了何种程度,连这么一个简单的魔法都放得如此勉强。几分钟之后,乌云才落下第一道闪电,但是却细得可以,别说对付强悍的蛮族战士,就连头大点的魔兽都劈不死。这道闪电一落,场内顿时一片哄笑。

    可是姆扎却被闪电劈得停滞了一下,借着这个机会,李察又从他枪下逃掉了。

    于是哄笑声更大了。

    这场战斗,让那名心腹长老都看得目瞪口呆,不由得道:“这、这个李察,这算是什么?他难道还能永远不犯错不成?”

    大长老转头看了他一眼,说:“你看看李察的眼睛。”

    那名长老凝神一看,心下顿时一惊。和场边哄笑的气氛不同,李察双眼却是无比的清明冰冷,全神贯注地观察着姆扎每一个细小的动作迹象,然后瞬间做出反应判断。无论施放魔法还是闪避趋退,李察都是一样的专注,沒有任何东西都能够影响到他。

    这名长老越看越是心惊,但随即想起一事,皱眉说:“就算李察永远不会犯错,可是他要如很赢呢?难道指望姆扎自己累死?”

    大长老轻轻叹了一口气,注视着场,缓缓地说:“以你的实力,怎么可能连这点都看不出來?你的心已经乱了吧。其实就算李察死了,也沒什么大不了,不过就是巨兽垂暮一场血战而已。有我挡在前面,你们不用这么担心。”

    那名长老愕然,然后连连称是。他确实一直忧心于菲利浦的威胁,而且对于祭典战上发生的一切,还不是十分适应,所以心确实是乱了。

    只是他沒想到,大长老忽然叹了口气,又道:“就算沒有天国武装,想想其实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长老再次愕然,这次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大长老只说了这么一句,就不再说话了,这名长老只好继续观看李察和姆扎的决战,寻找沒有看出來的东西。

    象李察这样战斗,行同刀锋上跳舞,几分钟尚还说得过去,可是十分钟,二十分钟,甚至快一个小时了,他还依旧专注,依旧沒有任何错误的判断,这就极为恐怖了。

    这时在远处观战的皇子露出苦笑,对华说:“您说得对,这个李察……如果我和他拥有相同实力的话,那我绝不是他的对手。”

    华大主教此时却一反常态,说:“可是你的实力在他之上,远远在他之上。所以不用担心这种事情。他的路就到这里为止,无论是输是赢,明天这个时候,你都无需去想他了。”

    皇子说:“这真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场外的笑声已经稀疏了很多,只有一些精力过剩的年轻战士还在不知疲倦地笑着,真正的强者们却越看越是严肃。显然,他们心底都有了和皇子相同的判断。李察通过这种方式,展现了另一方面的强大力量。

    天空还时时会有闪电落下,现在闪电的轰击已经让姆扎有明显的反应。有时一不留神,防护的斗气沒有运足,姆扎甚至会露出痛苦表情,有时也会痛吼几声。这些闪电依然劈不动皮糙肉厚的蛮族战士。然而观战的长老却忽然抬头,死盯着天空的雷云,眼睛转都不转一下。

    那朵雷云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非但沒有消散,反而变得更加大了些,可以看到丝丝云气在周围形成,又被吸入到雷云。乌云的颜色更加深了,深处已经隐约可见电光闪动。从雷云落下的闪电更加粗壮,也正在变得密集。

    “这、这朵雷云……怎么可能!?”那名长老一脸震惊。

    在远处的窗后,华也在看着那朵雷云,对皇子说:“看到了吗?那已经有了规则的味道。”

    PS:明天午的一章,有点悬俺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