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七 最后的尊严

章五十七 最后的尊严

    姆扎开始觉得空中的闪电十分讨厌,因为击在身上越來越痛,而且闪电也越來越多。起初时一道闪电只能在他身上留下一小块黑斑,但是后來黑斑越來越大,渐渐就有了焦糊的味道。

    他抬头向空中看去,顿时惊讶得张大了嘴!不知何时起,空中的雷云已经变成数十米方圆,里面不时喷吐出几条电蛇,已经开始露出狰狞嘴脸。

    “这不可能!”他刚叫了一声,又是一道闪电落下,将他所有的喊叫全都劈回到了肚子里。姆扎彻底愤怒了,狂吼一声:“看老子干掉你!”

    吼声未落,他就伏身下蹲,周身斗气涌动,斧枪枪尖上开始有一点光芒点亮,显然是在准备着什么威力惊人的招数。然而姆扎刚刚蓄力到一半,忽然间背后一痛,已经被李察切了一刀。姆扎能够感觉到这刀的力量很轻,可是却让他突然有种心慌的感觉,于是立刻放弃蓄力,反手挥斧横扫。这一斧当然落了个空,李察早已退后。

    姆扎只觉得后背上突然有种松松凉凉的感觉,而且还沒有感觉到痛!他这一惊可非同小可,立刻伸手一摸,果然是满手的鲜血!此时看台上一片惊呼声,姆扎也知道自己这道伤口绝对不小,鲜血已经象泉水一样涌了出來。

    可是李察只是很轻地切了一刀,自己的身体却比角犀还要强横,怎么就开了这么大的伤口?还沒等姆扎想明白,天空中又是一道闪电击落。这次的闪电已经粗如拳头,落在姆扎身上,大量的电火都汇聚到背部的伤口,痛得他一声惨叫!

    李察忽如鬼魅般欺近,又在他大腿上划了一刀。

    这次姆扎终于看清楚,李察那把刀在切开他的皮裤后,只在肌肤上留下一条不算太长的划痕,就是一条红线而已,然后伤口就忽然自行裂开,变得又深又长,里面的血即刻激射出來,喷出数米远!

    姆扎又惊又怒,急忙运力封闭了腿上的伤口,如负伤的猛兽般盯着李察,眼中全是恨意和愤怒。但若是仔细看,却能看到他眼中深处的那点慌张。李察还和开始一样,静静地站着,观察着姆扎的行动,依然是那样的专注。李察这两刀都只用了野蛮屠杀本身的力量,沒有使用生命诛绝。如果驱动了生命诛绝,在背后那一刀就可以要了姆扎的大半条命。

    两人僵持片刻,空中又是一道闪电落下,痛击姆扎。而李察则和闪电同时攻上,又在姆扎另一条腿上留下巨大的伤口。虽然姆扎强行以斗气封闭了伤口,可是他的行动能力几乎被废了小半,更不可能攻击到李察了。而李察却和开战时沒什么区别,只是脸色更加苍白了一些而已。

    现在战斗虽然尚未结束,但所有人都可以看到结果,一个刚开始时,几乎沒有人会想到的结果。

    “你的刀!你的刀不对!那是什么刀,你作弊!”姆扎突然指着李察叫了起來,激动得满脸通红。在浓重的死亡阴影下,他的意志终于崩溃了。

    天空中忽然一亮,姆扎下意识地抬头望去,正好看到一道新的闪电酝酿完毕,当空落下。他手忙脚乱地调运斗气,好不容易抵销了闪电的威力,可是忽然感觉到腰间有些不对。再低头看时,姆扎才骇然发现李察竟然就站在自己身边,两个人几乎贴在了一起!

    他的刀呢?姆扎心头闪电般转过了这个念头,顺着李察的手臂向下望去,却看到野蛮屠杀已有大半沒入了自己的身体。这把刀实在是太锋利了,锋利到刺入时都沒什么感觉的地步。

    在姆扎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李察轻声说:“上路吧,别给蛮族丢脸。”

    说完,李察如幽灵般退后十余米,静静站着。姆扎腰间即刻喷出一道血柱,他体内斗气正在沸腾着,所以这道血柱直接喷出十米!姆扎却如沒有感觉,只是死死盯着李察,数秒后,姆扎骤然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吼,斧枪脱手而出,化为一片虚影,如轰雷般掷到了李察面前!

    这一下太突然,斧枪速度也实在太快,李察不及细想,本能就向地上伏下!斧枪带着尖锐的呼啸,几乎是贴着李察后背掠过,剧烈的力量波动直接将李察从地面上吸了起來,然后轰飞出去。李察直接飞出十余米,才重重地摔在地上,一口鲜血就喷了出來。这是此战中,他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

    凝聚了姆扎全部生命与愤刀的斧枪飞入了观众席,直接洞穿了两名蛮族,然后刺入石壁,直至沒柄。那两名蛮族茫然地看着自己身体上突然出现的大洞,然后身体骤然炸成一团血雾。紧接着又是一声轰鸣,决战场厚达数米的巨石墙壁上炸开了一个大洞,碎石四处飞溅,射伤了十余名附近的蛮族,而那柄斧枪已经扭曲得不成样子。

    姆扎一掷之威,这时才算彻底消散。而他自己则催运斗气超出极限,身上所有伤口都在狂喷鲜血,随后轰然爆开,整个身体炸成了数截,只有胸口以上的部分还算完整,血肉喷溅了数十米。

    李察动了动,慢慢从地上爬了起來,看着场中那一摊血肉,暗叹一声。姆扎以燃烧生命的方式发出惊天动地的最后一击,代价就是死无全尸。这在非常看重身体与丧葬的蛮族眼中,绝对是非常难以接受的一种死法,可是姆扎为了最后一击,却是义无反顾。至少在最后的时刻,他依然是个勇士。

    决战场中一片寂静,空中的雷云仍在酝酿。

    终于,裁判的高阶武士以干涩的声音宣布了比赛结束,李察进入了祭典战的八强。李察默默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抚摸着手中的野蛮屠杀,努力平复着呼吸,等待着下一场战斗。他一个人坐了一会,忽然嘴一张,又喷出一口血。但这次的血中却带着一缕不正常的莹莹蓝色,引起观战席上的蛮族强者们一片惊呼。

    在场蛮族中既有强者,也不乏见多识广的智者,立刻有许多人看出李察的身体状况不对,这口血颜色如此古怪,倒有些象是中了毒。一时众人议论纷纷,猜测着李察中毒的原因。

    在大长老身边,那名长老起先是一惊,随即恍然,心中不由得大怒!

    这种毒药下药时沒有丝毫迹象,可是中毒后却是如此明显,华文分明沒安好心。长老会越是声名不佳,对华文就越是有利。到时候哪怕是为了将功补过,众长老们都得想办法把天国武装拿到手。

    李察拿出一块白巾,从容擦去嘴边的鲜血。他十分平静,好象吐出的只是水,而不是自己的血,对血中的诡异蓝色也视而不见。他就坐在那,等待着下一场战斗。

    高空中的雷云已经扩展到近百米大小,终于不再增加。可是里面滚动的雷光却让人知道,接下來的闪电不但威力大得难以抵挡,而且完全接受李察的操控。这个魔法直到此时方才显示出全部的威力,在它下面和李察决战,等如是时时刻刻会有道道相当于七级威力的闪电落下,这还让人怎么打?

    裁判的高阶武士眉头一皱,刚想说些什么,却见李察抬手向空中一指,指尖上飞出一点光芒沒入雷云,那朵雷云竟然开始缓缓消散!

    看台上又是一片低呼,那些蛮族强者话里话外已然对李察有了尊敬的意味,这种事可是极少发生在一个诺兰德人身上。即使身中剧毒,李察也丝毫不肯占对手便宜,这种气度已然诠释了什么是真正的勇敢者。

    李察只是擦拭着野蛮屠杀,虽然这把刀上根本沒有留下任何的血迹污痕。现在的他,就只剩下最后一刀的力气。

    一刀就够了。

    裁判武士一时难以决断,向大长老望去。大长老站了起來,沉声道:“李察连胜两场,今天的比赛就到此为止,下一轮比赛将在后天开始。”

    担任裁判的高阶武士一怔,这可和预定的赛程不一样。但是大长老的话就是最终决定,他随即高声向全场宣布今天只进行两轮比赛,赢下两场的人就可以休息了。

    远方观战的华文大主教脸色忽然变得极为难看,他重重地哼了一声,咒骂道:“这群沒用的蛮狗,愿神降下火焰,把你们统统烧死!”

    诅咒完,华文主教就转身离去。乌列向李察望了一眼,神情复杂,然后跟随着华文离去。

    对于大长老的决定,李察也颇觉意外。但是对他來说,这一刀是现在用还是留到后天都沒什么区别。虽然经过两天毒性可能进一步漫延扩散,可是两天时间,李察也有可能控制住毒性。更何况他最终的一刀并不依赖魔力,消耗的是生命力。

    夜幕降临,一天的战斗全部结束了。今天一共只有下半区十六名战士参赛,最终包括李察在内还剩下四人。或许是被李察两战的血腥惨烈所刺激,今天这半区的战斗格外激烈,竟然有四人战死,三人重伤。赛程还未过半,伤亡已经超过了往年的祭典战。

    入夜时分,大长老召开了一次临时的长老会,在会议上宣布将会在今后的比赛中给李察公平一战的机会。这句话意味着什么,所有长老都心知肚明。不过在长老会结束不久,扎乌和昆西就找上了大长老,坚决要求出战,哪怕是对决六皇子也无所谓。他们也想要一个公平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