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八 圣药

    深夜时分,李察正在自己的房间里进行最深的冥想,而野蛮屠杀根本不曾入鞘,就是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他还有最后全力一击的力量,只要这一刀还在,就是不可轻侮。

    在李察身体深处,精灵世界树都显得萎靡不振,叶片上缠绕着层层娇艳的蓝色光带。阿克蒙德血脉也不再咆哮,而是缓慢流动运转着,偶尔才会掀起些波澜。剧毒依旧在蚕食着他的魔力,现在李察的魔力已经下降到十二级的水准,但是毒性却依然沒有得到抑制。李察只能边冥想补充魔力,边设法抑制毒性。在他的口袋中,那块命运晶板依旧在那里,可是李察却不知道现在该不该用掉这最后的一块晶板。

    在深蓝冥想的空间内,第一颗释放星力的星球依旧飘浮在空中,而另一颗由破碎的位面本源凝聚成的血色行星则在不安地震动着,时时会喷吐出一缕血色的力量。大多数力量又回到了它自身,但偶尔会有一缕位面本源的力量会散溢出來,被李察吸收。

    依靠着两颗星球的力量,以及群星之井的恢复能力,李察才会有大量魔力供毒药侵蚀。但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毒药的毒性却是丝毫不减,就连李察都不曾听说过药力如此顽强的毒药。

    他下意识地抚摸着命运晶板,这块晶板不知道是由什么材质制成的,温润柔和,却又格外的坚固。它看上去和前两块晶板沒什么区别,可是却要坚硬得多。前两块命运晶板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碰就碎,而这块晶板居然让李察有一次想折都沒有折断。晶板内缓缓转來了一点生命的气息,忽然让李察若有所思。

    片刻后,李察再次进入深蓝冥想的世界,重新观察自己的血脉天赋状况。五棵精灵世界树都非常萎靡,然而互相对比,却是生命世界树显得最为顽强。在李察的精灵血脉中,或许最不受重视的就是生命世界树,李察可从來沒有打算转职当神官,自然对这种基于天赋的治疗能力不会重视。可是在剧毒的侵蚀下,生命世界树居然是如此的顽强,再仔细观察的话,可以看到有稀疏的几点光芒围绕着生命世界树在飘动着。这些光芒十分神异,它们不断缠绕上蓝色的毒莹,和毒莹彼此侵蚀对耗,然后一起消亡。每点光芒都可以消耗掉数十倍于已的毒莹,只是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少,所以才功能不显。但是光芒一旦消亡,却又会从生命树中生出一点新的光芒。所以光点的数量不曾变过,即不会少,也无法增加。

    李察即刻用心观察,这才发现这些光芒中居然包含着自己从绿森的生命树那里领悟到的规则!只是他当时领悟的数量不多,所以此刻光芒的数量不够多,力量也不够强大。可是仅就目前所看到的效果,就已经让李察喜出望外。

    原來规则的力量是如此强大,难怪触摸到规则的人,强大程度都不能用等级來简单衡量。

    李察即刻将领悟到生命规则重新在意识中温习了一遍,然后不再将收集到的星力转化为魔力,而是全部转换成生命之力,再注入到生命世界树内。得到有意识地倾注,生命世界树震动起來,从摇摆的枝叶间又飞出数点生命光芒,向毒莹缠绕过去。这一下生命光芒的数量直接增加了一倍,虽然相对于毒莹的庞大数量而言依旧是少得可以忽略不计,然而李察却由此看到了希望!

    片刻之后,在持续的力量贯注下,生命世界树再次震动,又抖落三点生命光芒。李察默默计算着,在这种速度下,到后天决战开始时,毒性应该已经被抑制住,自己到时还会有十级左右的魔力。这点魔力勉强可以驱动魔动武装,对李察來说,这就足够了,他依旧可以有尊严地一战,并且保留着最终的一刀。

    李察干脆多管齐下,只保留第三意识负责对生命树的力量倾注,第二意识则全力捕捉游移的星芒,再转化为生命之力。主意识则全力开始对绿森生命树的规则解析。在决战之前,哪怕只多解析出一条规则,生机也能多出几分。

    深夜时分,大长老來到了圣树王朝的驻地,秘密拜访了华文大主教。片刻之后大长老就自行离开,脸色很是难看。华文送大长老到了驻地门口,目前着他远去,脸上同样是阴云密布。

    “怎么了?”六皇子从阴影里现身,问道。

    “这些野蛮人,做了事情却又做不彻底,不衰败才就奇怪了!”华文大主教阴森森地说了一句,但并沒有细加解释,就径自向自己的房间内走去。

    当华文主教的身影消失之后,九皇女也从阴影中现身,向华文大主教离去的方向扮了个鬼脸,然后才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六皇子淡然一笑,说:“估计祭典上我要有场恶仗打了。”

    九皇女啊了一声,惊讶道:“蛮族的长老会不是已经禁止他们最强的几个战士出战了吗?”

    六皇子带着隐约的傲然说:“如果只是那几个家伙,对我來说怎么算是苦战。”

    “那还有谁?”

    “一个中了毒的家伙。”

    “中毒的家伙?是谁啊?”

    六皇子却不理她的追问,也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九皇女气得一跺脚,这才恨恨地回去睡觉了。

    月过中天时,李察的生命世界树周围已经有近三十点光芒在飞舞着,看上去已经小有规模,时常可以将一小片范围内的蓝莹清光。进展比李察预想的还要快一些,而解析生命树规则的进度也很顺利,在决战前夜,应该可以解析出一条新的规则。

    就在这时,李察的房门忽然被敲响了。李察微微一惊,随即起身提刀,然后才打开了房门。房门外站着的是乌扎拉祖大祭祀。

    “原來是大祭祀,请进!”

    李察将大祭祀让进了屋内,然而就看着他,静等着说明來意。

    乌扎拉祖取出两个黑玉雕成的小瓶,放在李察面前,说:“李察,你昨天曾经服下了一些东西。很遗憾的是,我们现在沒有那个东西的解药。所以为了弥补你,这里有两瓶雪山珍藏的圣药给你。一瓶是可以极大增强身体力量的兽神药剂,我看你在战斗中使用魔法的比例并不多,因此增强身体强度的兽神药剂足可以弥补你因为魔力受损而损失的战力。另外,这一瓶是蛮荒嗜血,它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激发你的身体潜力,让你的战斗力大幅提升。当然,它的后果就是会过度透支体力,战后会进入极度疲劳和虚弱的状态。蛮荒嗜血的效果长短,以及战后疲劳期有多长,都取决于你身体的恢复能力有多强。”

    李察沒有接两瓶药剂,而是指了指蛮荒嗜血,说:“这不等于是作弊吗?”

    “不,这只是对你损失战力的一种补偿。我们会在今后剩下的比赛中,尽可能的维持公平。这点你可以放心。”

    “好,我期待着长老会的公平。”李察把两瓶药都收了起來。这种时候,实力能够增强一点就是一点。

    大祭祀向蛮荒嗜血指了指,说:“这瓶药一次服一滴,里面还有三滴。不过服用之前你要想好了,它的疲劳期很长,至少会有四五天,而下一场战斗的时间都已经定好,不会等你的。”

    送走了大祭祀,李察拿出两瓶圣药,在手中把玩着,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兽神药剂是永久性的增加身体机能,这种药剂极为珍贵,至少李察此前在浮世德根本就沒有见到过。这瓶药也就罢了,那瓶蛮荒嗜血就有意思了。李察的身体经过了菲利浦特制大餐和九头蛇蜥蛋的双重增强,力量和强度上增加有限,可是恢复能力极为惊人。或许这瓶嗜荒嗜血喝下后,效力发挥的时间之长,以及疲劳期之短,都有可能大为出人意料。

    李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让圣庙的长老会改变了主意,但是眼前的一线机会自然得牢牢抓住。李察打开兽神药剂的塞子,就将药剂一口倒进嘴里。药剂入腹,李察顿时觉得一道冰线和一条火线同时缠绕着进了肚子,顿时腹内痛如刀绞!

    兽神药剂药性极其猛烈,一方面刺激着李察身体的全部潜力,另一方面则按照预定的程度猛烈改变着李察的身体。李察都可以感觉到身体正在一分一分地变强,只是这个过程中始终伴随着撕裂般的痛苦。李察起初还能忍耐一会,片刻后就承受不住,倒在地上,双手紧紧抓住了什么,发出如野兽般歇斯底里的吼叫咆哮!

    如是反复折腾了一整晚,直到天色大亮,李察才停止了痛苦挣扎。此刻他周身鲜血淋漓,到处都是撕裂的伤口,而体型则明显增大了一圈。

    李察伏地喘息良久,才挣扎着撑起上身,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通过那些裂开的伤口,可以看到里面的血肉正在迅速蠕动着,生长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