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九 八强

    李察将手臂放在眼前,握拳用力,手臂上肌肉即刻根根隆起。李察感觉得到此刻力量与体质确实有极大的增强,比原本增加了一倍还多。不过李察并未修习斗气,而沒有斗气辅助的力量再强大,也是外强中干。并且李察的基础力量并不怎么样,增加一倍也就相当于十四五级走力量路线的人类战士而已。若放在蛮族中衡量,这点力量能否和十二级相当都未可知。所以让李察收获巨大的其实是体质。

    让李察惊喜的不仅是身体强度大幅增加,恢复能力竟也有所增强。要知道李察原本的恢复能力就极强,再想进步可是极为困难的,而此次改善之后,他的恢复能力已经可以和巨魔媲美了。

    身体强度与恢复能力在位面探索中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外位面环境千变万化,再怎么强的防御都不为过。强者们在位面深处陨落大多不是因为缺乏攻击力,而是防护不周或者是受伤了无法恢复。

    而在当下,强悍的恢复能力可以直接帮助李察对抗身体内的毒素。此刻生命世界树溢出的光芒翻了一倍,变成了六十余朵。虽然和成千上万的蓝莹相比依然少得可怜,但是让李察恢复的过程缩短了至少三分之一。至少现在李察的魔力已经可以勉强稳定在十二级的水准,到再次开战时都可以不再下降。他的恢复力与毒质的消耗已经达成了脆弱的平衡。

    但是兽神药剂带给李察的真正价值却是在于其药力发挥作用的方式。兽神药剂药力极为霸道,将毁灭与复生结合在一起,才能够在极短时间内达到如此神异的效果。而且这两种力量内都包含着规则的味道,如果不是李察解析出了生命树的一点规则,以及拥有毁灭力量的真名,也不会察觉到兽神药剂内的规则力量。兽神药剂在成功改造了李察身体的时候,更让李察对毁灭与生命两大类规则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

    毁灭现在层次依旧过高,以李察目前的水准依然连建立起一个解析的模型都办不到。可是生命树的规则却是生命类规则中最外层,也是最简单的一类规则。李察对生命树规则的理解一下子激增到五十余条。这些规则的掌握,已经让李察可以推动的生命力量直接增加了三成。

    带着对新规则的领悟,李察重新催动了生命世界树,果然又有数十点生命光芒从生命世界树中飞出,加入到清除毒质的行列。此消彼长,李察判断到下一场比赛开始前,自己的魔力将会恢复到十三级。那时就不仅仅是勉强驱动魔动武装,而且还可以拥有不错的速度了。

    但是李察忽然想到兽神药剂对身体改造的方式,那是将毁灭与复生结合在一起的过程。他心中一动,尝试着调动毁灭真名的力量,扑向一小片毒莹最集中的区域。毁灭狱炎的威力直接将那一小块身体的组织烧成灰烬,里面的毒莹自然也随之毁灭。李察随即调动生命力量补充到那块被毁灭的区域,在生命规则的作用下,那片身体组织如雨后的大地,又开始徐徐勃发生机,然后开始以极缓慢的速度生长。

    一个小时过去了,李察才睁开眼睛,摇了摇头。这种方式确实有效,重生的身体和毁灭前一模一样,甚至更具生机。只不过重生的过程非常缓慢,而且消耗巨大,以这种方式消除毒质完全是得不偿失,还不如借助生命世界树有效。

    李察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对规则的解析还远远不够,所以才会是这样。

    然而李察却沒有想到,在他这个年纪,在仅仅是大魔导师的力量水准上,又有几人曾经触摸到规则?

    新的一天,李察就在平静无波中过去,整天都在和体内的毒质对抗着,这让他理解的生命树规则又多了一条,也就多出一点光芒。虽然和生命树合计65536种规则相比他所理解的连百分之一都不到,但是解析规则最困难的就是最前面这一段,越到后來,解析速度就会越快。但是当解析到最终的底层规则时,又会再次遇到困难。李察现在已经推测出生命树一共有16种底层规则,解析出其中的任何一种,都会是一个巨大的飞跃。

    但是这一天蛮族战士们却是非常紧张忙碌。

    长老会宣布了未定的四名推荐名单,上半区十六强的大战由此得以开始。蛮族战士们惊讶地发现,在长老会的名单中不光有乌列这个完全陌生的名字,而且还有扎乌、昆西和木森三个极为响亮的名字。这三个人原本说是不会参加祭典战的,也曾经让被分到上半区的蛮族勇士们松了一口气。可是名单的公布,却让人一片哗然,最强大的年轻一代圣庙武士竟然都集中到了上半区!

    惟一的漏洞,似乎就是那个名叫乌列的诺兰德人了。乌列虽然比李察高大魁梧一点,但在蛮族眼中,这种体型都属于绵羊级别,绵羊无所谓强壮和瘦弱。

    上半区的两轮比赛在上午内就全部结束了,扎乌、昆西和木森分别战胜了两轮对手,如愿进入上半区的四强。他们与对手的实力相差不小,在战斗中并沒有多少消耗,都还保留着相当实力。每个人都知道,上下两个半区合在一起的八强战,才是真正恶战的开始。

    然而最让人震惊的却是乌列,这个诺兰德人居然拎了一支四米长的巨大骑枪出战。两战中他全都是一枪就将对手轰飞出场,根本沒让对手有任何还手甚至是闪避的余地!

    这时蛮族战士们才看出,圣庙推荐的四人中,以实力而论似乎乌列才是最强。

    再过了一天,当太阳在雪山中冉冉升起之时,李察來到了决战场,迎來了他八强战的对手,昆西。

    昆西高达两米三,手长脚长,但并不是特别雄壮魁梧,显然长于速度。当他站在李察面前时,李察忽然有种错觉,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远古凶兽!

    战斗开始,昆西忽然一声咆哮,身后竟然出现了一头六臂巨猿的庞大虚影!那虚影低下头,死死盯住李察,气势丝毫不逊于真实的远古凶猿。那股如山崩海啸般的气势当头压下,让李察为之一滞,而昆西已抓住这难得时机,一个大步就到了李察面前,巨掌当头抓下。

    李察闪避,他就跟进,如影随形,攻击绵绵不绝,根本不给李察丝毫念颂咒语的时机。这是对付魔法师的绝佳战法,昆西显然经验丰富。李察身上电光涌动,每每以间不容发之际才避过昆西的攻击,逃得狼狈万分。然而忽然间空中一道闪电落下,正好击中昆西。昆西抬头一看,见空中不知何时已然多了一团雷云。

    他又惊又怒,这团雷云的威力,在李察与姆扎一战后已经人人皆知。可是昆西明明已经逼得李察连气都喘不过來,他又是何时放出雷云的?

    战斗似乎又成了李察与姆扎一战的翻版。昆西绝不敢分心攻击雷云,在手握野蛮屠杀的李察面前露出任何破绽都等同于找死。姆扎虽然实力不怎么样,可是身体强度却不比昆西差,他都丝毫挡不住李察的刀,昆西自然也不行。

    李察拼命招架闪躲,耐心等待着雷云的成长。而昆西则发动狂风骤雨般的攻击,且怒喝一声:“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我就不信,你能永远不犯错?”

    这句话吼出了许多蛮族战士的心声,然而一个小时过去了,李察就是沒有犯错。

    在倒下之前,昆西突然明白了,李察当然不可能永远不犯错误,但只要在他倒下前不犯错误就可以了。

    八强之争,李察以十三级的魔力击败了昆西。确切点说,是拖垮了昆西。

    这一天李察的比赛已经结束了,他就向自己的住处走去。虽然观察对手的虚实非常重要,但是对剧毒在身的李察來说,多一点时间清除毒质更加重要。就在李察走向场边时,忽然停步回头。

    在另一块斗场上,一身淡金色铠甲的乌列周身忽然大放光芒,宛若一颗太阳在斗场中冉冉升起!无论是盔甲、金发还是手中的长枪,都在绽放着强烈之极的金色光芒。乌列就如一颗金色的太阳,轰鸣着冲向对手!

    那名蛮族战士直接向后抛飞数十米,重重地摔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这一战,就这样结束了。

    李察看着宛若金色太阳的乌列,瞳孔微缩,他已经知道祭典是为谁而提前召开的了。而乌列收枪挺立,视线直接越过了一大片的蛮族战士,落在了李察身上。被乌列注视到的瞬间,李察忽觉周身炽热,如同坠入烈火。不过深渊狱炎或许是最霸道凶横的几种火焰之一,拥有阿克蒙德血脉的李察丝毫不惧烈火。

    李察向乌列深深地看了一眼,就转身向自己的住处走去,再也沒有回头。他的背上始终有两点灼烧般的感觉,由此知道乌列一直在盯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