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 终战之前

章六十 终战之前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李察和乌列被分别放到了两个半区,要到决战时才会碰面,相隔一天之后,李察又站到了决战场上,这次他的对手是扎乌,在这场战斗,李察的魔力已经恢复到了十级——

    “听说你就是那个约定之人,但是山与海一定是我的。”扎乌冷冷地说。

    李察就象沒有听到他在说什么,只是盯着扎乌在看着,洞察能力正将扎乌的资料一点一滴地挖掘出來。

    见李察完全不理会自己,扎乌脸上掠过怒意,忽然压低了声音,用只有李察听得见的声音说:“赢下祭典战后,我会往死里干她的,那个臭女人,从來沒有给我好脸色看过,但越是这样,就越会让我兴奋!”

    李察沒有生气,反而露出一丝微笑,说:“你沒有机会了!”

    扎乌冷笑一声,摆出战斗姿态,决战场上响起古兽的咆哮,一头巨形黑豹,一头体态庞大的獠牙目野猪出现在扎乌身后,扎乌不愧是蛮族年轻一代的强者,居然可以承载两种古兽图腾,看到黑豹,李察也心一凛,这种显然是以速度和攻击见长的图腾正是魔法师的克星。

    李察左手弹动,五缕云气被弹上了天空,空立刻就开始有雷云翻涌。

    “又是这一招吗,对我可是沒用的。”扎乌哈哈大笑,挥拳向空凌空一击,一团淡墨色的斗气就射入雷云,轰然炸开,将刚刚成形的雷云炸散。

    李察毫不停留,又弹射出几缕云气,这次五缕云气分别弹射到不同的地方,各自形成了一团一米直径的小云团,这么小的云团能够干什么,扎乌连看一眼的兴致都沒有,空射斗气的消耗可是很大的,就算李察搞出几十团雷云,只要他本人一死,又能有什么用。

    扎乌狞笑一声,大步向李察走來,左手从腰间拔出一把骨制短刀,在指间灵活地跃动着,李察忽然从怀摸出一个黑玉瓶,打开瓶塞,倒了一滴药剂在自己嘴里,随即身上骤然腾起一团热力,脸上泛起一片殷红。

    扎乌愕然停步,失声叫道:“蛮荒嗜血,你怎么会有我们的圣药!”

    随即扎乌眼闪过贪婪,闪电般向李察扑來,吼道:“你死了之后,这瓶药就是我的了!”

    蛮荒嗜血是每个蛮族强者都梦寐以求的东西,与兽神药剂不相上下,每一滴蛮荒嗜血都能让使用者的实力提升一半左右,这对蛮族强者來说,就是击倒不可战胜敌人的惟一机会。

    扎乌凌空扑击到半途时忽然一个翻滚,强行改变了方向,弹射到数十米外,在他原本扑击的轨迹上,野蛮屠杀忽然出现,横空掠过,扎乌猛然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他刚刚沒有在警觉下闪避,那多半就会挨上一刀,李察手里的那把刀,又岂是可以用身体去碰的。

    他这时才冷静下來,知道李察是前所未遇的大敌,战技诡秘莫测,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战败,面对手提野蛮屠杀的李察,败就是死。

    看到如猎豹般缓缓伏地的扎乌,李察心暗叫一声可惜,这家伙反应快得惊人,有着野兽般对危险的直觉,自己蓄势已久的一刀居然落了个空,扎乌已经冷静下來,下次再想要有这种偷袭的机会可就难了,然而,李察逐渐浮现出一个危险的笑容,既然不能速胜,那就慢慢地耗吧。

    扎乌心底冷笑几声,看透了李察的计划,沉声道:“想拖时间,笑话,你以为蛮荒嗜血的药效能够厨多久!”

    话音未落,扎乌就闪电般欺近李察,一刀刺來,这一刀又快又狠,却被同样力量大增的李察轻松架开,然后闪过了扎乌的攻势,两人就如前面几场战斗一样,开始了漫长的持久战。

    扎乌心默默估算着时间,冷笑不已,暗想蛮荒嗜血的药效厨最多也就半个小时,半小时一过,看李察怎么办。

    半小时转眼就过去了,李察虽然闪避招架得惊险万分,可是沒有犯哪怕是最微小的错误,空的雷云已经大片生成,一道道细小闪电开始落下。

    扎乌反而变得更有耐心了,从这时开始,蛮荒嗜血时刻都有可能失去效力,那时李察进入虚弱状态,惟有死路一条,扎乌开始打得小心谨慎,如果在这种时候被李察手那把恐怖的魔刀切,那可是真正的得不偿失。

    时间在一点一滴过去,转眼间开战已经一小时,蛮荒嗜血却毫无失效的迹象,空已经出现八团雷云,落下的闪电亦让扎乌感觉略痛,在更高的空,还不断有新的雷云在生成。

    一个半小时过去了,扎乌开始惊疑不定,天空的闪电下落的频率越來越快,让他开始感觉到难受。

    整整两个小时了,不光是扎乌,就是观战的蛮族强者都看得目瞪口呆,蛮荒嗜血居然依然有效。

    大长老和大祭祀都被惊动,赶到这边观战,而在观众席上,几乎坐着整个雪山长老团。

    两个半小时,天空的闪电已经是一道接着一道击落,整整十七团雷云,让闪电几乎沒有止歇地落下,扎乌早已满身焦黑,发疯般追击着李察,甚至不再躲避李察手的野蛮屠杀,他现在只求能和李察同归于尽。

    两小时三十七分,一道淡红色的闪电落下,扎乌一声不甘的怒吼,终于倒下。

    这是祭典战以來,第三个被李察拖垮的蛮族战士,许多蛮族强者看向李察的目光,已经有了畏惧。

    直到李察离开决战场,都沒有出祥弱迹象,让大祭祀乌扎拉祖一双长眉紧紧地绞在了一起。

    而在李察自己的心底,蛮荒嗜血的效果还有整整三十分钟才会消失。

    这其实已经超出了李察自己的预期,当他服下蛮荒嗜血时,立刻发现药效格外的稳定绵长,沒过多久智慧与真实天赋就计算出了药效的厨时间,居然是惊人的三个多小时,李察立刻放弃了使用生命诛绝和毁灭真名的想法,改以消耗战的方式和扎乌周旋,终于成功拖死了对手。

    圣药的效果如此之长,一方面是李察领悟了众多的生命规则,大幅延长了药效,另一方面则是他佩带着兽神之牙,这件圣物终于第一次发挥了作用,让圣药的效果倍增。

    在另一块场地上,乌列和木森的战斗早已结束,圣树王朝的皇子再次让蛮族一众强者见识到了天国武装的力量,决战伊始,乌列就激发了天国武装,再次如一轮骄阳般冉冉升起,但和前战不同的是,乌列身后多了一双巨大的金色光翼,宛若天国降临的神使。

    乌列挟无可匹敌之势冲向对手,决战场一声轰鸣,木森已和此前的对手一样,被轰飞出了决战场,观战的蛮族强者一片哗然,木森可不是此前那些战士,而是和扎乌、昆西并称的年轻一代最强几人之一,可是在乌列面前,他却沒能抵挡住哪怕是一击,双方差距之巨大,可见一斑。

    当乌列得胜而归时,李察依然在和扎乌缠斗,而且漫长的战斗才刚刚开始,乌列只是看了一眼,就打了个哈欠,摇了摇头,径自离去,李察正全神贯注地战斗,根本沒有注意到乌列的到來和离去。

    深夜时分,华大主教和乌列相对而坐,彼此冷冷地看着对方,一言不发,皇女拉斐尔躲在屋角,满脸惊慌,根本不敢说话。

    华大主教哼了一声,缓缓地说:“乌列,这不是你可以任性的地方,让拉斐尔跟我走,明天你的对手就是一具尸体了,然后你就在圣庙住下,直到生下神子为止!”

    “这样一个对手,我自己完全能够对付,为什么一定要拉斐尔去,她还小,还沒有杀过人,这么小的一个孩子,为什么一定要让她的双手染上鲜血!”

    华露出嘲讽的笑容:“你血管流着皇室的血,居然还会如此天真,不管拉斐尔是什么年纪,只要穿上了天国武装,她就是最强的杀手,这就是我带她來的目的,我要去牵制藏剑,或许还有蛮族长老会的那些家伙,那么她就会有机会去杀掉李察!”

    乌列愤怒地拍着桌子,怒吼道:“我决不同意!”

    华大主教却并未动怒,而是淡然地说:“听说你的母亲,尊敬的罗曼公爵夫人,曾经与魔鬼沟通过,当然,这只是传言,还未经证实,只是魔鬼非常的狡猾,只要召唤过他们的人,都会被他们在灵魂留下印记,在圣白大教堂内,一切与魔鬼有过沟通的人都会显露出形迹,任何人都不会例外!”

    乌列脸色大变,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按照教典,凡是与魔鬼作过交易的人,都将被送上火刑架,又或是被仁慈地赦免部分的罪,去巴伦底岛的黑狱度过余生,黑狱那个地方是什么样子,想必你也有所耳闻,而尊敬的罗曼夫人依然很美丽……”

    “华。”乌列眼角跳动着,缓缓握紧了拳头。

    华大主教淡淡地说:“当然,我只是听到了一点传言,可以信,也可以不信,根据传言,我可以要求罗曼夫人到圣白大教堂验证自己的清白,也可以当作什么都沒有听到,而这间的选择,取决于你,你明白了吗。”——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