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一 倾力 上

章六十一 倾力 上

    乌列缓缓坐下,但脖颈中的青筋根根浮现,显露出极度的愤怒。可是他却知道华文大主教具有说到做到的能力,光辉主神的教会势力在圣树王朝极为庞大,并不比皇室弱多少。在与魔鬼沟结的事情上,就连皇室都不好公然出面抵制。何况,如果乌列是为皇帝所喜欢的,那也就不会被派到这里來了。

    华文大主教露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微笑,说:“你能想通,这就最好了。”

    华文站了起來,从怀中取出一块古旧的金属片,扔给了九皇女,说:“现在你的拉斐尔部件已经齐了,穿上它!别磨磨蹭蹭的,离天亮沒多少时间了,我们得在这之前把活干完。站起來!别在那装什么清纯柔弱,你那个母亲生出來的,能有什么好货!”

    拉斐尔抓着金属片的小手在不断颤抖着,眼泪不断涌出,害怕之极。可是听到华文侮辱了自己的母亲,她不知道从哪里來的勇气,一下子跳了起來,冲到华文面前,说:“我的妈妈是曼蒂公爵夫人,她不象你说的那样……”

    啪!拉斐尔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整个人都飞了起來,摔到屋角,顿时吓得傻了。她的半边小脸即刻肿了起來,血从破损的嘴角流下,她却浑然不知。

    华文阴冷地说:“别跟我说那些废话!我不妨多告诉你一些事情,曼蒂公爵夫人是罗曼夫人与魔鬼沟结的引路人,她比罗曼夫人走得更远。你以为你仗以自傲的天赋是从哪里來的?在你身上,其实还流着魔鬼的血脉。当然,从神仆的角度,你这个身体虽然肮脏,但确实还有点用处。正因为如此,才沒有把你和你的母亲扔到黑狱里去!但是,宽恕并不会永远存在,特别是当你证明不了自己的价值,甚至开始学会不那么听话的时候。”

    “不,不可能!我怎么会有魔鬼的血脉!”九皇女的小脸惨白。

    华文伸手一指,指尖就射出一道细而凝聚的圣白光线,照射在九皇女的手臂上。圣白光线即刻烧灼出缕缕青烟,痛得九皇女惨叫一声。乌列想冲上去,可是跨了一步,就犹豫着停在原地。好在华文随即收回了圣白光线,冷冷地对九皇女说:“看看你的手臂。”

    九皇女伸出手臂一看,竟然看到了一个紫黑色的奇怪徽记!她顿时一声尖叫,吓得瘫倒在地。圣树王朝中出身良好的贵族都可以看出这个徽记的风格,这是地狱中层某个大魔鬼血脉的标记。至于华文所使用的圣白光线,是光辉教会中检验与魔鬼相关事务的专用神术,乌列和拉斐尔都很清楚它的用途。

    “看到了吗?”华文的声音缓慢而冰冷,就象一条盯着猎物的蛇。

    “我……我……”九皇女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只要你乖乖听话,老实做一切我让你去做的事,那么这个徽记我完全可以当作沒有看到过。甚至我还可以帮你忘记它,就象这样。”华文大主教说着,挥手间又是一个治愈神术。这个神术柔和如雨,将九皇女手上的伤痛全部消除,甚至那个魔鬼徽记也消失不见。

    看到九皇女惊魂初定,华文大主教说:“好了,又耽误了不少的时间。现在穿上你的拉斐尔,跟我走吧!去杀一个处于虚弱期的人,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

    话音刚落,华文大主教忽然双眉微皱,挥手让乌列和拉斐尔安静,就走过去打开了房门。门外站着一个全身裹在黑袍中的神官,低声说:“大主教,这是圣辉大教堂和皇室來的急件,请您过目。”

    这个时候來的急件?

    华文瞳孔微缩,伸手接过两封信,拆开,快速扫了两眼,就不动声色地说:“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华文细心地将房门掩好,这才把两页信纸掷到了乌列面前,冷笑着说:“你也看看吧!”

    两封信的内容一模一样,都是说在圣庙可能遇到一个名叫李察的年轻法师,他來自神圣同盟。信中以皇室和教廷的双重名义严令,自接到这两封信的时刻起,不得对李察采用任何下毒、暗杀等黑暗手段,惟一允许杀死他的方式是祭典战决战。但是,皇室和教廷都‘建议’,最好不要杀死李察,击败即可。

    两封信的内容让乌列也为之一惊,不明白为什么。华文则双眼微闭,口唇微动,似乎在与什么人沟通着。这是教廷的秘术,可以藉由光辉主神的神力就为媒介,实现双方的交谈。但仅仅是达到传奇级别的神术者才能够使用。片刻后华文睁开了眼睛,冷冷看了一眼乌列,说:“想知道原因吗?”

    “想。”

    华文哼了一声,说:“如果我现在去把李察杀了,那么圣树王朝的永恒龙殿将会关闭三十年。”

    “永恒龙殿!关闭三十年?”乌列这次才是真正的震惊。

    “即使是我们圣辉教廷,也有许多需要通过献祭才能得到的东西。永恒龙殿关闭三十年,意味着王朝和其它两大帝国之间会拉开一个明显的差距。李察能够得到永恒龙殿如此重视,这样的对手,你还有信心能够战胜他吗?”华文淡淡地问。

    “有!”乌列沉声答道。

    “你最好赢下这场比赛,输了的后果不是你一个人就能够承担的。而且你,还有你,你们两个在一路上所有的言行举动,到时候都会变为罪证,加重你们的惩罚。当然,如果赢下了决赛,那么所有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当华文大主教离开房间中,乌列和拉斐尔都陷入了沉默。

    太阳懒洋洋地又从雪山中升起。

    正午时分,李察和乌列准时出现在决战场上。乌列这次取下了外袍,露出下面一身金色的华丽铠甲,甲面上布满了繁复且细腻的魔法花纹。乌列手中握着骑枪,腰间则多了一把宽刃重剑。这把重剑比单手剑要长而宽,但比双手巨剑略下。重剑和铠甲一样,通体都是繁复的魔法花纹。

    李察依旧是普通的蛮族装束,这身衣服轻便而且保暖,很是适合在雪山上行动。他的目光在乌列身上掠过,特别在他腰间的重剑上停留了一下,才移向别处。行将踏入圣构装师的行列,李察自然看出乌列那身盔甲非常特殊,上面遍布魔纹,实际上一个大的盔甲部件就相当于一件构装。整套盔甲和重剑都被魔法力量融为一个整体,所以是一套套装。

    李察一方面为魔纹本身的高超技艺所赞叹,更是惊叹于把构装装设在盔甲上的创造力。这就是天国武装。确实如劳伦斯所说,天国武装的卖相毫无疑问是五阶构装之首,当然此刻亲眼目睹,李察知道它确实也不负五阶构装的称号。

    重剑是套装的一部分,而乌列手中的骑枪却不是,李察已然发觉了这一点。当重剑不在手中时,套装实际上是不完整的。这就给了李察可乘之机。

    大长老看了看天色,当即宣布比赛开始。

    最终的决战开始了,乌列沒有动,李察也沒有动,两个人都在仔细观察着对方,李察甚至双眼中都在喷射着光芒。可是洞察的效果非常有限,大部分都被乌列身上的天国武装给挡了回來。

    乌列上上下下地看着李察,忽然说:“你换刀了?”

    李察手中依旧是那把野蛮屠杀,不过现在它的颜色全变了,由暗黑变成了亮银色,甚至形状也有些许改变,变得优雅许多,原本那些狰狞的倒刺都变为一根根羽毛形状的刃锋。虽然功效和切割能力和过往沒什么不同,但却让这把刀看起來甚至有了许多神圣的气息。

    李察扬了扬手中的刀,淡淡地说:“换不换刀,都是一样的。”

    乌列当然不能认同,这把刀今天给他的感觉和过往截然不同。现在他只要看着它,就会有种被刺伤割裂的感觉,而在前几天李察和蛮族决战时,乌列对野蛮屠杀毫无感觉,只觉得是把不错的刀而已。

    乌列的感觉非常准确,因为和形状一起改变的,还有这把刀的性质。现在李察手上握着的不叫野蛮屠杀,而是神圣斩杀。

    “我可不会给你打持久战的机会。”乌列缓缓地说。他扬了扬手中的骑枪,竟然将它扔到了一旁,摘下了腰间的重剑。

    李察想要乘机破敌的想法就此夭折。但他双眉一扬,冷冷地说:“我也不想!”

    乌列举起重剑,天国武装开始放射璀璨光芒,一双巨大光翼在他身后徐徐展开。

    李察则握紧了神圣斩杀,双手指尖迅速变成如血般的鲜红,随即蔓延进了袖口。他的身体上猛然弹出数道闪电,在空中凝结成了七面蓝白相间的电盾,环绕着李察不断飞舞。生命诛绝和魔动武装,就此威力全开。

    李察又取出蛮荒嗜血,再喝了一滴下去,转眼间他的呼吸中已带上了浓浓的灼热气息。可是极少有人分辨得出,那灼热气息中不仅仅是蛮荒嗜血的力量,还有隐藏在内的狱炎力量。迪斯马森的毁灭力量,已缓缓自最深的黑暗中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