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二 若烟火般绚烂

章六十二 若烟火般绚烂

    天国武装对决如神一般从不会犯错的李察。

    有许多人曾经预想过这两个人之间的祭典战决战会是怎样的情景,怎样的过程,却沒有想到从一开始就进入到最高潮。

    乌列将重剑高举过头,凌空向数十米外的李察斩下,剑上汇聚的金色光芒汇聚成一道圣光的洪流,轰鸣着,以摧毁一切的威势向李察冲去。

    而李察将神圣斩杀拖在身后,斜指地面,左手则在胸前张开,指尖上跳动着火的精灵,一点点火花争先恐后地从李察指尖飞出,在空中旋转着,飞舞着,每一颗都如有自己的灵魂,李察左手一翻,遥遥向乌列推出,所有的火花都似在同一时刻得到了命令,在空中疾速飞旋,在李察手指的方向上构成一条由火绕圈出的通道,随后一点暗红火光在李察手心中出现,瞬间就变成了一道暗色火柱,撞上了袭來的圣光洪流。

    圣光洪流冲到半途,冲势骤然一滞,前端明显被细得多的暗色火柱顶了进去,它翻滚着,咆哮着,狠狠冲击着暗色火柱,大量的圣光与暗火同时湮灭,彼此间一时僵持,谁也奈何不了谁。

    观战席上,拉斐尔猛然站了起來,极度震惊,失声道:“怎么会这样,。”

    天国武装发出的圣光品阶极高,和其它性质的力量对冲往往可以压制对手,消耗一份的圣光经常可以湮灭掉对手三四份的力量,略占上风亦是极少有之事,怎么现在反而有些吃了小亏的意思,她虽然年轻,亦同样是天国武装的继承者,又如何会不震惊。

    旁边的华文大主教脸上所有的皱纹都堆到了一起,缓慢而低沉地说:“那是來自深渊的狱炎,所以并不奇怪。”

    “深渊狱炎,那不是恶魔的力量吗。”九皇女惊道。

    华文只是点了点头,双眼微微眯着,紧盯着李察的后背,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脸上微有刺痛,于是转头望去,恰好看到一个全身都裹在斗蓬里的男人刚好抬起头,遥遥向这边望了一眼,那个男人只露出一只眼睛,但那目光却清亮如剑,落在华文脸上如有实质。

    华文伸手在自己脸上摸了一下,指尖上竟真有了一点鲜血。

    目光如此清亮温润,却又暗藏如剑锋芒,伤人于不经意处,这个男人自是千年帝国的武圣藏剑。

    决斗场中,圣光洪流和狱炎火柱相持着,以相持点为核心,力量一**炸开,将坚硬的地面轰击得千疮百孔,一众年轻的蛮族武士个个脸色苍白,他们这才明白在前面的战斗中,乌列和李察都明显沒出全力。

    乌列和李察的脸色都在迅速变得苍白,乌列有天国武装为依托,力量储备应该远胜于李察,可是相持了一会,李察居然沒有不支之象,这让乌列心中大惊,他向李察望去,只见李察手中发出炎柱越來越细,颜色却是越來越深,到后來已经接近紫黑色。

    这道狱火一出,其它蛮族强者们大都沒有反应,大长老和大祭祀却同时站了起來,他们互相望了一眼,醒觉了失态,又缓缓坐下,可是他们的脸色,却再也难以平静。

    另一侧的看台上,藏剑混迹于一众年轻蛮族战士当中,似乎还觉得不够,把头也深深埋了下去,打定主意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表情。

    而九皇女忽然感觉有些异样,转头悄悄向华文望去,却见这个城府深沉的大主教脸如雕像般僵硬,双手紧紧握着,有深色的血正从指缝中渗出,想是长长的指甲已经刺破了手心,可是他却浑然不觉。

    华文的嘴唇微微动着,好像在自语着什么,九皇女恰好懂得唇语,从他口唇的动作拼出了一个陌生的词:“……阿比斯……深渊。”

    她并不是知道阿比斯深渊是什么样的地方,深渊无比辽阔广大,有无穷多层,即使是传奇强者也极少有人敢去深渊游荡,所以人类对深渊和地狱了解的都不算多,可是这个词能够让华文主教反应如此强烈,必然不是普通的地方。

    就在这时,华文霍然站起,厉声喝道:“乌列,杀了他。”

    乌列蓦然一惊,散去了圣光洪流,再次高举圣剑,大喝一声,整个人再次化作一颗轰烈流星,向李察轰去。

    李察双瞳微缩,手中的神圣斩杀已在急速地颤动,发出低沉蜂鸣,藏于袖中的手已殷红如血,那血色甚至还在延着刀身不断向前延伸。

    乌列冲得极快,转眼间就到了李察面前,喷涌的金色光焰已经拂起了李察的头发,吹乱了他的衣服。

    李察这时才动了。

    他提刀,踏步,斩杀。

    这是他练习了成千上万次的一刀,在此时此刻,才完美地呈现出來,刀光如闪电,一刹那点亮了天地,又一刹那归于沉寂。

    李察与乌列擦身而过,在身后留下无数残像,那像是数百个李察,将这一刀的每个动作都定格在空中,而乌列还保持着扑击的动作,如同沒有动过。

    瞬息之间,所有人心中都浮上同一个想法:

    这才叫快。

    刀光如电,曲折得浑然天成,劈开了乌列身上的圣光,又悄然消失,圣光随即填补了闪电留下的空缺,就象什么都沒有发生过。

    乌列呼地前冲,直冲出数十米,重剑才重重斩下,圣辉轰鸣涌出,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既长且深的斩痕,斩痕最深处超过一米,绵延前伸十余米,可见一剑之威,可是乌列却发现自己斩了个空,李察并不在面前,而且自己斩击的位置也不是原本预想的地方,自己怎么控制不住圣剑了。

    就在乌列愕然之际,他臂甲上的搭扣忽然自动弹开,整个臂甲自行脱落,然后在圣光的托扶下飞上空中,乌列当场怔住,抬头呆呆地看着空中的飘浮着的臂甲,一时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华文全身一震,最后却是缓缓坐下。

    不止是臂甲,头盔、胸甲、裙甲、战靴,以及圣甲都一一飞上空中,自行组合成了一个持剑的盔甲武士,缓缓旋动着。

    “乌列,抛弃了我,为什么……”决战场中的六皇子一时无法接受眼前发生的现实,天国武装确实会自行选择最适合自己的继承者,然而它们却极少会抛弃继承者,除非……六皇子似乎明白了什么,喃喃自语道:“我……已经死了。”

    他举起双手,放在眼前看着,这是一双纤长而有力的手,然而此刻在掌心上却多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红色网状图案,六皇子皱了皱眉,把手放下,想要回头看看李察,可是这个动作却再也沒能完成。

    决战场中,六皇子忽然无声无息化为一团血色雾气,然后猛烈燃烧,瞬间化作巨大火柱,喷上数十米的天空,然后和爆发时一样迅速地消失湮灭,只在原地留下一片焦痕,若不是有空中飘浮的天国武装,若不是刚刚亲眼目睹了这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很多人都无法相信六皇子曾经站在这片决战场过。

    李察抬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放眼望处,尽是天高云淡。

    终于,终于赢了。

    在这一刻,李察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有轻松,却说不上高兴,神圣斩杀也失去了光芒,似是失去了敌手,也就变得无精打采。

    这场最终的决战,有如陨石撞击大地,在一刹那间就发出最强烈的爆炸和轰鸣,然后就归于沉寂,只留下一片已死的土地,就连担任裁判的长老都怔怔站着,良久都想不起宣布决战结束。

    还是华文大主教打破了沉寂,指着李察沉声道:“李察,你使用的力量……哼,你心中有数,这件事,还沒有结束。”

    李察给了华文一个灿烂的笑,说:“那我们,回去后在战场上见。”

    这本是华文要说的话,却被李察给先说了,华文忽然觉得李察的笑说不出的令人厌恶,说到战场上见,他怎么可以如此自信。

    这是裁判长老才省觉自己的失职,宣布战斗结束,李察赢下了祭典战,宣布结果的时候,就连这位长老自己都说不出心里是何滋味,蛮族圣庙的祭典战,最终却被一个诺兰德人赢下了,这个人居然还是一个魔法师,难道蛮族已经衰落至此了吗。

    这位长老心里却知不是这样的,如扎乌,昆西这些人绝对不是蛮族年轻一代的顶尖强者,真正有天赋的是山与海这样的人,和她并列的还有两三个人在,只是这些人大都在位面深处探索,不可能來参加祭典战而已,而另外一些人,比如要离,和扎乌等人年纪大致相当,可一个是年轻一代的强者,另一个却已是一方长老,谁强谁弱,根本就沒有可比性。

    然而,虽然这些人中并不都是对祭典战全无兴趣,只是一來知道山与海已经有了约定之人,出于对她的尊重和自己的骄傲,他们大都选择了放弃,另一方面,成为神子的凡间之父,在绝大多数蛮族眼中是无上的荣耀,但在这些真正的骄傲之人眼中,却并不是很看重这个,最后,则是雪山长老会为了确保和圣树王朝的交易能够成功,曾将两位有意参战的年轻强者‘劝’了回去。

    若是他们能够参战,那么最后胜负如何,仍未可知。

    不止是这个长老,所有雪山长老会的长老们此刻都若有所思,强大的卡兰多圣庙竟然沦落至此,不在天灾,而是**。